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横刀立马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起点(全)

横刀立马 任怨 6681 2003.11.21 18:10

    直到离开的时候,王风还在肚子里暗笑,不把一些简单的东西先说出来,怎么能套到更深的机密呢。事关龙骑兵们的生死大事,不怕龙骑兵的高层们不上钩。

  所料不差,王风离开后不久,长老们马上做了一个争吵式的讨论。

  “小伙子不错,够爽快,看来我们不得不把一些东西和他说一说了。”

  “何以见得,既然他已经把方法说了出来,我们可以马上试试,干吗还要和他细说呀。”

  “你没听他说,不能用我们自己人去运功,必须找一个没有练过龙骑兵心法的人去才可以吗,我们上哪里去找这么一个人?”

  “我们以前都料错了,以为这个小伙子是个魔法师,现在看来,应该是个武士才对。”这是魔法长老的声音。

  “怎么回事,不是有本命兽吗,怎么又成了武士了?”

  “那一手救人的功夫,可不是什么魔法师能做到的,以前从来没有见过。我们的真气虽然可以互相之间帮助增强,或者打通经脉,但也只限于同种的真气,从来没有听说过可以用不同的真气来救人的。”

  经他这么一说,大家都明白了许多东西。不过还是有些疑问。

  “那他不会魔法,如何从苍冥腹中逃生的呢?”

  “这也是个问题,光用武功的话,我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没有人能比的上我们龙骑兵的精锐,我们都奈何不了苍冥,不用说其他人了,估计他身上有什么魔法物品或者神器之类的帮助吧。那天那个小伙子可以生拉开疾风弓,你们也都看到了,这样的神器他看都不看,肯定是另有别的东西。”

  “不要跑题,他现在是什么没有那么重要,关键是我们的人按照他的方法能不能得救。”

  “不搞清楚他的身份怎么和他合作?”

  “合作,这么快你就要和他合作?我们都还没有说完呢,为什么要和他合作?”

  “因为他能救我们的人。”

  “按他的说法,别人也可以呀。”

  “别人是可以,不过你有没有想过,王风已经知道了我们的一些秘密,不和他合作,另外找一个,是不是也得告诉这个人一些我们的秘密呢?”顿了顿,接着说道:“就算可以,到哪里找一个这样的人呢?”

  “我们的龙骑兵预备队员也有一身不俗的功力,一般的高手连他们都比不上,怎么按王风的方法逼出龙气?有数的几个能达到要求的高手,除了王风,其他都在我们的敌对国任高官,你觉得他们会答应给我们救治吗?”

  想到这个现世的问题,大家都很兴味索然,确实,按照王风的方法,能帮上忙的只有王风一个人了,也怪龙骑兵平日眼高于顶,将天下人都小视了,却没有想到,现在能够帮助他们的,却是他们平时最看不起的普通的武士高手。

  “可是他要我们提供一些更细致的机密,如何能够答应?”

  “问题就在这里,他能救一个人,并不代表能救治所有人。况且他已经从哈林身上知道了很多东西,即便我们不说,他答应救人,也可以从其他人身上找到更多的秘密,那时候再说,你不觉得我们会很没面子吗?”

  “那我们就做一次违背良心的事情,把他们囚禁,逼他帮我们救人。”

  “你怎么那么蠢哪,先不说囚禁他他愿意不愿意给我们的人救治,就算答应了,暗中使点坏,我们还是得不偿失。何况那几个人身后的靠山,哪一个是好惹的,除了这个王风和若汉没有资料,根本不知道会面对什么样的敌人,精灵的背后也不是很硬,另外那三个哪个是省油的灯,何况我们总部还在人家的地盘里。”

  “他帮我们杀了苍冥,救了哈林,重新解禁试练室,哪一个不是对我们意义重大呀,何况他还没有提过任何要求,你能下的了手?如果这样,我们当初和龙族的约定还能持续吗?没有了龙,龙骑兵算是什么?马背上的龙骑兵吗?”

  一番话大家都默默无言,沉静了下来。

  “他的要求也很合理呀,要救人,总得知道怎么救吧。你们去魔法恢复中心也得和魔法师说明到底是哪里不舒服,哪里需要恢复,怎么受伤的吧?”

