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孤独二十年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情动

孤独二十年 虚度四十载 2356 2019.10.25 12:05

  回到小姑那里已经是午夜时分,晚归的我由于提前告知了父亲原因,所以并没有引发家人的担心。

  抽着烟的父亲还没有休息,似乎有事情要和我商谈一番。

  我迅速找到了工作刺激着父亲不想继续无所事事,在观察了解几日后,父亲决定去位于布达拉宫旁边的民航局菜市场拉三轮车。

  文化程度不高的父亲想简单粗暴的进行最原始的工作:体力劳动。拉三轮车无疑是最合适的选择,没有成本,笔笔结算。

  父亲的选择无可厚非,在一没文化,二没技术,三没资金的情况下,最原始最简单的方法最行之有效。

  父子之间的谈话进行到凌晨三点,因为我即将要住到茶楼里去了,两父子见面的机会越发不容易,再这样彻夜长谈的机会怕是更难得了。

  睡过头了的我带着几件换洗衣服,匆匆打出租车赶到茶楼的时候已经快到了中午饭点。

  “对不起,丽姐。昨天晚上睡的有点晚………”对于迟到,我很抱歉。

  “没得事的,也怪我没有给你讲清楚,我们茶楼下午两点后才开始营业。今天是因为开业,要不然我也不会来这么早。”梁丽一脸的无所谓。

  没有什么特别的仪式,放了几挂鞭炮以后,再招待十几个应邀而来的亲朋好友在楼下餐馆吃了顿饭就算茶楼的开业庆典。

  应付几桌亲友下午吃完饭临时组建的麻将大军,我并没有手忙脚乱,况且还有休着假的唐芙蓉帮忙。

  因为缺少搭子,梁丽和梁小英被拉上了麻将桌。没有她俩在一旁,闲下来的我无聊的看着杂志。

  “仁义,听说你也是四川的,四川哪里?”一边磕着瓜子的唐芙蓉有意无意的和我搭着讪。

  “绵阳乡下,小地方。不像你,省城来的。”和异性相处很少的我对于来自女性的搭讪很是腼腆。

  “啥子省城哦,我们还不是农民,只是省城现在发展快,前年把我们家地占了,我们才转的城市户口。”唐芙蓉的自贬身份让我感觉拉进了不少距离。

  “那也是城里人仨,跑这么远这么冷的地方来干啥?”我不很理解唐芙蓉来拉萨的动机。

  “高中毕业,没有考上大学,我又不想复读。成都就业压力又大,工资又不高,一个大学生的工资还没有你这个茶楼服务生多呢。我用钱又厉害,所以四爸把我弄到拉萨来,托人让我进了拉萨百货大楼,一个月两三千呢。”唐芙蓉仔细的给我说明了来拉萨的原因。

  “我的天,两三千那么多?干什么哦,你一天顶我三天了。”我很吃惊唐芙蓉的收入。

  “卖服装,工资加提成,不算多,我们同事还有拿五六千的呢。”唐芙蓉没有觉得自己收入很高。

  “仁义,你来拉萨是一个人来的还是和你女朋友一起来的?”唐芙蓉突然冒出来一句很突兀的问题。

  “我和我父亲来的,我小姑夫妇在藏药厂煮饭,我还没有耍过朋友。”我实话实说。

  “我现在也没有男朋友……”说完这句话的唐芙蓉瞬间脸都红了……

  唐芙蓉尴尬的表情让我暗暗心生窃喜,却假装没有听见她的话岔开话题。

  “你说什么?我没听清楚,再说一遍。对了,你给我把瓜子尝尝。”

  “没、没、没什么。没有听见最好。瓜子好吃,来。”伸手递给我瓜子的唐芙蓉红着脸,嘴都结巴了。显得更加可爱。

  我想逗逗她,看看她的反应。假装去接她手里递给我的瓜子,装作不经意间用手握住了她的纤纤玉手。

  “哗啦啦”瓜子洒落一地。显然对于我的捉弄,根本不在唐芙蓉的预料。本能的反应让她惊慌失措。

  “仁义,你要爪子,你个臭流氓。”看见我笑嘻嘻的脸孔,唐芙蓉又羞又恼。

  “还不赶紧把瓜子捡起来,等会四婶出来,我告诉她你耍流氓。”唐芙蓉嗔怪道。

  “嘿嘿嘿,你没有证据。”我继续着我的无赖,我不相信唐芙蓉会告诉她四婶。

  茶楼晚上生意出奇的好,七张麻将桌座无虚席。这让我也找到充分的理由乞求唐芙蓉的帮助。

  在众人离去,我打扫卫生的时候,竟然发现有两个抽屉里面分别遗留下了两张百元大钞。这是什么意思?是两位老板的试探还是客人留下的呢?管它呢,不义之财不能要,这是从小父母就告诉我的做人原则。

  没有想那么复杂,心思单纯的我一大早就找到梁丽,说明情况并上交了相当于我半个月工资的四百块钱。

  “哦,这是茶楼开业的习俗,会有熟人赢了钱后给茶楼留下点彩头。一般都是服务生得了,仁义你拿着吧。”梁丽的解释似乎合情合理,我不确定真实性,坚持不肯要。

  我的拾金不昧赢得了很多人发自内心的好感。如果说我的勤劳只是让梁丽两姐妹赏识的话,我对这件事情的处理才真正为我赢得了她俩的信任。

  日子在日复一日的工作中周而复始。父亲也用他的纯朴善良赢得了菜市场里商家的青睐,收入也渐渐稳定。

  随着冬季的来临,拉萨的人流呈现越来越少的趋势,茶楼的常客大部分都是唐槐出租屋里来自内地到拉萨的打工一族和各色淘金者,这个时候基本也要回内地和家人团聚了。

  茶楼的生意很一般,来打牌的人是越来越少了;唐芙蓉来的次数倒是越来越多,越来越勤了。

  闲暇之余,我很喜欢看书。各种各类的书籍的灌溉让我的语言技巧和与人沟通能力得到了有效提升。

  幽默风趣的谈吐,长相俊朗的外表足以吸引唐芙蓉那颗萌动的少女之心。唐芙蓉三天两头就往茶楼里跑就是最好的证明。

  梁丽两姐妹都是过来人,很快就看出了端倪,经常拿我俩开玩笑。娇羞的唐芙蓉总是一边恼怒的否认又一边偷偷的睁大着她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观察着我。

  其实,我也是很喜欢唐芙蓉这个姑娘的,她活泼开朗,可爱大方。和她在一起的时候,我总是那么放松和惬意。

  严寒的到来,让两颗孤单的灵魂越来越靠近了。在一个起风的夜晚,客人们早早的散了场。在收拾完茶楼的一切后,我走在了回宿舍的路上。

  一个身影椅靠在我宿舍的门上。

  “芙蓉,这么晚了还来找我,不冷吗?小傻瓜。”我很心疼这么冷等着我的姑娘。

  “仁义,我不冷。我有话跟你说。”小脸冻的通红的芙蓉感觉有些呼吸急促。

  “有什么事情?我们进屋说吧。”我预感到了芙蓉想要说什么,但是我不确定自己的感觉,在贵州的失败表白让我不再轻易表露我的心声。

  “仁义,我喜欢你!我想做你女朋友!”同样不确定我态度的芙蓉在大声喊出这句话时,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

  幸福爆棚,兴奋过度的我一把抱住了这个想要逃跑的姑娘。拼命亲吻着她的嘴唇,用行动代替了我的回答…………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