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横刀立马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教训

横刀立马 任怨 7069 2003.10.07 08:48

    看来斯诺是个天生的分析家,不过王风不知道的是,斯诺参加矮人成年礼的一个条件就是年满两百岁,以他两百年的经验来看待这些东西,当然是简单不过的事情。

  魔兽的攻击武器是爪子和牙齿,不过还能配合一些土性魔法的攻击和防御。对付牙齿和利爪,各人在和白雪的日常“嬉戏”中也积累了不少经验。从这个魔兽的个头来看,它的攻击速度能达到白雪的十分之一就不错了。对于这一点,大家倒是都很宽心。

  倒是魔兽的魔法攻击有些麻烦,好在土系攻击的速度不会太快,以众人不停的练习束缚术的结果,避开还是没有问题的,当然,魔法师爱莎除外。几个人研究决定,让斯诺负责保护爱莎。爱莎则给大家用魔法守护,同时可能的话攻击。

  大家研究过程中,王风始终保持听众的角色,一言不发,也没有任何提示。但王风却一直在怀疑,这个魔兽真的这么好对付吗?那么多的佣兵队伍应该都不是弱者,在魔兽面前也没有捞到半点好处,相信这些队伍中的魔法师和武士也不少,这个魔兽绝不会这么简单。想到这里,王风不由的皱了一下眉。

  本就对王风的意见很重视的各人见他不发一言,也不明白他的想法,现在看他皱眉,马上决定把原来的意见推翻。

  于是魔兽的实力在大家的推测下又大了一级,众人忙着制定更加完善的攻防计划。

  也许是在原来的世界看多了生死,现在的王风十分在意自己伙伴的安全。在不知道敌人的实力情况下,王风不希望大家因为低估对手而受到伤害,因此不露痕迹的提示了一下。看到众人又在制定更加详细的计划,王风也有些欣慰。就当作是对这些伙伴的训练吧,至少要让他们知道,永远不要低估对手。用原来世界的话说,叫小心驶的万年船,用现在的话说,无谓的小心,一千次也不会错,但大意的疏忽,一次就足够致命了。

  商量过后的众人又有了一个新的计划,这次的计划更详细了一些。

  琳达因为速度的原因被派做侦察,看能不能在不惊动魔兽的情况下尽量的掌握一些更详细的资料。同时在面对魔兽时,琳达的弓箭和爱莎的魔法需要给大家必要的掩护,若汉和查克是攻击的主力,保护魔法师的任务交给了相对实力较弱斯诺。

  从一路上了解的资料来看,这个魔兽有可能是刀枪不入的,或者说在使用了土系魔法防护以后是刀枪不入的,针对这一点,只有靠爱莎的魔法和查克的刀可能会有些办法。

  这个计划给王风看的时候,对于前半部分,王风点头同意了,但后面的攻击,王风给了一些建议。

  不管什么样的野兽,魔兽也好,猛兽也罢,无论刀枪不入也好,水火不侵也好,总有几个地方是比较薄弱的,或者是相对薄弱的。那就是眼睛和嘴巴里。任何的防护也好,都不可能把这两个部分守的滴水不漏坚如钢铁。因为有女士在场,王风没有提到另一个所有野兽的弱点,但也给了大家很大的空间来考虑如何对付防守类型的魔兽。

  众人的思路被再一次的展开,有了弱点的魔兽就不再是难以攻克的,针对弱点又有了一套方案,大体的方针不变,但多了针对某些特殊部位的攻击。

  直到众人都觉得满意了,才又拿给王风。这是王风没有对计划本身说什么,只是反问了一句:“你们是否确定一定能打败魔兽?”众人不解,王风又补了一句:“如果一旦打不过,你们有没有应急的方法?”众人愕然。

  哪里有还没有出发就先打击大家士气的,爱莎又忍不住跳了出来,对着王风说道:“老大,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希望我们胜利还是希望我们失败呀?”虽然在气头上,但还是没有忘记尊称他老大。

  王风看了看爱莎,又看了看其他人,只有矮人斯诺在点头,其他人都困惑不解。

  看来还有一个人能明白,王风这样想着,开口说道:“你们大家是不是觉得现在已经很厉害了?可以不把任何东西放在眼里了?”眼光瞪着爱莎。

  爱莎在他的目光下退后了半步,但还是倔强的说道:“那也不应该先做失败的打算来打击我们的士气呀!”

