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横刀立马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 大师

横刀立马 任怨 7017 2003.12.31 15:14

    昨天族长已经派人通知了大师,这会只要按时过去就行了。

  族长因为也要去见大师,所以一起出发。

  大师居住在峡谷中的一个更隐蔽的小山谷中,离大家聚居的地方有一段距离。但那边有大师发现的打造兵器最好的泉水,几乎现在卡特大师的所有作品都是在这里诞生的。

  虽然都是在峡谷中,可还是有一些小山包和树林河流的区别。

  几个人速度都很快,所以大家很快就看到了大师居住的地方。除了一道泉水还是清冽以外,周围的东西好像全都被蒙上了一层黑灰,全部都是大师炉火冒出的黑烟造成的。

  前面有一个大空场,还有个大屋子,斯诺解释道:“老大,卡特大师有个规矩,每个大师的客人都可以在那间屋子里选一件武器,并在这里和一个大师喂养的魔兽战斗,如果你选的武器和攻击方法很配合的时候,大师就会让魔兽放你进去。否则,大师不会见你。”

  王风笑问道:“那我要是把魔兽给杀了呢?”

  矮人族长接过话头说道:“卡特曾经用一把极品的剑换了一个神秘人的魔兽,叫做‘试金’,从我小的时候这个试金就在这里守护着他,一直到现在也没有人能重伤了它。以前有过几个人,选的武器好,功力也深厚,也只是把试金皮肤砍破一些,都受到了大师贵宾式的款待。如果你能伤了试金,那可是近十几年来的头一个,斯诺当年进去的时候差点被试金给吃了,呵呵。你尽管出手,出了事情有我担着。”

  显然,族长也对王风的身手起了浓厚的兴趣。

  王风微微一笑,朝大屋走去。旁边琳达着急的想要说些什么,王风好像感觉到了,扭头说道:“不妨事,实在不行,还可以跑的。”琳达想想也是,放下心来,不再说话。

  看着王风走进了大屋,族长带着其他人来到一个围栏的外面,找了个高点的地方坐下,说道:“我们就在这里看,这里近,清楚点。”斯诺几个人也跟着坐下。

  王风进了大屋,立刻被屋子里的景象吓了一跳。

  大屋在外面已经看的很大,但进来后仿佛比外面还要大。在魔法的世界里生存了这么长时间,王风已经知道了一些魔法的常识,这个屋子是用空间魔法处理过的,里面的容积远远大于看到的体积。

  外小里大倒不怎么特别惊奇,惊奇的是在这个屋子里,分了几十个大隔间,每个隔间都堆满了成堆的兵器。单从数量上看,远不止千万把,而且远处看不到尽头的地方,也能隐约看到类似的隔间。

  明知道大师这个规矩有点考人的意思,但要从这么多的兵器中选出能让大师满意的,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外面,斯诺曾经在更年幼的时候进去过,知道里面的情况,所以很是主动的给琳达和若汉找了个座位,让他们坐了下来,然后才告诉他们,当年自己进去的时候整整花了三天的时间才出来。

  知道了要等很久,两个人也不着急了,静静的等着,同时听斯诺大讲什么人花了多长时间通过没通过的事情。

  王风一眼看到了装满刀的隔间,大概看了一眼,里面的品种也真齐全,各种各样的见过的没见过的刀都有,有的甚至还有华丽的鞘。做工都很精美,但从外表上,看不出有什么不同的地方。

  略一思量,拿定了主意。自己对自己笑了一下,随手拿了把和自己以前用的刀样子差不多的向外走去。

  斯诺正口沫横飞给琳达和若汉讲故事,突然看到王风已经出来了,大吃一惊。虽然这个老大经常带给大家一些不可思议,但这次在自家的地头上,也能出现奇迹吗?

  正好族长父亲的眼光也望了过来,充满了疑问,斯诺也报以同样的目光。两个人的目光在空中碰了一下,双双落在了王风挑选的刀上。

  距离近了点,看的更清楚了。

  斯诺和他父亲双双摇了摇头,把琳达和若汉两个不明白怎么回事的人更弄的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若汉性子急,问道:“斯诺,怎么了,摇头是什么意思?”

