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横刀立马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章 狙击

横刀立马 任怨 6961 2005.01.20 15:36

    夜色中,几个原来在负重兽背上的大包裹被放到了黑暗的角落中。几个人在包裹外的地方轻轻的敲击了一段短促的信号声,随之,每个包裹都被从里向外撕了个大口子,一个个身影轻轻的趁着夜色跳了出来,到了稍微宽敞点的地方活动麻痹了一天的手脚。

  当然,他们呆的这片空地没有火光。尽管所有人都在活动,但却没有一个人发出声音。活动开了手脚,几个人又麻利的从原来的货物包裹中取出了一堆兵器,在场的人个个有份,各人拿起自己合适的兵器,到空地上列队。

  一会功夫,足有两百人的队伍整整齐齐的出现在帐篷中子爵的面前,虽然在拥挤的货物箱中闷了一整天,但经过短暂的休息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各人的各种问题也都在短时间内解决完毕,现在又恢复了一些精神头。

  子爵大人满意的看了看自己的私人武装,对其中领头的人吩咐道:“瑞奇,大家在里面呆了一整天,你带着大家好好休息一下,然后趁着夜晚到我们指定的地方埋伏。”

  瑞奇很忠实的带着这支队伍干他们该干的事情,子爵大人转头头来回到了帐篷中。

  舒服的抿了一口桌上的用珍贵的琉璃杯盛着的朗姆酒,开始幻想起那个可恶的帝国元帅诺顿在得知前面这些人被消灭的哭脸,脸上露出了一丝得意混合阴险的笑容。

  外面正在修整的两百人是子爵自己花重金从各地招揽的好手,是这次袭击中真正的主力。扮作行商的那些人都是一些普通的士兵,连魔法师都是假的,但人多一拥而上,也能给敌人造成不小的损伤吧,何况还有那些好手在暗中偷袭。

  很遗憾的是,这次的行动队伍中没有真正的魔法师,中级以上的魔法师都被帝国的军队严格的控制,自己手上只能是些初级的魔法师,但不管怎么说,对手也一样,只要是在帝国内的佣兵队伍都得将自己佣兵团中的魔法师登记,方便帝国随时征召。他们那里也没有什么高级的法师,大家的起点是一致的。

  不,不一致,那些人怎么会知道自己突然多了两百个人,而且个个都是身经百战的高手。对面那些人都打听清楚了,除了那二十个精灵弓箭手自己知道,其他的那些人都是些一级的小佣兵,很容易对付。另外一个佣兵团虽然比较麻烦,但是也不是那么难对付,必要的时候牺牲一些高手。对面的货也查清楚了,都是不错的上等货,都拿回去能顶的上自己领地两年的收入,这次出来收获真是丰富啊。

  子爵大人已经深深的陷入了自己的狂想之中,完全不知道在自己的队伍后面,那个自己认为胆小如鼠的谄媚的年轻人正在耻笑他。

  这个笨蛋,真的以为这样就可以打击诺顿元帅吗?如果不是诺顿大人自己透露出来的消息,你怎么可能知道这些人,还真以为自己有多了不起。

  不过这个愚蠢的笨蛋,真的以为杀了这些人就可以打击到诺顿大人了,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诺顿大人当作一个棋子了,如果不成功,那就证明了王风的实力,如果成功,堵在山路两边的军队立刻会把这个笨蛋抓起来,私自出兵,就是杀头的罪名,再加上以子爵的官位谋害外国行商,抢劫货物,杀人害名,这几条加起来,子爵一家人都不够杀的。

  不管这次成与不成,这个笨蛋子爵大人都难逃一死,怪不得在军队里也混不下去了,没有什么本事还要嚣张跋扈,树敌无数,这个人真是死也是笨死的,被人卖了还要替人数钱。

  心里狠狠的鄙视了一下这个笨蛋子爵大人,然后施施然的跟着那些要出发的两百人,向着目标走去。不过,前面的两百人并没有发现,都在赶着奔向目标地区。

  天渐渐的亮了,不过却有些阴沉,仿佛要下雨。

  商队起个大早,负责的人准备早餐,狼军也在整理着行包,准备出发。

  王风整理好行装,看着这阴沉的天色,对走过来的若汉和琳达说道:“今天一定要小心。”两人点头应是。

  按照计划,派人先去和对方商量,是否可以互相借道,对方同意了,而且很大方的让这边先行,带回来消息,已经是上午了,天色还是灰蒙蒙的。

  商队开始行进,照例,奥特派了一些人去前方警戒,毕竟,小心无大错。

  队伍慢慢的沿着不是很宽的山路前行,天色不好,而且快要到最窄的地方,加上对面不明商队的压迫,所以大家都没怎么说话。

  总有些莫名其妙的感觉,好像今天会发生什么事情。这是王风从尸山血海的战场上领悟到的一种近乎本能的本领,每到有杀戮的时候,总是能够隐隐约约的感觉到些什么。

  这次又有了这样的感觉,王风觉得不妙,赶忙吩咐琳达四下看看,不放心,又让白雪跟了去。

  琳达转了一圈没有什么发现,但王风还是有些不妙的感觉,而且越往前,这种感觉越强烈。

  还是觉得强烈的不妥,王风把若汉和琳达全叫到了身边,叫若汉吩咐所有人都戒备,然后让琳达把在天城给她特意定做的箭都准备出来。

  琳达一惊,问道:“这么严重吗?我什么都没有发现啊?”

