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横刀立马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思危

横刀立马 任怨 6691 2003.10.09 17:55

    没有看到王风出手,也没有以为他会出手,但爱莎几个人的动作却让勇敢者的人大吃一惊。

  从劫后余生的惊怵中恢复过来,艾格的心中第一感觉竟然不是感激,而是一种说不上来的情绪,堵的自己呼吸都难受,肚子里一阵不舒服,嘴巴也有点发苦了。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为什么会这么苦涩?是了,嫉妒,羞愧加上嫉妒。

  自己在狼军加入战斗前曾经发过狠话,不让他们参与,但后来情势危急了,不得不厚着脸皮请求他们帮助,本以为他们的加入也只是会拖住魔兽一会,使自己这边的几个武士能腾出手来偷袭。当然要牺牲掉几个狼军的人是在所难免的。

  可是,狼军的这几个任由自己嘲笑侮辱的菜鸟却在片刻间就轻松的解决了魔兽,最叫人气愤的却是他们个个没有受一点伤,表现的也那么若无其事。

  知道他们的级别,爱莎是个初级魔法师,查克也不过是个刚被承认的初级剑士,那个矮人和弓箭手也才二级,狂战士只是一级的冒险者,他们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实力,为什么自己麾下两个高级魔法师,两个弓箭手,七个高级武士都不能斩杀魔兽却被他们轻松搞定?

  最可气的是那个最差的黑头发,什么也不干却还是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艾格现在知道自己在嫉妒什么了,原来是嫉妒这个没用的家伙。

  他的运气为什么那么好?这几个人表现的实力,随便哪个高级的佣兵团都会抢着要,为什么却跟着这个没有前途的家伙。我想不通,我们的佣兵团哪里比这个不入流的连任务都领不到的狼军差了。我一定要把这几个人拉到我的麾下。

  艾格如是想的时候,查克和若汉正在斯诺的指挥下剖开了暴龙的脑袋寻找魔核。很快一个拳头大小的魔核就拿到了若汉手中。

  给爱莎鉴定了一下后,是一块二级中的极品土性魔核,看来这次虽然没有任务,却没白干,至少这个魔核可以换取上万的金币了。

  帝国内平静了许久,也没有什么地方可以发现超级魔兽,现在上好的魔核已经非常稀有了,市面上流通的都是一些三级以下的魔核,真正上档次的都被皇室和军队掌握着。

  现在能得到一块这么大的二级精品,实在是幸运,怪不得会吸引这么多冒险队伍前仆后继的送死呢。

  在大家都为消灭魔兽高兴的时候,却有两个人在沉思。

  琳达被王风救了一命,心中的感激无以表述,此时静静的站在王风身后呆呆的想些什么。刚刚王风对她说了一句话:“任何时候都不要把劲力运到十分,留一分可以更灵活,必要的时候可以保命。”聪明的琳达立刻知道这是老大在指导自己的技巧,所以不作声,静静的思考。

  王风点拨了琳达以后,自己的目光却留在了已经死去的无头暴龙的尸体上,暴龙是怎么被杀的他看的一清二楚。这个魔兽的盔甲与王风现在的护体气劲如出一辙,如果这样的攻击发生在自己身上的话会发生什么样的情形?

  能从一些细微的现象中学习到东西一向是王风的特点,说实话,暴龙的战略完全正确,先消灭远程攻击力量,再仗着自己盔甲护体不怕攻击一个一个消灭近身的敌人,除了没有想到琳达的这个意外,几乎是很成功的战术。

  自己在战场上也遇到过这样的情形,不过当时的狼军里的伙伴几乎个个都是高手,弓箭都比一般的弓箭手射的远,因此几乎没有什么可以威胁到战场上的狼军的远程攻击队伍,近战的话更加不是对手。

  但在这个陌生的世界里,现在的这支狼军还远远没有达到那时候的水平和规模,现在遇上一只魔兽可以应付,如果再有几只的话,自己想不开杀戒都难了。

  居安思危,看刚才那个艾格的眼神已经不对了。估计以后的麻烦会越来越多,闯荡江湖,纷争是免不了的,虽然有时候可以忍让,但不是所有人都能明白你的这番好意的。

  太过忍让,别人会以为你好欺负,太过出头,又会有一堆泰斗来逼迫,一个两个还好,但人多了就不好应付了。如果对方又鼓动什么朝廷或者江湖力量来对付自己,难道在这边也要做个囚犯吗?自己现在又不能杀人,需要有一些自保的措施。