  斯诺呆了一会,才回答道:“卡特大师这个规矩目的是为了考验来见面的客人的眼光,武功以及自己功夫和兵器的配合,选兵器是其中之一。要从屋子里成千上万的武器堆中挑选出品质和质量极佳的兵器,才有可能在接下来的和试金的比试中发挥好,得到大师的承认,否则的话,连大师的面都见不着的。”

  琳达大急,忙问道:“那王…老大选的刀有问题吗?你们都在摇头。”

  斯诺惋惜的道:“问题就在老大选的那把刀上了。那把刀并不是里面最好的刀,而且是放在最外面的,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老大好像是进门随便拿了一把刀就出来了,这样很难过关的。”

  若汉大声道:“老大才不会选错呢,以老大的眼光,那时候送给查克的那把刀都是他亲自打造的,老大还会不清楚刀的好坏,一定是你的眼光出问题了。”

  矮人族长接过话头,说道:“斯诺没有说错,王风选的确实是一把普通的刀。”若汉还要争辩,被琳达拉住了没有开口。

  斯诺打个哈哈,说道:“不过老大还是破记录的早出来了,以前最快的一个花了一天多时间,是我们族里的另一个铸造大家,老大现在可比他快多了,不到一刻钟,哈哈。”

  矮人族长突的说道:“嘘,不要说话,好好看你们老大的攻击。”众人连忙把注意力集中到了王风身上。

  王风自从上次在苍冥腹中杀了龙蝠之后,再也没有动手杀过什么东西,这回手中一握住刀柄,立刻就觉得一种熟悉的感觉涌上心头。

  在狼军里时,提刀杀敌习惯了,每次握住刀柄,都有一股杀气自然流露,连狼军里的其他人都有点受不了了。后来再没有摸过这种款式的军刀。一个人游荡的时候拿了一把砍刀,也是竭力控制自己,从来没有表露过杀气。

  现在的这把刀明显是军队中的款式,无论刀柄,刀头,吞口,护手都和王风以前用的大同小异,熟悉中带着亲切。

  手一触摸刀柄,就已经有些狂乱的想法涌出,不自觉的想要血腥。

  手中的刀也仿佛感染了魔性,微微的颤抖着。直到王风极力控制,才静了下来。

  王风明白,并不是自己手中的刀怎么样,而是自己一接触到刀,就会勾起自己一直深深埋在心底的杀戮的***,自己的心中有杀意,籍着手中的刀引发了出来。

  脑子里突然冒出了一个疯狂的想法,按照若汉狂化的方法,王风自己气息小心的分了点,稍微刺激了一下后脑部分,顿时,杀意仿佛被无限放大了,只想见到血光。

  还好,分出去的真气不多,还能保持自己的想法。外面应该有个叫做试金的魔兽可以用来平息自己的杀意,王风提刀做势,走到了外面空场。

  能看到对面的一条小路。估计自己如果能在魔兽的攻击下走到那里,应该就算可以通过了。所以毫不迟疑,向前走去。

  能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窥视自己,但看不到影像。

  顾不了那么多了,举步向前走去。心中的杀意越来越明显。远在后面的斯诺等人也都能感觉到王风爆发的惊天杀气。

  头皮一阵发麻,族长忍不住喃喃道:“他究竟是什么人?”琳达也被王风的杀气吓了一跳,心下不停祈祷:“万能的神啊,千万不要让他出什么事情。”

  每走一步,王风杀意就加强一分,估计前面不管出现什么,都会遭到王风疯狂的攻击。此时的他,竟有些类似狂战士的疯狂,阻我路者,遇佛杀佛,遇魔杀魔。不过,王风并没有象若汉那样,连敌友都不能分辨,只是现在的他,突然很享受这样的感觉,甚至期望前面能有个什么强大的魔兽出现让自己发泄一下。

  不知道什么原因,王风一直走到了小路的尽头,也没有什么东西出现,顺利的走到了头。

  一腔杀意无法宣泄,王风忍不住向天长啸,啸声高昂,恍若龙吟一般,持续了好长一段时间。

  长啸过后,王风挥刀向空处一抡,一股刀气发出,嗤嗤作响,刀气所过之处,石头,木块,泥土,碰到的物事全被这一刀分成了两半,地上也留下了一道长长的痕迹。

  手中的刀已经承受不住王风的功力,“喀嚓”一声,碎成了几段。喀嚓声仿佛唤回了王风的自我意识,看着地上的碎刀,王风自己叹了口气,丢开了没有刀身的刀柄,向前方望去。

  心下暗自琢磨,自己的杀意加上从若汉那里学来的狂化,竟让自己的功力突然提高了两倍有余,还好自己还能分清敌我,看来这样的事情不能常做,同时告诫自己,在不能控制自己的杀意之前,绝不再乱用狂化这招。

  一道苍老的声音传了过来。“尊敬的客人,请进来吧,我还从来没有见过什么人,仅靠杀气,就能让试金吓的不敢出手的。”