  “估计有些很难解释的事情,你去准备箭支,我去和热血的人谈谈。”

  走到奥特那边,正好多普也在,把自己的怀疑说了一遍,请奥特的魔法师帮忙查一下。自己回到队伍中安排。

  琳达已经把箭准备好,这种箭是特制的,数量不多,平日琳达都是放在行囊中,只用普通的箭支练习。

  王风上次和奇姆老头一起讨论武技魔法的时候突发奇想设计出的破魔狙击箭。

  当时奇姆老头比较坚持弓箭手对魔法师是没有用的,即便是王风能够射出那一箭。虽然威力巨大,只要能够射中,一定可以结果魔法师。但是弓箭的射程毕竟是太短了,远远不能达到魔法师远程施法的水平。也就是说,魔法师可以打到弓箭手,但弓箭手却够不到魔法师。

  但王风却不以为然,认为弓箭手一定能对魔法师造成威胁。而魔法师说的射程问题,可以通过增加弓的弹力并通过在箭支上增加旋转的技巧来实现。

  魔法师当然不同意,一定要王风当场试验才信服。

  现场当时也没有多大力道的弓,不过王风还是有办法。力道不大是因为弓背的弹性不够,王风内力轻巧的试了几次,马上就掌握了怎样在弓背上附着内力的技巧,通过每次力道的掌握来调整弓箭增加的射程。

  几次下来,效果很显著,普通的军用制式弓的射程最多可增加两倍有余。

  试验有效,奇姆老头立刻来了精神,开始和王风讨论起如何更加增大弓箭威力的办法。

  有经验丰富的魔法师在场,而且讨论的是对魔法师的威胁。也就是说,对这样的技巧了解的越多,自己以后活命的机会也会越大。况且奇姆这样的身份,已经不可避免的考虑到了国家的利益,能够增加自己国家魔法师的机会,却能大量杀伤敌对国家的魔法师,这样的机会绝对不可以错过。

  有了进攻,自然就有了防御。奇姆老头开始用他多年的经验思索如何抵御王风以这样的射程和插在黑金石柱上那支箭的威力结合在一起的进攻了。

  好在世界上还没有那样的天下无敌的弓箭。想遍了自己所有会的魔法,发现并没有一种可以抵挡的住这样的攻击,正在愁眉不展,王风却提醒他爱莎新练习的风盾。奇姆立刻如见到暗夜明灯般,奇思妙想不住的冒出来。是啊一个挡不住,那就十个,十个挡不住,那就一百个,总有能挡的住的。不过这样的方法有一个弊端,就是一定得提前发现才行,否则,即便是禁咒法师,也挡不住这样威力的一箭。

  无论如何,总是有了办法,也算是一个很好的结局,但老头子兴致已开,不愿让武技专美于前,于是开始考虑如何把魔法的威力也加入到这样的箭中。奇姆本身是风系魔法的大家,对于增加箭支速度还是很有想法的。

  和王风试验了几次用魔法把箭吹的更远的方法,效果却很不理想,证明这样的方法不行。主要原因是魔法的威力不能集中在箭支上,反倒把箭的方向吹偏了。

  但奇姆毕竟是大师,很快就想到了解决办法,他在箭支上刻了一个增加平衡旋转和向后吹风的魔法阵,为了平衡箭支后面的飞羽,下了不少功夫。而且为了能使不懂魔法的人也能使用,特意增加了一个魔法开关,只要箭杆飞行方向的速度超过一定的数值,就可以启动魔法阵,这样,只要箭一离弦,就有魔法增幅。经过这样的改造,这种箭的射程在原来的基础上又扩充了一倍,成了真正的超远程狙击箭。

  连奇姆这样的大师,做这样的箭支都很费力。王风特意挑选了能弄到的最好的箭,让奇姆大师给刻上了魔法阵,并把这种箭称为“破魔狙击箭”,都给了琳达。

  这样的箭也不是人人都能用的,至少王风自己就承认,这么远的射程,根本看不清目标,除了目力天生绝佳的草原精灵,别人即便是用这种箭,也不过是瞎射。不过,如果是比射远的话,估计还没有人能比的上王风。如指臂使的内力使得他能够更强劲的射出这支箭。

