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穿书赘婿:护老婆有什么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23章 雨夜忙出城 小瀛洲寻药

  城南码头,是方腊拿下了杭州城后,守卫最森严的地方之一,目的当然是为了防止城中豪绅官吏逃离。

  所以即便此刻电闪雷鸣,大雨倾盆,城南码头附近的守卫也一点都不敢懈怠,搭建起来的临时哨岗里,一个中年男子正撕着烧鸡,灌着烧酒,对着外面巡逻的兵士们喊道

  “招子都给我放亮一点,这种鬼天气,总是有鬼的!”

  最近负责城南码头巡逻的,是包道乙手下的人,包道乙可算是方腊军中最有势力的几个人之一,跟方腊也是有着过命的交情,此人最大的短板就是好色,在以往大大小小的战役胜利后,除了抢粮抢钱以外,他还得搜集各地美女,圈养play的忠实爱好者。

  什么人带什么兵,包道乙如此,地下的那些头头脑脑自然也是有此爱好。

  等巡逻的兵士把楼舒婉和楼家的船夫押到哨岗时,那个小头目,看了一眼楼舒婉:虽然打了伞,但是奈何风雨太大,半个身子已经被雨水打湿,头发上的雨水也顺着发梢一滴一滴的滴落在地。小头目嘴里的鸡腿都忘了吞了,直到咬着鸡腿的嘴巴因为张的时间太久,而溢出了一缕口水后,他才缓过神来,吞咽了回去。

  “你们何人?准备乘船逃跑吗?”

  “军爷,这位是我们楼家的小姐,楼舒婉,因家中有人重伤,需要去一趟小瀛洲,采些红花医治,这才……”

  跟在楼舒婉身旁的船夫解释道。

  “楼家?哪个楼家?不管何事,没有上头的手令,一概不准登船!”

  小头目把嘴里的骨头吐到桌子上,一边上下打量着楼舒婉,一边说道。

  “军爷,人命关天,还请行个方便!”

  楼舒婉欠了欠身子,行了一礼,随后从袖中掏出一锭银子,递了上去。

  小头目的目光停在了楼舒婉的手上,也不知道是白花花的银子诱人,还是楼舒婉如葱如玉的芊芊十指诱人,接过银子的时候,趁机捏了捏楼舒婉柔若无骨的玉手。

  楼舒婉是个聪明的女人,既能理解这些男人们的恶趣味,也能审时度势的做出相对正确的反应,所以并没有触电一般的抽回双手。

  小头目面色缓和了下来,然后摆了摆手让船夫先去登船准备。

  等船夫走后,才又换上了一副猥琐的表情,嘿嘿嘿的笑着说道

  “老子进了这杭州城,还没尝过你这样的大家闺秀呢!”

  “军爷,时间紧迫,等小女子回来,定当面谢过军爷!”

  楼舒婉一边说着,一边微微退了两步,因为她没想到,这些“义军”轻浮一些倒也罢了,但是怎能全无礼数?

  “不要紧不要紧,我很快的!”

  小头目一边说着,竟然就一边开始解自己的腰带。

  楼舒婉这才感觉到害怕,自己这不是羊入虎口嘛!

  哨岗内腾挪的空间并不大,她再稍稍退后一步,便已经退无可退!

  小头目刚解开自己的腰带,猥琐的笑容还没有完全展开,就猛的一下凝固了,随即脸上的表情变成了满脸的惊恐。

  一道闪电划过,照亮了整个黑夜,一个人影,站在哨岗外,正满脸笑意的看着自己!

  “陈凡!”

  小头目惊呼了一声道。

  陈凡却好像并不想阻止他,只是撑着一把伞,站在哨岗外,如同看戏一般,略带戏谑的说道

  “继续啊!”

  “陈凡你什么意思!这城南码头是上将军(包道乙)的属地,你跑这里来干嘛!”

  “我?来救你啊!”

  “救我?”

  小头目一脸疑惑的问道。

  “今日,佛帅亲自去了楼家,亲口对楼家老爷许诺,要保楼家上下平安。你现在却脱了裤子想要霸占楼家小姐?你猜,佛帅会不会要了你的狗命?包道乙能不能保的下你?”

  小头目瞬间没了兴致,手里的腰带又缠了回去,骂骂咧咧的对楼舒婉说道

  “赶紧走,赶紧走!没有手令,不得登船!”

  楼舒婉还未开口,陈凡便把自己的腰牌扔到了小头目的身上!

  “圣公座下执法队统领陈凡,要去小瀛洲办事,这船,能登不能登?”

  楼家的大船,最终还是驶离了码头,在风雨交加的夜里,晃晃悠悠的朝着小瀛洲方向驶去。

  船舱内,陈凡强忍着晕船的恶心感,向楼舒婉问道

  “为何不等明日雨停了再去?”

  “红花只有在清晨开放,花瓣展开后,需取其中花蕊,若是等到明日,又耽误了一天功夫。”

  陈凡借着舱内微弱的烛光,能看到楼舒婉冷冰冰的表情,对于自己刚刚救了她的事,丝毫没有感激之意。这也难怪楼舒婉,毕竟是自己打伤了人家的相公在先!

  陈凡有些尴尬的说道

  “其实,我……我跟你相公,就是玩玩而已,我真没想打伤他!”

  “玩?陈统领的爱好还真是独特!”

  “哎呀,我给你道个歉!对不住了!”

  “不用!陈统领还是留着等我相公醒了,给他道歉吧!”

  陈凡见楼舒婉如此冷淡,自觉无趣,也不再说话,把目光瞥向了船舱外,没过多久,就再也忍不住,冲出了船舱,趴在围栏上哇哇的吐了起来!

  等船停到了小瀛洲时,雷雨已经过去,月亮也从云层中探了出来,清冷的月光照在西湖的湖面上,波光粼粼煞是好看。

  此时离天亮还有一段时间,陈凡原本想着跟楼舒婉聊聊天,打发打发时间,但是楼舒婉仍是一副不愿理他的样子,他也只好自己一个人又跑到了甲板上,盘腿打坐,练起了心法。

  楼舒婉则在船舱内,焦急的等着天亮。

  按照小姑娘的说法,红花一般在8、9月才有,此时才是7月,能不能摘到,谁也没有把握,但是为了救宋知谦,她也只能来碰碰运气了。她又暗自琢磨,若是小瀛洲上找不到红花,她便走水路赶往湖州城,若是不耽误,一来一回差不多要用三天时间,但是怕就怕湖州城现在也是物资奇缺,去了也是白去!

  但是除此之外,还能有什么办法呢?

  一向不信佛的楼舒婉,竟然双手合十,虔诚的祈祷了起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