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横刀立马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任务

横刀立马 任怨 7195 2003.10.02 09:01

    全队中只剩下魔法师爱莎没有更换装备,铁匠铺也没有合适魔法师的装备。好在费丁城足够大,只要有钱,什么都能买的到。

  不远处就有一个魔法道具屋。

  王风对魔法道具不是很熟悉,也不发表意见,看着爱莎挑个没完。但王风还是提出了一个根本原则,不管别的东西怎么样,防具一定要不能输给战士。爱莎吵了半天不漂亮不好看,太重等等,但王风坚持,爱莎也不敢太娇纵,只得依了。但还是在一件魔法盔甲的外头买了一件自己喜欢的魔法袍。同时买了一柄镶嵌了紫晶石的华丽魔法杖。只此一项,大家辛苦进帐的几千金币被花了一多半。

  当王风了解到这个魔法杖的贵重之处在于紫晶石可以储存大量魔力并减轻魔法师使用魔法的消耗时,立刻禁止爱莎在一般战斗中使用。按照王风的观点,自己的实力是在任何时候都管用的保命本钱,不要借助一些外来的偷懒省力的办法,否则自己的进境就会止步不前。

  对于王风的理论,身为战士的查克和若汉大为赞同。同意王风的同时,恨不得在大街上表现自己超强的实力。王风狠狠瞪了一眼后,两个人都乖乖的收起姿态,走在后面。

  爱莎嘴里对王风的话不以为然,但心里还是极其赞同的,毕竟她是天龙帝国有名的魔法师世家的子弟。就象上次,王风对风刃的改造,口里极不认真,但心里还是挺重视的。

  在爱莎心中,这个老大不但来头神秘,武功也很神秘,查克的功夫在同龄的年轻人中已经很不错了,但在王风面前,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狂战士若汉在老大的压力下,连变身狂化的胆量都没有。再加上老大那头神秘的宠物白雪,瞬间夺走贪狼那么多人的命。好在老大不懂魔法,自己还可以在他面前显一显,不过自己的魔法还要他指导如何更能具备攻击力。不知不觉中,老大的话在心中那几乎就是命令,虽然嘴里常冒些反调,但还是不折不扣的执行。

  在大家的强烈要求下,随后王风把自己身上的从贪狼那里扒来的皮甲也换了一件。大家都清楚王风的实力,所以他的皮甲挑的是最好看的。等回到客栈大家换好,众人才发现,王风身上的土黄色的皮甲衬的他的黑色头发和眼珠,加上王风本来匀称的身材,居然帅的一塌糊涂。爱莎和琳达免不了评头论足一番,直到王风不耐烦为止。

  休息的时候,大家问王风今后的打算。王风回答道:“这里的很多东西值得我借鉴,我要在今后的一段时间里加强武学方面的修行。你们呢?”

  若汉第一个跳出来,嚷道:“老大,我跟着你一起修行,本来我从族人那里出来就是为了成为名震天下的强者,正好和你修行。”

  爱莎也答道:“老大,虽然你不懂魔法,但你有时候的想法真是匪夷所思,我在魔法修行上又进了一步,还想再跟着你几天。”

  见爱莎表了态,查克连忙跟着表态,也要跟着王风修行。

  斯诺因为要邀请王风到族人那里,因此也跟着他。

  琳达也提高不少,怎肯放过王风,打死都不走。

  见大家都要跟着自己,王风也很高兴。说明这个老大还是很又吸引力的。对大家说道:“既然我们的目的相同,都是提高实力,那我们接任务的时候就挑一些难度任务吧!”对这点大家页没有反对。

  想起些什么,王风对若汉说道:“若汉,有空到了荒野的时候,我要看看你的狂战士变身是怎么回事?”若汉连忙答应。

  在客店楼下的酒馆里,王风在查克的带领下,第一次尝到了新世界的第一口酒。这是一种麦酒,和原先王风习惯的烈酒不同,有股独特的风味,不那么烈,喝了以后还挺舒服,解渴也不错。

