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横刀立马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二章 盘查(下)

横刀立马 任怨 4308 2005.05.23 18:21

    龙骑兵离开的时候,也正是多普和热血的人恢复正常,帮助狼军打扫战场的时候。

  按照冒险者的规则,佣兵团在保卫商队的时候,只要商队没有运输违禁的物品,并且在冒险者公会备过案,那么消灭盗贼的行为就完全合法,而且消灭盗贼所得的战利品归佣兵团所有。

  狼军的人很公平的把热血消灭的人连尸体带财物都留给了热血,其他被弓箭射杀的人,全身上下搜刮的干干净净。不过最多也就是一些兵器和盔甲,这些人身上连点日常用品都没有带。兵器和盔甲也是到处都能买到的大路货,身上又没有任何可以标志的物品,所以,关于突然出现的这批人,根本不知道是什么来路。

  尽管狼军的人还是一如既往的客气,但热血的队员已经不再更不敢用原来的那种看不入行的菜鸟的眼光看待他们了。不要说面对龙骑兵时候的镇定自如,即便是象之前一样,瞬间射杀成片敌人的可怕箭法,也不是他们这些人可以随便轻视的。

  奥特在佣兵界已经闯荡了多年,才有了眼前的这些局面。从开始不入流的小佣兵团,一直到在中大型佣兵团中服务,到最后成立自己的佣兵团,奥特一直兢兢业业,严格按照佣兵的传统,学习前辈们在血与火的历程中总结出来的经验,并且教导自己的成员努力成长。走南闯北,也见识了不少大场面,可还是从来没有见过象狼军这样的佣兵团。

  说他们年轻吧,可里面的年轻人个个精明,经验丰富,比起他们这些老油条不差分毫;说他们资历深吧,可他们明明白白的是一级佣兵团,从团长到队员,最高的个人级别只有二级;说他们好相处吧,可满地的尸体告诉众人,他们绝对不是好欺负的软柿子;说他们嗜杀成性吧,可一路上或明或暗的讽刺挑衅他们根本不带理会,谜一般的年轻佣兵团。

  看他们杀敌的利索劲头,职业杀手估计也不过如此了,更可怕的是他们对生命的那种漠视,转眼之间,和他们敌对的人都遭受了灭顶之灾。而且杀完人以后满不在乎的态度,几乎让人怀疑他们是那种从小被人驯养的死士。

  可是死士绝不会如此的明目张胆的一路张扬,而且他们在一路上,严格的遵守着冒险者公会约定俗成的规矩,没有半分的逾越,种种的一切,只给奥特留下两个字:可怕。

  想起之前路上自己团员的所作所为,奥特都感到一阵阵的后怕。看看周围这些团员的脸色,奥特也知道,不用自己吩咐,自己的人也不敢再对狼军的任何人有任何的冒犯了。

  多普已经恢复好一会了,刚刚发生的事情让他慌乱了好一会,现在需要慢慢整理一下。

  狼军是绝对危险的队伍,任何针对他们的敌对行为都将遭到毁灭性的打击。

  面对龙骑兵毫不退缩的气概,加上强劲的实力,值得用任何代价争取。

  如果少爷能够保证在那个队长王风死后,可以接收所有的队员,那就集中全力,消灭那个人。

  狼军里没有魔法师,至少这次任务里没有,这是他们的弱点,需要的话,近期内集中全部的魔法攻击力量,防备他们因为王风的死而反击。

  狼军和龙骑兵一定有关系,看目前的情形,敌人的可能性要比朋友的可能性大,接收力量的时候要考虑,不能因为这些人得罪龙骑兵,会给家族带来巨大的麻烦。

  货物的秘密看来还没有被发现,虚惊一场。

  在他思考的时间,周围的人已经打扫了战场,整顿了行囊,奥特有两个人受了点轻伤,但都不妨碍行动,虽然耽搁了,但现在天气还早,在天黑的时候到达下一个扎营的地点还是能赶上的,何况狼军的武士们已经先行了,所以,安排好这些事情后也该启程了。

