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横刀立马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六章 火山(下)

横刀立马 任怨 5633 2006.05.01 18:44

    这个新奇的说法,立刻引起了霍金斯的注意。

  霍金斯从事封印岩浆的工作多年,一直没有很好的办法治根治本。总是封闭了一个口,过段时间岩浆还会冲破岩石封印,为避免喷发造成灾难,霍金斯长年奔走,疲于奔命。

  突然听到这个办法,和以往的方法完全不同,根本就是让岩浆自由发挥,但是如果放任岩浆喷发的话,难道不会造成灾难吗?

  把这个问题提了出来,希望王风能给出答案。

  笑了笑,王风说道:“疏不是放任,而是引导。让岩浆的压力在可控制的情况下一点点爆发出来,这样的话就不会累积压力,使得岩浆内部压力越来越大。”

  一句话点醒梦中人,霍金斯几十年来一直在钻牛角尖,王风的话突然在他的眼前闪现出一条金光大道,霍金斯觉得王风简直就是神派下来的使者一般,不,简直就是神灵直接来到了身边,给他引导,给他方向。

  心情畅快,不由自主哈哈哈大笑起来,周围的火元素仿佛感受到了他的喜悦,也随着他的笑声开始欢快的跳舞。瞬间周围的空气仿佛开始了燃烧,远处的火元素也受到了感染,疯狂的向他聚集起来。

  感受到周围的不正常,王风暗叫不好,身形一转,出现在帐篷旁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整理好的东西一卷,带着包裹,脚下用力,真气迸发,飞似的逃开了霍金斯的身边。白雪早在王风起身的刹那,也发觉了不对,跟着离开了这边。

  离开了几百丈远,仍然能感觉到空气的燃烧。霍金斯那里已经看不到身影,只看到一片红光。

  好在跑的及时,否则这些东西还不都被这老头给祸害了。

  红光里的东西仿佛都在燃烧,不,已经不能说是在燃烧了,而是在融化。一切都在融化,树木,花草,石块,泥土,甚至土地都在融化。

  片刻功夫,土地都已经和霍老头的笑声起了共鸣,接近融化的地面随着老头的笑声泛起了一圈圈的波纹。笑声越来越大,波纹也越来越深。老头的这口气竟然这么长,还在笑,真不知道他怎么练的。

  想不到一句话让老头有了这样的领悟,看来是魔法的修为又更上一层楼了。

  不过如果让老头继续沉浸在顿悟的失神中的话,这里不用火山喷发,光老头自己就可以把这里毁了。

  默运内力,冲着老头的方向,沉声大喝道:“大师,如果你不停止的话,火山就不用管了,直接把这里毁了更方便!”

  声音强劲,直冲红雾内。老头听到了声音,马上发现了周围的状况,哈哈大笑声不止,所有的红雾却飞速向老头那里聚拢。红雾一离开,波纹状的地面立刻变成了坚硬的石头,显然是老头的杰作。

  刹那间,弥漫几百丈方圆的红雾集中到了老头的魔杖前,变成了一个红的要滴血的球状物。以老头为中心,一圈一圈的波纹状石圈整整齐齐的画着一个个同心圆,上面再没有花草树木,甚至连突出的石块都没有,只剩下一圈圈的光滑的犹如琉璃一般的地面。

  突地老魔法师大喝道:“把你的寒铁拿过来,我试试看能不能熔炼。”几百丈的距离,没有了刚才铺天盖地的火元素的传播,声音那里还能传的过来。

  好在王风机警,见老头在那里张嘴说个不停,早飞奔了过来。

  刚好听到最后两个字,立刻明白了老头的意思,顾不得其他,把身上的包裹什么的往地上一扔,身形有如离弦之箭,向着老头飞去。

  这么长的距离,竟然在几个呼吸间就到了自己身边,老头也着实吓了一跳,比高级的空间魔法师的瞬移还要快,怎么可能?瞬移还要先念咒语才行,那像他这么敏捷。刚才王风逃离的时候他并没有看到,根本不知道王风竟然可以有这样的速度。