  其他几个人早就习惯了喝这种酒,只有琳达不要,独自要了一杯果汁,但还是喝大家一起痛饮。

  几个男的还比较正常,但爱莎居然也和豪爽大汉一样,随便几杯下肚,面不改色,不由让王风大呼过瘾,同时也更加不敢领教。

  喝到酣畅处,酒店的门被推开,进来几个彪猂的武士和几个魔法师,有两个武士甚至穿着全身铠甲,气势汹汹向这边走来。来到近前,大家都停杯不饮。对方一个披斗篷的年轻人从中走了出来,很礼貌的对王风一行人说道:“请问你们是消灭贪狼的爱琳斯克吗?”

  查克接口道:“我们是消灭贪狼的人,但现在已经不是爱琳斯克了,而是狼军。”

  年轻人轻蔑的笑道:“狼军,没有听说过。”后面的人一阵狂笑。

  笑过之后,年轻人接着说道:“我们这里好手众多,也很希望你们爱琳斯克的人参加,还有,狂战士若汉,我们也欢迎你加入。”对王风却不理不睬。

  王风只是淡淡的笑了笑,一句话没有说。径自逗弄白雪。

  从年轻人能叫出所有人的名字可以看出,年轻人他们已经调查过王风等人的底细。估计他们只是粗浅的问了一下,可能对王风的认识还只限于驯兽者身上,因此对他不予重视。很优雅地坐在后面武士搬来的椅子上,年轻人接着说道:“对不起,忘了自我介绍了。我们是‘勇敢者’佣兵团。我是团长艾格。”

  勇敢者佣兵团是新近几年崛起的一个实力超强的佣兵团,连贪狼也不敢轻易招惹。里面有数量众多的武士和魔法师,几乎可以媲美一支小型军队。由团长出面邀请几人,已经给足了他们面子。

  见王风没有说话,大家也都没有说话,就这么直勾勾的看着这个艾格做秀。

  艾格等了半晌,挑了挑眉毛,问道:“考虑好了吗?这可是个绝好的机会呀!”

  换在认识王风以前,爱莎等人也许会答应,但现在好容易捡到王风这个宝,几个人打死也不愿意放开。若汉更加不用说,能让他心服口服的人也就剩王风了。

  查克代表大家表达了拒绝的意思,艾格的脸色立刻变的很难看。后面几个家伙已经忍不住要冲上来,被艾格挡住了。恨恨的瞪了几个人一眼,说道:“还没有人拒绝过我的邀请,这么不识抬举,我们走着瞧!”转身离开,几个手下也跟着离开。

  被这个家伙一搅和,众人也都没有了喝酒的兴趣,回到各自房间休息。

  第二天一早,王风到冒险者公会去咨询是否有合适的任务,其他几个自然跟随。

  到了公会大厅,因为天色还早,没有几个人。王风到任务咨询的服务生那里看有没有合适的冒险任务。服务生找了半天,才面露难色的告知王风,目前没有适合他们这种二级冒险队伍的任务,除非是一些琐碎的鸡毛蒜皮的小事。因为这个服务生前天见过王风等人,知道他们灭了贪狼,所以这些任务根本就没有给他们提。

  王风无所谓,有没有任务对他来说没有什么影响。但其他几个人都有些意兴阑珊。正要离开,就看到艾格的嘴脸。

  艾格一脸嘲笑,走过他们身边时大声说道:“服务生,有没有比较赚钱的任务啊?”趾高气扬的走了过去。身后的几个人也时一脸嘲笑的走过。

  王风淡淡一笑,转身说道:“走。”带领几个人向外走去。同时心里纳闷,什么时候我的修养这么好了?