  等负重兽慢慢腾腾的到达宿营地的时候,这边已经打扫的干干净净的,一点杀人和争斗的痕迹都看不出来了。只是多出了一些负重兽,自然被当成战利品理所当然的由狼军接收了。

  琳达也把伊莎他们的来意告诉了王风。虽然很奇怪龙骑兵为什么不直接用他们自己的金龙佣兵团完成自己的委托,而要找他们,但这事和眼前并没有多大关系,所以暂时也不做他想。

  被明里暗里彻底清理过的山路再没有任何扎眼的人和物,出山的这段路说不出的轻松,每天按照行程赶路就是。

  安安稳稳的出了山,只要半天的行程,就可以到达天龙帝国的边境城市古斯比了。而且从山里出来的路只有一条,就是前方的城市。

  离城这么近的路程,每天都有军队在这段路上巡逻,由于是边境城市,为防止敌袭和走私,军队有相当大的权限,可以随时对有怀疑的人或团体采取行动。所以,不管是大贼还是小贼都识相的在这段路上装好人,对需要过境的商队来说不啻于一个安全打尖的天堂。

  原来以为这段路是最省心的了,但还是出了问题。

  刚出山路不远,就被两百多人的巡逻队拦住,详细检查。

  检查的地点选择的很巧妙,正处在一个中央开阔,四周还是有很多丘陵的小盆地。盆地中的开阔地可以很轻松的放下所有的商队人员和检查人员。

  不知道什么原因,以往都是简单的例行检查这次查的很认真。从货主,随从,保护的佣兵,每个人都要求出示水晶卡一个个核对,每包货物的种类,数量,重量,所有的货物清单,都仔细的清查一遍,没有半点遗漏,就差没有开包一个个的过了。

  而佣兵的级别,资历,随身的兵器,在冒险者公会注册的资料,这次任务在冒险者公会的登记备案,都详细的过了一遍。

  在刚遇上巡逻队的时候,王风就感觉不对了。在自己国家的这边,一次巡逻根本不用派出这么多人进行这么简单的例行任务,所以,这里面肯定还有别的原因。

  再仔细听听,周围的丘陵后面隐隐约约传来兵器盔甲轻轻相撞的声响,可能是有人不小心整理的时候弄出的动静,摆明了在丘陵的后面还有大量的埋伏。

  这种情况下,不知道事态如何发展,如果不想在大批军队的包围圈里生事的话,最好的动作就是乖乖配合。所以,王风让所有人听指令行事。

  经过龙骑兵的事件后,狼军中所有人对王风的命令都是毫不犹豫,不打折扣的忠实执行。这也让多普在路上怀疑,是不是王风才是整个狼军的主心骨。不过马上他就被自己想到的另一种可能推翻了。

  也许是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人不知道为什么得罪了龙骑兵,所以,为了能够到时候推出一个替罪羊,他们选了王风这个最弱的人来做首领。一来不会有人嫉妒,二来让他在有事的时候出头。狼军的其他行为也间接证实了这点。

  一路上对热血的冷嘲热讽毫不理睬,是因为他们要面对的是强大百倍的龙骑兵的报复,所以没有精力也不想节外生枝。至于对敌时的冷酷无情,估计也是因为害怕使然吧,每天想到要面临龙骑兵的可怕报复,估计在这样的压力下对敌出现的太过残忍也就能够解释了。后来对王风的必恭必敬应该是龙骑兵出现后,这些人直接面对了仇敌,为防止王风事到临头临时反悔,所以让他在临死之前,放宽心的当几天舒服老大,也间接的让他不得不为这些人卖命。

  对了,一定是这样,所以当王风让大家丝毫不差的遵从巡逻队的号令时,连多普都为这些优秀的年轻人觉得不值。连面对龙骑兵都没有弯腰的强大战士,竟然被几个全副武装的巡逻人员吆五喝六,还得接受各种繁琐的盘问,这样的俯首帖耳,在多普眼中都看的有点不齿。

