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横刀立马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狼名

横刀立马 任怨 6334 2003.10.14 18:23

    与此同时,神秘的龙骑兵总部内,两个监视王风一行的龙骑兵回到了总部。

  总部急召他们回来的原因与王风等人有关。王风等人出发后,城里立刻有人给总部这边发了信息,但因为保密的工作没有做好,导致总部其他的闲杂人员也都知道了。

  龙骑兵总部的人员比较复杂,有的是他们的亲属,有的是他们的俘虏,有的是他们的朋友,总之,这些人成分比较复杂,在听到有人要硬闯炼龙窟外,平静了十几年的人们立刻有些骚动,城中的长老见势不妙,马上发信息把外围巡逻的人员召回。

  龙骑兵的大部分兵力都在龙神帝国,留在总部的人员不多,但巡逻的人全部回去后,还是有十几名,这十几名龙骑兵的战斗力非同小可,城中的骚动声音立刻小了许多。

  大家不管什么身份,也都平静生活了十几年了,多少总有些情分存在了,因此有几个老成的人立刻跳出来,代表大家和长老们沟通。

  其实大家对这十几年的生活也都很满意,不过毕竟这里也太平静了,反而显得有些枯燥。这次好不容易有人硬闯炼龙窟,这么大的热闹,大家谁都不想错过。

  收集了大家的意见后,几个长老才决定,总部的几个魔法师用特殊的晶石做媒介,把王风等人的影像投射到总部的一面大墙上,让所有人都能看到。

  正好面临这场龙争虎斗,几个出格的人立刻开始设立赌局,估计那个队长和队员的赌性也是从总部这些人身上学来的。

  “呦,这几个这么年轻呀,对面人不少,我得押那边点。”

  “少来,对面这些草包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在外面闯荡的时候他们还不知道做什么呢,这你都看不透,看这几个小伙子,个顶个的不错,我喜欢,我押这边。”

  ……

  沼泽里的人丝毫不知道,自己又再一次的成了别人的赌局。

  发现了敌人的企图,王风召集大家商量。

  这次和以前不同,面对敌人的数量庞大,而且早有准备,如果冒失闯进去的话,不用说消灭敌人,估计还没有看到敌人就已经成了一堆箭猪外加烤鸭了。

  从敌人布置的匆忙看,一定不知道现在自己七个人的位置和要走的路线,不然不会把人分开埋伏。既然敌人不知道,那就有了和敌人周旋的本钱。

  这三队人马,以魔法师那队人最难对付,中间的弓箭手只要能冲进去就有办法,所以这边也好说,离的最远的武士只能靠硬碰硬的拼杀。

  说道这里,若汉马上表示自己要去消灭那队武士,被王风瞪了一眼,心虚的低下了头。

  斯诺的意思,自己这边集中力量,消灭魔法师队伍,然后迅速撤离,找准机会把弓箭手也消灭了,只要把远程攻击力量都清理了,对付武士方面就没有问题了。

  但这个需要非常灵活机动,在这个沼泽中,不一定能比对面那些沼泽里生活惯了的人能更快,因此被大家否决了。

  看老大的意思,并不想硬拼,但又不想放过敌人,若汉有些头疼了,不住的挠头。爱莎因为斯诺的想法被否决,一时也没有更好的主意,也在那边皱眉头。

  乖巧的精灵看大家的样子,再看王风的神色,笑着对大家说:“老大早就有主意了,你们不用那么愁眉苦脸的。”

  众人精神大振,纷纷正襟危坐,准备聆听老大教诲。

  王风一愣,众人少有的这样正经。忍不住笑道:“不用那么认真,放松一点,哈哈!”自己也被这些人的神情逗乐了。

  汤姆远远的坐着,很自觉的没有参与他们的讨论,反正他的职责也就是带路,其他一概不管。

  但汤姆在一旁百思不得其解,这些人马上要进行大战了,怎么还这么轻松?

  王风在琳达耳边轻语几句,在爱莎耳边嘀咕几句,又把若汉和查克搂到一处低声吩咐几句,和斯诺商量了几句,只见大家立刻露出了笑脸。笑容中透露出一股不愧是老大的神情,居然这样都行。

  斯诺的神情也仿佛得了宝似的。若汉不明白,这个人只要老大说怎么干,他就怎么干,不去想其中的花花肠子,见斯诺的样子,若汉忍不住奇怪。

  憋了一会,若汉还是问道:“老大究竟让你们干什么,那么神秘?”

