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孤独二十年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重逢

孤独二十年 虚度四十载 2331 2019.11.08 23:37

  她依然像许多年以前一样,打扮的简单朴素。

  除了曾经一头乌黑靓丽的长发不见了踪影,并没有什么太多的改变。

  岁月的流逝和家庭生活的不幸丝毫没有在她的脸上留下印记。

  “仁义,好久不见。你比以前更帅了!”没有以往的腼腆,现在的她更大方开朗。

  “哪里哪里。老咯,都快奔三的人了。不像你,逆生长了。越来越好看了。”这不是恭维话,现在的她带给我确实是这样的感觉。

  “仁义,你变了。以前嘴巴可没有这么甜。你早这么甜言蜜语的话,我就是你老婆了。哈哈。”

  “嘿嘿嘿,社会锻炼的。”我可不敢接她这个茬。

  “这是我的同事,小李。”她旁边的小姑娘大约十七八岁,瘦弱的身材让我很怀疑自己的判断……她一点都不像是被传销组织挟持的人,反而像是其中的高层成员。

  “哦,小李你好!”我借着和小李打招呼,伺机用眼睛的余光观察着街道的情况。

  街道上的行人稀稀拉拉从我们身边经过,并没有什么人有意或者是无意观察和打量我们仨人。

  陈宝玉和何贵一左一右的在我们附近十多米的距离,手中的报纸里包裹着的东西应该是我购买的藏刀。

  短短十来秒的时间里,仔细确认安全以后,我觉得是时候向她阐明来意。

  “老同学,跟我走!”我迅速用左手挽起她的右手,右手顺势推开了小李转身就走。

  “仁义,你干什么?”刚走两步路,她拼命甩开拽住她的我,停了下来。

  “干什么?救你呀”没时间啰嗦,我再次拉着她就向计划好的方向跑。

  “停………仁义。我不用你救,我没有被人怎么样!你再这样,我就叫耍流氓了哈!”

  “好,那你给我说说是怎么回事?你不是被人骗进传销组织了吗?”我真怕她乱喊,只好停下脚步。等待着她的解释。

  “你自己看嘛,我哪里像被人骗和被人限制人身自由了呢?我真的是在做事情。我们公司是直销,不是传销,我们是有产品的。”她给我的解释,我压根不信。

  “我不信,牌照呢?产品呢?别上当了,跟我回去吧。要做生意,我跟你合伙做!”

  “我今天是出来接你,没有带那些东西啊!仁义,你要不信的话,我带你去我们公司看看。看了你就相信我说的是实话了。”她声嘶力竭的为她公司和自己辩解。

  我摸了摸插在背后的藏刀,考虑了不到一分钟;决定跟她走一趟,核实一下她说的话;希望能找到破绽,用事实劝她醒悟。

  打定主意,我用眼神示意宝玉和何贵不要轻举妄动,让他俩悄悄的跟在我们身后。

  穿过见面的街道,走过几栋破旧的居民楼;她和小李带着我来到了一栋同样破旧不堪的三层小楼面前。

  门口一个广西天使保健品营销有限公司的牌子,彰显着它与其他居民楼的不同。

  走进楼道,顺着低矮的转角楼梯上到了顶层。一字排开的房间门上挂着各种标识牌。

  财务室、人事部、总经办、、、最后她带着我来到了位于最里面的接待室。

  “仁义,你先坐会。我去拿牌照和公司执照复印件给你看。小李,你去给仁义倒杯水!”她安排我坐下就离开了。

  “我想喝咖啡!”我知道传销组织的内情,所以用这招来试探一下虚实。

  “好的,稍等!”小李的回答有点出乎意料。这让我对这个有着传销嫌疑的公司产生了好奇。

  小李在给我煮咖啡的时候,她回来了。跟在她身后的一个人让我警觉起来。

  “仁义,这是我们公司的直销牌照,这是我们公司的营业执照。这位是我们公司的总经理杨勇先生,听说你是我老同学;特地来见见你,顺便给你说说这个产品的运作模式。”她一边递给我一叠资料,一边向我介绍她身后的人。

  我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抬头打量起这位公司老总来。

  “勇哥!”

  “仁义!”

  梁勇,这个从我视线里消失了近十年的人就这样不期而遇的再次出现在我的眼前。

  疑问、喜悦、百般滋味涌上心头。

  “勇哥………你、这么多年好吗?”我有很多的问题想问问他,脱口而出的却是一句牵挂。

  “仁义……哥还好、还好。你也好吗?”善于表达的梁勇同样也是喜极而泣。

  “走,仁义。我们哥俩喝酒去,不谈公事;今天只叙友情。”梁勇拉起我就往外走。

  在出了公司后,我招手把跟踪而来的陈宝玉和何贵也介绍给了梁勇。四人在街上选了一个较好的饭店,要了一个雅间。

  “勇哥,你这么多年去哪里了?我爸和我一直惦记着你和梁大爷呢!”梁氏父子丢了矿工兄弟跑路确实有点不地道,但是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但对于我们父子俩的好,那是情至意尽没话说的。

  “别提了,仁义。从贵州跑路了后,我和老爸躲在广西这边乡下亲戚家好几年,基本上门都不敢出。后来广东老家亲戚打电话,说没人再找我们父子俩了,这才又出来搞点事情做。前年我们老家的地被国家征了搞工业园,赔了一大笔钱。我用这个钱在老家买了房子,娶妻生子。现在梁大爷回家含饴弄孙养老去了哦。”梁勇轻描淡写的给我讲述了这么多年的经历。

  “嘿嘿嘿,勇哥,这一大笔钱怕是有上百万吧?”我知道广东人的低调。

  “洒洒水啦,我们家地少,赔了不到一千万吧。拿几千万的人家多的是,我这真不算什么!”

  “那也够养老了呀,还出来搞毛的事情啊?”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我有这么多钱,那多半就是混吃等死了吧。

  “你知道个屁啊,我这点钱,买了房子车子再娶妻生子,还要留下老爸老妈的养老钱,看病钱。剩下的才是个毛……”梁勇一边给我算着账,一边大发感叹。

  没有得到太多补偿款的梁勇,不能像别人那样买楼收租过日子,也不甘心进工厂上班或者某个公司混日子,所以他选择了一个来钱快且毫不费力的产业………

  “勇哥,你这是传销啊,政府正在严厉打击的啊。”我真替现在有房有车有存款的梁勇捏了一把汗。

  “嘿嘿,仁义,我对别人都说这是直销,有合法外衣的。咱们兄弟,我不骗你,这传销真的来钱快。我一年不到,都快赚了这个数。”梁勇伸出一个手挥舞着,恬不知耻的在我面前炫耀他的成果。

  “仁义,矿山上的事情有人跟我说了。你是个爷们,不枉我把你当兄弟。哥记你一个情谊。你对得起哥我,以后来跟哥干,一分钱不用出,只管分钱怎么样?哥还你这个情。”梁勇对我因为他,拒绝段世贵的招揽很是感动。

  “不!勇哥,我不干这个。但是你可以马上还给我这个情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