  “这个王风到底是什么人,不管用什么方法,能把苍冥杀死,单凭一己之力,却能把龙气从龙骑兵体内逼出,不管他会不会魔法,有没有神器,都是一个不可小看的人啊。”

  “不知道你们注意过他左臂上的那个兽皮包的方块没有,我怀疑那是他的兵器,不过没有见他用过。很好奇呀,哈哈。还有,他能从给哈林的治伤中就知道哈林的真气特性,匪夷所思呀,不知道他用的是什么方法。”

  “他现在是什么人其实没有多大的关系了,重要的是他把我们当朋友,我们也应该当他是朋友才对。马上和宗主龙族联系,尽快定下来。”

  很快王风得到了消息,龙骑兵的人和王风紧密合作,一起讨论以后的救人事宜。

  龙骑兵长老们很合作的把龙骑兵练功的机密描述了一遍。

  与王风猜测到的大体相同,龙骑兵需要从小开始修炼特殊的功法,以便在时机成熟的时候能够与龙融合。

  所谓和龙的融合,实质上是自身的真气和龙族提供的飞龙与身据来的龙气进行融合的过程,和普通修炼中的传功和灌顶很类似。不同的是,一般的传功输功者会功力大损,而在飞龙和龙骑兵之间却不会,因为龙气与身据来,分给龙骑兵一些根本不会造成实质上的损害。

  一旦融合成功,龙骑兵就和自己的龙建立起了一道来源于自己坐骑的同源真气通道,以后的修炼中,随着功力的加深,自身经脉的拓宽,会不时的从飞龙体内吸收更多的龙气以壮大自己。

  当然,也不会疯狂吸收造成飞龙的虚耗,其实,龙骑兵的功法,是从龙族学习到的,有一个后果就是,在修炼龙气的同时,也带动了飞龙体内的龙气循环,自己的坐骑也会随着龙骑兵功力的加深而进一步强大。

  王风听到这里,心中忽然有了一丝疑惑,但是什么都没有说,静静的往下听。

  接下来,飞龙长老又慎重其事的叮嘱了一遍王风,以后听到的内容决不能外传。

  王风答应后,飞龙长老才把龙骑兵修炼的功法从头到尾的讲了一遍。从真气的培养,流转路线,和不同属性的飞龙结合的时候如何不同的处理。

  最后的一条才是王风真正想知道的内容。来到这个魔法世界,虽然现在见过的高手没有几个,但实力都是在王风认知范围以内的。唯独对于这个世界的魔法,王风是一点概念也没有。

  一个娇滴滴的小女孩,使出来的风刃竟然能够达到如此恐怖的效果,而且没有用体力,没有用内力,这是王风以前从未想到的。

  虽然现在对于一些爱莎使出来的普通魔法已经对自己构不成威胁了,但据爱莎讲,她精通的仅仅是风系魔法一种。其他还有地水火风光明黑暗等等,更有一些复合的如雷系电系的魔法,自己根本都没有见过。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他当然明白未雨绸缪的道理,正好龙骑兵可以抵抗大部分的魔法,那么他们除了龙的原因外应该还有一些其他方面的原因。

  王风就是想从龙骑兵的口中得到多一些的对抗魔法的资料。

  飞龙长老最后讲的一些东西正是王风急切知道的,也正是龙骑兵在融合飞龙过程中最危险的一个过程,稍有不慎,就是死亡。当然,成功后,不但实力大增,而且拥有了普通魔法免疫的身体。

  其实诀窍也很简单,就是在处理不同属性的飞龙时各有一套针对该属性的功法,可以把不同属性的龙气成功导入全身。飞龙本身就对普通魔法有免疫的能力,吸收龙气后,只要能运用到全身,使的每个器官,每块骨骼,每寸皮肤都被龙气熏陶一遍,龙气充溢其中,自然会对魔法免疫。但对于一些禁咒魔法还是不能完全不受影响,但已经比正常人要好的多了。

  原来如此,虽然不敢说对自己有多大的帮助,毕竟也是一种方法。

  显然几个长老对研究各种希奇古怪的事情方面的兴趣远远大于主持龙骑兵的具体事务。把一些东西讲出来以后,便迫切的和王风讨论起王风的方法,主要的原理,是否能加入魔法因素,更有甚者,飞龙长老甚至想要把龙页救治过来。

  听着他们的讨论,王风总算明白,为什么这个龙骑兵的长老会需要事事向宗主请示了。根本就是一群对学问研究着迷的人,可能看在他们年纪大了,又能做出一些古怪但可能有用的东西,所以把他们升为长老,供养起来,小事让他们做主过过瘾,大事还是宗主拿主意。

