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横刀立马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 矮人

横刀立马 任怨 6948 2003.12.12 17:35

    这次出发没有什么任务的压力,走的也很清闲,不用特别赶。

  路上除了练功,大家的闲聊也慢慢多了起来。

  王风很少说自己的事,大部分是给大家讲一些自己世界中的一些流传的故事。

  若汉和斯诺最爱听王风讲三国的故事,尤其被其中的关羽折服,若汉甚至浮想翩翩,看的众人开怀大笑。

  琳达还是很勤力的坚持注意周围的环境,让王风很是欣慰,其实他自己也一直没有放下军队中养成的习惯,时时刻刻保持了几分警惕。

  离斯诺的家越来越近,斯诺好像也是越来越放开了,说话也多。到了回家的必经之路,更是四处指点江山,介绍风物。

  矮人族是最近百年才和人族友好往来的,以前一直是两个敌对的种族,矮人族的战士也异常勇猛,和人族相对维持一个平衡的局面。不过矮人的矿业和兵器锻造业非常优秀,大陆上的军人和冒险者一直以拥有一把矮人打造的兵器为荣,后来经过几十年时间的互相沟通和拉近距离,两族的关系才慢慢融洽起来。

  此后矮人派了一些工匠到人族的各个大城市去经营武器作坊,人族则派了大批的商队和矮人交换其他一些工艺品,但矮人族中的最好的武器还是没有大量的流入人族中,只有人族的一些皇族得到了一些极品的武器,都作为珍藏留在了皇宫中,很少有人见过。

  这次斯诺到了举行成人礼的年纪,族中的年轻人,到了两百岁就要举行成人礼,仪式是次要的,重要的是必须完成长辈们临时布置的一项任务,斯诺运气比较差,居然碰上了铸剑的大师卡特,他的临时任务就是让斯诺找一个能启发他在铸剑方面更上层楼的人,倒霉的斯诺在外面整整找了三年,也没有找到,直到遇上了王风。

  斯诺从小在族中长大,对铸剑也多多少少略知一二,但出来后,和人族的一些所谓铸剑师一交谈,才发现,自己都可以做他们的老师了,这样的人要找回去,估计会被卡特大师一脚踢出来吧,郁闷的他也一直没敢回去。反正这回出来除了完成这个任务外,还被他父亲逼着游历天下长见识,所以也不忙回去。

  和爱莎他们遇上也是偶然,反正没事,也挺好玩,就一起组了个冒险队伍,还没怎么玩,就碰到了王风。

  王风的砍刀让矮人很是惊讶,一般的刀不用说能砍断别人的兵器,砍一棵稍微粗点的树都力不从心,王风手持那把刀却一刀把若汉的斧头平整的砍成了两段,而且斯诺自己看过那把刀,钢质均匀细腻,比起人族现在的水平不知道高出多少,欣喜之下,力邀王风和自己走一趟,至少能给卡特大师一个交待了。

  和王风学了不少东西,尤其后来这段,王风给他们讲的三国的故事,虽然不知道发生在什么地方,但其中很多战事的谋略,个人的英勇都让斯诺受益匪浅。

  知道王风是从不同的世界来的,但对其中的有些东西斯诺也不知道该相信好还是不相信好,如果象王风所说的,几万人可以胜几十万是真的话,那就完全颠覆了斯诺现在脑子里的战争概念。

  但听王风说的又不像是在瞎编,按照双方的表现,又是合理的事情,突然接触到一个全新的战争概念,着实兴奋了好一阵。

  矮人的领地在大陆的一个高原上,富饶的矿藏给了他们无数的展示自己精美工艺的机会,斯诺一族的人就住在一个大的峡谷平原中。

  一路上翻山越岭,走的都是一些偏僻的小道,基本上都看不出来是道路的痕迹。据斯诺讲,如果要绕路走商道的话,至少要多走十天的路程。

  终于看到了其他的矮人的踪迹,已经快接近目的地了。

  矮人们也慢慢多了起来,每个看到斯诺的人都和他亲热的打招呼,互相问候。看来斯诺在这里人缘不错。

  路上也遇到了几个矮人族的战士,虽然个头不高,但手持矮人战斧,气势也不一般。和王风见过的一些普通人类的高手不相上下。

  斯诺在族里的地位不低,经过的战士都向他行礼。王风还好,琳达狠狠的瞪了斯诺一眼,斯诺也只能摸着头苦笑,谁让他没把自己的身份告诉伙伴呢。

  不得已,斯诺这时候才公开了自己的身份。斯诺是矮人族里峡谷部落的少族长。

  因为他们这一支一直生活在高山的峡谷中,所以称为峡谷部落。

  峡谷部落共有五万多人,聚居在部落中心周围十里范围之内,因为这里流经的泉水水质特殊,所以打造出来的兵器质地极佳,远近闻名。连其他矮人族的大师们都经常到这边来打造兵器。而且他们是矮人部落中最大,人数最多的一个部落,战士也多,所以峡谷部落的族长现在是整个矮人部落联盟的首领。

