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上古先秦 原始人在行动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融入 (求收藏!求推荐票!)

原始人在行动 幻想症者 5295 2019.11.13 10:00

  终于,在兽皮野人分成三批吃完后,总算轮到了树叶野人。

  不过彭杰没有高兴太久,因为他发现树叶野人居然也是存在先后顺序的。

  而彭杰这一批并不是最先去吃饭的。

  听着肚子里发出的咕咕叫,彭杰有气无力的想,也不知道我是个什么等级的野人。

  第一批树叶野人吃完后,周围打磨石头的人纷纷起身,将石头揣在腰间,而后朝中间走去。

  彭杰见状,也赶紧收起石头,亦步亦趋的跟在后面。

  “呱啦叽里,叽里叽里呱啦……”

  一名树叶野人对着彭杰这群人说着什么,只是彭杰的注意力不在听他说话上,都在眼前的烤肉上面。

  野人们的食物很简单,就是把猎回来的野兽剥皮放血,然后用工具将肉切割成一小块一小块的,最后便直接架在火堆上烤。

  没有所谓的调味料品,只有他们自己摸索出来的烤肉的技巧。

  除了烤好的野兽肉之外,旁边还放有几种不知名的果子,

  “看起来还不错嘛,有肉可以吃,还有果子解渴。”

  彭杰排在队伍中,伸着脖子,眼睛盯着前面,那里几个树叶野人正分发食物。

  轮到自己时,彭杰学着前面的人,伸出双手,颇有股讨饭的味道。

  其中一个树叶野人看了他一眼,用石刀切下一块拳头大的肉。另一个则递给他三个橙色果子,这橙色果子有橘子大小,但彭杰捏了捏,知道这不是橘子。

  拿着到手的烤肉和果子,彭杰和前面的人一样,找了个地方坐下来,开始吃东西。

  肉烤的很熟,彭杰撕咬下一片,在嘴中咀嚼着。

  烤肉吃起来干巴巴的,没有什么味道可言,但胜在能吃,能补充能量。在原始社会,能达到这个地步就已经很不错了,彭杰不敢奢求太多。

  吃下几口,嘴巴里干涩无比,彭杰又用手擦了擦果子,‘咔吱’咬下一口。果子里带着清爽的水分,还有淡淡的甜味,让彭杰嘴中一下好受不少。

  食物不多,彭杰三两下便吃完,吃完后,腹中的饥饿感随之不见,身体有恢复了不少力气。

  彭杰感觉,就算再磨一下午石头,自己也能坚持下来。

  吃完后,彭杰又跟着大家回到打磨石头的地方,现在彭杰根本不敢乱跑,只能看着他们怎么做,自己就怎么学,这样才能最大程度保证不出差池。

  回到原地,一群野人或坐活躺,开始休息起来。

  “呦呵,野人也知道睡午觉啊?”彭杰心中好奇的想。“还以为你们一天到晚都在干活呢,没想到还会休息。”

  不干活也好,彭杰也不是受虐狂,非要去找事做。

  坐在地上,彭杰没有睡意,便继续打量着这个部落。

  这时,彭杰看到,在自己这群人吃完饭后的下一群野人们,他们手中的食物变少了。烤肉比彭杰的小了一圈,橙色果子也只有两个。

  “这是为什么?是因为他们做的活比较轻松吗?”

  等他们吃完后,彭杰目光随着移动,就见他们走到不远处,也开始休息。

  彭杰发现,那群人中基本都是女人,男人很少,就几个男的。

  他们做的活也比彭杰的轻松,就是将采来的树叶和剥下来的兽皮用绳子穿成围腰和上衣状,简单来说,就是做衣服的。

  “也就是说,身体弱的人干的活相对较轻松,吃的东西也较少。而那些兽皮野人,由于负责打猎,所以他们吃的最多。”

  脑子开始转动,彭杰拿出上辈子做数学题的专注,开始通过自己眼前的条件,来分析和获得更多的信息。

  下午,彭杰又磨了一下午的石头。

  不过不同的是,有十几个兽皮野人也跑过来,和树叶野人一起打磨石头。

  “原来他们也是要干活的,只是上午不做下午做而已。”