  古代不是有个什么人说过,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吗?自己这一年多的生活也太悠闲了些,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我要重建一支军队,一支可以和原来的狼军分庭抗礼的狼军,一支即使放在任何的战场上都可以纵横无敌的狼军。

  到异界以来,王风组成狼军也是抱着一种玩耍的心态,但刚刚艾格的眼神唤起了王风心中埋藏已久的那种渴望,一种希望称雄天地间的渴望,一种对…血腥的渴望。

  如果艾格知道自己嫉妒藐视的目光导致王风的心态发生的怎样的变化后,估计他心中唯一的想法就是自己当时为什么不是个瞎子。

  眼光又落到暴龙的尸体上,暴龙肚子上那道醒目的伤口引起了王风的注意。那是若汉的大斧造成的。

  若汉的出手王风已经看到了,一斧劈开了暴龙的石头盔甲,另一斧在相同的位置切进了暴龙的腹部。看着这样的结果,王风的脑子里又冒出了一个小念头。

  不过这时候不是细想的时候,王风转头看看其他人。

  爱莎现在整个一个贪财的样子,抱着魔核死不松手,谁要都不给。被若汉和查克疯狂取笑。琳达也已经从思考中回过神来,和斯诺呆在一起。

  见王风转过身来,大家都停止了吵闹,等他开口。

  王风看看艾格等人,受伤的弓箭手已经包扎好了,魔法师给他施了个小小的回复法术,应该已经没有大碍了。死去的魔法师也被几个武士把尸体整顿好,准备埋葬。

  眼光停到艾格脸上,当着自己下属的面,艾格没有露出其他的神色,别人救了自己一伙,怎么也得表示一下,因此走过来对王风说道:“这次多亏了你们帮助,我们的任务是消灭这个魔兽,并取得魔核。现在把这个任务让给你们,我会到公会去给你们申报的,钱你们可以到任何一个公会去领取。”看了看远处的爱莎,艾格又礼貌的说道:“谢谢你们救了我们!”

  王风不置可否的点点头,淡淡说道:“我们还有事,先走一步了。”

  打个招呼,大家齐往山里继续出发。魔兽的尸体就留给勇敢者吧,毕竟他们也死了一个人。

  过了山口,走了没有多久,找到了原来进出山区的路,顺着路走,比在树林和小灌木里面走舒服多了,速度也快了些。

  出了这片山区,就快到试练沼泽了,这比多绕几百里路省出无数时间。

  虽然消灭了暴龙,但王风还是要求大家戒备。现在的他要按照管理军队的办法来管理这个几个人的小队了。时刻保持警惕则是最基本的要求。

  这次消灭了魔兽,大家兴致都很高,除了王风出手救了琳达以外,其他的表现都可圈可点。

  王风有意带大家养成一个好的习惯,就是一定要善于从胜利和失败中学习到什么。为什么会胜利,为什么会失败,什么做的不好,什么做的好,哪些没有考虑到,等等。

  第一次战后的讨论会就在当晚的宿营地展开了。

  这里还是一个小的山间平地,恰好有一条小溪流过,相当理想的宿营地。消灭完白雪捕捉到的一头肥美的野鹿,大家围在篝火边开始讨论。

  首先发言并认错的是斯诺,因为没有和同伴们约定好相互之间辨认的信号,导致琳达突然出现的时候大家差点攻击。如果不是王风的话,很可能会造成一场悲剧。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至少王风又救了琳达一次,同时也避免了一个事故。

  值得肯定的是这次琳达的情报工作做的相当不错,保证了大家在远离斗场的时候就提高了警惕。计划也不错,各人基本上还是按照斯诺制定的计划在行动,除了琳达差点遇险外,其他一切都是按照计划进行。结果还不错。

  王风把指点琳达的话又说了一遍,众人都若有所思。王风告诫大家:“勇往直前是值得钦佩的勇气,但不知进退就是导致身败名裂的诱因。希望你们武功也好,魔法也罢,留一分力气,既可以灵活控制前方的九分,危急时刻还可以有一分退的灵动。队伍也一样,只知道向前冲锋的军队一定是被消灭的最快的军队。”