  看来,现在在龙骑兵的总部,真正说了算的人根本不是长老会,而是真正能够命令所有武装力量的人——库林。

  耐着性子,王风把自己的方法和几个长老们一起讨论了半天。不过让王风感兴趣的事情还是有的。

  飞龙长老坚持要看看如何能把龙也救活,使的事情的难度增加了。王风对这个世界的龙并不认真。在他的眼里,龙的概念是那种行云布雨,鹿角猪嘴蛇身五爪的龙,而不是现在的这样长着双翅,模样活象个大蜥蜴的龙。不过既然这里不是自己本来的世界,那龙长的奇怪也不足为奇了。

  好在这里的龙也象自己概念中的一样,也有火龙,水龙什么的,不过好像多了些什么冰龙,雷龙等,而且这些龙只是龙骑兵的坐骑,根本不是什么龙王龙女什么的,就是不知道他们和龙骑兵一起出事以后怎么救治。但至少给大家留了一个主攻的方向。

  大家在理论上把王风的方法又研究了个遍,终于确定了应该没有什么大碍了,这才放王风出来。

  王风也早就想离开这些老学究找库林谈谈了,苦于没有机会,现在终于解脱了,马上出来,正好见到库林正在外面等他。

  两个人一起走到一个不起眼的小屋,库林招呼王风坐下,对王风说道:“这里没有储光传送魔晶石,所以我们不会被长老们看到,有什么话可以尽管畅开了说。”

  王风笑问道:“这里真正主事的是你,对吧,库林大叔?”

  “没有办法,自从试练室封闭后,军队那边人员补充不上,只能省着用,只好派我带了一个小队来这边坐镇,其他人都到军队中去了,实在是没有人了。”库林苦笑着说。

  王风也跟着笑道:“整天陪着这些老学究,不嫌烦吗?”

  库林道:“他们都是些醉心研究的老人,而且给我们也提供了许多好东西,没有什么烦不烦的问题。我大部分时间还是在训练那些年轻人,活力的很。”

  看了王风一会,忽然问道:“发现什么不对吗?”

  王风也紧紧盯着库林的双眼,说道:“有点问题。”

  “说说看。”

  “龙活的长吗?”

  “不是很长,普通的能活七八千年吧。”

  “龙族要那么多加强的龙干吗?”

  “……”

  好一会没有说话,但库林看着他的眼光开始有点赞赏的味道了。

  又过了一会,库林突然说道:“我们来较量一下吧,让我看看你到底是如何消灭苍冥的的。”

  王风笑道:“正有此意。”

  王风这一年多来,除了在苍冥腹中,还没有什么时候痛痛快快的和人战斗过,虽然一直滔光养略,但狂热的性格还是不能从根源上改变,空有一身武力却不能施展,也压抑很久了。和爱莎琳达等人在一起的时候,只能从脑子里过一过和大家比武的瘾,从来不能解解手痒。

  库林最近几年也如此,十年前,库林就已经是大陆上排名第一的冒险者了,后来一般的冒险任务已经提不起他的任何兴趣了。恰好组织里又让他去训练新血,主持总部的事务,因此也是憋闷了好久,由于不能从武功上发泄,只好平日没事和队友们打赌为乐。

  现在两个人都有一探对方底细的想法,正好不谋而合。

  这个小屋的下层,就是一个宽大的场地,本来是试练失败者进行修炼的地方,二十年没有开放,一个人都没有,正好作为两个人的比武场。

  彼此大概知道对方的实力如何,因此出手也没有什么顾忌。

  两人一上场,就结结实实的对了一拳。没有任何花巧,只是两个运足功力的拳头撞在了一起。

  “砰”一声沉闷的响声,两人分别向后退去。不过,库林只是腾腾腾退了三步,就站稳在地,王风却是连连退了七八步才定住身形。

  “好!”两个人不约而同的叫出声来。

  这一拳就把两个人功力上的差距真实的反应了出来。单从功力看,库林至少要强出两筹不止。

  不过王风并不气馁,有时候光是功力的高低并不能说明问题,何况王风还知道龙骑兵的功夫有一个弱点,那就是经脉并不是自然压力拓宽的,而是通过龙气加深的功力,所以,在硬碰硬的攻击中是没有办法占到便宜的。

  所以,王风趁着后退拉开的距离,凝聚了一道刀气,向着对面的库林发去。

  虽然看不到王风那么远对自己挥手挥出了什么,但马上就感觉到了刀气及体的威胁,诚心想试试刀气的强度,因此库林凝神运气,不躲不闪,准备硬接。

  王风一看大惊,这刀气经过一次深深打坐后更加凝练,比上次在苍冥体内发出的又强了不少,眼看库林想要硬扛,忍不住大叫道:“躲开!”