  快到门口的时候,突然发现一张年代久远的纸张,上面模模糊糊写了些个字,已经被风雨侵袭的看不出来了,只有标题两个大字还能隐约看的清楚,好像是“悬赏”两个字。

  王风看了看这张看不清的悬赏布告,转头问查克:“这个是什么?”

  查克一脸迷糊,答道:“不太清楚,看不出来,也不知道内容是什么,好像是个悬赏布告。”见王风皱眉,连忙喊道:“我这就去问问清楚。”一溜烟跑向任务咨询的柜台。

  过了一会,查克又跑了回来,说道:“我问清楚了,这个布告是一个老头贴的,悬赏十个金币寻找他在二十年前试练沼泽失踪的儿子,如果他儿子已经死了的话,就拿回他儿子的腰带。因为任务太凶险,报酬太少,而且那么大的沼泽要找一个可能死去的人,太难了,所以没有人肯接这个任务。这个任务也没有规定可以接受的冒险队伍的等级。在冒险者公会挂了二十年,已经撤销了。”

  王风问道:“撤销了?”

  查克回答道:“没错,老大,这个已经不是公会承认的任务了。老大你不会….?”

  看着查克疑惑的眼神,王风说道:“没错,查克,我们就接这个任务。”

  “哈哈哈哈,看来这个冒险队伍实在不怎么样,连这样的任务都接。你们几个,考虑好没有,现在过我们这边来还来的及。跟着你们这个老大很难出头的。”艾格讨厌的语声传了过来,还透着那么得意洋洋的味道。

  其他几个人也都搞不清楚王风究竟是怎么想的,但相对而言,艾格的嘴脸更让他们难过,反而都转到王风这边问道:“老大,为什么要接这个任务?”

  “不为什么,既然我们几个的目的都是追求更高的修为,而不是为名为利,那我们就做这件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吧。就把它当作我们下一步的修炼就在试练沼泽好了。”王风淡淡的说。

  几个人听后,想了想,查克代表大家说道:“老大,我们听你的。”

  不理会艾格的目光,王风带着大家走出了公会大门。

  站在门口,王风问查克:“查克,你有没有问到那个老人的住址?”

  “有,就住在离这里不远的地方,这里我熟,我带你去,老大。”

  在一片破烂的房舍前停住了脚步,周围的环境都是惨不忍睹。查克掩着鼻子走到房门前,大声叫道:“有人吗?请问布库老人在吗?”

  屋子里息息嗦嗦响了好一会,破门被从里面拉开,一个苍老的声音问道:“你们找他什么事情?”

  听声音和语气,王风已经断定这个人就是那个布库老人,上前一步说道:“我们是新成立的一个冒险队伍,看到您的悬赏告示,特意过来看看能不能帮上什么忙?”

  “呼啦”,门被全部拉开,一个面黄肌瘦的老人喘着气小跑出来,查克连忙搀扶住。老者瞪着昏黄的眼珠看了看面前的王风等人,开口问道:“你们…你们真的愿意去帮我找我儿子?”

  王风点点头,老者又继续说道:“真的?可我现在连原先悬赏的金币都没有了,你们还会帮我吗?我的悬赏告示贴了那么多年都没有人理会,你们真的会帮我吗?”

  王风使个眼色,琳达会意的掏出几枚金币递到老者手里。

  看着美丽的精灵拿给自己金币,布库老人的眼泪止不住流了下来,喃喃道:“终于有人肯帮我了,终于有人肯帮我了。”

  跨前一步挣扎到王风面前,抓住他的胳膊,对他大声说道:“我的儿子还没有死,你们一定要帮我带他回来,一定要带回来。”

  王风知道他突然的惊喜有些兴奋,悄悄的透过手给他输了一道真气,暗暗平息了一下他澎湃的气血,同时安慰道:“慢慢来,不要急,我们会把他带回来的,坐下来歇一歇,慢慢谈。”

  老者在王风的安慰下慢慢回复了平静,坐了一会后,平静的问道:“你们真的会帮我寻找他?”

