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山海经之地球同乡群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抓得义正辞严

山海经之地球同乡群 惯夜 1 23 29892020.01.06 12:00

  太阳东升。

  今天的山林,比起昨日,似乎又有了更多绿意。

  那一簇簇嫩芽,好像也更青翠。

  春天的气息,愈来愈明显。

  或许再有不久,便能见到姹紫嫣红的动人景象。

  山岚渐消,一道流光飞过,将本就稀薄的雾气,彻底扯散不见。

  流光飞上高空,正是白榆和青柳,坐在一张天女图之上,御风而行。

  女鬼被青柳不知以什么手段收了起来。

  关于此行的目的地,白榆选择了离得此地最远的杨国皇都。

  望着飞掠而过的道道白云,感受着耳畔呼啸的狂风,白榆心灰意冷。

  听说过白头宫女的孤寂无奈,也不知道白头太监会是何种情形?

  上厕所会不会很不方便?

  要是经常尿湿鞋的话,宫里会不会给洗衣补贴?

  ……

  唉。

  打不过,真讨厌。

  越琢磨越憋屈,越憋屈越无奈,白榆做了数次深呼吸,紧抓衣衫的手总算慢慢松开。

  “青柳仙子啊,你看咱们也飞了半天了,是不是落到地上休息休息再赶路呢?维持这东西飞行,也需耗费不少气力吧?你也缓一缓,正所谓劳逸结合……”

  青柳看了白榆一眼,说道:“咱们一共走了不到一炷香的时间,哪里来的半天?就算真有半天,这点消耗也不算什么。”

  望着白榆支支吾吾、欲言又止的样子,青柳有些于心不忍,安慰道:“你不必害怕。毕竟你是至境的后代,送进宫也会被厚待的。就算你的血脉稀薄,天资很一般,那也能在至境遗迹出世的时候,起到个血脉牵引的作用,让探索遗迹变得容易许多。就只凭这一点,他们就不会亏待你的。当然,魔门除外。”

  看着白榆仍旧难过的模样,她接着说道:“要不是因为你是太皇真仙的后代,我定会将你带去我的师门。对呢,还没和你说我的师门呢。我出自白水仙门,等你进宫以后,若是得了闲,你也可以到白水畔来找我叙叙旧。”

  白榆突然发现,这个小姑娘有些不太聪明的亚子。

  咱们这种关系我找你叙什么旧呢?

  做姐妹吗?

  眼见白榆还是不说话,青柳接着说道:“其实咱们之间也没什么仇怨,都是先祖们留下的问题。你要是还不开心,等你修为够高的时候,我把女鬼送给你怎么样?我看你还挺喜欢那个漂亮姐姐的。不过,如今不行,你修为太低,还控制不了她。”

  ……

  ……

  就在青柳安慰着白榆的时候,一道白光乍现在天际,直接冲到了天女图上!

  伴随着一阵剧烈的颠簸,天女图骤然停止了前行。

  一道天女虚影自图中飞出,轻轻起舞间辉光弥漫,挡住了先前的白光。

  白榆在这阵冲击下一个不稳,半边身子被甩出了天女图,望着下方空阔的天空和无法看清的地面,他吓得赶忙后缩,两手紧紧地抠住了天女的边缘。

  青柳面色冷漠到了极点,看着远处的天空,说道:“青桐,既然来了,就出来吧。”

  远处的云朵被搅碎,一道人影若隐若现,而一眨眼间,人影竟直接来到了近前!

  一位身着白色对襟齐腰襦裙的女子,竟凭空站立在天上。

  她挽着凌虚髻,模样更是清秀无比。

  见着天女图上的白榆,白衣女子青桐好奇地看了他一眼,问道:“你就是太皇真仙的后人吗?”

  声音清脆好听。

  白榆赶忙点头,刚要说话,一道寒风便拍到了自己背上。

  他重又被冻僵,无法行动,更是难以言语。

  青桐微微蹙眉,望着青柳说道:“姐姐,你怎能这样?”

  她转头看向白榆,说道:“你先撑一会。放心吧,我不会让姐姐带你走的。”

  青柳神色漠然,说道:“这你可管不了。”

  青桐看着青柳的眼睛,说道:“姐姐,你可真是说话不算数。咱们两脉的人,先前明明都说好的,面对祖师遗训要灵活,不能伤及无辜,结果你还是要带他走。”

  青柳冷笑一声,说道:“你就不是说话不算数?前几日,门内算出太皇真仙气息现世的时候,咱们可都约定,任其自然,不能主动来看,可你如今为什么也来了呢?”

  青桐瞪了瞪眼睛,说道:“我要是不来,他不就要被你……那什么了吗?这可是你先说了不算的呀!”

  “没错。”青柳点点头,“但你既然来了,你便也没遵守当初的约定。”

  白榆冻在原地,心想青柳这个娘们,外表看上去文文静静,想不到思想竟如此大开大合,不拘一格。

  我倒了血霉了碰上你。

  “那便没得说了。”青桐随手一招,刚刚那道白光骤然回转,那竟是一条幻彩纱带,倏忽间直冲青柳飞去!