  看着大家的目光,王风决定给大家上一课。随手从地上拾起一根树枝,对大家说道:“你们就把我当成那个魔兽,攻击来看看。”

  几个人中,若汉立刻兴奋了起来。这个粗线条的家伙听到打架就高兴。其他人还不知道该怎么办,王风催促道:“用你们刚刚订的战术,来攻击我试试。”说着还给斯诺使了个眼色。大家缓过神来,斯诺也明白王风的意思,开始组织大家。

  按照既定的方案,一排风刃向王风横切过来,王风心中暗暗点头,爱莎这个丫头这几天没有偷懒,原先还只能控制三个,现在已经增加到了大约十个,而且每一个的威力都不小,出手也比以前念咒语快的多了。

  风刃及体,立刻被外发的真气挡住,两支劲箭紧跟着射向双眼,王风挥手间,树枝扫过,箭支落地。在又一排的风刃后面,查克已经冲了过来,若汉也绕到了侧翼,未等若汉站稳,王风已出现在若汉身后,查克的刀被若汉挡住,一时不敢砍下来。

  斯诺见状,大喝一声:“琳达,掩护若汉。”声音刚落,琳达的箭又出现在王风身侧,有真气护体,王风看都不看来箭,只是一指将若汉点倒。

  若汉到底刹那,王风身形又晃,径直向爱莎扑去。斯诺挥斧急救,斧刃和王风的树枝一接触,一股大力将斯诺震开,斧头差点脱手飞出,惊骇间,王风的树枝轻轻敲在斯诺头顶,斯诺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反手接住一支箭,随手甩了回去,身形却毫不停顿,直奔爱莎,爱莎只来的及给自己加持了一个风盾,王风就到了,掌缘请请斩在爱莎颈侧,虽然有风盾护体,爱莎还是不声不想,晕了过去。

  琳达正为躲避王风的甩手箭出了一身冷汉,王风已经到了,美丽的精灵还没有来的及反应,也被王风一个掌刀砍晕在地。

  这几个动作目不暇接,浑然一体,查克冲到前面,转身再回来时,已经只剩他一个人了,大惊之下,忙挥刀紧守。王风早在一年前,就用一跟柴禾把数十人击倒,这次只有一个,用的还是王风自己教的刀法还没有练多久,很轻易的,查克成了最后一个被树枝打晕的人。

  就在王风以为所有人都被击倒的时候,王风突然听到了一个野兽的呼吸声。平静的转过身来,看到的是若汉。

  此时的若汉两眼发红,面目狰狞,身上的肌肉不知道什么原因更加虬壮,口水不停的下流,活象一个巨大的野兽。

  “狂化”,王风脑子里闪过的第一个词。虽然一直没有见过若汉狂化,但从这些天中了解的知识中,王风还是很清楚现在的若汉处在什么状态。

  必须马上阻止他,否则会被他不分敌我的把身边晕倒的人全部杀掉。可能刚刚的打击没有彻底制服若汉,反倒把他秉性中的狂战士意念给唤醒了吧。

  若汉现在的情形也不是王风所能预料到的,但王风毕竟身经百战,短暂的考虑后,立刻想到了解决的办法。也是最直接的办法,就是制服已经狂化的若汉。

  制服一个狂化的狂战士,也许在别人眼里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如果给别人说起的话,会被别人笑话是个傻子吧!什么时候,除了战死的狂战士,或者胜利的狂战士,从来就没有过被人制服的狂战士。

  不过王风并没有这个概念,就算知道他也不会相信。眼前同伴们的性命就握在他的手上,同时又不想伤害若汉,所以不管这件事有多困难,多荒诞不经,也只能办到。

  好在狂化的若汉对躺在地上的同伴并没有兴趣,他现在唯一的念头就是杀掉眼前站着的所有生物。王风也首当其冲成了他唯一的首选目标。

  这也正合王风的意思,靠着快速的身法,王风有意识的离开了刚才的斗场,果然,现在已经被本能支配的若汉也跟着追了过来。

  看来狂化后若汉的力量和速度增加了不少,这几天的修炼,若汉是提高最快的人,本身不错的功夫已经更上层楼,现在狂化后威力增加了不下一倍有余。

  离开了伙伴们,王风心下已经放心了一大半,现在的问题就剩下解决若汉了。不过由于已经威胁不到同伴的生死,王风反倒想看看若汉狂化后到底能有多大的力量,倒不急着制服若汉了。

  闪身躲过若汉的一斧,王风也不禁暗地里点头,这一斧的速度和力量是王风到这个世界来看到的最有威力的一击了。没有多余的花俏,只是简单的力量和速度的结合,单是大斧挥动带起的劲风,都可以隐隐约约威胁到王风的外发护体真气,做出了反应。

  但这种程度的攻击仍然是无法威胁到王风,适度的降低了真气,一拳结结实实的轰在了若汉的腹部。估计在平时,这一拳能把一头牛打晕过去,但在若汉的肚皮上却一点效果没有,仿佛击中了一个没有意识的石头,对方毫不理会。