  在太阳落山前,早上出去打猎的兽皮野人一批一批回来,他们或多或少都带着打死的猎物。

  每当有一批兽皮野人回来时,空地上就会发出一片欢呼。

  彭杰跟着他们欢呼,心想,也许这是一种庆祝的方式。庆祝他们安全回来,庆祝他们成功打到猎物。

  在天黑前,彭杰又吃了一顿饭,晚上的食物中,烤肉变少了,果子也由三个变成了两个。

  吃完东西,野人们开始将外面的东西往山洞里面搬,搬的主要是猎物以及皮毛和树叶,其它的东西就放在外面,也不怕丢失。

  进到山洞,彭杰找到自己之前的位置,把白天打磨的石头取下来,放在一边,然后靠着石壁躺下。

  山洞里比较潮湿阴冷,同时还混夹着一股腐味,令人作呕,这群野人可能已经习惯了,没有任何不适,彭杰虽感到难受,却也只能默默忍受。

  山洞里面没有点火,只在洞口有几堆燃烧的火焰,睡在那里应该很不错。

  然而,能睡在洞口的都是兽皮野人,他们有的还奢侈的在身上也盖了一件兽皮,让彭杰看的嫉妒。

  不过转念一想,兽皮野人睡在洞口,也就意味着若有野兽从外面跑进来袭击,他们也是最先面对危险的,这样一想,兽皮野人睡在洞口,也未尝没有起到保护山洞里面其他人的作用。

  这就是能力越大,责任也就越大吗?

  渐渐的,彭杰有些开始喜欢上这里了。

  火光在洞口跳跃,山洞里不至于完全黑暗,身边逐渐有呼噜声响起,彭杰也闭上眼,期待着以后的日子。

  ……

  ……

  第二天,彭杰还是和昨天一样,早上跟着大家打磨石头,中午吃完饭休息片刻后,下午接着打磨。

  彭杰仔细看了看今天来打磨石头的兽皮野人,发现不是昨天那一批人。

  下午,出去打猎的兽皮野人回来了,不过却出现了意外,有一个兽皮野人受伤了。

  彭杰亲眼看到,那野人被另外的野人背了回来,他的肩头被鲜血染红,露出翻滚的肉,上面还粘上了树叶和泥土。

  这次野人们没有欢呼,都担忧不已,彭杰被这气氛感染,也不由为那受伤的野人担心起来。

  在这个时代,受了这么重的伤,基本就意味着不死即残。

  而每少一个出去打猎的人,就意味着获得的猎物会变少一分,就会出现没有食物的危机。

  受伤的野人没有大喊大叫,他紧咬着嘴唇,坚毅的黑色脸庞上露出不屈的神色。可即便如此,他的肩膀还是止不住的颤抖,鲜血也没有止住,依然在缓缓滴落。

  晚上,山洞口的火堆多了几处,也将洞里照的比昨晚亮堂。

  洞口处没有睡的兽皮野人也变多了,火光下,他们的表情有担忧,有叹气,也有没任何表情,好似已经见惯了的。

  靠在石壁上,彭杰虚闭着眼睛,视线落在洞口。

  彭杰不是没有想过去帮助那个野人,就算为此暴露自己语言不通也没关系。因为彭杰相信,只要自己成功救活那野人,一切的问题都不再是问题。

  那群野人看到自己能救活受伤的人,绝对会对自己高看一眼,甚至奉若神明也不是不可能。

  因为,没有什么比活命更重要了。

  可问题在于,彭杰不知道该如何做才能救活他。

  哪怕是在后世,哪怕面前摆着各种各样的药物器件,彭杰也只能干瞪眼,因为他一样都不认识。

  最多就是用消毒液消消毒,然后再用绷带缠几圈,这就是极限了。

  彭杰不是学医的,也没有时间去看相关的书籍,就连人工呼吸和心脏按压,也只知道有这么一回事,却不知道具体怎么做。

  所以,即便彭杰现在站出来,也想不出用什么办法能救活一个受重伤的人,还是在这个原始社会里。

  倘若自己不仅没把人救活,还把人给弄死过去,那彭杰真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了。

  因此,彭杰只期望他们有办法能救活受伤的野人。

  又是一个早晨,彭杰醒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往洞口看去,刚好看见十几个野人,他们拿着工具,其中一个背上背着昨天受伤的那人。

  没有人说话,他们默默的朝外走去。

  “这是,死了吗?”