  青柳两手一掐法诀,半空中的天女虚影骤然飞起,迎上了那道幻彩匹练。

  两样皆似飘渺无形的事物,竟然在接触的一瞬间,爆发了巨大的声响,气浪四散间,天女图再度剧震,白榆无法行动,被直接甩了下去!

  耳畔狂风呼啸,根根头发被风拉扯着如同要脱离头皮,白榆牙关打颤,紧紧闭上了双目。

  高空不断传来碰撞声,不时有一道道对拼的余波冲击到他的身上,让他下落速度更快。

  白榆在心中狂野地大吼着:

  啊!我死了!

  你们不要再打啦!

  斗法中的青柳看准时机,一手轻拍座下的天女图,整张天女图快速坠落,甩开青桐,急速向着白榆追去。

  眼见距离白榆已不足一丈,一道银光璀璨的匹练忽然从侧方倒卷而来,直接将白榆拉开!

  青柳眼见着白榆被纱带拉远,眸里怒气满溢,两手掐诀间,道道极阴极寒之力自体内疯狂流逸而出,同半空中的天女虚像结合到了一起。

  “姐姐的阴丹又有精进呀,等以后有机会,青桐再讨教!”

  银纱猛然一涨,光芒阵阵,化作了一片轻雾,迅速飞掠到天女像之前,下一瞬,雾气全部散开,强烈的阳炎之力爆发,引起一阵强烈的爆炸!

  刺目的光芒骤现,犹如一小轮太阳,天空发出巨大的轰鸣,四周的所有云层,被劲风尽数搅散!

  青柳无可奈何,只能以天女像覆体,抵挡住这狂乱的阳炎气爆。

  待到爆炸结束,天空已然不见了青桐和白榆的身影。

  ……

  ……

  一座山阴面的半山腰上,白榆倒在地上,充满了劫后余生的庆幸。

  青桐抬手一道清风,吹在了白榆的身上,“还冷吗?”

  白榆只感到,先前因为寒冷而又酸又僵的身躯,此刻被一股融融暖意所浸润,片刻便恢复了正常。

  他站起身,感谢道:“好多了,多谢青桐仙子。仙子当真是冰魂雪魄,兰心蕙性,英姿飒爽。这世间,竟有您这等清丽绝伦,而又义胆侠肝的奇女子!在下今日得见,实在是三生有幸,死而无憾!”

  青桐望着白榆那好看的模样,听到他说的话,一时竟有些羞涩起来。

  她以袖掩嘴轻轻笑道:“说得真是好听。你没事便好。青柳她是我们白水仙门里的阴丹一脉,她们这一脉的祖师曾经和太皇真仙有些恩怨。她行事确实过激了些,不过眼下应该没事了。”

  白榆竟有了一种热泪盈眶的感觉。

  都说礼多人不怪,可我竭尽全力地赞美那只女鬼还有青柳那老娘们,却仍一点商量的余地也没有。

  这回,总算是碰到个正常人。

  白榆点点头,叹息道:“任哪一位姑娘,碰上太皇真仙这般玩弄女孩子感情的人渣,都难免要伤心欲绝。记仇一辈子,甚至还要将仇恨留给后世人,这虽说极端了些,但着实可以理解。”

  白榆心想,这种乱搞男女关系的渣男,实在是应该进宫剁一剁。

  就算他是自己的祖宗……嗯,也一样。

  要不是这位祖宗乱来,哪能有眼下这般乱七八糟的事儿。

  青桐听得白榆这话,眼睛忽地明亮。

  白榆心里一突。

  他有了种不祥的预感。

  该不会……

  “你能理解便好!不瞒你说,我家祖师,就是白水仙门阳丹一脉的先祖,也是被太皇真仙抛弃的可怜女子!因为太皇真仙,她一生再未爱过其他男子。虽然,她老人家没有阴丹一脉的祖师那般痛恨太皇真仙,但是……”

  说到此处,青桐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白榆哆哆嗦嗦地问道:“你的祖师……难道……也有遗训?”

  “你好聪明!不过,她老人家,毕竟也爱过那个男人,所以并不想伤害太皇真仙的后代。不仅如此,她还要求我们这些后人,必须保证太皇真仙后代的安全,只是要……”

  青桐双目的光芒,照耀得白榆羞愧地低下了头。

  “你去当和尚吧,好不好?”

  白榆硬扯嘴角,露出一个微笑,问道:

  “我能说……‘不好’吗?”

  “不好。”

  呵。

  称不称赞她们,又有什么区别?

  舔狗舔到最后,果然一无所有。

  以后要是再当舔狗……

  我就是小狗。

举报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扫一扫 ·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心阅读,新用户还可享14天限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New客户端Windows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点击,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

关闭浮层

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新用户14天限免权益

扫码下载APP领取

新版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