  王风循声向前,转过一个山口,看到一片平地,旁边有一个巨大的炼炉,角落里是一个矮人风格的茅屋。远处的矮人族长和斯诺若汉等人好像也得到了通知,开始向这边走过来。

  等到大家合到一处,才一起进入小茅屋。

  矮人的东西很精致,就是房屋的大小有点小,王风琳达还好,若汉就只能蹲着了。

  进到茅屋中,王风终于看到了声音的主人——一个胡子比斯诺合他父亲加起来都长的年老矮人。矮人的毛发太多,看不出脸上的皱纹,但光听声音,就知道他的年纪很大了。

  看矮人族长和斯诺恭恭敬敬的样子,大家都知道,这个年老的矮人就是矮人族中的兵器铸造大师卡特。

  大师很客气的让大家坐下,然后感叹了一声,说道:“从来没有人在两天之内从谷口进到我的茅屋里来,这位小兄弟却是第一个,连我都不得不佩服。”

  王风对长者还是很客气的,忙道:“不敢,误打误撞进来的,不敢当大师谬赞。”

  大师接着问道:“小兄弟如何称呼?”王风赶忙报名。

  虽然大家心里都有一个问题,但大师没有开口,其他人也不敢说话。

  大师接下来却问了个不相干的问题:“王风,听你的名字,好像不是周围几个国家的人啊?”

  王风点头道:“如大师所料,我不过是个漂泊的浪子,随遇而安,谈不上是哪里人。”

  大师点点头,终于问了一个大家都想问的问题:“你为什么在那个武器库里只选了那把很平常的刀?可是那里没有什么入眼的东西?”大家听到了感兴趣的话题,个个都竖起了耳朵。

  王风道:“大师太谦虚了,那个武器库如此庞大,怎会没有入眼的东西。最靠近门边的那里就有几把好刀。一把是那柄锈迹斑斑的大刀,虽然年代久远,疏于打理,但从锈迹上就能看出,是把绝顶的好刀,周围虽然有些明晃晃的刀,但掩盖不住刀中发出的威猛之气。不过那把刀太大了,不适合我。所以没有选。”

  大师听候微微点头。族长也露出了惊奇的神色。

  “还有一把,斜放在一堆连鞘的刀中,别的刀都很华丽,唯有那一把没有什么修饰,鞘也很平常,但我发现那把刀的刀鞘居然是用的夹的方式而不是一般的插的方式,这样的做法只有一个原因,就是因为刀太锋利了,所以刀鞘都不能承受,可见也是把好刀。不过,刀的形状和我的刀路不同,所以没有选。”

  这回连斯诺都有点想不通了,明明看到了好东西,为什么不用。

  “其他的兵器我没有看,只看了看刀,也没有多看。但目前对我来说,用不用兵器并没有什么大的区别,所以就随便选一把了。”王风很老实的回答了这个问题。

  大师迷着眼睛想了一会,突然说道:“你是不是很长时间没有开过杀戒了?”

  一语中的,王风的冷汗刷的就流了下来,眼前这个大师太不简单了。老老实实的,王风答道:“是,已经有很长时间了。”心目中这个大师的形象也越来越高深起来了。

  大师点点头,说道:“这就对了,连试金面对你的时候都不敢动手,可见你的杀意已经开始有些不能控制了。”

  王风心中的这个大师已经由开始的铸造兵器的大师变成了一个内外兼修,炉火纯青的一个大高手了。他竟然能从自己的一些简单的表现中发现别人无法发觉的内涵。

  “当你不能控制自己的杀意时,接下来就是不能控制自己的行为,只要一碰到自己熟悉的兵器,就会忍不住想要使用,当杀意越来越浓的话,你只要拿起武器,就想杀人,这已经成了你的习惯了,长期的压抑得不到疏导,很容易出大乱子的。”

  其实大师所说的,王风已经自己感觉到了,但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自己有时候确实是很有杀人的冲动,不过,凭着过人的意志,硬生生地把这种杀意掩藏,实在是很辛苦。所以,一碰到兵器,不自觉地就把压抑的冲动释放了出来,加上狂化的实验,导致连魔兽都不敢动了。

  大师接着说道:“如果再这样压抑下去,很快你就会变成一个嗜血疯狂的狂人了。”

  说到这里,王风还不怎么样,琳达已经坐不住了,抢声问道:“那,那可怎么办呀?”焦急的神情溢于言表。

  王风听到后面,心中却是一宽。看来自己从狂战士那里学来的东西还真是不能多用,一不小心,就会变成嗜血狂魔了,这还不被那些正义人士以除魔卫道的名义消灭呀。这招狂化还真是厉害,连大师这样的人都能感觉到危险了。

  但大师也是一番好意,提醒自己可能遇到的危机,所以王风也很感激。对大师能够一眼看穿自己压抑多年的杀意还是很佩服。

  大师看着王凤并没有因为自己的话而面色大变,也是心中暗暗点头,这个小伙子谈论自己的生死切身问题,面不改色,着实难得。

  很肯定的给了王风一个结论:“目前的你不应该使用任何兵器。在你不能控制自己的杀意时,不要接触任何的武器,否则只会让你的杀气越来越盛,长此以往,就会很危险了。”

  众人的眼光都望向了王风,王风微微一笑,说道:“我没有问题,而且,目前来说,我需要的武器还没有造出来。”

  众人不解,而王风说话的口气让矮人族的几个人都有些不服。整个大陆最好的工匠都在这里,全大陆最好的兵器都在这里,难道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吗?莫非王风想要的武器是神器吗?