  挨了一拳的若汉一声号叫,转过身来,大斧继续向王风身上招呼。但对王风的速度来说,每一次挥斧换来的都是结结实实的一拳。拳劲越来越大,王风渐渐的把真气加到了三层,终于若汉开始发出了痛苦的叫声,但攻击的态势却没有变化。

  心知若汉的抵抗极限已到,王风不再耽搁,躲过若汉的一斧后,一拳打在若汉颈侧,若汉终于抵受不住,晕了过去。

  白雪一直在原先其他人倒地的地方静静的卧着,乖巧的保护着晕倒的众人。仿佛知道这站的必然结果,在若汉倒地的时候,呜呜的叫了几声。

  心中一直对狂战士的体质感到好奇,正好眼前有个活生生的狂化的战士,王风哪有不研究一下的道理。探出手指,搭到了若汉手腕的脉门上。一股真气慢慢输了进去,开始探询狂战士的体态。

  狂战士每次狂化后都会疲惫不堪,接下来的几天内都会浑身无力,不能进行战斗。王风也深知这点,因此,正好趁着大好机会,把狂战士的病根也摸索一下。

  细察之下,果然发现若汉的体内和自己有些差异,尤其是在一些经脉气劲的走向上。本身若汉的生理结构和王风略有不同,经脉好像更适合真气穿行。现在的行功方式也和王风有很大的不同,有些路线王风都不是很能了解。王风明白这是狂战士不同的生理和独特的功法所致,也不以为意。

  最重要的是要搞清楚为何会在狂化后全身无力。

  随后王风把自己的真气控制试图看看若汉脑中的情形,真气刚过若汉的颈部,立刻觉得不对,一股和若汉同属性的真气在若汉脑中有规则的不停颤动。如果猜想不错的话,就是这股气造成若汉的狂化,并导致神志不清。

  至于体虚的原因,就相对简单,因为在短时间内耗用了大量的体能,加上遭受打击或受伤,不体虚才怪了呢。不过这个对王风来说就是小菜一碟。

  昏迷的若汉过了一会就从狂化状态中恢复了,身体慢慢变回了原样,但还是昏迷不醒。

  把若汉扛到伙伴当中,王风在一旁静静思索,等待伙伴们的醒来。

  上次王风放出杀气和若汉较量时,若汉都不敢进入狂化状态,这次在昏迷后却能自动转入狂化状态,如此看来,若汉的狂化是可以在意识清醒的情况下自己控制的。那么如果能解决狂化后体虚的缺点,那么狂战士是可以连续狂化的。一支可以连续狂化的狂战士军队岂不是可以纵横天下?

  王风在不自觉中,总是有一些制军倾向,在下意识里,王风还是很怀念在狼军的日子吧。

  另一个念头在心中闪过:一支可以连续狂化的疯狂的狂战士如何控制?从目前了解的知识,狂战士也只是单兵作战能力极强,单从来没有人对王风说过,哪个国家或团体有狂战士军队,看来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吧。

  王风下手很有分寸,这么一会功夫,各人已经慢慢转醒。

  斯诺是很明白王风的用意的,所以醒来后没有说话,爱莎还是改不了的毛病,又开始质问王风:“老大,干吗把我们都打昏?”

  查克也些微了解王风的意思,截住爱莎的话头,对她说道:“爱莎,老大的意思很明白,如果他是那个魔兽,我们几个早就成了它的食物了。我们最近有些太自大了,消灭了贪狼,自己修炼中能感到大幅度的精进,我们都有些不知自己是谁了,老大是让我们清醒清醒,重新认识自己。谢谢老大!”

  孺子可教,王风点点头,查克见到王风认可,更是高兴了,继续说道:“老大让我们考虑周全一些,甚至让我们去做失败的打算,都是为我们的安全着想,我们不应该怀疑老大打击我们士气,斯诺,我们现在就去做个详细的战术计划。”

  爱莎红着脸对王风说道:“老大,我明白了,你不要不高兴呀,你生气的样子太吓人了。”王风微微一笑,对她说道:“去给若汉恢复一下,看看有没有效果?”

  爱莎听后点头要往过走,突然想到什么似的,转头大声问道:“老大,若汉是不是狂化了?”其他几个人听到也都惊讶的看过来。

  王风点点头,说道:“看看你的恢复术能不能让他不虚弱。”

  众人的眼光集中到了若汉身上,这个壮汉好像没有什么明显的外伤在身,能在不损伤分毫的情况下制服狂战士,老大真不是个一般的怪物呀!

