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这个卡牌师是狗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那只三阶异兽呢

这个卡牌师是狗托 萌芽的花生 2281 2021.11.25 19:03

  早在老卡特变身的时候,那只三阶鳞兽就已经从地上爬起来了,虽然它不知道对面那个冒火的骷髅架子是个什么东西,但从对面传来的威胁感却是实实在在的。

  它谨慎的盯着恶灵骑士,在恶灵骑士发起冲锋的时候,它俯下身子发出愤怒的咆哮,然后四肢猛地一用力,直接向着恶灵骑士对着冲了过去。

  随着两方的距离觉来越近,眼看着就要撞上的时候,穿山甲首领后肢发力,猛地从地上跃了起来,直奔地狱战马之上的恶灵骑士而去。

  看着朝自己扑过来的穿山甲首领,恶灵骑士仿佛没有看到一般,什么反应都没有,直到穿山甲首领的前爪快要抓到自己的时候,恶灵骑士的身体这才猛地向后一折,整个身体平躺在了马背之上,躲过了穿山甲首领的这次扑击。

  然后等穿山甲首领的身体快要从自己身上越过去的时候,他直接伸出了右手抓住了穿山甲首领的一条后腿。

  “吱!!!”

  燃烧的骷髅掌瞬间就点燃了穿山甲首领的后腿,这种能够燃烧灵魂的火焰,让穿山甲首领疼的叫声都走音了。

  恶灵骑士抓着穿山甲首领的后腿,刚想把它摔在地下的时候,穿山甲首领粗壮的尾巴直接朝恶灵骑士抽了过来。

  “啪~”

  满是鳞片的尾巴抽到恶灵骑士全是骨头的身体之上,发出了一声脆响,巨大的力道把恶灵骑士的身体都抽的歪斜了一下,然后穿山甲首领趁着这个世家,直接从恶灵骑士的手掌中挣脱了。

  “桀桀桀~”

  猝不及防之下被抽了一下的恶灵骑士发出一连串不明意味的笑声,然后他伸手托住自己的下巴,微微一用力,将他被穿山甲首领抽歪的下巴给重新安了上去。

  而这边被火将后肢烧的有些焦黑的穿山甲首领,正在用仇恨的目光盯着恶灵骑士,自从它诞生开始,从未感受过如此剧烈的疼痛,还好的是在脱离了恶灵骑士的掌控之后那火焰便无法在他的肢体上继续燃烧了,不然光是这疼痛,都能活活疼死它。

  所以此时的穿山甲首领虽然恨不能一爪子将这个骷髅给拍成粉碎,但刚才那种深入灵魂的疼痛感却让它畏惧不前,不敢再轻易出手。

  它不动,不代表恶灵骑士也不动,将下巴扶正的恶灵骑士看穿山甲首领没有出手的意思,便重新纵马朝它冲了过去。

  穿山甲首领看着恶灵骑士身上燃烧的烈焰,想起刚才遭受的痛苦,它的眼神里闪过一丝惊惧,然后下意识的朝旁边跃出,想要暂时躲过恶灵骑士的这次冲锋。

  只是在它跳起的一瞬间,与恶灵骑士心意相通的地狱战马便立刻调整了方向,直接朝着穿山甲首领跃起的身子撞了过去。

  “嘭~”

  高速奔跑的地狱战马撞在穿山甲首领的身体上,直接将它撞飞了出去,它的身体直接凌空飞了七八米远,直到撞在墙壁上,将墙壁撞出了一个凹陷,这才得以停下,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被摔的七荤八素的穿山甲首领还没反应过来,一条马鞭突然勒住了它的脖子,将它直接拖了过去。

  “你,有罪!”

  恶灵骑士双眼猛地燃起烈焰,直接动用了审判之眼的技能凝视着穿山甲首领的眼睛,“感受无辜者的痛苦吧!”

  来自地狱的烈焰,瞬间就开始燃烧穿山甲首领的灵魂,并且开始提取穿山甲首领的记忆碎片。

  只是让恶灵骑士意想不到的是,这火焰才刚刚燃起,便已经熄灭了。

  见此场景,恶灵骑士怔了一下,然后感受到手上穿山甲首领的挣扎,他手上用力,直接扭断了穿山甲首领的脖子。

  “奇怪,明明满是罪恶的气息,为何它的灵魂里却没有罪恶?”

  恶灵骑士对于罪恶的感知敏锐无比,所以他确信这只穿山甲首领身上满是罪恶的气息,只是让他难以理解的是,刚才在他审判穿山甲灵魂的时候,这只穿山甲的记忆,分明是刚诞生没没多长时间。

  除了打伤韩悝之外,它似乎什么都没来得及做呢,根本就没什么罪恶。

  “这不对劲。”

  恶灵骑士熄灭了身上的烈焰,重新变为老卡特的模样,他看着穿山甲首领的尸体,总觉得这种情况似乎有些熟悉,他凝神想了好一会,突然想到他以前曾遇到过的一次类似的事件,“它,是投影?”

  “什么投影?”

  听到老卡特的自语,刚刚带着小杀走过来的易安开口问了一句,“这只鳞兽,有什么不对吗?”

  “确实有点不对劲的地方。”

  老卡特将刚才奇怪的地方跟易安说了一遍,然后又继续开口解释道:“在我年轻的时候,曾经遇到过一次这种情况。”

  “那次是一个魔鬼用灵魂在人间分化出了一个投影,那个投影刚进入人间,还没来得及作恶,但因为它本质是恶魔的灵魂投影,所以它的灵魂充满了邪恶的气息。”

  “投影?”

  易安看着鳞兽首领的尸体,露出一副若有所思的神情,他一直都很好奇异境是怎么来的,只是在官方有意无意的封锁下,他查了很多资料也没查到有关异境的具体情况。

  此刻听老卡特这么一说,他心中倒是有了一些猜想,只不过想要证明猜想的话,就得去大学求证了。

  “还有其他收获吗?”

  易安知道审判之眼有提取记忆的能力,因此又开口问道:“这只鳞兽的来历,有没有什么线索。”

  这只三阶鳞兽出现的太蹊跷了,所以易安想知道它到底是怎么出现在在异境里的。

  “确实有一点线索。”

  老卡特回忆一下审判之眼提取的记忆片段,然后开口说道:“您的猜想并没有错,这只鳞兽首领原本只是一个普通的鳞兽。”

  “前几天它在异境中看到一个黑影,然后就被打昏了,等它醒来的时候,就已经是三阶了。”

  “嗯?”

  易安听老卡特这么说,瞬间就皱起了眉头,看这样子,他好像摊上大事了啊。

  因为将异兽从一阶提升到三阶,这种手段不是一般人能拥有的,与这种手段相比,区区几个五阶职业者,根本就不算什么大问题。

  “有点麻烦啊。”

  易安微微叹了口气,什么都不知道就突然惹上这么大一个麻烦,可真是让人糟心。

  只不过这事他也没有别的选择,因为在有选择的情况下,他绝对不会把自己的命,交给别人掌控的。

  所以不管他们究竟有什么目的,异境的控制权,必须掌握在自己手中。

  而就在易安这边刚刚击杀这支穿山甲统领没多久,在离他没有多远的一个通道里,那几个三阶的职业者,看着空空如也的穿山甲统领巢穴,顿时傻在了那里。

  “那只三阶异兽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