  众人都摇头,若汉急了,差点要大喊,被王风一眼瞪了回去,然后又悄悄的问道:“快点告诉我,老大究竟教你们什么了,那么高兴?”

  斯诺终于说话了,不过对象不是若汉,而是王风:“老大,这样做有效吗?”

  “绝对有效,我们原来的世界里就有人说过,战争就是士气之间的较量,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我们折腾他们这么多回,我不信他们还能受的住。他们人多,我们不能硬拼,不得已用点手段,总不能我们冲出去做箭靶子吧!”

  沼泽中埋伏的黑虎团的人感觉真是倒霉透了,一连三天在沼泽里急赶,差点累死,终于比对头早先到了路线上。但因为不能准确判断对手的动向,所以不得不把人手分成了三部分,离的远远的互相呼应。

  但好歹总是遇上了敌人,这可比在这个恐怖的沼泽里面没头苍蝇般乱撞好多了,无非自己人多,拼着死几个人,把七个敌人消灭掉,总算可以回家了。一想到回家,大家的心就一阵温暖,手中的武器也握紧了,魔法师也绷紧神经,准备念咒语,眼睛也瞪大了,只要敌人一出现,马上叫他消失掉。

  谁知眼睛都瞪的酸了,也没有发现敌人的一点影子,众人都快疯掉了。正要休息一会,突然远方传来声响,众人连忙提高警惕。

  等声响临近,黑虎团众人的汗都出来了,成败就看这一把了,“哗啦”,有东西出来,正要冲击,突然发现声响居然是一头沼泽中生活的小兽。

  大家提心吊胆半天为的居然是这么一个东西,刚刚飞到喉咙口的心慢慢放回了肚子里。有人正想起身活动活动,被带头的瞪了几下,乖乖的趴着没有动弹。

  但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下了,有几个还暗自庆幸了半天。

  安逸的心情没有多久,就被远远传来的更大的声响打破了。大家连忙刀出鞘,弓上弦,魔法师准备攻击,冷汗又一次出现在脑门。

  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近,马上就要到攻击范围了,突然停了下来。

  众人的心更加的提紧了,大气都不敢出了,生怕发出一点声息会被敌人发现。

  怎么敌人不走了,莫非发现自己一群人在这里埋伏了,不应该呀,藏的这么好,没有可能呀?

  那为什么敌人停下来不动了,有预感,还是被看到了。这时的众人更是不敢动了,只有手中的武器越握越紧。耳边除了呼呼的喘气声外就是咚咚的心跳声。

  终于有一个武士忍不住了,呼的冲了出来,冲到发声音的地方才发现,又是一个比刚才大点的野兽,没有丝毫人影。

  大家的心又都放了下来,如果不是用人之际,带头的差点过去把那个冲出去的人劈了。还好没有暴露大家的埋伏,否则就算没有死在混战中,也得死在回去后的清算上。

  经此一闹,大家赶紧藏好,打起精神,盯着可能会来人的方向。

  其他两拨人的境况大概一样。随后来来去去的小兽特别多,众人的心随着小兽们的脚步一下被提起,一下又落下,整整一个下午和一个黑夜没有得到片刻安宁。有两次,同时经过武士和弓箭手之间的体形稍大的动物差点让两边的人互相冲过去支援。

  以前怎么没有发现这个沼泽中讨厌的动物这么多呀,是哪个白痴说要埋伏在这里偷袭的,这么多人杀出去也不见得输给那几个人吧,大家心里越来越不满。

  黎明前是最困倦的时候,尤其是经过了半天一夜的折腾,个个都有些挡不住的困意了。

  魔法师这组,体力没有武士那么好,已经快受不了了。“哗啦”声响,前面几个反射性的抬起了头。

  又是一头该死的动物。

  好像是头狼,不用管它。

  白色的狼,随它便吧。

  讨厌的狼。

  狼!白色的狼!!!!!