  斯诺从小就表现出了极其的聪慧,所以长辈们也刻意的去栽培他,如果不出什么大的变故的话,斯诺应该就是内定的下任族长了。

  斯诺的功夫在族里也很不错了,至少达到了战士的水平,但一个好的战士和一个好的族长还是有很大的差距的,所以这次成人礼,斯诺还有一个任务就是去游历四方,尽可能的多了解一些外面的东西,这些才是以后族长所应当关心的东西。

  外出的时候,斯诺的父亲亲自把斯诺的真气封住一半,让他尽量用头脑去解决问题,王风当时见面的时候已经发现了这一点,所以对于矮人的功夫并没有多做指点,但斯诺还是从中获益匪浅。

  得知了斯诺的身份,王风忍不住苦笑,自己刚到异界碰到的都是些什么人啊,帝国里首席魔导师的孙女,首席武士的孙子,矮人族中最大部落的少族长。

  突然扭过头,问琳达:“琳达,你不会是什么精灵族的公主吧?”琳达笑着摇头。

  王风“哦”了一声,又问道:“若汉,你该也不是什么狂战士的什么王子什么的吧?”若汉也摇头,王风才松了口气。

  众人看王风这样,都笑了。

  到了斯诺的家,斯诺先安排大家休息了一下,然后带着他们去拜会自己的父亲,现任部落族长和部落联盟的首领。

  斯诺的父亲长的几乎和斯诺一模一样,不熟悉的人根本分不出来。不过王风还是从两个人显露的外在气势分清了他们。

  斯诺显然比他的父亲要差老大一截,不论从真气、修养等各个方面。在他父亲面前,两百多岁的他就象个小孩子一样,看着也胡子一大把了,但还是比较嫩的雏儿。

  不过矮人们并不能从胡子中分辨他们的年纪。斯诺的父亲明显的表现出了一身超高的修为,比起以前遇到的战士高出一倍有余。做族长做的久了,自然的培养出了一股领袖的气质,往那里一站,都能明显感觉到无声的压力。小小的身材给人的感觉却象一座巍峨的高山,王风心中暗自喝了一声彩。

  斯诺的父亲热情的招呼了王风他们,刚刚看到儿子的他并没有表现出过多的亲情,只是对儿子的朋友表达了足够的关爱。矮人豪爽的性格和过度关心让他们几个都有点不适应了。不管是什么种族,只要被矮人认定了是朋友,就会得到他们无私的信任和热情如火的招待。

  美美的吃了一顿,才问起斯诺这几年的经历。

  斯诺老老实实的把自己的事情讲了一遍,斯诺的父亲都没有说什么。在王风面前,斯诺并没有把王风的来历告诉他父亲,他父亲也没有追问。只是后来听到王风是斯诺为卡特大师找回来的人,才饶有兴味的打量了王风几眼。

  矮人族长的眼光比他的儿子要精明的多,仔细一打量王风,就发现了他的不同寻常之处。原来很纳闷斯诺为什么叫王风老大,现在也有点明白了。但他还是很疑惑,王风看来年纪不大,怎么会有这么好的一身本领。同时也为儿子的眼光感到高兴。

  在斯诺的父亲眼中,斯诺一直是在自己身边长大的孩子,从来没有和其他种族的人来往过。这次游历,看来收获不小,不但自己长了见识,而且认识了几个不错的朋友,对斯诺的将来还是有好处的。

  听到后来狼军他们杀贪狼,杀暴龙,杀黑虎团,杀仓冥,闯龙骑兵试炼关,斯诺的父亲也不禁击节叹息,这几个年轻人真够胆色,自己出马估计也不一定象他们几个最近过的这么精彩。对王风的好感也越来越多,好奇也越来越盛。

  谈到后来,斯诺的父亲提出了一个请求,能否在王风和卡特大师会谈的时候让自己旁听?王风当然答应了,自己的问题能多一个矮人族的族长解决是再好不过的了。

  今天天色已晚,卡特大师住的地方又比较远,王风决定明天去拜访卡特大师。

  矮人族的密室中,斯诺和他的父亲正在秉烛夜谈。

  矮人的父亲对王风兴趣很浓厚,照斯诺所说,原来爱琳斯克基本上属于没有什么大作为的一些混世界的年轻人组成的大部分是为了玩的一个冒险者队伍,虽然有些小小的名气,估计夜是家族的威名在后面起作用,后来听到的各种振奋的故事全部都是在王风加入以后才发生的。这个人很值得推敲。