  库林闻言,百忙中一个急转,让过刀气的来向,向一旁掠去。

  但还是稍有不及,刀气的锋尾还是掠过了库林手臂。轻轻的“嗤”一声,库林身上经过飞龙长老精心改良过的盔甲轻松的被划了一个缝,随后,库林布满功力的胳膊也彪出一股血箭。

  王风急忙赶过去,帮库林脱下盔甲,点了胳膊上的几个穴道,止住了流血,随后,一道真气输进去,刺激伤口周围生肌长肉。

  库林看着自己的伤口,开口说道:“除了我们宗主,许久没有人能伤我了,你还是第一个。”顿了顿,接着说道:“相信你已经知道了我们功夫的一些弱点,不然你不会这样攻击了。”王风默默点头。

  “好,好。”库林说道,“看来我的眼光还是不错的,相信我们宗主的决定也不会错了。这盔甲经过飞龙长老精研多年,普通的兵器连痕迹都不会留,但却经不住你的虚空一道真气。”

  站起身来,正色道:“王风小兄弟,你们狼军的人我都查过了,除了你,其他人的资料现在已经都有了,按照常理推测,都不应该有那样的实力,估计和你是分不开的。”

  “我和宗主已经研究多年,希望能改善这种状况。我们和龙族合作,也是希望能找到一种方法能够培养出一些超强的战士,现在还不能和你说为什么,但我希望你能答应我一个要求。”

  看着库林的企盼的眼神,王风心中明白一定是什么重大的压力能让库林这样的高手也觉得棘手,连库林都还要拜托王风去做的事情肯定也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于是开口问道:“什么要求?”

  “如果在试练中你能救活那些失败的预备龙骑兵,那就拜托你把他们接收到你们狼军中,请你有时间有办法的时候指点一下他们,看看能不能帮我们克服这个弱点。”

  “我们宗主以及龙族的族长都对你表现出了很浓厚的兴趣,以我们龙骑兵的情报系统和龙族的能力,居然都查不出你的来历,看来你还是挺有手段的。”王风心中暗暗好笑,怎么查,回原来的世界吗?

  “实在是很难为情,你帮了我们这么多忙,我们什么都不能回报,结果还是要求你帮忙。”库林自己想着也觉得不好意思。

  “我和族长商量过了,我们龙骑兵目前也不能总让一些不能通过试练的人埋没着,因此,我们把他们都交给你,从此以后,他们都是狼军的人。以你的能力,相信不久的将来,肯定会出现一支可以媲美龙骑兵的军队了。”

  库林说话的时候,王风没有接口,听他静静的说完。心中却对那个不能说的原因大感好奇。

  什么压力能让比库林还要厉害的龙骑兵的宗主和龙族的族长一起来关注自己,如果不是内部的忧患外,就一定是外部的压力了,难道还有这样强的敌人吗?

  一想到能把龙族和龙骑兵压制的非得联合起来的这股力量,王风忍不住心中发痒了,能和这样的力量为敌,也可以算是不虚此行吧。

  和库林一起回到那个小屋中,两个人不发一言。就像比武一样,简单的几个比划就可以知道双方的深浅了,简单的几句话,也能知道对方的为人。

  从库林那里离开,回住地的路上,王风心中不断思索。

  估计从离开炼龙窟的时候起,狼军就再也不是那几只小鱼小虾的狼军了,至少也是能纵横一时的一支小军队了吧。

  从被迫禁止杀人到现在,王风一直没有过什么人生的目标,浑浑噩噩,碰到狼军的几个人后,也是半游戏半玩耍的和他们几个凑在一起。做什么事都没有特别认真,当冒险者也笔走偏锋,专挑了一个没有报酬的任务。直到看到艾格的眼神,才萌发起一些危机感,但还是没有明确的方向。

  现在居然知道有一个不知名的敌人能把龙骑兵和龙族都能压制,立刻激发了王风的雄心,能和这样的敌手交战方为男儿。

  也许,是上天安排了这一切,否则怎会让素未谋面的龙骑兵宗主和龙族族长对自己这样另眼相看的呢?

  今天后,将是王风,也是狼军的一个崭新的起点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