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横刀立马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身世

横刀立马 任怨 5719 2003.09.30 09:05

    年轻人慢慢地踱到营地中,脑中也在翻腾不止。

  呼毕的武功极强,内力深厚,虽然杜开最后还是杀了他,但他们两个人的对战还是给年轻人一个警告。

  狼军里除了那个窝囊主将和他的几个心腹外,其他所有人都接受过年轻人的指导,十几个弟兄的伤亡让年轻人再一次告诫自己,自己的招数还需要再精练。

  内力也是自己薄弱的环节,虽然这五年来内力大进,仍不是这些武林高手们的敌手。

  快速思惆了一下,体内自创的内力自动运转,脑子也清醒了一些。

  “如果我和呼毕对战的话,呼毕绝对走不出三招。”年轻人露出斩钉截铁地目光。

  “不过呼毕毕竟还不是武林中高手,充其量不过是个二流角色,自己还需要努力,当有一天报仇之后,我就游历天下,见识一下天下的绝顶高手。”想到这里,年轻人竟展现出了一抹痴痴的微笑。

  快步走到帐篷中,年轻人开始静坐。很快进入了入定的境界。

  其实年轻人想法却是大错特错。

  呼毕绝对不是充其量的二流高手,年轻人对自己也低估的太厉害了。

  不过也难怪,五年前年轻人还是一个什么武功都不懂的小孩,根本没有见识过所谓武林高手的身手。接触的人都是一些被捕的囚犯,亲近的几个武功高的如杜开之流却不约而同的都是一些名门大派的弟子,基本上和他身世都类似,因为被诬才到的囚犯营。这几个人师门的武功不知道学的如何,但师门的一些谦虚忍让却学了个足。

  用杜开的话说,不这样连山门都下不了。年轻人刚听到这话的时候,也只能苦笑摇头。

  因此,当杜开说自己的武功还不入流时,年轻人也就信了。五年的光阴,杜开等人的武功已经更上不知多少层楼,但再年轻人的心中,也就是比呼毕强一些,但还不到一流的高手。

  年轻人完全没有意识到,也根本不会去意识,现在的狼军如果解散后,会给江湖带来多大的冲击。

  转眼三个时辰过去了,年轻人从入定中醒来。

  这个帐篷是年轻人专用的帐篷,没有他的允许,谁也不能进来。所以直到现在都没有人打扰他。营里的兄弟们也都知道,没有什么大的事情,绝对不要骚扰老大。

  年轻人走出来,迎面碰到几个巡逻的士兵。几个军士都冲他问好。他礼貌地回了礼。

  士兵们走后,他又忍不住苦笑了几声。

  “真麻烦呀,明明所有人都比我大,却所有人都叫我老大。”

  习惯地走到食堂,几个伙夫见到他过来,忙给他端出一份晚餐,殷勤招呼。

  “估计孙晓再这里也受不到这样的待遇。”他心里笑着想,“不过孙晓也不会到这里来的 。”

  看着几个伙夫忙碌的样子,他不禁心里想:“如果有人看到狼军里这个样子,估计会吓的合不拢嘴吧。”

  几个满脸和气的伙夫,忙这忙那,谁又能想到,这几个人手上的人命,没有两百条,也又一百八了。

  吃过晚饭,年轻人整理了一下军容,回帐篷挎上腰刀,向营门走去。

  看他的装束,不过是一个寻常小兵。这样的装束,在军营中比比皆是。但他所经之处,只见一个个矫健的人影不管在做什么,都停下来,挺身敬礼。每张脸上都是充满了敬和畏。

  到了营门,担任警戒的几个军卒见他到来,都冲他微笑。他问带头的小队长:“今天到谁了?”

  小队长忙回答:“今天是到我了,老大。”

  “好,你去休息吧!”年轻人对他说。

  小队长笑嘻嘻的说道:“那就谢谢老大了。“

  他挥了挥手,站到了小队长挪开的位置上。

  几年来,狼军里的士兵们都已经习惯,老大每天不论刮风下雨,总会在营门口替一个兄弟担任警戒任务,从不间断。

  老大往营门口一战,一副标准的警卫姿势,心思却又渐渐回到了过去。

  年轻人叫王风。

  王风的父亲是一个远近闻名的大夫,为人和善,医术也高明。但这都不是他出名的原因,他出名的原因是因为他著名的臭脾气——从不管来的病人是王公贵胄还是山野村夫,一视同仁。这点得到了广大病患的一致支持。大部分的病人还是平民居多。

  也就是这么点坚持,导致了王风一家的不幸。

  恰巧那年大旱,王风的故乡也遭到了前所未有的干旱。饥民不断,病患也越来越多。王风一家行善,再加上父母都懂一些医道,所以一家大小全部出去看病。

  天热加干旱,很多人都中暑。一家人忙个不停。

  当时的郡守公子也是中暑,郡守大人就差了亲兵去传王风的父亲,但王风的父亲不吃这套,况且手边上也有太多人需要急救,所以把亲兵堵了回去。

  也怪这位郡守,本来没有什么大病,只要在家多歇息,多喝水(即便是大旱,郡守家也从来没有缺过水)也没什么要紧。偏偏非要把儿子拉到王风家去看病,郡守公子身体本就单薄,中暑后又一折腾,竟然在路上就晕了过去。等到了王风家,才发现人已经过去了。

