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上古先秦 原始人在行动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野人 (新书求收藏!求推荐票!)

原始人在行动 幻想症者 5113 2019.11.12 21:20

  (请注意,本书所有的内容全部都是作者胡编乱造的,没有任何事实依据,也没有任何科学依据,请大家千万不要模仿!不要模仿!不要模仿!!!)

  ……

  黑夜,一座巍巍大山脚下,点亮着火堆的山洞里,一名穿着用树叶编织成围腰的少年,正蜷缩在火光无法照耀到的角落。

  少年眼睛禁闭,面容难看,双臂抱着暴露在潮湿空气中的上身瑟瑟发抖,口中不时传出细若游丝的痛苦呻吟。

  周边,没有人注意到少年的异样,因为他们早已沉沉睡去。

  只有在洞口看管火堆的几人还醒着,不过,他们的注意力全部放在面前的火堆上,以及山洞外面的黑暗中,提防着可能出现的野兽。

  持续了数个小时后,少年终于瘫倒在地,双臂无力垂下,也不再有声音传出。

  山洞外,寒风呼呼的刮着,几次打在燃烧的火堆上,想要将火熄灭。

  ……

  “我这是,在哪?”彭杰用手遮挡住照在自己脸上的亮光,干涩的双眼艰难的睁开。

  “我不是已经死了吗?”

  彭杰记得,自己好像已经死了,还下到地府去了,然后喝了孟婆一碗汤,就又重新转世。

  “可是,我为什么还记得怎么清楚?”沉重的困意袭来,彭杰左右甩了甩脑袋。

  不是说,喝下孟婆汤之后,就不会再有前世的记忆了吗?可现在,彭杰却清楚的知道自己的名字,上辈子的一幕幕场景同样清晰可见。

  这时,彭杰终于完全清醒过来,开始观察起自己所处的环境。

  然而下一刻,彭杰就瞪大双眼,不可思议的盯着眼前的一切。

  这是一处山洞,从周遭以及头顶上的岩石可以轻易判断出来,而且这山洞极大,都快比的上半个足球场大小。

  山洞里,摆放着各式各样的物品,彭杰辨认之后发现,这些物品全都是由石头、骨头还有木头制成。

  样式也简陋到了极点,只是简单的打磨过,彭杰都认不出这些到底是做什么用的。

  除此之外,山洞里还有数百个人,或靠着石壁,或直接躺在地上。

  从其中几人传出的打呼声,彭杰得知他们不是死人,只是在睡觉。

  “还好还好,不是死人就好。”呼出一口浊气,彭杰提着的心放下。

  真要和数百个死人睡在一起,彭杰担心自己今后再也睡不着觉了。

  这些人身上有的穿着用树叶和草皮编成的围腰,有的人就比较高级了,穿的是用动物皮毛制成的衣物。

  而穿着皮毛的人,放眼望去,全都是身强力壮之辈,没有一个是那种弱不禁风的模样。

  彭杰还发现,有些人只穿了一件围腰,有的却多穿了一件上衣,仔细辨别后,彭杰才看出蹊跷,原来多穿了上衣的都是女人。

  可是,这也叫女人吗?

  彭杰很想捂住眼,好让自己印象中的女人模样不被颠覆。

  就说靠在彭杰旁边的这姑且称之为女人的人,围腰和上衣都是用树叶做的,仅能起到遮挡和些微避寒的作用。

  再看她的外表,皮肤黑黢黢的,满头长发乱糟糟的随意散落,上面许多黄色的东西不知是泥土还是什么,身上甚至有一股难以言表的臭味传来,熏得彭杰想吐。至于棱角分明的五官,更是看不出哪怕一丝丝女人特征。

  别说和后世正常的女人比了,就说后世那些女子健美员,看起来都要比她更女人。

  彭杰不由往后移了移。

  “嘶!”这一动,彭杰的右手不小心就硌在了石块上面,硌的生疼。

  伸出手,彭杰刚想揉一揉,却被自己的双手惊到了。

  慌忙之下,彭杰又看向自己的脚,看向小腿、大腿,看向身子、胳膊。

  身子向后一躺,靠在石壁上,彭杰自嘲的笑了笑,“没想到,我居然变成野人了,还是一个小野人。”

  “也对,周围的人都是野人,我要不是野人才奇怪吧。”

  “只是,为什么我会直接变成野人,不是应该重新投胎转世的吗?”彭杰欲哭无泪,自己上辈子已经够悲惨了,现在还来这么一出,这到底是造了什么孽啊!