  走了不一会,天空中已经开始淅淅沥沥的掉下些小雨珠。道路慢慢的又泥泞起来,越发的难走了。

  热血的人因为天气的原因,警戒的圈子收缩了很多。因为能见度降低,热血的人很有经验的处理,前方的人先停下来,等到后面的人出现在视野中后,才开始行动。整个队伍都控制在两箭之地的范围内小心前进。

  埋伏的人却很窝火。在货柜中憋闷了许久,就等着这次突袭能够一举消灭敌人。如果在天气好的情况下,按照他们那种推进方式,可以悄悄的干掉前方的斥候再慢慢收拾后面的队伍,现在却被这该死的雨打乱了所有的计划,敌人全部都收缩了,想要慢慢分割消灭的法子也不灵了。

  这回出来虽然准备很足,连货柜中藏身都想到了,但却没有想到给个人带些防雨的工具,除了恰好藏在山石下的几个幸运儿,其他人都被雨淋的一塌糊涂,这样会明显的影响近身的战斗。不过还好,敌人也同样会有这样的问题。

  雨中行军很是危险,但因为行程的原因却不得不走,所以大家走的都很小心。泥泞的山路时不时会有负重兽失蹄跌倒,狼军的武士还得帮忙拉起来。

  好在货物包装的很好,已经预先做了防水的措施,不然的话,连续的大雨会把这些昂贵的奢侈品变成连乞丐都不屑使用的垃圾。

  小心谨慎的推进下,队伍还没有到达埋伏圈,埋伏的人员就已经被发现了。

  也得感谢这场雨,本来设计巧妙的埋伏圈出现了问题。

  伪装的很好的埋伏者为了更加的隐蔽,在埋伏的地点挖了些浅槽把人藏进去,为了迷惑敌人,还特意在上面覆盖了当地新鲜挖出的泥土,在天气好的情况下,真不容易被发现。

  可惜的是,一场这样的雨下来,所有藏人的地方都被水浸透而变成了一片规则的浅坑,前方的斥候就是再蠢再笨,走过几遍这条路的他们也能轻易的发现不对了。

  警号传回来,后面的人迅速的聚集到了一起,摆出了防御的阵型。

  埋伏的人也发现自己已经暴露了,索性抛掉了伪装,毕竟自己这边有两百多人,对上这边的一百人,应该不会有问题。

  军人的作风立刻显现了出来,当热血的人很熟练的排出他们熟悉的防御圈时,埋伏者已经迅速的整理出军队常用的尖锥突击阵型。雨雾升腾中,一股杀气弥漫了出来。

  显然这是蓄意要杀人的行动,而不是简单的抢劫行为了。在场的所有人都意识到了这点,两支队伍很奇怪的对峙。

  不过总有一些人表现奇怪,狼军的这些年轻人都是一副满不在乎甚至是期待的表情,懒懒散散的围在一起,靠着已经聚集到一起的负重兽群,看着这些杀气腾腾的人。

  雇主多普已经被安排到负重兽围成的圈子里面,这是队伍出发时定下的策略。狼军负责货物和货主的安全,热血负责道路清理和对付敌人。

  王风和琳达高高的站在负重兽背上货物的上面,警戒的看着敌人的后面。那里,正有几个穿着普通衣袍的人,手忙脚乱的从泥坑里拿出几支魔法杖一样的东西,他们是魔法师。

  他们刚才也被命令躲在埋伏的地点,但他们毕竟是魔法师,还没有战士那样好的体力,被发现后武士们已经集合列队,但他们还在狼狈的从泥坑中爬出来。

  这天杀的雨让原来舒服的小坑变成了泥潭,没有点武力基础的人想从里面爬出来还真是比较困难,所以,现在他们都在那里恨恨不已的诅咒着。

  现在的形势已经不是原来计划的人可以想象的到了,双方到目前虽然没有说一句话,但行动都已经表明了对立的立场。

  偷袭的机会没有了,却摆出了强攻的姿态,看来敌人对他们的实力很有信心。

  这回的敌人有意思,能让王风感觉到危险,一定有什么特殊的力量。王风决定先下手为强。

  双方对峙了一会,估计在等后面的魔法师尽快恢复战斗力,看那些人已经整理的差不多,对方的领队终于发出了进攻的命令。

  随着他的命令,后面的魔法师开始挥舞魔法杖念起咒语来。热血的魔法师也在后面开始行动。对方的武士却派了一半的人杀了过来,另外的一半在首领的带领下虎视眈眈的看着前面的战场。热血的人也毫不犹豫的顶了上去。

