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横刀立马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狂化

横刀立马 任怨 7039 2004.02.06 15:38

    王风从来没有在大家面前杀过人,而且在和大家组队的时候就已经说过,自己不杀人。这点琳达知道的很清楚,但她并不知道王风是在刻意的压抑自己的杀意。

  若汉却是对王风能有一个能让矮人族的铸造大师都束手无策的东西感到骄傲不已,如果不是琳达拉着,若汉就要跑去奚落斯诺了。

  琳达此时心中只是不停的在担心,老大究竟怎样才能从变成狂人的危险中出来,因此见众人都没有说话,自己怯生生的走到大师身边,小心翼翼的问道:“大师,请问怎样老大才不会变成嗜血的狂人?”

  大师抬头看了看焦急的琳达,笑道:“小精灵,不要着急,只要你们的老大从现在开始不要去乱动兵器,一般不会有什么大事的,你还信不过你们老大吗?”

  斯诺和王风正在把极地寒铁从炉火上取下来,没有注意这边。琳达看了看那边,又问道:“大师,你从来没见过我们老大,连我们都没有见过老大杀人,你怎么知道他在压抑杀意呢?”

  大师笑道:“你难道从来没有注意过吗?现在的人类贵族不知道从哪里学来的骑士精神,个个有事没事身上带把剑作为武器也好,装饰也好,弄的现在大部分的人都有样学样,个个都把剑作为自己的随身武器。不过,剑这个东西,单打独斗的时候,充充场面,表演一下还是可以的,但真是到了战阵之中,却并不是最好的选择。”

  “剑的应用一般以推刺为主,但在战场上,即使大规模的骑兵作战,佩剑的攻击力也不能和战斧相比。但战斧的使用需要极强的膂力,远远不及刀的使用那么方便,所以,真正在战场上的刀光血影中活下来的人,都喜欢用刀。如果说剑是功力和身份的表征的话,刀,才是真正的杀人的兵器。”

  “你们老大平日也不见使用什么兵器,但一挑选就用的是刀,看你们平日不自觉的露出的军队作风,很容易知道他过去的生活。加上他今天突然杀机暴涨,可见是忍了许久需要发泄。”

  听了大师的话,琳达终于明白了,接着又问道:“为什么非得要火系禁咒或者凤凰的血才能炼刀呢?”

  大师这回神色凝重的道:“你们老大带的金属不是普通的钢铁,我这边竭尽全力也不能熔化,如果想要把它做成兵器的话,只能用更烈的火才能做到。火系的禁咒是人力能够达到的极限了。如果这样还不行,就只能借助传说中五百年涅槃一次,浴火重生的神鸟凤凰的血液才能把它炼化了。不过……难啊!”

  有多难大师并没有说,但琳达自己知道禁咒法师在这个世界的分量,如果禁咒法师都做不到的话,那么神鸟就更加难于上青天了。不过,总算,对老大的担心放下了许多。

  以王风的耳力,这边的谈话自然听了个一清二楚,对琳达的关心王风也很感激,但更进一步的想法,王风却从来没有过,毕竟,两个人并不是同一种族,而且,在王风心中,还有着回去的念头。

  总算知道了这次炼铸的结果,失望多了也不在乎,收拾完后,和大师等人坐着,又讨论了一些在锻造方面的东西。王风把自己知道的一些包括百迭法在内的方法和矮人们互相交流了一下。矮人大师也用自己几百年的锻造技巧相和,宾主谈的极是融洽。

  大师也好久没有遇上如此谈的来的朋友,而且对各种兵器的使用上还有着更深一层次的认知。虽然大师作为锻造师对各种兵器的使用和了解都有一定的造诣,但还是比不上刀山血海中闯出来的王风,就大家使用的武器,随手拈来,使用方法,攻击特点,防御用途,致命缺点,讲的头头是道,和大师在某方面的理论互相结合,两个人都觉得获益菲浅,大有相见恨晚的感觉。