  十分钟后,已经冷静下来的彭杰再次睁开眼,看到的依然是刚刚的场景。

  这下子,彭杰终于可以确定,自己没有出现幻觉,也不是在做梦,自己是真的变成了野人。

  一个穿着树叶,拎着木棍,在虫蛇密布的原始森林里,和野兽近身搏斗,随时都可能丧命的野人。

  如果换个好听的叫法,也可以称之为––原始人。

  原始人,原始社会,猛兽成群,茹毛饮血,危险遍地,叽里呱啦呱啦叽里……一系列相关的词出现在脑海中。

  彭杰对原始人的印象不多,最深的恐怕就是曾经看过的一部不知是电影还是纪录片的视频。视频里,一群拿着木矛的野人,正猎杀者一只巨大无比的猛犸象。

  除此之外,就只有在课堂上学的一些知识了,其中记忆最深刻的便是钻木取火。

  一个野人,手中握着木棍,使劲的搓啊搓,直到搓出火星来。

  彭杰下意识的往洞口看去,那里有几个火堆正噼里啪啦的燃烧着。

  也就是说,这群野人已经会钻木取火了。

  “还好还好,不算太落后。”

  火光代表着文明,有火就意味着他们已经脱离了茹毛饮血的时代,不会直接抱着一头野兽就啃。

  这对彭杰来说,算是一个好消息,毕竟去吃混着腥血的生食,对彭杰这个从小生活在文明社会中的人而言,是个不小的挑战。

  当然,若真的到了那一步,还是活下去更重要。

  彭杰上辈子什么苦没吃过,挨过饿,挨过打,遭过辱骂,遭过奚落嘲笑,不还是活到了二十多岁。

  “能活着就不错咯!”

  既来之则安之,彭杰的心态转变的很快,既然来都来了,也回不去了,那就应该好好的活下去。

  在原始社会,想要活下去最重要的条件是什么?

  是武力。

  拥有强大的武力就意味着可以不惧寻常野兽,这样就可以获得稳定的食物来源,才可以在这个陌生的世界活下去。

  同时,拥有了武力,也就拥有了一具健壮的身躯。

  在原始时代,野兽毒虫只是造成死亡的一方面,而另一方面,便是无处不在的病菌。它们随时都能让一个活生生的人在折磨中痛苦的死去。

  加上这个时代就没有药物一说,若是患病,便只能依靠个人的意志和身体承受能力活下去。

  一具健壮健康的身躯,能大大提升生存的概率。

  看了看自己的小胳膊小腿,完全不符合要求,这怎么能行。彭杰决定,今后每天都要坚持锻炼身体,先把生存的概率提上去再谈其它。

  除了武力外,还要有什么呢?或者说,自己还可以做什么?

  彭杰开始在脑子中搜寻上辈子的经验,上辈子在援助下,彭杰也读了九年的书,脱离了文盲的范畴。

  这九年的学校生涯,彭杰不说自己学的多么精,但肯定不算差。

  后来,彭杰就成了工地上的一名苦力,每天累死累活,就为了吃一口饭,只不过最后用力过猛,把自己给累死了。

  想一想,自己上辈子学了些什么呢?

  是六年的唐诗三百首,九九乘法表,春天到了,以及how–old–are–you?

  或是三年的二元二次方程,八大行星,钾钙钠镁铝,奇变偶不变和牛顿爱因斯坦?

  又或是自己在工地上学到的怎么样搬砖?

  挠了挠头,彭杰发现,这些东西好像都没有什么用啊!