  郡守大怒,认为王风的父亲没有看好儿子,迁怒王风全家。

  于是郡守亲自带了人,把王风全家抓了起来。借口王风父亲所医治的病人中有江洋大盗,安了一个全家通匪的罪名。尤其王风的父母,更被严刑拷打,终因伤势过重,在牢里就不幸过世。

  母亲临死前,就对王风说了一句:“孩子,今后的路就靠你自己了。”

  十五岁的王风在父母过世后,被押解到了边关,加入了狼军。

  本来郡守的意思是呀秘密处死王风,但郡守夫人却更歹毒,想了一招,把王风发配到了边疆,并加入了号称“死亡营”的狼军中。

  郡守夫人也有些背景,是京都兵部尚书的外甥女,所以还通过军队的关系,特意关照边关统帅,绝对不要王风升迁,每仗必要他出征,直到死为止。

  戍边统帅也不可能为了一个囚犯而得罪了上司,再加上大帅一向对这些囚犯营的人深恶痛绝。

  所以,王风就成了军中一个永远也不可能得到升迁的狼军小兵。

  王风又长长的出了口气,把一些烦人的念头抛开,开始了今天的吐纳。

  从王风五岁时开始,他的学医的父亲就教了他一套吐纳的方法,当时也没有和他说这叫什么方法,只说是强身健体的,又说能配合以后医家的针灸来治病救人。小小的王风当时也不懂,希里糊涂就学会了。到了他加入狼军后才发现,居然这是救命的法宝。

  每次身体里的热气按照那些经脉走完一圈后,身体就特别舒服。而且身上的伤会好的更快。如果把这些热气在受伤的部位多停留一会,几乎连疼痛也可以漫漫消除。还有一个比较神奇的功效,居然是耳目越来越聪慧,越来越灵敏。这也帮他渡过了好几次危险的情形。

  王风其实从小立志是学医的,因为他看到父亲救人后病人的感激的面孔很舒服。所以他的志向就是做一个好医生,要象他父亲那样的医生。

  所以当父亲和他说那套吐纳方法可以治病救人时,他就毫不犹豫的学了,并且学的很专心。同时,小小的王风也把他父亲的一些医术学了不少。

  等到了狼军大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学的这些东西有多大的用处。

  狼军刚刚打完一场大战,有几个人已经被军医确认为无救了,所以满身是血摆在了一边。刚被押解到狼军大营的王风心地还比较单纯,看到有伤者,恻隐之心作祟,忍不住向旁边的军医要药,结果被军医一脚踢了出来。

  一个胸口中刀的中年大叔正躺着等死,看到他的样子,冲他笑了笑,劝他说不用费力了。但王风不知天高地厚,还要去求,被几个没受伤的拉住了。

  可能见过了太多的杀伐和死尸,所以在狼军中,死人已经是很常见的事情了。对这种受重伤的人来说,唯一的路也就是等死了,旁人也见怪不怪。但看到这个小子居然表现的这样急切,几个人还是好心的拉住了他。

  结果,当时的他爆出了一句:“他还有救。”,立刻被一群人围上了。

  可能这个大叔的人缘不错,所以很多人关心。大家七嘴八舌的问他如何救。王风想了想,向押解他的差役那里要来了他带的小包裹。本来差役是不想给的,但被一群如狼似虎的人围了上来才发现不妙,原本想要贪污犯人财物,现在看来也不行了,好在王风的包裹不是很大,细长的一条,于是便拿了出来。

  在众目睽睽下,王风用他带的一套普通的针灸用的长针,也不用药,直接地把大叔胸口的刀口别了起来,同时又在刀口周围的几个穴道下了几针。在下针时,又偷偷地用了点自己从小练习的无名真气,没过多久,那个大叔居然睡着了。脸色也不再是那样的死灰。有经验的人都可以看出来,他已经从鬼门关上回来了。

  经过了这次。本来一向欺负新人的狼军破例为王风开了小灶,不用从事一些辛苦的杂役,只要每天负责照料几个病人。半个月后,那个大叔能起床走动后,就对外把王风要到了他们的小队。这时候王风才知道,那个大叔叫杜开,居然是狼军的一个小队长,手下有五十多人的小队。从此王风就是这个小队的人了。

  天快黑了,王风刚把无名真气练了三个周天。

  这种真气好特别。可能是为了医家治病救人用的吧,所以清静平和,绵绵荡荡。但这五年来,好象有了一些变化。只因为王风这五年来,所见,所闻,所想,全然没有一点清静平和的影子。