  王风的命令是配合,所以大家都很从容,并不像多普所想的那样低声下气。况且,精灵们本来就是严格服从命令的军人,对这样的检查自然也是一丝不苟。和自己兄弟部队的人员配合有什么,何况他们都在执行任务。

  热血的人见狼军如此,也没有什么特殊的表现,现在他们是唯狼军马首是瞻,他们怎么做,自己就怎么做。如果遇上的人让狼军都这样好说话,那么热血的人更没有资格理直气壮,所以默默的跟着狼军,没有犯什么大的错误。

  多普自己带的人并没有这样的好脾气,几个脾气火爆的已经开始嘟囔了:“大爷我这条路上风风雨雨也十几年了,还从来没有遇到你们这样的,什么东西?仗着自己人多就乱来啊!”

  话音未落,几枝长矛已经指了过来,逼住了这几个嘴里不干不净的,后面的马上弓上弦,刀出鞘,杀气腾腾的看着他们。

  为首的巡逻人员大喝一声:“大胆,竟敢妨碍边境巡逻队执行公务。现在我怀疑你们当中有他国奸细,统统给我抓起来调查。”

  几个闯祸的人见状,心知闯了大货,一动都不敢动,等候发落。

  多普连忙喊着:“误会,误会!”一边向为首的军官那边挤去。

  胖胖的脸庞上满是汗水,也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现在的他还真是一副奸商的嘴脸,满脸的谄笑,边走边喊:“误会,军爷。误会,他们不懂事,您别跟他们一般见识。”

  心里把那几个不争气的手下骂个半死:“你们这些笨蛋,这回的任务何等重要,还敢在这种场合上生事,回去轻饶不了你们。”

  脑子里骂着,嘴里却陪着笑:“大人,他们绝不敢妨碍公务的,您别吓唬我们,我们都是做小买卖的,哪里敢啊!就他们几个,还想做奸细,您真是高看他们了,借他们几个胆也不敢啊,他们有那个资格吗?真是,您千万别生气。”

  那首领上下扫了他几眼,知道他是货主,冷冷的说道:“哦,那你觉得做奸细需要什么样的资格啊,我们做事需要你来教吗?”语气冰冷,透露出一股杀气。

  多普不愧是经常在商场中打滚的人,立刻听出了不对,哭丧着脸陪笑道:“军爷,您就别取笑我们了,他们几个不懂事,我替您教训教训他们,您千万别往心里去。”转头对着几个人就是几个大耳光,扇的噼啪乱响,嘴里骂骂咧咧:“叫你们几个乱说话,还不赶紧给军爷赔罪。”

  在他的示意下,几个人委屈的陪了个罪,多普乘机把自己国家的通商证明夹带着几块金币塞了过去。

  那首领接过证明和金币,看着眼前这些人低声下气,还一时不好再继续发作。上面又有交待千万不能野蛮行事,突然之间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求助的眼光微微的瞟向后面一个带队的小队长。

  那小队长轻微的摇摇头,手指暗暗的指了一下那几头空着的负重兽,首领立刻心神领会,大声说道:“看你们还挺会做人,刚刚的事情我就不追究了。”多普赶忙道谢。

  首领和那个小队长的目光交流逃不过王风的目光,这些人出现的这么蹊跷,一定有什么事情。

  首领话锋一转,突地问道:“你是货主,我问你,你们的负重兽为什么会空着几头?莫非你们虚报货物,参与走私?还有,这些兵器盔甲是怎么回事,莫非你们还要聚众图谋不轨吗?”

  多普反射性的叫苦道:“军爷,您可不能这么说啊,我们只是做点小本生意,哪里敢做这些啊!”停了停,指着那些负重兽和兵器盔甲说道:“这些都是我们在路上遇到盗匪,我们的护卫佣兵团的战利品。不信,您可以问问他们啊。”说着把奥特和王风指了出来。

  那首领听到这里眼中一亮,几乎有些急不可耐了,但突然又想到了什么,安静了下来,但眼中神色的变化让王风看的一清二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