  对于王风的来历,斯诺把当时的情形仔细讲了一下,矮人族的族长半天没有说话,斯诺也不敢接口,看着父亲在那里思考。

  半晌,矮人族长才又问了些当时的详细情形,说到白雪,以及白雪消灭贪狼的时候的表现,矮人族长长出一口气,心好像放了下来。

  扭头对斯诺说道:“好险。”斯诺不解,疑惑的看着父亲。

  “这个白雪肯定是当时邪恶法师召唤的终极魔兽,他以生命为媒召唤的魔兽不是你们几个能抗衡的。听你说那个白雪夜很厉害,消灭你们几个应该是绰绰有余了,大陆上还没有见过这样的魔兽,还好那个王风能克制它,否则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你们几个不知道天高地厚,四个人就敢去招惹邪恶法师,估计他当时正在研究这个魔法,顾不上管你们,才被你们乘虚而入的,否则就凭你们几个,能不能近他的身也难说的很。”

  斯诺仔细回想了一下当时的状态,确实如此,心下不禁为当时的莽撞感到庆幸和后怕。

  仔细的询问了一些其他的细节,对王风指导大家练功,行军等等一系列的细节,对于其中的有些想法矮人族长真是赞叹不已。

  终于接受了王风来自不同世界的解释,对王风的兴趣又上了一层。不知道王风以前生活的是怎样的环境,才能培养出王风现在的能力和性格。

  但对王风的实力,矮人族长还是持了保留的态度,因为从现在王风的表现看,连他的一半实力都没有显露出来,这样的人还是不要成为敌人的好。

  族长对于帝国内的一些军事制度也很熟悉,知道现在帝国内的兵役制度,象王风这样的人,如果有记录而且被其他人知道的很清楚的话,是逃不脱军队的掌握的,现在王风含蓄低调,也正是他聪明的地方。

  族长看着爱子,说道:“最近几十年来,我们矮人一族和人族关系还处的不错,一直和平共处,知道是什么原因吗?”

  也不等斯诺回答,自顾答道:“人族是个侵略性很强的种族,不但对外族的人有着严重的排外情绪,就在本族内部,也有很多其他外人无法理解的矛盾和冲突。有时候你不得不承认,人族中的一些人天生就比我们更加适合生存在这个诡诈的世界。”

  “我们之所以能和这样一个种族和平共处,不是创世神的安排,也不是人族的人那么容易相处,关键在于他们目前还没有消灭我们的实力,而且我们两个种族还彼此需要对方的一些东西。”

  斯诺静静的听着父亲说话,脑子跟着父亲的话语狂转。

  “现在人族中的一些国王和领主,不知道脑子里在想什么,一个个互相倾轧,钩心斗角,为了一点点的蝇头小利,不惜牺牲无数自己同胞的生命。难道他们就不明白,自己族人的生命的重要吗?”

  “也许是人族现在的人口太多了吧,或者是他们中有些尊卑的区别太大了,高高在上的领导者并没有把振兴自己的种族当作自己的责任,而把更多的时间花在了给自己谋求荣华富贵的方向上,这样也给了我们很多机会。”

  “其实以人族现在的综合实力,如果他们能联合起来的话,我们其他几个种族加起来也不是对手,但这些愚蠢的人把机会都白白丧失了。平白给了我们几个种族发展壮大的机会。他们的内斗让我们这些弱小的种族争取了时间,现在可以联合抗衡他们了,真蠢。”

  “不过这种安逸的日子也快到头了。最近几年,各个种族都在明里暗里加强了军事准备,我们矮人族也为了预防不测,做了很多事情。现在的形势,几个人族的国家各个小心戒备,虎视眈眈,稍微有点风吹草动都要紧张半天,可能是他们收到了些什么预言什么的吧,我们族里的也和龙骑兵的人接触过,他们要我们加强军事,为了安全,我们按着去做了,但他们并没有说会有什么事情。”

  “精灵族和兽人族最近也安静了许多,大家都在默默的准备。人族的军队疯狂收集战略物资。各个种族也都在悄悄的集合战士和法师,虽然现在表面上很平静,什么都看不出来,但地下却是暗流汹涌啊!”

  “这个时候,突然出现了一个身手高绝,徒手能对付一个法师加两个武士一个弓箭手和一个狂化的狂战士,能毫发无损并能不伤一个人,身中束缚术还能追上箭矢,不用任何魔法盔甲能挡住几百道风刃的攻击,身边还有一头可怕的不知道是什么类型的魔兽,轻易就能消灭一个二十级的佣兵团,而这个可怕魔兽看起来更象是他的宠物。这样的人出现,上天是个什么意思?”