  这一通聊下来,斯诺已经去武器库搬了好多次兵器,反正王风和大师是见什么武器说什么武器,三句话不离本行。周围几个人也听的津津有味,深觉不枉此行。王风说到的都是从战场上得来得宝贵经验,大师则是更加从兵器的本质出发,双方印证,让旁听的众人也都得了不少甜头。

  终于大师感觉到有些累的时候,大家才发现居然过了整整三天,期间斯诺已经给大家准备过数次饮食,都因为两个人说话的内容太精彩,反倒没有注意过。

  两个人聊完后,若汉、斯诺、琳达都没有休息,直接在大师居住的茅屋外找了个地方慢慢消化这几天听到的东西,大师毕竟上了年纪,客套了几句,开始睡觉,族长陪着王风慢慢讲一些大陆形式,各部族和国家的实力分析等。族长在陪着大家连续几天后仍能慢慢的和王风讲这些东西,也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

  矮人们已经把王风等人看作朋友,对朋友的招待矮人们是决不会吝啬好酒的,接下来的几天,除了琳达是个女的,大家都比较照顾,王风内力雄厚,可以把酒气逼出体外,若汉整天的生活就是喝酒、宿醉、再喝酒、再宿醉,直到离开很久,提到酒字若汉都会莫名其妙的发昏。

  再好的朋友也有分离的时候,接受矮人款待几天后,王风等人终于提出了离开。随后,又是一通盛大的告别酒。临行的时候,大师送了若汉一把全新打造的斧头,本来要送琳达一把弓的,看了现在琳达用的从黑虎团抢来的黑弓,大师不再多事,但也没有说什么。

  正好原来的预备龙骑兵们驻扎在不远的魔兽森林中,因此,王风离开矮人后,直接就向这个地方奔去。矮人斯诺本来也要和大家一起游历,被卡特大师强留了下来,可能要着重培养一下小矮人。斯诺只好眼巴巴看着王风等人离开。

  现在的队伍变成了三个人,队伍看起来有些单薄。纤细美丽的精灵,体格匀称的王风,和魁梧高大的若汉,三个人并排走着,加上白雪矫健的身影,却有些说不出的协调。

  魔兽森林并不是这个森林正式的名字,只是这边的人通俗的叫法,它真正的名字叫做“兽乡”。

  接受王风调派来到这里驻扎的预备龙骑兵们表现出了极大的合作,并在此证明了龙骑兵预备役训练的卓著成效。小小的驻地被经营的铁桶般滴水不漏。平日的作息更是如军队般严谨,每个人都保持着和在炼龙窟相同的生活方式,严格的按照时间休息,训练,一丝不苟。

  王风三人到来时,哈林已经归队,作为年纪最大的队员,被大家公推为队长。在哈林归队之前,先到的人员已经利用现成的东西,搭建了一个简易的堡垒,可供几十人驻扎生活。哈林归队后,慢慢的建立了一些堡垒的外围设施,并安排专用的人手各司其职,整个小堡垒现在看着牢固异常。

  当然,不论是兽乡也好还是魔兽森林也罢,这个名称不是白来的,刚到此地,就受到了一堆也可以说是一群的魔兽热情的“招呼”,好在队员们个个训练有素,配合默契,面对这些不是很强大的魔兽,丝毫没有人受伤。当天晚上大家有了充足的食物。

  知道此地的危险,大家以最快的速度伐木打桩,做了各临时的住所。其间挡住了无数拨魔兽的疯狂攻击。好在都是低级魔兽,应付起来不是很吃力,而且大家都是至少能制服一头龙的高手,安全的在魔兽环绕下度过了第一晚。

  每时每刻都有遭受攻击的危险,这样的训练比在炼龙窟更加能快速的提高个人的潜能。哈林回来后,立刻发现了这个情况,所以,在完善自己的驻地后,每天都有一个小队十个人被派出去清除周围的魔兽,一方面查看地形,另一方面当作日常训练。几十个人轮流倒换,周围的魔兽也杀了不少,甚至在森林中开了一条小路出来。