  王风回答:“是的。”

  “那你们是图什么?为什么会帮我这个老头子?我既没有钱,也没有什么宝物什么的,最可怜的就是你们完成任务还得不到任何经验,试练沼泽又那么危险,你们为什么会帮我?”

  “因为我们本来就想在各地修炼,正好这次要到试练沼泽,顺路就可以把您的事情办了,所以有没有报酬无所谓,况且我们也想过的愉快一些,助人为快乐之本嘛。”王风回答道。

  老者怔怔的想了半天,可能接受了这个理由。

  慢慢的说道:“你们是好人,非得去试练沼泽吗?太危险了,你们还是别去了。”

  爱莎问道:“您不想找您儿子了吗?”

  “想,但我不想象你们这样的人去那么危险的地方。我的儿子已经去了二十年了,你们还年轻,不去的好。”可能老人想明白了一些事情,所以力劝他们不要冒险。

  试练沼泽除了王风外大家都知道它的凶险之处,对老者的话也很能理解。但在这些天不怕地不怕的年轻人眼中,充满危险而又神秘的试练沼泽正是自己向往的冒险乐园,对王风来说,危险可能是他最不怕的东西吧,因此老者的这番话基本上没有起到任何作用。

  看到几个人坚持的神色,老者好像陷入了回忆当中,喃喃说道:“当年他走的时候,也是这个神色,和你们现在一模一样。”

  爱莎看着老者的模样,莫名其妙一阵心酸,查克在他身后默默的拉住他的手紧握了一下,轻轻对她说:“我们这个任务完成了就回家走走。”爱莎咬着嘴唇点了点头。

  王风插话道:“老人家,你能告诉我们您的儿子叫什么,有什么特征,怎么辨认您的儿子。还有,您怎么能肯定您的儿子还活着?”

  老者听到这里,回答道:“我的儿子叫哈林,和你们一样,也想做个冒险者。他小的时候就被一个神秘的老人带走训练,直到二十多岁的时候才回来,我们在家里只相聚了三天,他说他要到试练沼泽去完成一个师门的试练,结果就一去不返。”

  “他走的时候也没有多说,只是说这次试练通过的话就会名震天下,我也不敢有这种奢望,只要他安然无恙就满足了。所以走的时候,我把我们家族祖传的保命腰带给了他。这个腰带救过我的先祖多次,所以我能断定他还没有死。”

  王风插嘴道:“那条腰带有什么特异之处,怎么能确保能把一个人保护二十年?”

  老者道:“这条腰带有特殊的魔力,当带上这条腰带后,遇到危险时,只要说出特定的词语,腰带就会把主人冰封在一种万年不化的坚冰中,只有知道这个腰带秘密的人才可以用另一个特定的词语把冰封解开,人呆在冰封中很安全。”

  “人呆在里面可以多长时间不死?”

  “我有个祖先曾在一个古墓中被冰封了四十多年,直到后世子孙找到他,解开冰封后还活了几十年。”

  爱莎突然插嘴道:“莫非那条腰带就是传说中的‘守护者’?”

  老人点点头,爱莎突然疯起来,大叫道:“王风,快走,我已经等不及要看守护者了,这可是传说中的神器呀,快走,快走。”一副恨不得马上就到了试练沼泽的样子。

  众人听到这种传说中的神器居然出现,也都忍不住高兴。只有王风不动如山,继续问道:“老人家,哈林走的时候有没有跟你说要去试练沼泽的什么地方?”

  老人想了半天,才说道:“好像是去试练沼泽里的炼龙窟,具体在什么地方我也不知道。”

  “那你的儿子哈林有什么特征,我们怎么知道他长什么样?”

  “他现在一定在冰里呢,你一看就知道了。”

  “我们找到你儿子之后,用什么词语能把冰封解开?”