  在这个原始社会里,那需要这些东西。

  可自己除了这些还会什么呢……

  天色慢慢变亮,洞口负责值守的人将火光熄灭,留下火种,这样就不必每次都去钻木取火了。

  “咚咚咚咚!”的声音从山洞口传来。

  山洞里横七竖八躺着的人也纷纷醒过来,一个个伸着懒腰,打着哈欠。

  醒来后,人群三三两两的朝外走去,先是那些穿着兽皮大衣的人,接着再是穿着树叶的人。

  身边的人也都起身,挨个往外走,彭杰见状,撑着地起来,默默跟在他们后面。

  走出黑暗的山洞后,彭杰下意识的用手遮住双眼,好一会才适应了外面的光线。

  山洞外面是一片开阔的空地,空地上堆积着许多东西,数量最多的就是一些未经过处理的木石和骨头,都十分散乱的丢在地上。

  这时,一个手拿木棍,穿着兽皮围腰的黑脸壮汉走向彭杰这边。

  看到此人走来,彭杰不由稍稍低下了头。

  彭杰已经知道,自己很可能是穿越到了另一个野人身上,占据了他的身体。也就是说,面前这群野人,还把自己当做之前的人。

  好在,黑脸壮汉并不是冲着彭杰而来,而是看向了这里所有人。

  随后,黑脸壮汉开口,“叽里呱啦,呱啦叽里呱啦,叽里叽里,呱啦呱啦……”

  彭杰:?

  这一刻,彭杰悲催的发现,自己现在面临的最大问题不是没有强大的武力,而是和这群人无法沟通。

  很明显,他们是有自己的语言,但他们说的却不是普通话,甚至不是彭杰听过的任何一种语言。

  听不懂他们说的话,就代表彭杰无法和他们交流,这样下去的后果就是他们会发现自己的异样,可能刚开始还不觉得奇怪,但长时间都如此,肯定会心生疑惑。

  然后,他们就会关注自己,会问自己问题,到时候自己怎么办?难道用手语和他们交流。

  也不知道‘我’之前是不是个哑巴。

  躲在人群后面,彭杰低下头,小声的开口,“叽里呱啦?”

  显然,自己之前不是哑巴。

  彭杰很头疼,难道自己真要去学他们的语言吗?

  不是彭杰不愿意去学,关键是,学会一门听都没听过的语言,需要花多长时间?

  彭杰又不是语言天才,不然也不会跑到工地上去搬砖,这样的自己去学他们的话,真的能在他们发现异样之前就学会吗?

  彭杰表示很怀疑。

  壮汉说了几句话后就转身走了,周边的一群穿着树叶的野人也四散开来。

  彭杰迷茫的左右看看,眼看着人都要走完了,彭杰自己却不知道该往哪走。

  情急之下,彭杰看到十几名和自己个子年纪都差不多的野人,他们都朝着一个方向走去。

  “就是你们了。”彭杰赶紧跟在他们后面。

  这十几名野人有男有女,他们来到一处堆有石块的地方。

  而后,彭杰就看到他们各自找了个位置,有的人从地上捡起一块较小的石头,有的则直接从腰间拿出一块,开始在大石头上面打磨起来。

  彭杰学着他们,也找了个无人的位置,从地上抓起石头,开始低头打磨,同时眼神时刻注意着周围其他人的动作。

  果然,这群人对彭杰出现在这里没有任何异样表情。

  “哼哼,看来我还是挺聪明的嘛。”彭杰心中不免得意起来,身为文明人的骄傲又回来了。

  但这时,离彭杰最近的一个野人眼神疑惑的看了看他,不过这野人并没有开口说话,看了一眼后就又自顾自的打磨起来。

  低着头的彭杰差点就以为自己露馅了,幸好自己的演技好,成功瞒了过去。

  几分钟后,彭杰终于看明白他们打磨石头干什么了。

  这群人将石头磨成尖尖状,看样子是要做石矛,或者是石刀。

  石矛是比木头更坚硬的武器,相比于木矛,在木棍上面绑一个尖石做矛效果会好不少。比如不易损坏,威力变大等等。

  而如果做石刀,可以拿来切割野兽尸体,获取肉食和皮毛,也是比木刀更好的工具。

  弄明白他们在做什么后,彭杰也开始认真打磨。

  不过,看着自己手里圆形状的石头,总觉得那里怪怪的。

  片刻后,彭杰终于反应过来,用圆石头磨石矛,这不是吃饱了撑的没事干嘛。

  “怪不得,我说刚才那人眼神怎么那么奇怪,看着我像看傻子一样,原来问题出在这啊。”