  随后,众人制定了一些简单的传讯手法,互相联系的方式,等等。休息前,大家这次派了人专门警戒,以后将轮流进行守卫。例行的打坐冥想后,大家开始休息。

  王风没有睡觉,仍然是进入那种玄妙的行功所带来的神秘的思感状态中。在这里,王风可以静静的思考一些问题。

  白天的情形犹在眼前,号称刀枪不入的魔兽暴龙也被几个人针对弱点击破了。由此给王风带来的冲击和危机感是巨大的。因为自己目前也面临同样的问题。

  什么是最好的防御?攻击。但自己在不能开杀戒的情况下,如何攻击?这个是不能保证效果的。因此,有必要审视目前的状况,及早找出应变的办法,否则,自己如何在不能攻击的情况下保护自己。

  自己的护体真气比暴龙盔甲强的地方在于它是可以流动的,并且有多层防护,如同水流一般。但同样有个致命的弱点,就是只能抵挡攻击力不能打穿真气的进攻,但是每次白雪的全力一抓都能碰到衣服,那么劲力超过白雪的攻击就能直接攻击到自己的身体。

  如何防御?加深功力,在外面再形成一道防护真气?也是个办法,但外发的范围越大,功效就越差,也不能解决根本的问题。

  那么试试把现在的每道真气都加强如何?是个办法。怎么加强?增加外发的量应该可以,在不改变真气圈厚度的情况下增加外发的量,相当于把每道真气都变的更加稠密,更加耐打击。

  想法虽然好,但做起来却相当困难。好在王风的经验丰富,也不贪心,还是试着从小片区域开始试验起。最容易外发的是从膻中开始,这里也是要害部位之一。可以先把几个要害部位都保护好,其他部位以后再说。

  小心的加大外发的密度,这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因为目前的王风的外发真气有三层,想要单独控制每一层还是相当困难的。

  慢慢的捕捉不同的层次之间的差异,一点一点的区分,毫毫厘厘的感受。终于,三团分界模糊的真气开始慢慢的壁垒分明,独立控制了。

  这还只是一小步,接下来的活就更困难了,想要增加真气的外发,必然导致内力的真气减少,而且还不能快速的发出,只能慢慢的一丝一丝向三道真气中多挤进去一些。

  没有达到王风自己要求的外发量,王风不断催动自己的真气往外挤,等到成功的挤出去后才发现,体内的真气被挤出去一大半,现在的丹田中竟有些空荡荡的感觉。

  不得已,只好先保留膻中一个地方的真气浓度,停止外发,开始用久违以久的打坐来聚气。陷入入定中。

  从入定中醒来,发现天已过午。同伴们见他入定,很是奇怪,老大还从来没有象这样子运过功,都知趣的没有叫他。

  这次的运功获益非浅,外发的真气多,腾出了内里真气的地方,这一趟坐功下来,全身真气的量增加了两成有余。

  站起身来,动了动身体,只觉得说不出的身清气爽。心知自己困扰多日的高原现象已经越过,心下更是惊喜。旁人见老大的神情高兴,也都不自觉的轻松了起来。

  自己的问题解决了一小部分,王风还是很高兴。一时兴起,开始指定各人如何改进攻击方式。看来王风的性格还是充满了攻击性,并没有因为不能攻击就改变。

  这回教的是根据昨天若汉斧劈暴龙的情形。同一地点攻击多次的话,有可能将不可能攻破的变为可能。那么如果各人的刀斧弓箭或者魔法风刃能集中一点进行疯狂攻击的话,也许昨天攻击暴龙时就可以不用考虑其他,专攻其头部一点或心脏,那样可能琳达都可以不用冒险也能消灭暴龙了。

  要重振狼军的威势,也许开始就要靠这些帮底了。因此王风尽可能的多教给大家一些能够杀敌保命的东西。

  但这点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不用说要几个人同时攻击一点,就是一个人每次都攻击一点的话,也是相当困难的。

  不过王风自有王风的办法,他用一根树枝和一个小小的石块成功的验证了在树枝的攻击下,小小的石块保持被王风在攻击过程连续三百多次的击打中一直在空中来回撞击而毫不落地。直接的证明了这一点的可行。

  有人做榜样,而且又是自己钦佩的老大,所以各人纷纷练了起来。

  练习归练习,赶路还是要赶的。因为魔兽已经除掉,所以赶路中又恢复了束缚负重练习,这次还多了个白雪不时的偷袭,加强各人防备意外的能力。众人得打起十二分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