  老人看了看,想了半天,凑到王风的耳朵边,轻轻的对他说了两个字。

  王风点点头,对老者道:“好吧,老人家,你安心等着,我们这就去帮你找儿子。”

  把老者安顿好,几个人回答客店整顿行囊。临行前,王风有为大家每人配备了一双不漏水高筒的皮靴,为的是到沼泽的时候方便。整理好后,大家一起离开了费丁城。

  出城刚走不远,听到后面一阵马蹄声。众人闪开道边,想要让过来骑,马蹄声却在身边停了下来,一个得意洋洋的声音在众人耳边响起:“几位大英雄,你们这回可接了个好任务呀,去哪里呀,要不要带你们一程呀!”

  王风等人早就听出,这个声音的主人正是讨厌鬼艾格。周围十几骑全是他们佣兵团的成员,个个高头大马,一脸的不屑。

  看着这些人王风就讨厌,冷哼一声,道:“不敢有劳。”不再理会,继续前行。

  艾格看着他们几个,又讥笑一声,拍马就走,扬起的灰尘向众人扑来。爱莎随手使了个小的旋风魔法,把灰尘吹散。若汉差点就要发作了,被王风按住了。

  王风说道:“这些小事不值得计较,在外行走,少生些闲气,可以活的长久一些。”在原先的世界中,一年来因为不杀人,所以也不和人起争端,旁人也不知道王风是什么人物,因此王风最近的脾气特别好。

  狂战士若汉因为王风的关系,也没有发作。现在的他对王风是心服口服,简直到了王风让他干什么就干什么的地步。其他几个人也唯王风马首是瞻,都静静的没有作声。

  但爱莎却不是什么省油灯,见到自己人被别人侮辱,忍不住发作起来。对着远去的风尘骂了好多声后,才发现同伴都在一边静静的看着她。大小姐脾气立刻爆发了出来,对每个人都毫不留情的骂了个遍。

  等她发泄够了,王风才淡淡的问道:“那个人的评价或者话语对你很重要吗?”

  爱莎一愣,她只是因为对方的刻意的讥笑和侮辱才按捺不住,但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所有的人也都在思索“一个不相干的人的评价或者任何话语是否对自己很重要?”

  王风在原来世界的时候,被武林任务设计不能杀人,因此在四处游荡。游历天下时也受了不少闲气,但一次王风遇上一个古刹老僧,老僧用几句话点化他:“小施主,人在天下,岂能不受气。但武林人物动则好勇斗狠,为一点小事丧了性命。殊不知这种心性怎能得窥武学大道。”

  王风听后也觉得有道理,虽然有时候也会强自按捺杀意,但心胸却是越来越宽广。王风的真气本来也讲究中正平和,在这种心性影响下,也越来越淳厚。

  今天,遇上这种情况,王风虽然不知道心性对魔法修为是否有影响,但对武术斗气的修为却大有好处,因此趁这个机会点醒大家。

  大家都默默思索,王风趁热打铁,继续说道:“我们成立狼军的时候,我就说过,你的朋友听到狼军这个名字就安心,你的敌人听到狼军这个名字就做恶梦,这就够了。”

  转头问爱莎:“那个家伙是你的朋友吗?”爱莎摇摇头。

  “那他是你的敌人吗?”爱莎想了一会,还是摇头。

  王风一笑:“如果这个人不是你的朋友,甚至连做你的敌人都不配,那他的行为语言对你很重要吗?”

  爱莎也慢慢想通了,甜甜的笑道:“我明白了,不管他做什么说什么,如果是朋友的话,我不计较;如果是敌人的话,我就消灭他;如果他什么都不是,那对我也没有半点影响,我还做我喜欢做的事情。”

  看众人都点头,王风笑道:“对待这种人唯一的办法,就是比现在活的更高兴,更惬意。”

  爱莎也大声表示同意。王风大笑道:“那我们就走吧,继续修炼吧。”

  话音刚落,一道强劲的风刃已经到了眼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