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孤独二十年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困境

孤独二十年 虚度四十载 1240 2019.10.16 00:27

  如果说有比早春的寒风更让人冰冷刺骨的事物,对于身处候车室的我们三人来说,那就是一觉醒来,发现买好的车票还有剩下的钱不翼而飞这种遭遇了。

  怎么办?我感觉脑子嗡嗡作响,乌贵和张强也是急白了脸。知道这年头小偷多,来的路上特别小心。谁知道回家心切,这个时候出了问题,这不是要急死人吗?

  乌贵说去其他砖厂找活干,不走了,在哪不能找碗饭吃。张强顶了一句:你想得美,我去找人帮忙的时候跑遍了附近砖厂,谁都认识我们仨了,哪家砖厂会要我们?

  他俩的争吵让我心乱如麻,此刻我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回家。

  这是普通人在遭遇困境时的本能反应,我也不例外。现在的我只想回到我那个一贫如洗却温暖如春的家,回到视我如同珍宝的母亲身边。

  一想到母亲,我眼前一亮,我带着母亲给的梅花表啊,这能卖钱买票。

  不行,这个是母亲和父亲的定亲信物,这是父母爱情的见证。我怎么能卖呢?

  我突然脑袋冒出个大胆的想法,走路回家!

  我不是无的放矢,我计算过,从勉县到老家绵阳市里大概400公里,绵阳到家里大概70公里,按照每小时步行6公里,一天九小时,我十天左右就能到家。

  路线不知道,好办,顺着铁路走。而且我还有个女同学,听说在广元学打字,地址我知道,先去广元找到她就有办法了。

  分清四川的方向后。我头脑热,拿上行李就迈开了步。甚至都忘了招呼乌贵和张强了。

  等他们追上我的时候,我已经沿着铁轨走出二里地了。

  我才回过神来,我不是一个人。在听过我的主意后,乌贵问我,吃饭怎么办?我说边走边想办法,走一步看一步。

  患难见真情啊,乌贵和张强没有再质疑我愚蠢想法的可行性,跟着我大步流星往前走,就这样我们仨人开始了风餐露宿的回家之旅。

  天无绝人之路,两个小时后,沿铁轨行进的我们发现了一包应该是被旅客扔下的馒头,大概有拳头大十来个,我们如获至宝,经过商议,决定每人一天吃一个。三天左右,我们应该能到广元。

  对于正处于生长期的三个大小伙子,每天几十公里徒步所带来的后果就是计划三天的干粮在一天半以后消耗殆尽,加上沿着铁轨走人烟稀少,不易找到食物。

  在进入宁强县境内时,我们改道川陕公里,沿途碰到几个小土地庙,里面的供果解决了我们两天的食物问题。

  在翻过棋盘关后进入广元的朝天区后,碰到了几个好心村民,带着我们去家里吃饭,烧水让我们洗澡洗头,在那里,我们仨人睡了徒步四天后的第一个安稳觉。

  第二天,谢绝了大家的好意挽留,我们带着大家给的煮鸡蛋,馒头和苹果,满含热泪的坐上了去到广元市里的专车,拉砖的大货车。

  当我站在我那位中学女同学的面前时,她震惊的呆呆地看了我足足两分钟。

  她满脸泪水凝视我的画面让我至今难忘,突然间我的心像被什么东西敲打了一下。

  接下来的时间里,我就静静地看着她忙前忙后的为我们奔走,一言不发,只是流泪。

  这是我第一次被母亲以外的异性关心,我不知道该如何回应………

  下午三点多,在她温柔的注视中,我们坐上了开往绵阳的火车,没有告别,没有拥抱,没有以后………

  至今我都不敢联系她,名字我都从未向任何人提起,是什么原因,我不知道。

  或许是我想永远留住她最温柔善良美丽的一面在我心底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