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穿越诸天从自宫练剑开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六章 被擒

穿越诸天从自宫练剑开始 四寸月 2110 2020.06.30 22:22

  众僧人手中兵刃无论如何都沾不到林平之衣角,本已觉得诡异。

  此刻听林平之说他要出招了。

  众僧才醒觉,刚才林平之确实只躲不攻。

  有两个脑子转得快的僧人猜想到对手可能会有什么奇招,忙道:“大家小心了!”

  众僧人忙转攻为守,高度警惕。

  林平之笑道:“诸位当真谨慎。”

  “广严大师,方才得你提点,我知道了你们兵刃上的特点,这才躲的利索。”

  “这会儿换我出招,便也告诉你我的招式吧。这第一招,我将斜刺你胸前膻中穴。”

  说完林平之举起宝剑,果真往广严大师胸口刺去。

  广严听他出声预示,也没多想,将手中双节鞭横于胸前,想格挡下这一刺。

  但林平之话音一落即出手,招式几乎与声音同时送到广严和尚面前。

  众僧只见身形一闪,都没有看清楚林平之是怎么出的招。

  再看时,广严身子一晃,摇摆几下,竟缓缓坐倒在地。

  众僧啊的一声惊呼出来,都道广严这一招之间已被林平之刺死了。

  几名僧人忙抢上去扶起广严和尚一看。

  发现他坐倒在地,虽然气息已虚弱紊乱,但显然性命无虞。

  他们这时才见林平之手中宝剑并未出鞘,皆松一口气。

  林平之方才是用剑鞘点中了广严和尚的膻中穴。

  膻中穴乃胸前要穴,被击中后内息漫散,短时间内难再聚起真力。

  所以广严中招后坐倒在地,已无力再战。

  林平之举了举宝剑,道:“我这第二招,是攻向广厉大师你了。”

  “你千万小心,这一招,我是攻向你的头顶百会穴。”

  这一次他故意多等一会,让广厉有时间做好准备。

  广厉和尚已有师兄广严的前车之鉴,忙举手护住了头顶。

  心想:“任你剑招多快,我用手捂住了头顶,你又怎么攻我的百会穴?”

  他见识了林平之刚才刺出的那一剑后,知道自己无论如何躲闪,终究是躲不开。

  便想好歹不让林平之指哪打哪,给自己挽回些颜面。

  林平之见他抱着头,已明其意,笑道:“广厉大师你龟缩着头,我打不着你头顶。”

  “只好转换目标,攻你太阳穴了。”

  广厉听林平之要改攻太阳穴,心叫不妙。

  他多年苦练铁头功,头顶百会穴给点中一下,最多晕眩一阵,还不怎的。

  要是太阳穴这死穴被刺中,哪怕只是剑鞘,也承受不了,不死也得重伤。

  他忙收回护住头顶的手,改挡住自己的太阳穴。

  却不料林平之这一下出手,偏就是往他头顶百会穴点去。

  咚的一声,广厉的大光头给剑鞘敲中,声音清脆。

  立时如师兄广严一般坐倒在地,再无法凝力。

  他口中倒也还能说话:“你这小子出尔反尔…”

  林平之笑道:“大师这可不讲理了,我出招前已告诉你要攻你百会穴。”

  “此刻你中招的地方,可不正正好好也是百会穴?我这叫说到做到,又怎么是出尔反尔。”

  广厉还待再说,却已浑身无力,讲不出话。

  其余六僧见己方倒下两人,知道不能坐以待毙。

  忙同时攻了过来,再不给林平之各个击破的机会。

  林平之施展绝快的身法,轻松躲开他们招式。

  又用剑鞘分点他们穴道,将他们一一点到。

  他原来对穴道知识不甚懂。

  但这阵子练葵花宝典之余也翻了翻几本打基础的武学秘籍,对身体要穴大致清楚。

  再加上已由系统那得来了十几年的内力。

  所以凭剑鞘打穴让这些武僧瘫软而不伤害他们,对于现在的林平之来说轻而易举。

  他对地上躺着低声呻吟的众僧说道:

  “诸位大和尚,此事确实是那普陀冤枉我们林家。”

  “我相信你们也只是奉命办事,所以不伤你们性命。”

  “但你们少林寺和尚要惹急了我,嘿,别以为我当真不会杀人。”

  言罢林平之转身,急匆匆的离开。

  他突然想起一件事:自己在偏僻处练剑,这些执法僧尚且找了过来。

  那客房里的林震南夫妇和蕊儿,岂不是早就被找上了门?

  林平之火急火燎的朝客房赶去。

  这些日子他与林震南夫妇同吃同住,共历患难,早已有了极深的感情,内心里把他们当成了半个爹娘。

  至于蕊儿,则更是他极亲密的人。

  赶路同时,林平之长剑出鞘,心道:“要是他们出了什么事…”

  “这座南少林寺,要死很多和尚。”

  不一会来到客房所在,林平之二话不说,直往自己房间里赶。

  在门外时他已有不好的预感。

  以往每次他刚到门口,蕊儿便已听到了脚步声,开门迎接他。

  这次已在门外站了一会,丝毫没有动静。

  他一脚踹开了门,里面果然没有蕊儿的身影。

  只一个年轻僧人,正俯下身探头到床底,似乎在找什么东西。

  听见踹门的声音,这和尚吃了一惊,跳起身来,看向林平之。

  林平之冷冷一笑,眼里有杀意。

  和尚被这年轻公子哥目光瞧一眼,也不知道为什么,浑身突然哆嗦起来。

  脚下一软,竟跪倒在地上。

  这和尚生出一种深深的恐惧感。

  他知道只要自己惹恼了眼前的公子哥,立马就要没命。

  林平之问道:“房间里的姑娘去哪了?”

  和尚看了一眼林平之手中白光闪闪的宝剑,颤抖着说道:“姑…姑娘,这房间里原来有姑娘吗?”

  林平之嘿嘿一笑,长剑轻挑。

  和尚甚至都没有看到这公子哥出剑。

  就发现自己胸前僧衣被挖去一片,露出皮肉。

  地上掉落着被剑挖下的部分僧衣。

  剑尖再多入半分…

  此刻掉在地上的应是一颗心。

  和尚只吓的魂都没了,磕头如捣蒜,说道:“爷爷啊,我可真没看到什么姑娘。”

  “对了,这房间和隔壁房间里原来是有客人的,可先前被戒律院的师兄们抓去了。”

  “爷爷你说的姑娘,是不是就是这客房内原来住着的客人?”

  林平之听说蕊儿和林震南夫妇果真被抓走了,心里一沉。

  他前几天和寺内僧人闲聊时打听过,戒律院里高手如云,僧兵众多。

  如龙潭虎穴。

  要从戒律院救他们出来,可当真是一场恶仗。

  更可谓难如登天。

  林平之又问眼前的和尚道:“那你呢?既然人都给抓走了,你还在这个房间做什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