  奔到霍金斯身边的时候,已经把手臂上的包裹解了下来,拿出寒铁,递给了老头。

  控制那个鲜红的魔力球老头已经感觉很累了,头上又出现了汗珠。但他顾不得许多,把寒铁往地上一扔,红球随着红色魔杖的指引,慢慢的靠近了寒铁。

  一接触到寒铁,红球就化作一团仿佛流体一般的物质,从各个方向包住了铁块。老头一个意念间,被红色包围的铁块缓缓的飞到了空中,半人多高,慢慢旋转。

  隔着老远就能感受到铁块传来的热量,如果不运功护体的话,估计马上就会被烫伤甚至焚烧。而老头原本就是火系魔法禁咒法师师,这点火元素散发的热量根本就不放在心上。

  寒铁仿佛在美餐似的,周围包裹着的红色流体如同被吸收一样,慢慢的渗进了寒铁中。

  王风双眼一眨不眨的盯着寒铁,生怕有什么变化。老头也不例外,不知道这么一来会有什么样的效果。

  终于,所有的红色都被寒铁吸收殆尽,可是寒铁仿佛万年冰山一般,连颜色都没有变化。

  吞了口口水,王风慢慢的伸手,向寒铁摸去。刚才还感觉烫手的寒铁现在竟然和平日没有丝毫不同,触手还是那么冰凉,还是那么硬。王风的心立刻沉了下去,这次看来还是不成。

  不过,现在的寒铁仿佛和过去有些不同,不知道为什么,虽然外表上没有变化,但王风总能感觉到寒铁仿佛焕发出一种吃饱喝足的满足感,散发出一阵阵柔和的舒适。

  奋力把最后一丝火元素融入了寒铁,霍金斯有些累了。不过,修为上有所领悟还是让霍金斯很兴奋,见王风就在身边,赶紧把自己刚刚领悟的东西说了出来。

  “哈哈,原来是这样,原来是这样。”霍金斯显得有点激动了,“禁咒之所以会让人虚弱,是因为使用的人根本无法控制如此庞大的元素和能量,所以才会体力和魔力透支,从而虚弱不堪。如果本身的魔力修为达到很高的地步后,就可以不被禁咒把魔力吸干,当然不会虚弱了。只要魔力足够,发几次也是有可能的。”

  看着王风一副早就知道的表情,霍金斯接着大笑说道:“可是,最重要的是,禁咒根本就是一个需要极其高超的控制魔法元素的能力的咒语,不但要求你的体力和魔力足够,而且还要求魔法的控制力达到超凡入圣的级别才可以,所以,很多人,即便魔力足够,但却发挥不出禁咒的威力,有些甚至连使用都不行。”

  “少数几个勉强能使用的,可以发出,但是却无法控制爆发后的力量,所以禁咒一出,一向是方圆几里甚至几十里都会被魔力肆虐。就好像狂战士的狂化一样,根本无法进行控制。这样以来,根本不可能发挥禁咒真正的威力,只有能够轻松的控制禁咒爆发的力量,才是真正的禁咒啊。”

  王风适时的插了句嘴:“只有能够控制的力量,才是真正的力量。”

  霍金斯一听,马上接口道:“对,只有对自己的力量真正的控制,才能真正的能发挥自己全部实力。想想魔法师们真是悲哀啊,耗尽一生的研修,最后好一点的只能达到魔法师中的狂战士级别,差的连想当个狂法师的资格都没有,真是悲哀啊!”

  王风笑道:“也未必啊,现在眼前不就有一位狂法师以上的大法师吗!”

