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上古先秦 原始人在行动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有人受伤了 (求收藏!求推荐票!)

原始人在行动 幻想症者 2236 2019.11.17 18:53

  听完最后一个人将昨天的事情汇报完,又布置了一些任务后,大古便让众人回去继续劳作。

  身为部落里面的勇士兼首领,别看大古表面上很光鲜,吃的是最好的肉,最大最甜的果子,身上穿的也是最温暖最舒适的皮毛。

  但实际上,大古很苦恼。

  因为每次不去打猎的时候,大古就得在部落里听其他人的汇报,汇报的是发生在部落里各种各样的事。

  “首领,北边的小树快砍完了,咱们要换一个地方砍树,首领你看选在那里比较好。”

  “首领,部落里的食物最近有些不够,咱们要不要派人去河里抓点鱼回来?”

  “首领,外面树上的果子还没长出来,部落里的人都有些不高兴。”

  “首领,昨天……”

  “首领……”

  “首领……”

  “啊啊啊啊啊!”每次听到这些话,大古都快疯了。

  大古现在很后悔,当初自己到底是怎么想的,居然会想着做这个首领,还不如就当一个勇士呢。

  只做勇士的话,大古就只需要每次打猎时带回猎物就好,这对他来说一点都不困难。

  自从做了首领后,刚开始一段时间,大古还对这些事情略感兴趣,可时间一长,便索然无味起来,到现在都听的厌烦了。

  在部落中,平常的劳作都是有人负责的,像磨石头就有专门的人管,编织衣服的,砍树的,摘果子的,处理猎物的……这些都是由树叶野人在负责。

  因为他们本身就是做这些的,正好就在他们中间选出一个人来管理,这传统在很久以前就有。

  可是,一遇到事情他们还是会跑到大古这来,让大古拿个主意。

  可大古又有什么主意可拿的,树砍完了就砍完了,你再找个树多的地方接着砍不就行了。食物不够想抓鱼,那就直接去抓啊。树上不长果子,难道我就有办法让它长出果子来了?

  大古也想过找一个人来帮助自己分担压力,只是实在找不到合适的人选。

  部落中的战士,让他们去对抗野兽乃至猛兽,他们也不会后退一步。

  可如果让他们去算什么今天吃了多少食物,还剩下多少食物,每天能带回多少食物,食物还够部落吃几天……

  “哦,天哪!”大古光是想想就脑壳痛,更别说其他人来。

  至于树叶野人们,他们只懂自己手上做的事,同样无法胜任。

  “唉,其实我根本就不想当这个首领啊!”大古叹了一口气。

  来讨主意的人已经走光了,大古盘坐在地上,闭着眼神色不变,内里缓了许久才缓过来。

  “首领,首领!”

  听到有人喊,大古深吸一口气,睁开眼,想看看又是谁来了,到底还让不让人休息了。

  “咦,原来是杰啊,你刚受了伤,应该好好休息休息,不要乱跑才是。”看见是彭杰,大古收起严肃的表情,和蔼的说道。

  等过两天彭杰伤好后,大古再和他比试一场后,彭杰便还是部落里的勇士。

  对于勇士,大古向来很看重,尤其最年轻的彭杰和勇,这二人还有成长的空间,在将来某一天,未必不能超过自己。

  对于有人能超越自己,大古是高兴都来不及。

  因为这样一来,自己就可以不做首领,安心的做一名勇士了,那些令人烦琐头疼的事也可以丢下不管。

  况且,现在大古已经三十岁了,身体状态已经在开始逐年下滑,必须要尽快物色找一个能担任首领的人,才能保证部落今后安稳的存在下去。

  从北边一路跑过来,饶是彭杰身体素质好,也不免停下喘了几口气。

  在大古的目光下,彭杰举起手中的草药,激动的开口,“首领,我发现这种草可以止住伤口流血,首领你看。”

  “治疗伤口?”大古狐疑的接过彭杰手中的叶片,捏起一片放在面前看了看。

  这叶片看起来平平无奇、普普通通,摸起来还有划刺感,这么就可以治疗流血的伤口了呢?

  要不是站在自己面前的是彭杰,是自己看好的勇士,大古很想问一句,“你莫不是在欺负我没有见识?”

  但既然是彭杰拿来的,而且看他信誓旦旦的模样,不似作假,大古便仔细端详起来,想要看看这叶子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彭杰见状,知道说的再天花乱坠也不如让他看看效果,当即就想再在自己手臂上扣下结痂,亲自展示一番。

  “啊!我的腿!”彭杰刚想下手,空地上就传来一声惨叫。

  大古也顾不得去看手上的叶片了,站起来问,“发生什么了?”

  “首领,有人受伤了。”

  “快,快过去看看。”

  ……

  黑是一名十四岁的少年,按理说,在他这个年纪,是没有姓名的,但由于他长得实在是太黑,到了夜晚,就算趁着火光,都不一定能看见他人,所以久而久之,黑就幸运的拥有了一个名字。

  今天,黑和往常一样,和大家到北边去砍树,由于大的树木很难砍下来,加上砍回来也没法处理,因此他们主要砍的就是一些小树和大树的枝丫。

  砍完一批树后,黑就和同伴一起,把树扛回空地上,放在专门的位置,这样其他人要用的话就可以直接从这里取。

  一切都很顺利,然而就在黑放下树时,脚下一滑,一不小心就跌倒下去。

  本来摔一跤也没什么,黑皮糙肉厚,揉一揉就好了。

  可人倒霉起来,喝水都能塞牙缝。

  黑正好跌倒在被石斧砍断的树上,石斧本身就不锋利,砍下来的树自然就不是平整的,上面存在许多细小尖锐的刺状物。

  正是这些不起眼的东西,划在了黑的小腿上,划破了皮肤,直接就流血了。

  看到血,黑被吓的大叫了一声。

  不是黑怕血,而是依照部落里的经验,凡是见了血的伤口,都有可能会死去,无论伤口是大是小。

  黑才十四岁,他还不想死。

  “救……救我……”黑惊恐的捂着伤口,可血还是在往外流,盯着暗红色的鲜血,黑不争气的掉下来眼泪。

  “不要怕,我来救你。”正在这时,一个声音响起。

  不知为何,黑在听到这句话后,内心的惊恐减轻大半,抬头望去,只见一个穿着兽皮的人跑了过来。

  黑看到他拿出几片叶子,放在嘴里嚼,然后吐出来,把嚼碎的叶子抹在了自己小腿流血的地方。

  下一刻,奇迹发生了。

  鲜血不再从伤口里跑出来,而黑也感受到,受伤的地方变得十分凉爽,这是令人很舒服、很安心、很奇妙的一种感觉。

  “放心,你已经安全了。”彭杰拍了拍面前脸上还有泪水的少年肩膀,轻声安慰着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