  丢下手中的圆石头,彭杰从地上挑了个长条形石头,重新打磨起来。

  知道目标后,彭杰打磨的很是流畅,不过打磨石头是一个长期工程,不是短时间就能完成的,甚至不是一天两天能做完的。

  大概一个小时后,彭杰终于把石头磨的有那样了,而要磨尖,还需要相当长时间,以及耐心。

  看了眼其他人,其中几个从腰间拿出石头的人,他们都打磨的七七八八了,而和彭杰一样从头打磨的人,进度也比自己快上不少。

  打磨还在继续,石头互相撞击摩擦的声音就没有停下来过。

  期间,彭杰也观察了附近其他野人。

  彭杰发现,这些穿着树叶的野人已经出现了分工,每个人都有自己该做的事,就连会走路的小孩,都没有玩耍的时间。

  至于穿着兽皮的野人,早上出来后,就有大约一半拿着各式武器离开,彭杰猜测,他们应该是出去打猎了

  另外一半留下来的兽皮野人,一部分在周围警戒,一部分在休息。

  这点彭杰感觉就很好,没有兽皮野人在监督树叶野人,说明即便二者之间武力相差极大,但相处的也很和平,不会出现拿着鞭子抽打的情况。

  想想也是,能住在一个山洞里面,怎么说互相之间也是亲戚朋友关系,没必要做的那么绝。

  何况,树皮野人工作的十分卖力,彭杰就没有看到偷懒的人。

  “可能是因为偷懒的人都死了吧。”

  又过了一个多小时,彭杰感到自己肚子开始饿的‘咕咕’叫了。

  早上出来后,彭杰就没有吃过东西,打磨了一上午的石头,体力也消耗的十之七八,感到饿是正常的。

  只是,彭杰偷偷瞄了眼其他人,貌似工作的依然卖力,看不出饿的迹象。

  “这些人都是什么体质啊?都不会饿的吗?”彭杰在心里嘀咕。

  因为体力消耗严重,彭杰便默不作声的减缓了打磨的速度,用后世的话说,便是磨洋工。

  这项技能,彭杰在工地上学到了精髓。

  保证能做到让别人看见感觉自己很卖力,但实际上少投入精力和体力的目标。

  在太阳到达头顶时,彭杰突然闻到了一股烤肉的味道。

  耸了耸鼻子,彭杰不由自主的朝味道传来的方向看去。

  只见在空地中间,几十名兽皮野人正徒手撕扯着一具烤熟的不知名野兽,抓起肉就吭哧吭哧的往嘴里送,都有说有笑的吃着。

  “咕噜。”彭杰狠狠地吞咽下一口唾沫,目不转睛的盯着他们。

  第一批几十个兽皮野人吃完后,接着换上了第二批兽皮野人。而树叶野人都还在工作,没有一个去吃东西的。

  彭杰看出来了,兽皮野人是有特权的。

  “穿越就穿越吧,还成了野人,野人也就算了,还是树叶野人,吃个饭都要看着别人先吃,我怎么就这么倒霉呢。”彭杰叹了口气,无奈的摇了摇头。

  “叽里叽里,呱啦叽里。”旁边,一名野人忽然开口,对着彭杰小声说了一通。

  彭杰:?

  你在说什么呀兄弟,我怎么完全听不懂啊!

  看他模样,没有恶意,好像只是在提醒着什么。

  彭杰只好对着他重重的点了点头,接着低下头继续打磨石头。

  那野人见此,笑了笑,也继续忙碌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