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上古先秦 原始人在行动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三章 出去查探

原始人在行动 幻想症者 2570 2019.12.14 18:58

  目光落在火堆上,虎骨开口道,“大家都知道,如今咱们队伍能探索的距离较之前远了许多,这是好事,说明咱们今后能打到更多的猎物,再加上捕鱼笼,至少不用担心会饿肚子了。

  但今天首领出事,也提醒我们不能大意,咱们很久都没有遭遇过猛兽,导致大家都懈怠太久了,这才会有今天的事发生。”

  说到最后,虎骨特意加重了声音,可谓是狠狠地批评了在场的所有人。

  这种话如果放在后世,说不定就得罪人了,但在这里,大家向来都是直来直去,有一说一的,更何况虎骨说的也没有错,又怎么会有人在心里记恨于他,只会怪自己没有做到最好。

  尤其是涂,此时涂神色万般后悔,当时他就在大古旁边,按理说凭他的本事,及时反应过来并不是难事。

  可正如虎骨所言,部落已经很久没有遇到过猛兽了,纵然大家经常会暗自告诫自己,在野外要小心小心再小心,但人难免会有懈怠,而正是这一次懈怠,致使涂的动作落后了一步。

  假若当时涂和大古一样听到动静,两人联手之下,大古未必会受伤,也就不会昏迷不醒了。

  虎骨看了一眼众人,“谁还知道部落上一次遇到猛兽是什么时候吗?”

  “是一年前。”

  沉闷的声音响起,勇士牛角回答道,“一年前,我们队伍遇到了三只大鳄,没有第一时间退避,导致有两人受伤,其中一人因为去救另外一人的时候,不小心摔倒,导致肩膀被大鳄咬伤,等回来后,当天晚上人就没了。”

  “没错,这是一年前的事了,而直到今天之前,狩猎队就没有遇到过猛兽,虽说有几次受伤,可终究没有人死亡。要知道过去几年,部落里每年都会有人出事,而这一年时间因为无事,大家这才松懈了。”

  整整一年没有遭遇猛兽,对部落众人而言自然是好事,但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也恰恰如此,众人无论是心理上还是身体上才会松懈。

  无人说话,虎骨接着宣布道,“刚才我和涂商量了下,决定明天由我带队,去首领出事的地方查探,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去出事的地方?”有人问道,“可是,虎骨你白天的时候不是推测,那里可能还会有其它猛兽在吗,这会不会太危险了?”

  白天虎骨看了那只野狼身上的伤口后就说,这只狼应该是和其它猛兽争斗后受的伤。这就表明,那附近还有猛兽,而且比狼还要凶猛。

  虎骨正色道,“你说的没错,危险肯定是有的,然而咱们也不能因为有危险就怕了。以前队伍到不了那么远,有没有猛兽都无所谓,影响不到我们。

  可现在那里以后很可能会变成我们打猎的地方,大家也都知道,这么多年下来,部落周围较劲的范围内,猎物是越来越少。尤其是今年,自冬天结束到现在,猎物的数量少了将近三成,若不是有杰做出的捕鱼笼,部落现在恐怕早已有人饿肚子了。”

  “所以,扩大狩猎范围是必须的,就算那个地方有猛兽,那咱们直接就把它弄死。”

  顿了顿,虎骨继续开口讲,“当然,既然要去,肯定要先做好准备,否则就不是去杀猛兽,而是去送死了,因此明天不去打猎的勇士都要跟着一起去。大家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众人答道。

  虎骨点点头,看向了涂,“涂,明天你留下来照顾首领,就不必跟着去了。”

  虎骨已经发现了涂心思不定,大古受伤肯定让他很自责,虽然不会有人怪罪于他,但涂会自己怪自己。

  心思不定还出去的话,很容易就会出事,所以虎骨不打算让他跟着去,正好可以留下来照顾大古。

  “是。”涂说道。

  “好了,大家就先休息吧,早点睡觉,明天才有精神。”

  应了一声后,彭杰抱着小白起身,朝自己的位置走去。

  刚一坐下,旁边无聊到咬指甲的力石就靠了上来,小声的问,“杰,你们刚刚谈什么了?”