  “嗤”,“嗤”,“嗤”几声尖利的啸声响起,仿佛几道魔音穿破了战场,随着声音响起,敌人的后面传来了几声惨叫。

  战场中的人们还来不及分辨哪里发出的声音,就被突如其来的一阵箭雨惊扰了节奏。

  冲着热血的人冲过来的一队人迎面碰上的就是一群箭支,箭矢来的太快了,根本没有发现,前面的几个首当其冲,做了第一批牺牲品。

  热血排在前面的人只看到了几丝淡淡的箭影,对面的人就倒了下来,不只如此,这些箭竟然穿过了第一排人的身体,消失在了后面的人身体中。

  这是那些精锐的精灵射手射出的箭,在王风的命令下,二十个弓箭手齐齐的射出了自己学到王风的箭法以来在实战中的第一箭。

  可能是距离太近了,而这些精灵们也迫不及待的想看自己的箭法到底有什么威力,学到了多少,所以第一箭都是全力以赴。

  每支箭几乎都穿透了三个敌人的身体和他们身上的盔甲,最强的那支甚至杀死了五个人。两边看到这个情形的人都目瞪口呆,这还是弓箭吗?这样的杀伤力,几乎赶上军队中攻城的巨弩了。

  瞬间的惊异让双方都停下了脚步,这时眼力好的人才发现,刚才在埋伏的敌人队伍后面的魔法师——那些远在射程之外的魔法师竟然已经全部毙命了。

  每个人致命的原因都一样,咽喉上都有一个血洞,不停的喷涌着鲜血。看情形,也是被弓箭攻击过的结果。这是琳达的箭,箭支已经穿过了魔法师的喉咙,深深的钉入了泥土里,外面看不到一丝箭支的痕迹。用的是那些魔法狙击箭。在这样的射程内,琳达表现出了非凡的精准。

  只在这还未接触的一刹那,埋伏的人员所有魔法攻击力量就已经被消灭,另外还附带了几十个冲锋的武士,而这边参与攻击的,竟然只有二十来个弓箭手。

  双方对峙的人员都还有些接受不了的时候,弓箭手的第二波攻击已经发动了,这次的攻击又带走了几十条人命,第一队冲出来的敌人已经没有几个了。

  没有丝毫怜悯的,这些精灵们又一次拉开了他们手中的弓箭,对着对面幸存的几个人射去。

  虽然这次终于知道了射手的位置,并且知道了射手发射的时机,但是,几个可怜的靶子还是没能逃脱死亡的厄运,二十支箭把几个人射成了几具全身喷血的血袋。

  领头的首领做梦也没有想到是这个结果,百十个亲密部下,转眼就变成了尸体,而对方的魔法师和武士都还没有动作,天哪,这些人还是弓箭手吗?

  热血的大部分人都在头皮发麻,这些人,不,这些精灵是平日常见的弓箭手吗?从他们射出第一支箭到消灭这队敌人,自己这边的魔法师甚至连咒语都没有念完。

  奥特和多普也在暗自揣测,狼军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团体?几十个武士都是一级的,几十个弓箭手也都是一级的,还有个狂战士,从他们已经显露的实力来看,狂战士加上这些弓箭手足可以扫平一个高级的佣兵团。而且那几十个武士还没有显露过身手,按照自然的推论,他们也不应该是庸手。

  更为让人惊奇的是,所有人都这么年轻,但修养都那么好。热血有很多人在那边暗自庆幸,还好自己以前没有说过狼军什么露骨的言语,否则,当时这些人要发起火来,热血的人能剩下几个还很难说。

  多普已经在内心里把安排这次刺探任务的人骂了个狗血喷头,这个狼军这么的低级却有如此的力量,是哪个笨蛋居然愚蠢的认为可以很轻易的掌握他们。还想要把他们带到家族去对付,看这个样子,到时候起了争执,还指不定谁对付谁呢。

  心中一面狂骂,却一面睁大眼睛,生怕漏了什么,估计今天的报告,要写很长了。

  隔着百十具尸体,双方都停了下来,对面领队的首领手心一阵阵发冷,今天要面对的人真的是只有普通实力的佣兵吗?是不是情报系统出了什么问题。

  但今天的任务却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自己的主子自己清楚,如果事情不办成的话,估计自己的路也就到头了。可是眼前的情况却让他不得不意识到,如果还要完成任务的话,自己的路现在就得断在这里。

  不过,毕竟刚才还是在猝不及防的情况下被敌人有机可乘的,弓箭手毕竟是远程攻击,只要能接近他们,消灭还是没有问题的。而且如果逃避的话,想到主子的手段,首领心里就一阵寒战。

  在短时间的心理斗争后,首领对着后面的人下达了作战命令。

  王风现在却正在疑惑,敌人已经发现了,而且已经消灭的一半的有生力量,为什么那种危险的感觉还是如藤蔓般缠绕在心头,丝毫不散呢,难道敌人还有什么其他的力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