  几十个龙骑兵的预备队员因为不能顺利成为龙骑兵而恼火,这森林里数不胜数的可怜魔兽已经成了大家发泄的对象,短短十几天,营地周围横尸无数。不过也引来了更多的魔兽,变的杀不胜杀,而且尸体越来越多的话,周围的味道也不好。

  在这样的压力下,大家开始了有计划的杀戮,并把尸体扔到了相对较远的地方,在那里,自然有别的魔兽会清理这些尸体。这样一来,营地附近的魔兽慢慢的少了起来,即便有些不长眼的冲了进来,也马上会被巡逻的人员清理掉。而日常训练的队员们每次都要离开营地很远才开始杀戮,所以,当王风等人来的时候,周围已经没有什么魔兽来骚扰了。

  三个人的到来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早在王风让他们到这里驻扎的时候就给他们说过,很快会来这里和他们会合。不过,他们三个出现的方式却让这些龙骑兵们大吃一惊。

  完全不似龙骑兵们刚来的时候那么小心翼翼,虽然营地在兽乡的深处,但三个人加上一头狼如同闲庭信步般轻轻松松走来,周围连一个魔兽都没有。

  难道是兽乡的魔兽转了性,或者是这几十天的杀戮吓破了胆?否则这么多的魔兽为什么会没有攻击他们几个呢?魔兽们都消失了吗?

  显然没有,开始只是几个不长眼的魔兽试图闯进龙骑兵的营地,被几个警戒的人员消灭了。不过,看它们慌张的样子,好像在躲避什么。

  随后几个负责警戒的龙骑兵发现了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气息直压过来,久经训练的他们立刻知道这是杀气,而且是极为霸道的杀气,怪不得魔兽们要疯狂逃跑呢。

  其他的龙骑兵也被惊动了,纷纷出来,个个手持兵器,戒备周围,寻找杀气的来源。

  远远就看到了三人一狼,从外面慢慢靠近了营地。哈林从身影中认出了王风等人,吩咐大家不要紧张,远远的迎了上去。

  哈林知道若汉是狂战士,现在的若汉明显是狂化后的样子,远远就可以感觉到若汉滔天的杀意。不过奇怪的是,若汉并没有对任何魔兽和身边的人出手,只是那么保持着这种狂化的状态。

  这是哈林所不能了解的一种状态,狂战士居然没有攻击任何人。看眼前的样子,魔兽们都是被若汉的杀气吓的东奔西跑。

  一时间,若汉心中的有些常识被颠覆的无影无踪,这还是狂战士吗?

  哈林忍不住心中暗暗羡慕起若汉来了,狂战士天生就有这种嗜杀的本能,所以能在狂化的状态下达到这种气势。而自己这边的龙骑兵们就不行,虽然最近对魔兽们展开了无情的杀戮,行动间已经隐隐有些肃杀的气氛了,但还是不能达到像若汉这样的霸道和凌厉。

  看着三个人轻松的走到了营地,这几天奋力杀魔兽的龙骑兵们又是惭愧,又是惊讶。个个都是聪慧的人,否则也不会被选入龙骑兵的行列,马上他们就明白若汉这样和王风脱不了干系。