  彭杰说道,“也没什么,就是虎骨说明天要去首领出事的地方,查清楚原因,到时候我也要跟着去。”

  彭杰简单的说了个大概,这事情又不是什么机密,别看上一秒还只有十几个人知道,但要不了多久所有人都会知晓了。

  大家互相之间本来就没有地位差距,所以也就没有什么保密意识了。再说了,也没什么好保密的。

  力石没有追问下去,而是换了个话题,“杰,你说首领什么时候能醒过来?”

  “不是说最晚明天就能醒吗,如果受伤轻的话,说不定半夜就醒了。”

  “但愿吧。”

  气氛有些沉闷,大古受伤一事,让部落所有人都十分担忧,害怕大古就此离开。

  毕竟受了这么重的伤,连人都昏过去了,没人敢确定大古真的会醒来,要是醒不来,就只能尽快选出新的首领了。

  因为部落的首领不仅仅是实际的称呼,更是大家的心理依靠,象征意义往往大于实际意义。

  当有一个首领在的时候,大家就会安心不少,哪怕是遇到什么困难,也会在首领的带领下克服。而没了首领,就好比群龙无首,慌乱是不可避免的。

  夜色加深,不太明亮的月光照在山洞口,看着月光,彭杰不由得想起了一首诗。

  在心中默读了一遍后,彭杰盖上兽皮,闭上了眼睛。

  明天还要去可能有猛兽的地方,现在不养足精神,万一到时候一个恍惚,出事了就不好了。

  ……

  “呼!呼!”

  “噼嗒!”

  彭杰站在一个台阶上,望着一步就能下去的台阶,迟迟没有动静。

  目不转睛的看了一会,彭杰突然感觉自己想要方便。

  双手不由自主的放在腰上,想要解开裤腰带,好将从肾脏中输运的液体排出体外。

  然而刚要有所作为时,眼前的景象忽的发生变化。

  “靠,不行,憋不住了。”

  麻溜的将身上的兽皮扯下,彭杰捂着肚子就往外跑去。

  “杰……”守夜的几人刚开口打了声招呼,就见彭杰飞一般的跑出去了。

  “呃,他怎么了?”一人瞪大了眼睛问道。

  “还能干什么,肯定是出去撒尿了啊。”

  “那他为什么跑那么快?”

  “你咋问题怎么多呢,快添点干木头,今晚这风可不小。”

  “呼!舒服。”彭杰心满意足的放下围腰,长出了一口气。

  今天月亮不甚明亮,惨白惨白的月光照在前方的树林中,活脱脱像是在看一部恐怖片,彭杰打了个激灵,不愿在外面停留过久,转身就往回走。

  山洞口,有将近十几个人在守夜,每两到三人一组,负责一个火堆,分布在十几米宽的洞口。

  大古被安置在稍微靠里的一个火堆旁,以免晚上被冷风吹到,而在旁边有两个人,一男一女,分别是大古的妻子和涂。

  迈步朝两人走去,和涂目光对上,轻轻的点了点头,涂也同样回应,两人都没有开口说话。

  而大古的妻子就静静地坐在大古身边,双眼一直盯着,脸上早已没有了泪水,只留下两道泪痕。

  “涂,首领怎么样了?”彭杰小声的问道

  涂闻言,轻声说道,“人还没有任何反应,不过身体没有发热,面色也比之前好多了。”

  总体而言,大古的状况在往好的方向走,不过人没醒来的话,一切都不好说。

  “水,水……”

  “嗯?谁在说话?”彭杰正要抬起头四处打量,就看见涂猛的一个起身,惊喜的看向自己身后。

  彭杰迟钝了两秒,终于反应过来。

  大古醒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