  “如果不是你说的话,我也不会领悟到这个道理。”大师适当的表示了一下,突然想起什么,问道:“你的那个寒铁融化了吗?”王风有些失望的冲着寒铁努了努嘴,霍金斯看到寒铁的样子,立刻也变的沉默了。

  霍金斯有些失望,这次机缘巧合之下,把周围几公里范围的火元素全部召集了过来,凝结成这么一个浓缩的元素球,竟然还奈何不了这块该死的铁块。

  王风这次确实是帮了自己的大忙,不但让自己找到了一个新的魔法修行道路,而且帮自己解决了几十年没有解决的问题,还碰巧的让自己进入一个玄妙的境界。本以为可以帮上他的,结果却对他还是没有丝毫帮助。

  在霍金斯的心中,和王风的短短的不到一天的相识和交谈,反复两人是已经认识了好多年的朋友,不能帮助朋友,霍金斯心里很不是滋味。所以,脸上露出了很过意不去的神情。

  王风当然明白他的神情是什么意思,不过已经失望这么多次,也不在乎多一次了,好言相劝了霍金斯几句,话题又转回了火山上。

  一说到火山,霍金斯的脑筋又活跃了起来。刚才王风提出的只是一个构思和方向,但要具体操作的话,还有很多实际的问题要面对。

  最困难的当然是如何让岩浆在可控制的范围内缓慢喷发?按照霍金斯的方法,只是把压制岩浆的力量稍微的放小点,就可以保证岩浆能够缓慢溢出。

  虽然这样确实可以让岩浆溢出,但是无法保证外圈的岩浆能缓慢的凝结同时又能保证里圈的还要能流出。不能流出的话,根本无法缓解岩浆的压力。而且,这种办法岩浆的凝结速度太慢,不太可能。

  王风想了片刻,有了些计较,说道:“有一个办法,也许能做到,但必须试试。”

  霍金斯大喜,立刻打算开始,被王风制止了。现在的他耗尽魔力,怎么也得休息半天才行。

  估计刚才的火元素被抽取的时候,岩石凝结的更厚了,所以,火山口那边什么动静也没有。霍金斯在休息冥想的时候,有王风护法,也没有什么事情发生,平安的过了一夜。

  两个人都养足了精神,这才来到原来的那个盆地边。被昨天老头一通折腾,早就不是原来的样子了。和那些泛着波纹的地面倒是差不多,只是地势略微有点低。想到昨天差点把封印岩浆的岩石融化,霍金斯还是一阵后怕。

  地面封印的岩石也有融化的迹象了,两人开始工作。

  王风的意见是让霍金斯压住岩浆提升到一个高度,然后王风利用自己的外发真气把其中的部分螺旋搅动,范围变大,然后用寒字决把外溢的部分凝结,然后周而复始。岩浆一直由老头压制着,反正对于现在的霍金斯来说,那已经不是什么问题了。

  理论上简单,但是实际操作却有很大的困难。所以两个人也不敢大意,由霍金斯老头小心的控制岩浆,反正现在他对火元素是收发由心,多出点力气也好。

  岩浆第一次高出地面,王风也出手了。

  真气先在身前形成一个小的螺旋,然后慢慢控制着投到了岩浆中。劲力加大,中心的液状的岩浆很快随着转了起来。

  老头也适当的放开了些控制,不过为防不测,在盆地的边缘还是加了一道火系的盾墙,以免岩浆突然的不受控制。

  效果很理想,在两个人的努力下,小盆地很快被填满了,王风又一次利用自身真气的寒字决,把外圈的岩浆迅速冷却。里圈沸腾的岩浆还在不停的旋转。

  看办法有效,两个人都很高兴。霍金斯马上开始又一次的放开了些,王风如法炮制,不久,原来的盆地变成了一个小山包。

  很快的,王风的真气快要消耗完了,外发的真气和魔法不同,全靠自身内力的修为。原来只要在身前布一个圈就好,现在却要控制到几丈甚至十几丈远的地方,还不像刀气那么发完就不管,所以,很是消耗真气。