  这一刻,彭杰真切的感受到,死亡离自己如此之近,就在眼皮子底下。

  肩膀受伤这种事,放在后世,不过是缝几针就能解决,但在这里,是能带走一条人命的。

  生命在这个世界显得如此渺小,人类在这里不再是主宰。

  彭杰现在很后悔,早知道自己要穿越到原始社会来,自己就应该多学些必备的知识。

  以前在终点看小说时,看到那些穿越的人十有八九都是孤儿,彭杰曾经就想过,自己也是孤儿,怎么就没有穿越呢?

  没想到一语成谶,自己真的穿越了,虽然穿越的时代比较荒凉,身份比较低下,但怎么说自己现在也属于穿越者。

  只要自己读过像《野外生存之道》、《穿越者必备手册》、《一百个活学活用小技巧》之类的书,现在那还用的着磨什么石头啊,直接展露几手‘神迹’,将这群原始人忽悠住,完全可以当个原始社会的山大王嘛。

  “唉!可惜了。”叹了口气,彭杰朝山洞外面走去。

  ……

  ……

  两天后,彭杰已经适应了这里的生活,而这两天,也没有再出现受伤的人,这群野人对每天依然会对回来的人欢呼,而那个死去的野人,不知道被他们埋在什么地方了。

  来到原始社会的七天后,彭杰趁着中午休息的时间,和几个野人一起去不远处的河中洗了个澡。

  彭杰一开始还以为他们都不洗澡的,只好忍着身上的痒,直到某天,彭杰旁边的几个少年在中午吃完东西后,没有歇息,而是结伴往外面走去。

  好奇之下,彭杰也跟了上去。

  穿过一片不密的小树林,彭杰看到一条河流。那些野人都脱下树叶,跳进河流开始洗澡。

  被身上污垢折磨了这么久的彭杰大喜过望,也连忙学着他们,在河中洗起来。

  狠狠的搓着身子,搓下一个又一个伸腿瞪眼丸,身上的那股隐隐约约的恶臭也被河水带走。只不过,自己的一头长发却难以清洗,花了大量时间,才总算不让自己的头皮瘙痒。

  洗完澡,彭杰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变清爽许多。

  半个月后,彭杰已经摸清楚了这群野人的大部分规律,他们每天的生活简单且枯燥,基本没什么乐趣可言,每个人每天都在闷头重复着做自己的事情,也只有打猎的人回来时,他们才会高兴一阵。