  虽然矮人族长没有理斯诺,自问自答,但斯诺一直在倾听,生怕漏了一点。

  “更可怕的是这么年轻的一个人,竟然有那么敏锐的武学感觉,短短几个月,按照他的独特的训练方法,随行的几个愣头青竟然都变的身手惊人还各自有各自的特点。魔法师竟然也开始锻炼体力,而狂战士竟然可以不怕狂化后的虚弱,精灵族的弓箭攻击也被他指导提高,不会魔法,却能指导一个魔法师突破局限发明出新的魔法,而且几个人都还死心塌地的跟随他,年纪轻轻成了这些人的老大。面对强大的龙骑兵也无法解决的难题他能轻易把人救活,火系大法师都无法溶化的坚冰他能在里面通行无阻,他到底是会魔法还是不会魔法?”

  “几个人的小队,按照他的方法行军训练,和一个小的军队有什么区别?后来讲的那些故事,如果是真的话,现在大陆上那个将军元帅能比他知道的多?袭击黑虎团,不就是他成功的应用了这些谋略吗,如果按照这样推理的话,将来的狼军能变成一支什么样的队伍?狂战士和预备龙骑兵集合的队伍,在哪里都能纵横一方吧。他究竟是什么人?”

  父子两一个说,一个听,过了好半天,最后达成一致的共识——保持和王风现在的关系,进一步发展。和这样神秘的一个人,还是做朋友的好。

  绕过了王风,族长对其他几个人也都细问了一遍,先是爱莎,后是查克,这两个人的身份比较特殊,在人族中都有很高的地位,斯诺这次能结识他们并一起结伴冒险,对于以后斯诺的成长也大有好处。

  对精灵族的琳达,没有什么特别的家世,但最近的一些战斗中,表现出了非凡的能力,如果不是她的箭,暴龙根本没有办法打败。而且探听消息,防患于未然,也都离不开她。加上她不是人族的,是个可以极力争取的人。

  若汉相对来说更加神秘,不知道他出身什么地方,也没有社么煊赫的家世,但最近几次表现出来的能力,加上能克服狂化后的虚弱症状,几乎成了王风以外攻击力最强的人。可惜的是,狂化后的狂战士敌友不分,否则能集中几个这样的战士,也是一股不可小视的力量。

  族长已经活了六百多岁了,见惯了人类社会中的起起落落,英雄豪杰,但象狼军中这些年轻人这样的还真是不多,个个几乎都那么优秀,或者说,在王风的引领下,个个都显的那么优秀。

  自己的儿子跟着王风几个月,好像也学了不少东西,至少遇事沉稳是学到了,以前这种场合,斯诺肯定是和自己辩解卖弄,决不会这么老老实实的呆着倾听自己说话的。作为未来族长的继承人,卖弄冲动是要不得的。族长身上必须肩负着全族的希望,不管遇上任何事情,都应该能冷静对待,正确处理,以前的斯诺是做不到的,现在才显得有了点族长继承人的样子。族长心里也暗暗高兴。

  最后两个人聊的却是这次王风来的主要目的。斯诺把王风当时的看到描述了一下,并以他的经验对那把匆匆打造而成的兵器进行了一些点评,并把王风和若汉对战中一刀砍断若汉大斧的情形说了一遍。族长听后,兴趣也高涨了起来,开始和斯诺谈起那把刀来。

  仔细的问了问当时王风说话的细节,族长发现,王风锻造的砍刀不比任何一件矮人族的精品差,而且用的是一种从来没有听说过的“百迭法”打造,心中也为自己白天的决定叫好,否则的话,错过了王风和卡特大师的会面,估计会后悔几百年。

  谈到了兵器,自然就谈起了王风左臂上系的小包裹,斯诺从来都没有见过王风那样东西离开身体,估计是什么神秘的武器。只见王风用它挡过精灵的箭,其他时候都没有动过,但王风能那么郑重其事的包裹着,一定是什么不寻常的物事,有机会的话,一定得好好看看。

  父子两个几年都没有见面了,说完斯诺的事情,斯诺开始问了一些族里发生的事件,目前大陆的形势。

  看着日渐成熟的儿子,矮人族长毫不吝啬的把自己知道的东西都讲了出来,恨不得一次都能塞到斯诺的脑子里,斯诺也加紧消化吸收,疯狂记忆。

  族长给斯诺讲的,不但有现在的形势,而且加上了很多自己的分析,有时候甚至让斯诺自己去分析一些东西,父子两一个教一个学,浑不觉时间的流逝。

  等到族长不经意的一瞥,才发现天已泛光,这一通父子交流竟然过了整整一夜。但在族长和斯诺的眼中,这一夜的沟通比以前所有两个人坐在一起互相学到的东西还多。

  好在两个人武功都不错,毫无倦意,不然真不知道今天如何带王风去见卡特大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