  脑子里刚转过这个弯,噩梦已经降临。

  白色的身影带起一片血腥。紧随其后的,是一片贴地飞行的风刃,以及一支支羽箭。

  第一波的攻击带起了魔法师队伍中一片惨号。后面的魔法师还没有搞清楚攻击的方向,就看到了白雪的身影。

  白雪的后面还有一个人,正是王风。

  敌人太多,不杀人并不代表不出手,凭着速度和白雪冲出来,碰到的魔法师一般都会在他的轻点下失去知觉。

  这边的惨号引起了中间弓箭手队伍的骚动,马上起身救援。

  起身没有两步,队伍中多了两个人,一个抡着大板斧,一个挥舞着大砍刀。刀斧的挥舞下,几个武士首先被无声无息的干掉。若汉和查克。

  在没有了武士的弓箭手当中,若汉和查克简直是如鱼得水,兵器的每一次挥动,都会带走一条人命。

  被敌人欺近的弓箭手只能用手中的弓象征性的阻挡一下敌人的利刃,然后眼睁睁的看着敌人的利刃进入自己体内,带起一片血花,随后陷入无边的黑暗当中。

  远方的武士队伍终于感觉到不对,开始往这边冲来。

  开始有点声音的时候,武士们都以为是中间又走过了什么动物,没有在意,继续他们疲倦的警戒。狂乱的声音传来后,这边带队的是团长,人数也最多,仔细看了两遍,才确定是那边出事了,赶紧过来支援。

  但迟钝的反应改变不了魔法师小队和弓箭手小队覆灭的命运。指挥者的无能把无数优秀的可以在沼泽中生存下来的魔法师和弓箭手送入了死地。

  但还是有一些最后的魔法师因为前面同伴的死亡争取到了一些时间,开始了反击的魔法。因为不确定敌人的方位,所以攻击的范围是自己视野范围内可能有敌人的地方。

  魔法是不认敌我的。这些魔法师的负隅顽抗所带来的后果是:王风和白雪速度快,迅速逃离了魔法的攻击范围,而被王风打昏的魔法师被自己人在昏迷中葬送。

  弓箭手已经被消灭殆尽,若汉和查克开始向王风这边靠拢。远处的武士还得有一会才能到。整个打击计划天衣无缝。

  剧变突生。

  本能的感觉到不对,王风突然意识到魔法师这边太靠近饿龙滩了。来不及通知琳达、爱莎和斯诺,王风闪电般奔向他们。

  剩余的魔法师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身侧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洞口。

  王风刚跑到爱莎三个身边,飞起一脚,把斯诺踢飞而去,直向查克和若汉飞去。

  随后,啪啪两掌,将两女向那个方向击去,动作电光火石,快捷异常。

  正要离去,身后一股巨大的吸引力,来不及运功反抗,已经被吸进一个巨大的黑洞。

  转瞬间,连同一地魔法师的尸体在内,整个魔法师小队和王风就消失在了虚空中。

  正在往过奔跑的若汉和查克接住了空中的斯诺和爱莎,琳达轻巧的自己落地。但他们却只能眼睁睁看着王风被巨大的黑洞吞噬。

  一声悲吼“老大”从若汉的口中发出,这个铁塔般的汉子看着眼前的景象呆若木鸡。

  “老大!”爱莎、斯诺和查克也喊出了震惊的声音,爱莎已经泪如雨下。

  只有琳达低低的叫了一声“王风!”,随后呆呆的看着王风消失的方向,默默的流出了眼泪。

  狼军所有人都被眼前这个事实所震撼,一时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远处传来的声音惊醒了若汉。巨汉瞪着血红的大眼,看着跑近的人群,大吼一声:“我杀了你们!”,挥舞巨斧,向重来的人群中杀去。边跑边发现,若汉的体形在渐渐的改变。

  “他狂化了,小心!”对面的一个人喊道。

  若汉的冲击也带动了其他人,连最沉稳的斯诺都开始冲向前边。

  爱莎从魔法袍中拿出了拿柄被王风禁用的魔法杖,挥舞过后,成百上千的风刃在她的控制下开始卷向敌人。

  琳达已经不用弓了,仿佛用弓射出的箭不足以表达心中的恨意,手持箭支,冲了过去。反正,现在的她,速度绝对比飞行的箭要快,被她扎上的人和中箭也没有什么区别。有一点小小的区别,比中箭要严重的多。

  查克、斯诺、若汉如同三头疯虎闯入人群,仿佛身上没有痛苦,对砍过来的兵器也视而不见,只知道一个劲的杀。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你们这帮人渣害死了老大,我要把你们全杀光。”

  聚集在总部广场上观看他们的人都被吓坏了,这是怎样一个惨烈的景象啊!

