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上古先秦 原始人在行动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五章 一只幼狼

原始人在行动 幻想症者 2409 2019.12.15 20:06

  就是这短短的不足两秒的一眼,彭杰就发现了异样。

  那是一棵叫不出名字来的树,树干呈深褐色,高约十米,枝丫繁多,叶片并不茂盛,可能和季节有关。

  这棵树并不在众人的前方,而是在左侧,而且恰好有一个小小的凹坑,其中长满了野菜,树根就扎在这个凹坑中。

  然而在其中,彭杰看见了一抹暗红色,那既不是野草的颜色,也不是深褐色的树干应有的颜色,更不是某种花,分明就是血液的颜色。

  “队长,那里有东西。”彭杰当即喊道。

  他可不会傻乎乎的一个人跑过去,万一那里有什么危险的东西的话,小心还会把小命搭进去,所以叫人才是正确的做法。

  要出风头什么时候都可以出,但绝对不是这个时候。

  任何时候,尤其是在野外,千万不要掉队,这是当初给彭杰和其他几名新战士讲的一条注意事项。

  “哪里?”虎骨转过身问道。

  “就在那。”彭杰指着凹坑处。

  经他一说,其他人都望了过去,暗红色的血迹和周围的环境一点也不匹配,一眼就能看清。

  依然是虎骨走在前面,剩下的人在周边掩护。

  凹坑不远,多走几步就到了,待走近之后,大家这才瞧清楚。

  在这棵树背后,有一团血迹和被压倒伏的草,血迹已经干涸,凝结成了一片一片的,量还不少。

  看样子,这里应该是那头受伤的狼蹲伏的地方,彭杰想道。

  然而,不仅如此,还可以瞧见有条血迹带延伸了出去。既然流血了,那肯定是受了伤,而且还伤的不轻。

  难道这还有另外一只受了伤的狼?

  “走!”

  虎骨大手一挥,就带着队伍顺着血迹往前走。

  结合眼前的迹象,以及昨天发生的事,彭杰迅速思考着,很快就想到了一种可能。

  显然,这里原本是有两只狼,且都因为某种原因受了重伤。

  它们躲在这里,或许是想要养伤,但刚好大古带着队伍来到这里,其中一只狼可能是觉得会被发现,干脆就主动出击,先是撞到了一人,然后再往反方向跑,将人引开,好为另一只狼谋取生路。

  思路理到这里,彭杰觉得十有八九就是如此。

  走了不到二十分钟,队伍就看到了另一只狼侧躺着地上,身下是一团早已凝固的血迹。

  狼已没有了声息,靠着一棵树紧紧蜷曲成一团,嘴巴微张,似是在吼叫,蓬松的灰黑色尾巴盖在胸前,两只眼睛留有一条缝隙,上面还有点点水珠,显然死去了很长时间。

  “这是另外一只狼,还是只母狼?”有人说道。

  一般公狼和母狼的差别并不是很大,但总是有的,仔细分辨还是能分辨出来的。

  彭杰微微颔首,“应该就是了,昨天袭击首领的那只是一头公狼,看来它们原本是一起的。”

  接着,彭杰将自己刚才的猜想讲了一遍,众人听了都觉得有点道理。

  “没想到,还是对有情有义的狼。”

  彭杰也有些感慨,悲情的故事往往能让人心生同情。

  君不见后世依靠买惨年入几十上百万的人,他们不正是靠着一副绝佳的演技,在大众面前述说自己的苦楚,讲到兴起时,眼泪更是哗啦啦的掉。

  但偏偏就是这种稍微有点脑子都觉得太假的表演,还是有不少人为其买单。

  或许,这些人是觉得,都这么惨了,帮一帮也没什么罢。

  思绪收回,众人先检查了周围,确保无虞后,虎骨便想要将尸体提起带回去,然而刚一提起一段,母狼搭在胸前蓬松的尾巴落下,赫然让虎骨的动作一滞。

  彭杰看到虎骨停下手上的动作,好奇的移了下方向看了一眼。

  这一看,彭杰也不由得微张着嘴。

  只见在母狼的胸前,居然还有一只幼狼。

  幼狼丝毫没有察觉到眼前的危险,甚至连母狼已经死去了都不知道,因为它正趴在母狼胸前,嘟着一张嘴,卖力的吮吸着。

  “这……”

  彭杰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此刻的心情了,原本以为自己的猜想是正确的,然而没想到,居然还另有隐情。

  那头公狼的确是想要引开对它具有威胁的狩猎队,目的也如彭杰所想,是想要保护对它至关重要的存在,是这头已经死去的母狼,以及这只连眼睛都还没完全睁开的小狼。

  而这头母狼虽然已经死去,但在它死前,同样想尽了办法保护小狼。

  这一刻,彭杰突然有些心疼。

  不是为两只已经死去的狼,而是为它们的行为。

  “队长,怎么了?”

  “你们看看吧。”虎骨让开位置,好让众人能看见母狼怀里的幼狼。

  当幼狼在众人眼里出现的时候,大家的表现和彭杰一般无二,皆是惊讶的不知道该说什么。

  诚然,在场的人就没有没杀过生的,那些进到肚子里的食物,哪一个不是靠大家用手中的长矛猎杀回来的。

  但是,大家杀生,并不代表着大家就是冷血动物,他们一样会因为部落里有婴儿出生而由衷的高兴,也会在有人去世时感到伤心。

  每个人都是有感情的。

  所以说,虽然手上沾满了动物的鲜血,但那是为了活下去,并不能以此就简单的用善恶来区分。

  大家也不是见到动物就会起杀念的人,真要这样的话,彭杰的小白也不会养到现在还活的好好的了,恐怕早就进到别人肚子里去了。

  良久,才有人问道,“队长,这幼狼该怎么处理?”

  沉默了片刻,虎骨说道,“先带回去吧。”

  没有人反对,因为虎骨是这支狩猎队的队长,他决定的事情是没人能反对的,何况,也没人想要反对。

  虎骨本想自己拿着小狼回去,可刚想伸手,却有些迟疑,他担心自己手上的力气太大,一不小心就把这小狼给弄死了。

  抬起头,虎骨说道,“你们谁来拿一下这只小狼。”

  除去到周围警戒的狼毛等人,这里还剩下四名勇士,其他三人互相看了一眼,纷纷摇起了头,和虎骨一样,这事他们可做不来。

  彭杰开口道,“我来吧。”

  说着,彭杰先把手臂上用树皮绳绑着的一张皮毛取下,作为勇士,彭杰的装备看起来就豪华了许多,包括这张绑在手臂上用来保暖的兽皮。

  接着,彭杰上前蹲下,先小心翼翼的将小狼的嘴巴扳开,然后再双手托起小狼,放在了怀中的兽皮上。

  “eio!eio!”

  温暖的四周突然变冷,口中不断地吮吸却什么也吮吸不到,小狼挥舞着两只前爪,张着嘴,不断的叫唤起来。

  彭杰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好学着后世见过的哄小孩的方法,抱着小狼轻轻的上下晃动,同时将兽皮盖的紧密些,只露出一个小脑袋在外面。

  好在很快小狼就安静了下来,也不叫唤了,静静地躺在彭杰怀中温暖的兽皮里,只是嘴巴一张一合,显然是在寻找着什么。

  虎骨略显意外的看了彭杰一眼,他没想到彭杰还有这种本领,也不知道是跟部落里那个女人学的,还不如学些有用的,居然学这东西。

  收回目光,虎骨吩咐道,“让人把血迹处理干净,咱们回去。”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