  和老头招呼一声,王风开始打坐。霍金斯把岩浆一封,拿起白雪捕捉好的野味,用火元素开始烧烤。

  这次打坐时间花了半天时间,比以前明显的时间要短,不过,王风自己却感觉到比以前的状态要好。经过熔岩的锤炼,真气仿佛比以前精纯了不少。看来,越过那个高原现象后,委实是提高了不少。内伤早就痊愈,打坐后,王风感觉到了些饥饿。

  老实说,霍金斯老头用火元素从里到外一起烤熟的野味比用单纯用火焰烤熟的要好吃的多。吃了点东西,稍微休息了一下,两人又开始了工作。

  这次的时间比上次要长了些,因为范围的加大,每次处理的岩浆也多了很多,现在的山包,规模明显大了很多。

  这样两人累了就休息冥想打坐,休息好就开始释放岩浆,规律的生活持续了一个多月,原来的盆地现在已经变成一座巨大的锥形山。

  而且,这两天,霍金斯明显的感觉到,下面的压力已经大不如前了。不用很费劲,就可以轻松控制住。

  王风的修为也在这一个月突飞猛进,让霍金斯直叹,真是天才。

  开始只能支持一个时辰所有,却要打坐四五个时辰来恢复。随到后来,每次坚持的时间越来越长,而打坐恢复的时间也越来越短。到现在,基本上可以达到一次工作四个时辰,但是却只要三个时辰的打坐就可以恢复。

  真气也越发的凝练,由万年朱果的根茎拓宽的经脉被再次的加宽,原来的真气由翻滚不休的气体变成了恍若水银般的液体,汹涌澎湃。有时举手投足之力仿佛移山填海般,让霍金斯直叫他要小心控制。

  到后来,阻碍岩浆流动的岩石,沟渠什么的,只要王风看到,随手一道刀气,就可破开障碍,比老头用火焰融化要快捷的多了。

  如同造物主般的工程中,两个人都感觉到了获益良多。霍金斯眼前有了个魔法的新天地,王风也因为今后想做的事情勤加锻炼自己。而且本已经是宗师级的人物,每每互相交流的时候,总是能从对方那里学到更多的东西。

  虽然两个人一个是修习武学,一个是钻研魔法,但很多东西到了最后都是殊途同归,因此也有了很多的类似的经验。互相交流,互相学习,取长补短,双方都相见恨晚。

  后来,因为熔岩的压力已经越来越小,两个人索性在工作之余,互相的切磋了几次。王风教给了霍金斯一些强身健体的基本拳法,让他每天在冥想后打一趟,活血清淤,对身体大有好处。而霍金斯则是指点了一些如何防范火系魔法攻击的小窍门。

  不过以王风现在的功力,全力发动护身真气的话,几乎没有什么魔法能够影响的到他了。

  感觉时间花费了不少,两人后来加快了工作的进程,接下来的十天内,终于把大部分的熔岩都冷却了下来,留着的火山口已经不再喷出岩浆,而是喷出一些刺鼻的气体了。

  两人只能远远的看着这些气体慢慢释放,不敢靠过去。王风还好,可以支持的住,但霍金斯老头就不行了,为了照料他,王风也跟着他远远的避开那些有毒的气体。

  喷了两天,也没有什么可喷的东西了,两人才又爬上那个自己制造的山顶观察。果然如王风所料,缓慢释放出压力后,已经没有什么可喷的了。

  终于完成了,两人都有了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按照霍金斯几十年的经验看,这个火山基本上几年之内是不会有什么动静了。果然是一个治标治本的好方法。

  快一个多月的相处中,两人的称呼已经从大师王风变成了互相戏称老头小子,互相也熟悉了很多。

  “老头,这里我看差不多了,是不是换个地方,你给我讲讲你的凤凰法杖是怎么来的?”王风始终没有忘记炼刀的事情。

  霍金斯也辛苦多日,闻言后说道:“好吧,我们先回我的住处好好歇歇,法杖的事,路上给你讲。”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