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孤独二十年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暖冬

孤独二十年 虚度四十载 2423 2019.10.26 11:25

  从小知书达礼的我和芙蓉碍于礼教的束缚,强压着内心的激动和兴奋才没有做出偷尝禁果的行为。

  在床上互相拥抱着耳鬓厮磨了近两个小时后,我依依不舍的把同样依依不舍的芙蓉送回了家。

  芙蓉突如其来的表白让我激动得几乎一夜未眠。而顶着两个黑眼圈的我,在清晨时分再次感受到了沉浸爱河中芙蓉对爱人的浓情厚意。

  望着眼前丰富的早餐和一身雪花的芙蓉,我无法用言语表达我的幸福和爱意,除了紧紧搂着她。

  茶楼的生意依旧冷清,而我却过上了温暖如春的幸福生活。

  芙蓉迫不及待向大家宣布了她和我的情侣关系,希望能和亲友分享一下她的喜悦。众人理所应当的表情让我和芙蓉产生了强烈的挫败感。

  把芙蓉视如己出的唐槐在众人面前没有表现出任何感情,而是把拉在一般私下和我说了几句贴心话。

  “仁义,我看好你的人品和未来。但是不代表我大哥也看好你。将来不管你和芙蓉能走到什么地步,我希望你都能好好对她,关心她,爱护她。”

  “唐叔,你放心,我会的。我会拼了命的爱她,除非芙蓉不要我了。”自从和芙蓉确立关系后,我对唐槐、勾明全、梁丽、梁小英的称呼全改了。

  “四爸,你鬼鬼祟祟的和仁义说什么呢?不许你欺负他!”芙蓉很是怀疑唐槐把我拉一边说话的目的不纯。

  “我没有欺负仁义,我只是警告仁义不准欺负你,你个死丫头,有了男朋友,四爸也不要啦?”

  “人家哪有嘛,我怎么舍得四爸嘛,四爸对我最好了。”芙蓉对着愤愤不平的唐槐撒起了娇。

  在我和芙蓉如胶似漆的恋爱一个多月后,趁着过年茶楼两位老板娘回内地和家人团聚的时候,我准备带着因为舍不得丢下我的芙蓉去见见父亲和小姑夫妇。

  知道我将带着第一个女朋友来过年的消息后,父亲和小姑夫妇提前准备了两天,在市场上极尽所能的搜刮着拉萨市面上所有买得着的新鲜蔬菜。父亲还特意给远在老家的母亲打电话告诉她这个好消息。

  芙蓉乖巧的向父亲和小姑夫妇,介绍着她特意为他们挑选的礼物。乐得父亲和小姑夫妇眉开眼笑,连夸我如此幸运的找了这么好一个姑娘。

  这个问题我也想了很久,芙蓉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对我有好感的呢?趁着这个机会,我好好问问她。

  “芙蓉,你什么时候开始对我有感觉的呢?”

  “傻瓜,还记得那四百块钱吗?我放的。”

  “好哇,原来是你干得好事。你个小坏蛋。”

  “这件事让我对你有了好感,你挺身而出护住四爸的时候,特爷们,特别让我有了安全感。才是让我爱上你的关键。”