  现在的王风,每天心里想的只有几件事:拼命修炼、厮杀以及如何活下来。

  王风的思绪渐渐回到了从前。

  刚到狼军大营的时候,在杜开的照顾下,生活还算比较过的去,大伙也不去特别欺负他。

  主要的原因,还是在于他几乎能起死回生的医术。

  狼军的军医本来配的就少,而且是整个营中最差的。突然来了个医术高明的小医生,大家当然要维护,毕竟和自己以后的性命相关呀。

  第一场大战就在王风刚到军营的半个月后。半个月中,杜开的伤在王风的悉心照料下已经好的差不多了,王风呢就成了杜开身边的小亲兵。

  王风没有兵器,杜开给他选了一把刀,并教了他几招简单的刀法。就带他上阵了。

  第一次上阵的王风还不能习惯血腥,总显的有些不正常。

  杜开也看出了这一点,对一个年轻人来说,第一次上战场有这样的表现也很正常,就如同他第一次杀人一样。

  所以杜开只对他说了几个字:“机灵点,留着命报仇!”

  也许这句话起了作用。第一次上战场的王风变的连杜开都有点害怕。

  杜开是个闯荡江湖的豪客,因为得罪了权贵被送到这里,江湖上闯的多了,什么血腥场面没有见过。但看着王风把身平第一个对手零剐了以后,杜开都怵然而惊。

  这个小子到底是什么人,怎么这么狠?

  第一战中,王风也受了伤,不过是肩头肉厚的地方被划伤,没有什么大碍。说起这道伤口,王风是故意的,如果和对手硬干的话,王风不一定是他的对手。也许王风天生就是个杀星转世,他居然利用肩头硬挨了对手一刀,却乘机把对方双腿给削断了。

  倒地的对手被王风左一刀右一刀,全身斩了个稀烂。直到杜开过来把王风拉开。

  回到营地,王风就没能平静下来。杜开的话让他有了个人生的目标。

  回到营地的第一件事情,王风找到杜开,要拜师学艺。

  杜开没有答应,只说可以教他一些小技巧,却不当师父。王风答应了。

  从此一段时间,王风就在苦练。直到有天王风在战场上被人打的吐血抬回来。

  杜开很在意王风的伤,问清了王风和人过招的情形后,对他说:“不是你的招数不行,而是你的内力不如人家,不用太放在心上。”杜开是练外家功夫的,所以对内伤没有特别的认识。

  王风的医术很好,伤并没有放在心上,只是听到内力不如人,心中若有所思。

  从小熟悉的吐纳方法是不是锻炼内力的呢?王风于是静心开始吐纳。

  以前对这种吐纳方法没有特别认识,只觉得是一件很好玩的事情。现在身有内伤的情况下,吐纳开始后,全身却有说不出的舒服,胸腹间的痛楚也随着呼吸间渐渐平息。

  从小练的东西太熟练了,以至于举手投足间都可以进行吐纳,完全不受行动和姿势的限制。所以在把了把自己的脉搏后,王风发现身上的伤居然好转了很多。于是继续吐纳。

  恍惚间忽然想起一些东西,这种吐纳方法主要是为针灸法所练。平日静心养气,针灸时依病患的病情酌情缓慢输入一些,这是不是就是所谓内力或者真气呢。

  医病时需要缓缓输出,那战斗时是不是可以快速输出呢?

  想到这里,不禁兴奋万分。恨不得能马上试试。不过身上有伤,决不能轻易变换运气方式,这点王风还是很清楚的。所以还是全心全意疗伤。

  第二天一早,王风就走出了营帐。突然的出现令所有人瞠目结舌。昨天的伤势大家都看到了,囚犯营的大部分人都是武林人物,对于伤病也见多识广。王风的伤虽然不致命,但怎么也得躺上十天半月的。看到他龙精虎猛的走出来,都吃了一惊。

  杜开是比较关照王风的,赶紧过来查看,王风也没有多说,只说自己家传的医术和药物比较管用。大家也信以为真。

  一段时间王风又开始向大家讨教内力和真气的问题。王风给不少人治过伤,人又小,大家也有一搭没一搭的教他一些东西,招数也好,一些战场技能也好,但很少人和他谈论真气。

  几次以后,王风明白了,可能真气是大家师门的或家传的秘技,决不能轻易教给别人,因此也打消了学别人的念头。

  待把身体全养好以后,王风开始偷偷尝试自己想到的方法。

  以前针灸时,总要运气到指尖,通过灸针把自己的一些气输到病人体内,但是比较缓慢,现在想加快,还有一定困难。

  首先尝试让自己体内的暖流运转加快。以往每次吐纳,体内的暖流就会缓缓流动,现在要它快起来,还是着实不容易。

  尝试了十几遍没有效果以后,王风有点烦躁。心中又想起血仇,不禁怒火满胸,说来也怪,体内一直缓慢流动的热流在怒火催发下,居然越转越快。

  循着熟悉的路线,这股热流飞快地在身体中转了一个圈,完成了一个周天,晚常需要一个时辰左右的时间才能运行一个周天,现在只用了片刻。原本感觉清淡平和的真气现在却变的狂暴热烈。可能是怒火的作用,居然吧真气的属性都改了。

  原本就没有名字的真气,现在更加不知道该叫什么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