  “这几个小伙子是什么队伍来着?”

  “他们叫狼军。因为黑虎团的人侮辱了他们的人,所以被杀。”

  “他们才多大,怎么练的,杀人如同切草一般。黑虎团的人真是瞎了眼,怎么不看他们是什么人就敢随便惹。如果是我,我才不会招惹这些杀星呢!”

  “你现在说话也小心点吧,被他们听到有你受的。”

  仿佛被吓了一跳,说话的人心虚的看了看周围,惹的众人一阵哄笑。

  “刚才突然出现的那个洞是不是饿龙滩的洞,那个怪物还活着。真是万幸,他们只损失了一个人。当时我们损失了七十多个。”

  “你看这个狂战士,这么疯狂,用他们自己的名称,像不像‘狂狼’?”

  “有点意思,那那个速度那么快的精灵,就叫她‘迅狼’。”

  “哦,命名比赛呀,那你看那个小魔法师,就叫她‘魔狼’。”

  “那个矮人指挥的不错,叫他‘智狼’。”

  “那个武士下手挺狠的,叫他‘怒狼’。”

  “那头狼才是最狠的,看它的颜色,叫‘血狼’最合适不过了。”

  “这个狼军对我们的胃口,把他们带来看看吧!”

  ……

  “小伙子们有危险,快看。”

  战场的情况已经到了尾声,除了一地的尸体外就是一群被累趴下的人。

  爱莎、琳达、查克、斯诺都已经累的趴下了,过渡催发功力,没有敌手后很自然的松弛,然后丧失战斗力。若汉也慢慢的解除了狂化。

  “嘿嘿嘿嘿,你们这几个小子,杀了我儿子,把我在卡都吉坦城的基业全部消灭,连根拔起,害我死了那么多弟兄,现在终于不能动了吧!”

  随着声音,一个面目阴沉的人慢慢出现在众人的眼前。

  大家都没有了力气,眼睁睁的看着他走近毫无办法。

  “你们这两个女的,就是我儿子想要的那两个吧,等我玩够了你们,再送你们去见我的儿子。”那人走到爱莎和琳达面前说道。

  掩饰不住得意的笑容,继续说道:“知道你们厉害,那又怎么样,还不是被我用人海战术给累趴下了,这么多人的命我就不相信找不回我儿子的仇。”

  “不过这次也多亏了你们,帮我把这些碍手碍脚的人全部都消灭了,哈哈哈哈,我早就想干掉他们了,这些年辛辛苦苦搜刮的财宝就不用和他们分了。”

  众人冷冷的看着他,一句话也不说。

  “如果不是你们,也找不到借口把他们都弄进这个沼泽,还借了你们的手把他们给灭了。幸亏你们把他们都杀了,否则我还得动手,这么多年的兄弟,怎么下的了手啊,哈哈哈哈!”

  “小姑娘长的是不错,怪不得我儿子会看上,就连我都有点看上了。不过你放心,我说过要让你去陪我儿子就一定会让你去的。”

  得意的大笑了半天,接着说道:“你们厉害又怎么样,可以狂化又怎么样,还不是被我玩的团团转,当了我的杀人工具。”

  “你们不用不服,你们并不是栽在什么无名小卒的身上,而是栽在我大名鼎鼎的黑虎团团长约塔身上的,这个足够你们到地狱里去夸耀了。”

  走到若汉身边,看着他说道:“是你把我儿子撕成两片的吧,我今天就先杀了你替我儿子报仇。”

  “狂战士又怎么样,狂化过后连堆屎都不如。”

  见若汉看着手中的斧柄,继续道:“手里有武器又怎么样,你能拿的起来吗?”

  前走了两步,说道:“我站到你身边,让你看着,你能把我怎么样,你还能挥动你的斧头杀我吗?哈哈哈哈”

  得意的狂笑声中,突然一阵剧痛从下腹传来。

  定睛看着若汉从下往上劈出的一斧,说出了他最后的一句话。

  “怎么可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