  其实王风他们应该早几天到的。

  出发后不久,琳达就越想越觉得不安,总觉得王风实在是太危险,虽然王风已经表达过自己没有事情,但琳达并不放心,一路上思前想后,不得安宁。

  终于忍不住,琳达把自己的担忧对王风表达了出来。

  王风虽然自己并不是很在意,但对琳达的关心王风还是心存感激的。看她担心成这个样子,王风也是不忍,于是轻声的劝慰了她几句,叫她不要担心。

  谁知琳达听完后竟然眼圈一红,掉下泪来了,这下王风可抓瞎了。从小到大,王风还没怎么和女孩子打过交道,更不用说流泪的女精灵了。

  面对千军万马王风也没有皱过眉头,精灵的眼泪却让他手足无措,不知道该如何,只好把求救的眼神投向若汉。

  谁知若汉比他还不如,呆呆的站在那里,正在奇怪的看着琳达,好像这辈子从来没有见过女人哭似的。

  看来自己惹的祸只能自己来解决,没有办法,只好把自己当时轻微狂化的事情给琳达讲了一遍,并不断给琳达表示那会杀气不受控制完全是因为狂化的结果,琳达这才慢慢的转忧为喜。

  脸上的表情变的如此之快,连王风都看的想笑。不过,美丽精灵的小脸这时候显的是那么可爱,轻轻地,王风伸出手,慢慢的***了一下面前的俏脸。

  琳达的脸腾的一下,红了起来,突然的转身跑了开去,活象一个受惊的兔子。

  王风转头看若汉,发现若汉也在看着王风,同时眼睛里一道佩服的神情。

  直到晚上停歇的时候,琳达才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转过来又问王风:“老大,你怎么会狂化呢?难道你也是狂战士?”若汉也接口:“我也正想问呢,老大?”

  王风看了看,把自己那天根据若汉的经脉运行方法做实验的事情说了出来,然后静静的等着两个听完以后目瞪口呆的人清醒过来。

  琳达清醒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结结巴巴的问:“老大,那是不是所有人都可以狂化呀?”

  王风点点头,道:“理论上,是的。但是实际上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够自由的操控自己的真气改变原有的运行路线。而且这种方法只是强行的把自己陷入疯狂的境地中,身体上并没有什么大的变化,和若汉他们天生的那种体质不同,他们狂化后攻击力能成倍的增长。不过我们那里有句俗话,叫‘好汉怕赖汉,赖汉怕死汉’,意识疯狂后,就有了一种不怕死的气势,自然比别人要看起来厉害一些了。”

  琳达若有所悟的点点头。

  若汉问的却是另外一个问题:“老大,你狂化后还能忍住自己不杀戮身边的人吗?”自古以来,狂战士一直是单兵作战能力仅次于龙骑兵的兵种,但由于狂化后的六亲不认,也一直被当作最没有用处的兵种。一队狂战士只能当作普通的小卒,根本不敢叫他们狂化,而且谁也无法保证他们会偶尔被激怒,把自己身边的人杀个干干净净。

  在大陆上,狂战士一族广被欺凌,就是因为他们根本无法形成集团战斗力。看着王风居然能学到狂化的招数,而且成功的把自己的情绪控制住,若汉按捺不住把这个问题提了出来。

  王风自己对自己的真气还能够收发自如,所以控制刺激真气的量和度也比较能够掌握,但是对于若汉这种天生的体质却没有把握,所以一直没有和若汉说。

  现在若汉问起,王风也不藏私,把自己能做到的说了一遍,但还是反复告诫若汉,不能轻易试验。

  不过,王风的劝慰好像没有起到作用,若汉一直到王风说完后,才站起身来,走到王风对面,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对王风说道:“老大,我们狂战士一族因为不能合作作战,千百年来在大陆上一直抬不起头来,如今终于有个机会能够改变这种情况,不管有多危险,我都要试试,哪怕是粉身碎骨,在所不惜,请老大成全。”说完,又是一个响头磕了下去。

  琳达看着若汉,也同情的说道:“老大,你就帮帮若汉吧!”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企求的看着王风。

  王风看看他俩,摇了摇头,他很了解若汉的性格,这是个死性子的人,只要他决定了什么,估计都不会轻易的改变。只好轻声说道:“起来吧,那就这几天我们试一下吧,有我在,也许能及时救治一下。”

  王风的方法对自己简单,但对若汉却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控制真气的量和刺激幅度不足,不能狂化,只是把若汉憋成了一个气呼呼的人;但量一过或者刺激幅度一大,马上就变成和以前一个样子,双目血红,六亲不认。

