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上古先秦 原始人在行动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 可以但没必要

原始人在行动 幻想症者 2327 2019.12.02 19:27

  “杰,遇事不要擅自行动,记得听从狼毛的命令。”

  彭杰已经是一名勇士,而狼毛只是战士,按理说应该是狼毛听彭杰的命令。

  可彭杰没有任何经验,虎骨担心他年轻气盛,我行我素,万一和狼毛发生冲突,对谁都不好,遂拉住他嘱咐道。

  彭杰拍着胸脯,“放心,我肯定会听狼毛的话,不会擅自行动的。”

  “那就好。”

  虎骨暗自点头,彭杰虽年纪轻,可互相之间相处了这么长时间,早就摸清了他是什么样的人。

  既然彭杰都这么说了,那肯定会这么去做的。

  放开彭杰,虎骨又找到狼毛,同样对他叮嘱了一番,狼毛自是连连点头保证。

  头顶着暖阳,走在荆棘密布的原始森林中,不仅要时刻注意四周的树木,还要注意脚下,真可谓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

  探路的小队伍一共只有四人,其中狼毛是小队长。

  狼毛最分明的特征便是他的头发上,用树皮绳捆着一撮灰白色的狼毛,那是他的战利品。

  据说当初为了和别人抢狼毛这个名字时,他还和不少人比试过,最终才赢下这名字。

  一个好听易懂的名字,在部落里同样是抢手货。尤其是名字中带了猛兽的,更是很多人争抢。

  从名字就可判断,狼毛虽不是勇士,但其实力绝对不弱。

  四人的队伍散的比较开,呈一字形向前推进。

  彭杰没有单独一人,而是跟在狼毛身边,他根本就没有任何探路的经验,自然不会逞强。

  在原始时代,探路的危险性还是挺大的,一个不小心就会直接嗝屁,可不是说着玩的。

  “选路的时候尽量选树木少的地方,这样可以避免被躲在树上的蛇,不过一般你不去招惹它们,也不会被咬。有些蛇是有毒的,特别是那种长得花花绿绿的蛇,被咬一口基本就没救了。

  那些长的丑的不是说它们就没毒了,它们大部分也是有毒的,总之,绝对不能被蛇咬到。”

  “还有就是遇到野兽不要自己一个人就上了,应该马上回去通知队伍,让他们来抓捕。遇到猛兽就更要如此了,千万不能上,该退的时候就得退,及时通知后面的人才对。”

  “否则因为一个人的失误,就可能导致后面更多人受伤。”

  “还有……”

  边往前探索,狼毛边给彭杰传授经验,不求他能立马融会贯通,只要今后彭杰若是和自己一样,在队伍中担任探索的位置时,能记得这些要点。

  彭杰听到很认真,没有出言打断。

  狼毛说的每一条经验,都是部落一代又一代传下来的,其中包含着太多的悲伤故事,说是用鲜血换来的也不为过。

  讲完后,狼毛便将注意力全部放在了前方的密林,彭杰抓着长矛,紧紧跟着他身后,同时在脑海里回想刚才狼毛的话。

  这些经验都是难得可贵的财富,尤其在原始时代,关键时候可是能救命的。

  前方出现了一座小山,狼毛指挥队伍绕过,从左边走,顺便在周围好几棵树上绑了数片特殊形状的树叶,表明自己等人的方向。

  小山不大,抬头就能望见山顶郁郁葱葱的树木,挺拔参天,高耸入云。

  彭杰遮住眼帘,望着小山,“狼毛,你们以前来过这里吗?”

  “来过,来过很多次了。”狼毛系上最后一片树叶,回过头看向彭杰,“你想爬上去看看?”

  “怎么,这山不能爬上去吗?”

  山不高,坡度也不陡峭,彭杰觉得完全可以爬上去嘛。

  狼毛同样看了眼小山,“爬自然可以爬,但是没必要,爬上去也没什么用。”

  说完狼毛本打算就走,可看见彭杰还望着山顶,眼中略有疑惑,脚步一顿,停下来解释道,

  “你也看到了,光这样一看,这山似乎不难爬,可最大的困难不是看出来的。首先上山的路就没有,其次是树木荆棘以及其中的蛇虫太多,一不小心就会受伤。

  况且,就算爬上去又能如何,上面要是有止血草这等宝贝,那还值得大家伙试一试,可要是什么都没有呢,岂不是既浪费时间还冒着危险?”

  听完狼毛的话,彭杰收回了目光,“有道理,好像是这么回事。”

  上辈子彭杰就是一个普通人,没有时间也没有金钱背上背包,跑到原始老林里寻求刺激。

  也从来没有了解过相关的知识,可以说在野外生存这项技能上,彭杰只能得几分,按百分制来算。

  哪怕来到原始时代已快一年时间,可这一年时间彭杰一直都待在部落里,只前几天出来过一次,当然也不会有什么经验了。

  因此遇到事情许多地方都不懂,幸好身边有一个狼毛,听完他的解释,彭杰茅塞顿开,一下子就想明白了。

  “狼毛,以后你可得多给我讲讲这方面的啊,我就跟着你学习了。”彭杰轻笑着说道。

  三人行必有我师焉,彭杰从不觉得向别人请教有什么不妥,更何况是这种能保命的东西。

  狼毛闻言立马摆了摆手,“学习什么的就算了,不过你有什么不懂都可以问我,我保证给你讲透。”

  短时间的相处下来,彭杰发现,狼毛和部落里的其他人有很大不同。

  部落里大部分人说好听点是直爽,说难听点就是粗野、莽撞。

  这是彭杰对他们的看法,现在也没有变过,当然,粗野和莽撞在彭杰眼里只是两个形容词,不包含任何情感,

  毕竟彭杰和大家同吃同住,现在自己也已经变得有些粗野莽撞了。

  而狼毛,在他那及肩的乱糟糟头发,以及浓密黢黑的胸毛和腿毛之下,却多了一份温和。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几百个粗野之人里出现几个例外很正常。

  就如红果,她的祖辈都是拿着木制劣质武器和野兽搏命的人,可到了她这里,胆小这个基因却突然显现,连长矛都投不准。

  类似的例子在部落里还有许多。

  “也许这就是人吧。”彭杰心想。

  四人的队伍朝着左边走去,狼毛这次走在最前面,另外两人一左一右,彭杰殿后,队伍从一字形变成了三角形。

  绕过小山,前面依旧是一片森林,不过较之前稀疏许多,树与树之间的距离宽阔不少。

  彭杰的任务也不轻松,需要边往前走,边扭头朝后看,脖子都扭累了。

  一路无事,直到狼毛走到一个小土坡上,目光一凝,突然抬起右手向下一挥,便和另外两人瞬间蹲在了地上。

  见状,彭杰也赶紧蹲下,生怕因自己的原因误了事。

  彭杰和另外两人蹲着来到狼毛跟前,想要搞清楚发生了什么。

  压低了声音,小声的询问他,“狼毛,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狼毛做了个嘘声的手势,接着往前方一指。

  彭杰眯着眼,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待看见前方一小片开阔地上的景象后,忍不住捂住嘴,避免发出声音,眼中满是惊讶之色。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