  关键是,没有人来找彭杰,可能是因为彭杰在其中太不显眼的缘故,这样正好,彭杰便能默默地学习他们的语言。

  到现在为止,彭杰已经学会了好几个词了,也能大概听懂这些简单的词。比如‘石头’和‘吃饭’,这是彭杰最先学会的两个词。

  彭杰还发现,这群野人的话都比较简单,基本就是一种事物或一种现象就有专门的一个词,这点就和和汉语很像。

  就好像石头,他们有圆石头和尖石头这两个词,是用‘圆’、‘尖’分别和‘石头’搭配而成。

  然而像椭圆、方形、长条形这些他们就没有相对应的词,彭杰稍微动动脑子也就明白了,对这群野人而言,能用的上才有必要专门造一个词来称呼。

  石头那么多样式,但他们只需要区分出圆石头、尖石头、大石头、小石头,就足够了,划分的再细也用不上,只会浪费时间精力。

  一个月后,彭杰已经可以和其他人进行简单的交流了,而对这群野人的了解也更加深入。

  比如,这群野人采取的是首领制度,部落里最勇猛的那个人就是他们的首领。

  作为首领,可以享用最好的食物,穿最好最多的兽皮衣服。同时,也需要在危险到来时,带着部落里的其他人顶上去。

  首领之下,便是打猎的兽皮野人,他们有男有女,只是女的很少,但无论男女都同样勇猛强壮。

  这些兽皮野人有两百多人,每天都会有一百多人分成三批出去打猎,留下来的兽皮野人就上午休息,下午做活。

  之后便是树叶野人,树叶野人又分为几种,第一档次的就是会一门手艺的树叶野人。

  像会修理武器的、会缝合衣服的、会钻木取火的等等,只要技巧有用,那就是第一档次的树叶野人。

  接下来就是彭杰这类少年和不会手艺的了,不会技巧,也不能出去打猎,只能做点苦力。

  有几个少年倒是想出去打猎,可部落有规定,必须得长到足够强壮才能出去,不然出去了也是拖后腿的存在。

  最后就是什么都不会,力气也不足的树叶野人了,他们主要以女人和小孩为主,其中还有十几个受了伤的男人。

  这便是树叶野人的划分了。

  这个部落一共约有四百多人,其中光兽皮男子就有两百个左右,而成年女人加起来一共只有一百三、四十个。男女比例达到了1:0.7,很不平衡了。

  三个月后,彭杰已经能和他们进行交流了,得到信息自然也更多,还将部落周围的环境考察了一遍。

  彭杰没敢走远,就在视线所及的范围内逛了一圈。

  部落里的人住在一个山洞里,背后就是一座大山,山洞前面,是被他们清理出来的空地。在东边,也就是山洞的前方,有一条宽约十多米的河流,平常部落里的人就在这里取水,洗澡。

  彭杰:怎么感觉有哪里不对?

  南北两边远处都是一片密林,彭杰只是隔着老远看了看。

  因为可以和部落里的人交流,在彭杰和周围几个少年有意无意的闲聊下,关于自己的身份也弄清楚了。

  彭杰,或者说原先没有名字的少年,今年已经16岁,没有父母。父亲在一次打猎中受伤,没有挺过去,而母亲则在生下他后就走了。

  所以说,彭杰从小时候起,就是一个孤儿。

  其实彭杰的情况还不是最惨的,至少他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而有些人,只知道自己的母亲是谁,并不知道父亲是谁,连他们的母亲也不清楚。

  这是在特殊环境下形成的特殊现象。

  虽然父母都不在了,可彭杰的生活却和周围十几个差不多年岁的少年一样,没有什么不同。

  因为在这个时代,人口是很重要的资源,部落里的人也都知道这一点。就像一百个人比一个人更容易活下去一样,很简单的道理

  加上这个时代没有医学一说,孩童小时候的夭折率极高,所以每一个孩童,都是部落的一份财富,都会照顾他们长大。

  原先的少年并没有名字,因为用不上,部落里很多人都没有名字,只有出去打猎的兽皮野人,和会一门手艺的树叶野人才会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名字。

  “我说怎么都没有人喊过我名字,每次有事叫我都是‘喂喂喂’,原来是没有名字啊!”

  一转年,半年时间过去了。

  这半年,彭杰每天都坚持去小树林里锻炼,身材已经逐渐向着那些兽皮野人在发展了。

  如今,彭杰早已融入进了部落里面,可以毫无障碍的和他们进行交流,

  彭杰没有试图去改变什么,彭杰知道,自己说话基本没有人会听,就算彭杰告诉他们,水要烧开了喝,他们也只会不耐烦的挥手。

  因为他只是一个树叶野人,还是第二档次的树叶野人,说的话别人只会当他在胡言乱语。

  “我要成为兽皮野人!”彭杰心中暗暗发誓。

  只有成为了兽皮野人,还要是最勇猛的兽皮野人之一,才能让自己说的话不被忽视,才能给这个部落带来一些改变。

  半年来的相处,彭杰已经把这里当做了自己的家,既然无法回去,那就争取把这个家打造的更好。

  ……

  感谢小丑4的推荐票!也是本书的第一张推荐票,不容易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