  王风在大家各自不同的眼神中把左手手臂上的包袱解了下来,包袱是王风用兽皮紧紧包裹的,大家都知道这个包裹,但并不知道包裹里的内容。

  看着王风慎重其事的样子,熟悉王风的人都知道包裹里的东西的重要。从来没见过王风如此对待过任何东西,连神器“疾风”弓也不例外,随手就可以丢弃或者送人,但对这个包裹如此重视,还是头一回见着。

  包裹终于解开了,在琳达和若汉看来,王风不过是拿出了一个普普通通的毫不起眼的铁块。但在矮人们看来,王风不次于拿出了一件可以媲美天下所有财富的至宝。

  大师竟然从黑暗中走了出来,从王风手上接过极地寒铁,仔细的端详起来。矮人族长和斯诺也围了过来,一言不发,三个人六只眼直勾勾的看着大师手上的金属块。

  琳达和若汉到现在都不明白,王风拿出的这么个黑乎乎的东西有什么了不起,竟然连矮人族的铸造大师都能激动成这个样子?

  大师突然大喊一声:“斯诺,帮我把炉火架起来;族长,你去准备工具,我们试试看,能不能锻造。”

  两个人,一个族长,一个族长的继承人,丝毫不介意大师命令式的口吻,飞快的动手,不一会,就把该准备的工具准备齐全,连炉火也烧了起来。

  斯诺在一旁卖力的拉着风箱,火炉中的火苗直窜了上去,发出呼呼的声音。大师熟捻的扔了几个黑块在炉火中,炉火显得更旺了。

  直到冒出的火苗渐渐的变成了白色,大师才开始动作,若汉已经很识趣的帮助斯诺一起拉风箱了,不过他巨大的身体只能蹲在地上。好在斯诺回来后没有了禁止,这点体力活还不放在话下。

  王风的极地寒铁被夹着送到了火苗上,随着时间慢慢过去,铁夹已经慢慢的变红了,而极地寒铁还是一副黑乎乎的样子,没有半点变化。

  大师冷冷的看着,又从旁边的一堆东西中挑了几块金黄的东西扔到了火中,火焰立刻变成了诡异的金黄色,热浪散开来,周围的温度立刻变得烫热无比。

  寒铁还是没有任何变化。

  大师又换了几种东西,最后连铁夹都熔化了,寒铁还是没有什么反应,大师才颓然的收手。斯诺和若汉这一阵拉风箱,仿佛比和敌人剧烈搏斗都累,呼哧呼哧喘个不停。

  大师好一阵没有说话,王风也呆呆的看着他。虽然来的时候充满了希望,但眼前的情景却和以前自己在自己的世界中一样,对极地寒铁束手无策。

  不过,失望的次数多了,王风倒也看的开了,反正自己并不是非得需要这个东西不可,实在不行,大不了自己不动手,和以前并没有什么不同。

  大师默默的站了好久,族长和斯诺也没有说话,毕竟他们也是识货的人。王风拿出的极地寒铁质地之硬,浓度之纯不是一般的金属能比的上的。只是这样的宝贝竟然没有办法熔炼,两个人都大为遗憾。不过看大师的样子,好像还有什么其他的办法,所以也不去打扰,静静的等着。

  终于,大师开口了:“这块金属是我见过的最好的一块材料,但用普通的方法无法熔炼打造,不过也不是没有办法,如果有机会的话,你可以试试看。”

  王风见事有可为,心中一振,连忙问道:“什么方法?”

  “有两种方法可以试试。一是找一个火系魔法禁咒法师,让他用传说中的禁咒‘焚天灭地’来试试能不能熔化这块金属。如果不行的话,就只有一个传说中的方法可以了。”

  王风急切的问道:“什么方法?”

  大师缓缓道:“如果你能碰到传说中的凤凰,用它的血液浸透这块金属,就可以熔炼了,不过,凤凰本就难求,想要它的血就更是难上加难,你也不用报那么大的希望。”顿了顿,接着说道:“我现在知道你为什么选那把普通的刀了,有这样的兵器做希望,其他什么兵器也看不进眼里了。”深深叹了口气,望着远方再也不说话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