  芙蓉说的事情我都快模糊了。一个喝醉酒的藏族跑茶楼里来闹事,与在茶楼闲逛的唐槐起了争执。我护住了身体虚弱的唐槐,三两下打跑了那个酒鬼。

  没想到两件微不足道小事情,让我赢得了一个好女孩的垂青。还真是很幸运呢。

  好消息一个接着一个的到来。我顺利的拿到了利用业余时间自学考试的电工证,这为我以后的安身立命又平添了一份保障。

  从内地回来的梁丽姐妹,不光带回了新年礼物,还带回来了新的经营理念。

  茶楼被新加入的几位股东改造成了赌场,一种名字叫“推豹子”的麻将游戏开始盛行。

  新加入的几位股东都是各行各业的大佬,有着广泛的人脉和关系网。他们负责带朋友来聚赌,梁丽姐妹负责提供场地,合作抽成。

  一时间,茶楼生意火爆来袭;夜夜人头攒动,好不热闹。各色三教九流的人物纷至沓来的同时也给我带来了丰厚的额外收入——小费。

  殷勤的伺候,恰到好处的马屁和对待手风不顺者善意的安慰,让我受到了所有赌客的好感。

  而每天相当于我一个月工资的稳定小费收入更是让我兴奋莫名。完全没有察觉到我已经徘徊在犯罪的道路上。

  芙蓉多次劝说我,让我离开这滩浑水;深陷其中、难以自拔我总是以为我们未来打算的借口搪塞过去了。

  我的小费纪录在2002年9月30日这天达到了顶点,也定格在了这一天。

  这天,一个给了我最高小费和阻止我滑向深渊的人出现了。

  熊四,姓熊,排行老四,豪爽仗义,人称四哥。没有人知道真名,但基本上全拉萨的赌场、赌客都知道他的事迹。

  18岁闯荡西藏,凭自己一双手在九十年代积攒了过千万的财富。在过上了衣食无忧和娶妻生子的生活后,染上了赌博的恶习。

  几年时间里赌遍拉萨大小赌场,输光千万资产,落了个妻离子散后的熊四,靠着揽点小工程依然活跃在各个赌场之间。

  30号十点多就来了赌场的熊四,手风很不顺。半个小时输光了身上所有的钱后就打算离开。

  我想着平时他大方的小费,心里有点于心不忍,我叫住了他。

  “四哥,你等一下。”

  “仁义啊,有什么事吗?有事尽管说,四哥能帮上忙的一定帮。”

  熊四的话让我鼻子很酸,更加坚定了我的想法。我把熊四拉到了一个四下无人的地方。

  “四哥,平时你挺照顾兄弟我的。今天你手气不好,歇歇,过几天再试试。兄弟我没什么能帮上忙的,这点钱四哥拿着吃个饭,买包烟抽,去去晦气。”我快速的把包里的几百块钱递到了熊四的手上。

  “这不行,仁义。心意哥领了,你也得用钱啊。哥自己想办法。”熊四坚持不肯要。

  “四哥,平时里都是你给我钱。今天兄弟我给钱请哥吃个饭不行吗?再说,我管吃管住管烟,要钱也没有用仨。就算要用钱,我找芙蓉要仨。你也知道我女朋友对我怎么样仨。”我情真意切的给熊四解释到。

  “行,兄弟。四哥谢谢你,这钱我收下了。你这个兄弟我也认下了。借你吉言,哥吃完饭再来玩几把,不然我今天不甘心。”熊四仍然对赌念念不忘。

  “好吧,四哥你先去吃饭。”对于这种人,我不抱任何幻想。妻离子散都不能让他醒悟,我尽到我的心意就好。

  吃完饭回到赌场的熊四有如神助,用我给吃饭剩下的钱,一个小时内大杀四方。在赢到一万多的时候,收住了手让人颇感意外的熊四把我拉到了一边。

  “兄弟,我有两件事给你说。第一,你是我这么多年混迹赌场里,遇到的第一个真心把我当朋友的人。所以今天哥赢这钱,除了我上午输的,咱俩一人一半。”熊四说着就递给我了大约五千块钱。

  “四哥,我不能要这钱,我拿了的话说明我就不是真心帮你,而是有目的的。”这钱太多,我不肯收。

  “兄弟,你先拿着,等我把话说完。第二:你太心善,赌场不适合你待,而且这是犯法的事,早晚会出事。这些年我见过太多。你趁还有机会,赶紧离开,晚了不仅你挣的钱没了,人也可能进去。想想芙蓉吧,别害了个好女孩。”熊四说完这番话,头也不回的走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