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上古先秦 原始人在行动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六章 落后的制度

原始人在行动 幻想症者 3158 2020.01.06 19:00

  二人来到石骨这的时候,他正拿着一根削尖的木棍往一块泥板上刻字,当听完彭杰的来意后,石骨并未怀疑。

  “这是我昨天记下的石头数量,主要是打磨好的石刀和矛尖。”从身边拿起另一块泥板,石骨递给彭杰说道。

  伸手接过,彭杰和勇低头看了起来。

  泥板上的字迹歪歪扭扭,好在字不多,石骨写的又大,所以不难认清,勇也是学过认字的,凑上来念道,

  “石头,三个背笼,石刀,二,石矛,五,碎,三……”

  这句话的意思很简单,大意为昨天狩猎队带回来了三个背笼的石头,打磨好了石刀两个,石矛尖三个,还有碎掉的三个。

  一个石器的打磨需要数天时间,因此哪怕总共有四十多人在打磨石头,一天的出产也只有八个成品,还有三个磨制失败的劣品。

  这个数量看起来少不多,但其实并不少了,至少每天出产的要比狩猎队损耗的高,足以保证使用,这就够了。

  管理石器不比管理食物,用不着考虑保质期、分配量等,只需每天记录下数据就好。

  总体来说,是一个比较简单的活。

  看完后,彭杰说道,“石骨,今天还是和昨天一样吧,让人多打磨些石矛。”

  “好。”石骨应了一声。

  石矛的损耗率比石刀高出许多,所以优先打磨石矛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对了,以前的泥板在哪,我想看一看。”彭杰突然问道。

  “你看那些干嘛?都是以前的东西了。”石骨有些不解,但还是说道,“那些泥板我都放在山洞,你要看的话直接去找就是,你知道我晚上睡在哪的吧?”

  “知道,那你先忙。”

  说完,彭杰就往山洞走去,找到石骨睡觉的地方,几摞泥板就堆放在地上。

  里面光线不太好,彭杰让勇帮忙,把这些泥板都搬到洞口去。

  搬完最后一摞,勇问道,“杰,你看这些东西干什么?咱们不是还要去找竹木的嘛。”

  “放心,花不了多少时间,你先等一等。”

  泥板的堆放都是按照从低到高的顺序来的,不同摞的泥板也可以根据新旧程度区分,因此彭杰很快就排好了序,然后拿着木棍,在地上依次记载着泥板上的数据。

  泥板并不多,不多时,彭杰就在地上写下来一行行的数字,分别有每日生产的石刀数,石矛数,以及损坏数等。

  最后,找来一块没被刻过的新泥板,彭杰在上面画起了折线图。

  在部落有了数字和固定的文字以后,石骨等人记载数据不再使用树皮绳,都转用泥板,在泥板上面记录数据了。

  这样做的确比从前方便了不少,但是依然存在一个问题。

  那就是泥板上只能看到某一天的数据,无法做到纵观全局。

  虽然每天的数据都在一定的范围内来回波动,可都不一样。

  例如磨制好的石刀数,一般每天都在1到3这个区间内,但也会出现例外。

  比如某段时间,打磨石刀的一群人都比较顺手,在几天时间内接连磨制了四个、五个甚至六个石刀。

  这样一来,石刀的数量就多了,需要让一部分的人改为打磨石矛,反之亦然。

  而具体的人数,就需要人做出决定了,这个人不是石骨,是首领大古。这也是大古忙碌的其中一个原因。

  所以彭杰想到了折线图,想要用折线图来解决这个问题。

  折线图算是最简单的几种图示方法之一了,不用担心大家看的云里雾里,彭杰只需稍微讲解一番便足矣。

  折线图的特点在于能反映一段时间内的变化趋势,有了折线图,就不用再每天都盯着波动的数据,完全可以隔上一段时间,从折线的变化来安排任务。

  以石刀数为例,依照容易记忆的十天为一个周期,每个周期结束时,再根据十天内石刀的磨制数量来决定下一个周期的任务,如果石刀多了,就减少打磨石刀的人数,少了就增加。

  如此,就不必天天都重新分配任务了,工作量一下子就减少来九成。

  想了一想,彭杰又画了一个表格,折线图看的是变化趋势,而表格可以更直观的看总的数量。

  在表格上填好数字,彭杰拉过勇,挨个指着泥板上的图形以及其表达的内容对他做了解释。

  勇的脑袋还算聪明,跟着彭杰学了一段时间的数字和计算,有一定的基础,再则彭杰讲的也十分详细,没多长时间,勇便能勉强看懂泥板上的内容了。

  “杰,你画的这个折线图和表格,是记录了好多天的数据吧,而且比单纯用数字记录更容易看懂啊。”勇惊奇道。

  “没错,你看的很准嘛。”

  “嘿嘿!”勇腼腆的笑了一笑,又道,“不过,这两个图形应该怎么用啊?”

