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上古先秦 原始人在行动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一章 疑问

原始人在行动 幻想症者 2314 2019.12.11 19:13

  虎骨是最先赶来的,当看到大古昏迷后,虎骨心中一惊,但片刻后就强自镇定下来。

  如果大古一直昏迷不醒,那么部落肯定不能陷入慌乱,而部落也早有规定,若是首领无法带领众人的时候,那么就顺势由下一位勇士带领。

  就和先前队伍没有了队长,便自动由涂担任起队长的职责一样。因为队伍里涂是大古之下的第一勇士,另外两名勇士也比不过涂。

  同理,虎骨也是部落中除去大古外的第一勇士,其余的十多人都不能比过他,若大古久久无法醒来,那虎骨便会自动担当起首领的职责,直到大古醒来,或者选出新的首领。

  这个时候,虎骨万万不能露出惊慌失措的神态,否则除了让其他人心中更加慌张外,起不到任何作用。

  “涂,怎么回事?”虎骨一来,便问向气喘吁吁的涂。

  涂深吸两口气,一路背着大古狂奔回来,强壮如他也不好受,若不是中途和其他人互相背着,说不定还没回来就累死了。

  可即便如此,涂也缓了好一会,才开口道,“首领被一头野狼偷袭了,然后就昏过去了,到现在都没醒来。”

  “被狼偷袭?”虎骨皱着眉,语气疑惑的问道。

  涂点头,确定的说道,“没错,的确是被狼偷袭了。”

  “怎么可能,野狼怎么会主动袭击咱们,难道是被围住了,不得不以命相搏?”有人主动问道。

  狼属于猛兽,但却是猛兽中危险性较小的,因为每次有队伍遇到狼,只要不是倒霉的遇到十几二十只,一般情况下,都是野狼自己就离开了,不会无缘无故的袭击队伍。

  因为光是看这三十多人的队伍,野狼就懂得这不是他能惹得起的,除非它是不要命了,或者是被队伍围住,想要逃跑。

  可问题又来了,狩猎队可是从来不会围堵猛兽烦人,哪怕是落单的,也不过是避开罢了,为的就是避免不必要的伤亡。

  当时涂因为大古受伤,没有时间去思考,所以忽略了这一点。眼下,有人提出了疑惑,冷静下来的涂也发现了不寻常的地方。

  涂说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当时我们正准备回去,结果刚转过身,就有一只狼冲出来。只有首领反应过来,等我们看到狼的时候,首领已经和它撞上了,然后,首领就直接昏过去,那头狼也被我们抓住。”

  “你的意思是,真的是野狼主动偷袭的?”虎骨还是有些不解。

  “没错,当时大家都看见了。”涂看向队伍中的另外两名勇士,他们俩皆是点头,说的情况也和涂说的大差不离。

  虎骨检查过了大古的身体,身上没有明显的伤痕,只在胸口处有一块红色的淤痕。

  探了探鼻息,虽微弱却很稳定。以防万一,虎骨侧耳附在大古的胸口处,仔细听了听,发现心跳还在。

  这种情况部落里以前自然有过,根据经验,一般过个一晚上的时间,昏迷的人就会醒来。

  当然,还有另一种情况,那就是昏迷的人呼吸越来越弱,最后不知不觉的心跳就停止了。

  但第二种情况很少见,虎骨也只是知道这种情况,但从来没有真正见到过。

  将大古放好,身上盖上兽皮,火堆也适时的点上,期望能够驱寒避冷的火焰也能驱除大古身上的伤势。

  部落里的治疗方法,向来如此。

  不过自从有了止血草后,一旦有流血的伤势,大家都不再依靠烤火来治伤了,都改成了用止血草。

  可大古身上又没有流血,貌似用止血草也没用,想了想,虎骨还是让人捣碎了几片草叶,敷在大古胸前的淤红处。

  安置好后,虎骨遣散了围观的众人,让他们回去继续干活。

  然后又吩咐旁边两人,“你们两个,守在首领身边,一有动静,马上来叫我们。”

  “是。”两名战士齐声应下。

  接着,虎骨看向涂,“那头狼在哪里?”

  “就放在外面,我让人看着的。”

  “好,走,我们一起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虎骨和涂一道往外走起,彭杰和另外几名勇士相视一眼,也都跟在后面。

  看到大古不是不行了,而是昏迷的时候,彭杰提起的心一下子放下去了。但一想到大古还没有脱离危险,又不免紧张起来。

  彭杰很想帮忙,可根本没有什么办法,可以让昏迷的大古醒来,只能看天意了。

  而对袭击大古的野狼,其中有不少令人不解的地方。

  比如据涂说,野狼当时的位置距离大古很近,不然大古也不至于反应慢了半拍。

  关键就在于,野狼为什么会躲在那里,看到有人来,为什么不仅不跑,反而还冲上来呢。

  还有,野狼撞退大古后,跑的放向也是朝着队伍的方向,而不是其它没有人的方向。

  光这几点,就很令人费解了。

  野狼的尸体就放在外面,有几人遵从涂的命令,专门看守着。

  尸体上被长矛刺下的伤口清晰可见,几搓灰黑色的狼毛因为沾染了鲜血而粘结在一起,七零八乱的遮挡住了伤口。

  暗红的血液顺着狼毛,从伤口处流到地上,一滩血迹正逐渐扩张。

  “这就是那头狼。”涂的目光中恨意满满,哪怕野狼已经死去也不甘心,似乎要将其剥皮抽筋。

  虎骨走到野狼尸体旁蹲下,仔细察看了一番。

  凭着丰富的经验,虎骨从野狼的牙齿等特征判断出,这是一头成年狼,身上的伤口是被长矛刺穿的,应该就是它的致命伤。

  然而当目光从头部移到尾部时,虎骨注意到了异常。

  将压在尸体下的狼尾巴抽出,只见狼尾居然断了一截,断面处明显可以看出是被牙齿咬断的,而且伤口还未完全愈合。

  虎骨猜想,这只狼在遇到狩猎队之前,还遇到了另外一只猛兽,一只比野狼更残暴凶狠的野兽。

  二者因为某些原因互相争斗,结果便是野狼不敌之下仓皇出逃,最后好巧不巧的,遇到了狩猎队。

  这只是虎骨个人的猜想,当不得真,不过也八九不离十。

  将自己的发现和看法告诉了其他人,众人皆思索起来,有人也上前察看,想要看看还有没有其它隐蔽的地方。

  “可是就算如此,这狼遇到狩猎队,为什么不是先跑,反而会自寻死路?”勇士勇拍了拍手,起身问道。

  勇这几天已经在很努力的跟着队伍中的其他人在学习各种知识了,可一只落单的受伤的猛兽主动袭击人的问题,勇并没有听说过,甚至想不出它为何会这样做。

  彭杰也集中精神,想要听听虎骨是怎么分析的,因为他也想不出缘由。

  摇了摇头,虎骨面无表情的道,“我也不知道,这种事部落从来没遇到过,想找个先例都不行。”

  闻言,彭杰和勇都略略有些失望,连虎骨也不知道,那部落里应该没人会知晓原因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