  琳达又再次的频繁见识了王风的强。狂化后的若汉还来不及有所动作,王风只轻轻的一挥手,若汉立刻毫无知觉的晕倒。名震天下的狂战士和一个温顺的婴儿一般,毫无反抗能力。

  全亏了若汉修习过王风教的内功心法,晕倒后很快解除狂化,休息一会就可以继续练习。

  若汉真不愧是个武学的天才,可能因为心思单纯的原因吧,不去多想一些其他的事情,专心一致,失败多次以后,这个极难控制的坎被他在短短两天之内跨越,十次之内已经能有六七次保持清醒了。所差的就是熟练的问题了。

  “清醒”的狂化的狂战士,琳达心里好笑的同时,却清楚的明白一个事实,她默默倾心的老大在谈笑间改变了大陆上各兵种的力量对比,今后的大陆上,狂战士将不再是那个只有单兵坐镇能力的种族了,而是一支除了龙骑兵外战斗力最强的兵种,不过这个兵种,估计只会出现在老大的麾下了。

  想到这些,又偷偷看向王风,发现他没有注意自己,正在全神贯注盯着若汉,忍不住又盯着王风的脸痴痴的看着,突然想起他轻轻的***自己的那一幕,伸手摸摸自己脸庞,老大的手仿佛还在那里,那种感觉真是令人沉醉,心中一阵甜丝丝的。

  若汉现在虽然已经能慢慢的掌握这种适度的狂化,但仍然不能发出和王风相同的那种气势。毕竟,能发出这样强的杀气的人,最少也是杀人盈野的超级杀人狂吧。

  不过,狂化后的若汉却比王风多了一种别的气势,就是那种不顾一切,无坚不摧,神挡杀神,魔挡除魔的狂暴,这也算是狂战士的本能吧。

  琳达被还能保持清醒的若汉血红的眼睛盯着,心中也一阵阵的不适,对着他说道:“别这样看我!”若汉很听话的把头扭向别的地方,琳达还是不习惯这个样子的可以沟通的狂战士,还是觉的不那么自然,心中只想笑,但还是忍住了。

  入了门,后面的事情就是熟练了,王风根据自己的修行经验,建议若汉最好能时刻保证这种狂化状态。这样的状态天然的保证了若汉全身精气神的高度集中,虽然累,但却是很好的修行方法。如果能持之以恒,那若汉就可以在任何时刻,包括吃饭,睡觉等等各种情况下都在不停的练功,和王风的无名真气有异曲同工之妙。假以时日,天生的优势加上后天的锻炼,若汉的成就前途无量,能到何种地步,连王风都无法预测。

  不过,说着容易,做起来却难,经常是支持不了半天,若汉就已经筋疲力尽,如果不是王风教的心法可以快速恢复,若汉练习一次,至少也得躺上十天半月。

  路上为了让若汉能充分熟练,从进了魔兽森林气,所有的杀戮都由他一个人承担。刚开始,见了血的若汉还是不由自主的变成无意识的狂人,把周围的魔兽消灭后想对王风动手,结果总是在一两个照面后人事不醒,琳达和王风等他恢复过来,然后继续。

  也许狂战士天生就有嗜血的本能吧,或者王风那天的气势也启发了若汉很多,进入兽乡不久,若汉每次狂化后都能发出类似王风的滔天杀气,渐渐的,弱小的魔兽已经不敢近身了,若汉完全“清醒”的时间也越来越长。

  因为每次都是用尽全身精气神,破而后立,若汉每一次恢复后都能感觉到和以往的不同,功力增长比平日里快了几倍有余。惊喜之余,若汉心中对老大的感激之情无以言表,只是心中暗暗发誓:“终我一生,肝脑涂地,报答老大不世恩情。”

  这时,大家才开始向龙骑兵的驻地进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