  彭杰解释道,“我们可以规定十天为一个周期,每一个周期中,无论是石刀还是石矛的数量,用一副表格和一副折线图就足够了,十天之后,再根据变化的趋势和数量来决定下一个周期的打磨……”

  讲述完后,彭杰看向认真聆听的勇,“你能理解我说的意思吗?”

  “好像理解了。”勇露出思索的神色,迟疑一下后点了点头。

  彭杰轻出一口气,连勇都能听懂,那丘他们肯定也能听懂了。

  可以把画图的方法教给他们,让他们试着用一用,如果效果好的话,就继续用下去,效果不好的话,再想办法改进,不过彭杰觉得问题不大。

  又想到了一个改进部落的好办法,彭杰欢快的哼着部落中不知名的小曲,心情非常愉悦。

  “……夜晚的山洞外有一只猛兽,长着六只脚、四只眼,发出低沉的嘶吼,部落的勇士们啊,会拿着锋利的长矛,刺进猛兽的身体……”

  收拾好泥板后,彭杰和勇两人往部落的北边走,竹木带人砍树的地方就在北面。

  途中,彭杰路过了长有止血草的小山坡,现在的小山坡被木桩和树枝围了一圈,避免被动物破坏。

  当初发现止血草的功效后,部落的人还往外面搜寻过,在部落的更北边以及南边都发现有止血草,数量和小山坡上的差不多。

  为此,大古特意让人带着工具,花了好几天的功夫,同样将两处地点给围住。

  现在部落有三处止血草的来源,且数量不菲,所以平常只要有人受伤见血,都会在伤口涂抹点捣碎的止血草,而这间接的让大家干起活来更加卖力了。

  反正就算受了伤,只要不是特别严重,都能用止血草治好,大家的担忧便一下消失,干活的时候不会再过分的小心翼翼了。

  继续往北边走,沿途的大树全都健在,能被砍倒的小树只留下了树桩。

  走了一会,彭杰看到了一堆人影,赫然就是负责砍树的一群人,有将近四十人。

  其中一半可劲的挥舞着粗糙的石斧,一斧一斧的砍在树干上,剩下的负责就地砍倒树上的枝丫。

  处理下来的枝丫可以烧火,树干则得打磨光滑,好用于制作长矛矛杆。

  竹木没有闲着,同样在跟着大家忙活,听到彭杰说明来意后,竹木放下石斧走向旁边,在一堆杂物中翻找出一块泥板。

  “这就是我昨天记下的数据了。”

  彭杰接过来一看,上面记载有砍倒的树木数,磨制完成的木棍数,带回去的柴火量等等。

  数据是正常情况下的数据,没有多大的变化,因此彭杰让竹木和昨天一样就行。

  说完后,没有多做停留,彭杰和勇两人往回走。

  “这也不难嘛,一会时间就做完了,也不知道虎骨和涂一天下来为什么会累的要死。”勇活动着身体,一脸轻松的说道。

  “难道你以为咱们这就做完了?”彭杰揶揄的看着他。

  “啊?没做完吗?”勇顿时愣住。

  他对这方面并不了解,而彭杰则在昨晚上和涂谈论了一晚上,仔细的了解过。

  “当然没完,现在只是做完了最基本的。”

  “那还要做什么?”勇问道。

  “那可就多了去了。”彭杰扳着手,一一说道,“像如果有人受伤,需要我们去解决。有人做的活比别人多,要有额外的食物,做的少,要减少一部分食物,而这里面量也需要我们去决定。

  既不能让干活多的人觉得奖励少了,也不能让干活少的人饿肚子,不然第二天就没力气。还有……”

  巴拉巴拉一番话下来,让勇瞬间呆住,光听着就特别棘手,更别说还要解决了。

  关键还必须解决的漂漂亮亮的,不能让人不满,否则直接就会找到虎骨或者涂,让他们评理。

  “我干,这么麻烦?”

  “所以说,你现在知道虎骨他们为什么忙了吧,他们要做的可比我们多的多了。”彭杰悠悠一叹。

  昨晚上彭杰向涂了解过后就明白,部落的这种管理制度十分落后,可以说和没有制度差不多。

  所有的麻烦事全都集中在了一个人身上,能不累吗?

  彭杰也在思考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将任务分摊到多个人身上,同时又要符合部落的共识,即有能力的人做更多的事,也享有更好的福利。

  脑中已经模模糊糊有了初步的想法,只待完善后,彭杰便打算和大古他们商议一下。

  让大家一下就全盘接受自己的建议有些不太现实,但先试一试还是能做到的。

  只要真的有用,想必大家不至于墨守成规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