  发生在老大身上的不可思议的事情太多了,众人也都习以为常了。不过这次众人合力,加上狂化的若汉都被王风用一根树枝制服,众人的气焰小了许多,尤其是爱莎,更是冷静了不少。

  这也正式王风想要的结果,一个小心谨慎冷静的队伍比一个轻浮自大胡乱闯祸的队伍战斗力不知道要强多少倍。相对来说,做他们的敌人也越悲哀。

  爱莎在若汉身边轻轻咏唱着回复咒语,她不是光明系的魔法师,因此也不能用高级的回复魔法,即使用现在的低级回复术,也需要咏唱,不像使用风系魔法的时候,初级魔法都可以不用咏唱了。不过好像现在也没有几个魔法师能做到。

  爱莎咏唱完毕,双手出现一片白光,轻轻放到了若汉身上。

  很快,若汉清醒了过来,但看样子爱莎的回复术没有什么效果,若汉还是一副虚弱至极的样子。

  爱莎又连着试了几次,仍然是不起作用,爱莎起身,对王风摇摇头,说道:“老大,看来没有什么效果,这个虚弱不是因为伤病,而是本身体质的虚弱,魔法没有作用。”

  王风点点头,心道:“体质虚弱,不知道原来的医术有没有用,试试吧。”

  蹲下身去,试着按照以前给别人补充元气的方法,输了一道真气给若汉。立竿见影,若汉苍白的脸色竟慢慢有些好转。

  王风心中大定,这个有效的话就没有问题了。

  在原来的世界中,王风的背囊里一直有一些极品的草药,恰好还有几品百年的老参,这个东西可以补气良药,王风毫不犹豫,从背囊中翻找了出来,以前行医的家伙还都在,找了柄玉刀,从一条棒槌上切了一片,塞到若汉口中,嘱咐他好好含着。

  看来今天只能在这里修整了。

  斯诺召集大家围坐在若汉周围,讨论更加完善的消灭魔兽的计划。这次老大给他们几个的教训足够深刻,足以让所有成员清醒的认识自己。

  不知道大家经过这次的教训各人学到了些什么,但所有人都认识到了一点,跟着这个恐怖的老大,对自己的修行绝对有好处。

  同时大家心里都在为另一个人感到庆幸,就是‘勇敢者’佣兵团的首领艾格,他居然两次面对面的嘲笑…或者说侮辱过王风,居然什么事情都没有,估计他是得到了满天神灵的祝福吧!

  除了狼军的成员,这个世界的所有人都以为王风这个首领是组织里最差的人,因为所有人都互相不服,所以推举一个最差的做首领。王风也有严令,绝对不能把他的底细泄漏出去,狼军里的所有人都没有乱说过一句话,即便是在喝醉的情形下。

  每个人好像都还记得王风和若汉对战时王风的杀气,今天的教训又让大家把这个记忆的痕迹更加刻深了几分,狼军的老大就是王风,老大的话就是命令。老大发话时最好还是听的比较好,不然的话……更何况老大的话还相当正确。

  不过老大好像也能认错,上次让爱莎练习体能时老大好像还给爱莎道过歉,既然老大都能认错,那做小弟的几个计划做的不够细又有什么不能改的。

  “这次老大的意思很明白,如果老大是那个魔兽的话,大家已经全军覆没了,虽然在推测中,那个魔兽的速度没有老大快,但至少抗打击能力应当是和老大相当的。”

  “土系的攻击虽然缓慢并且效果较差,但是作为防御的时候却有极好的效果,一个高级土系魔兽如果不能自如的运用土系的‘大地护盾‘,估计也不会这么猖狂,独立消灭一支小型部队,并连续击退多个佣兵队伍,杀死多个经验丰富的佣兵了。“

  “面对这样的一个敌人,大家的估计好像都有点过于乐观了。如果因为这几天修炼的结果不错,进步神速,这么骄傲自大的话,这次能不能过这关也难说了。”

  “等等,老大好像说这次消灭魔兽是个考验来着,如果不能通过,岂不是愧对老大这些天来的教导,不行,这次无论如何也要消灭它。”

  “切,老大还说过,如果实在打不过的话,消灭敌人就是次要的了,最重要的是保护自己,能平安回来就好,这回老大给我们买的最好的护甲,给爱莎还买了两件,不就是让我们好好的保护自己吗!老大不是说那个‘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吗!所以老大一再强调如果我们打不过该如何处理,一再要我们做好失败的准备。”

  “大家不要着急,我们这次把魔兽当作老大的级别好了,想办法对付它,我有个主意,大家看怎么样?”

  “快说快说,不要卖关子,小心我修理你!”

  “好了好了,大家听我说,我们这次既然让斯诺做主,就听他的,斯诺,你什么意见?”

  “大家把想到的都说出来,我们再仔细商量一下,如果有时间再排演一下,一个一个说说吧,爱莎,你先来,只有你能用魔法攻击,你的看法是什么?”

  ……

  大伙开会讨论的时候,王风远远的躲了开去,一个人静静的坐着想些事情,白雪乖巧的趴伏在王风身边,王风轻轻***着白雪的背,一人一狼,两个来自另一个世界的生物出奇的沉静和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