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横刀立马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沼泽

横刀立马 任怨 6796 2003.10.14 14:21

    试练沼泽因为多年来一直是冒险者和走私商人的天堂,所以在远离大海的这一端已经被人们慢慢摸索出了一条安全的小路。

  说这条路安全,也是相对而言的,如果和其他正常的小路相比,这条路可以说是九死一生。但相对和靠近大海的那面沼泽比,一般人在这条路上还有生还的可能性,但就这一点点的可能性,和在那面消失的人来说,已经可以说是天堂和地狱的区别了。

  靠海这面的沼泽已经十几年没有人迹了。到处分布着一片片水草和一块块水塘,也没有什么动物的影子,整个沼泽荡漾着一片平和的气氛。

  如果只看景色的话,这里一定是一片远离尘嚣的乐土,青青的树林,静静的水面,任谁都想在这样的洞天福地颐养天年。

  但谁也无法预料,在这片安静的景色下面会藏着什么凶险。至少现在还没有人能告诉大家,最后走过的人已经都消失了十几年。

  不过,也有例外,或者是唯一的例外吧。

  “哗啦”一阵拨开树枝的声音,一个美丽的精灵探出她可爱的小小的头,随后,一道白色的身影跳了出来,是白雪。左右看看四周,闻了一会,呜呜低叫了几声,精灵也跳了出来,正是琳达。

  琳达轻轻的身躯仿佛没有重量似的滑过一小片水面,用手中的一根长棍探了探水底和旁边的草地,这才和白雪一块返回。

  在林中跋涉的还有几个人,正是王风一行。

  在中年大叔的带领下,大家做了一些简单的准备后进了沼泽。这次大家准备的很充分,所以在卡都主要是准备了些食物,其他的都可以就地取材,当然大家的帐篷还是带了。

  进入沼泽后,中年大叔就开始谨慎的一步一探,众人也听说过试练沼泽的厉害,所以也跟着大叔小心翼翼的前进。因为大叔的功力受制许久,所以恢复的不是很好,探路的工作交给了琳达。王风怕琳达有什么闪失,所以特意叫白雪也跟了去。

  大叔名叫汤姆,是二十年前一个著名的佣兵团也是今天黑虎团的前身的成员。

  自从龙骑兵一族发布的了禁令以后,他们的团长和另外几个佣兵团的团长一起决定,要进去一探。小部分因为好奇,大部分还是因为贪婪。因为龙族都是喜欢收集珠宝的,那龙骑兵的龙会不会也有这么优良的嗜好呢?

  在未知财宝的吸引下,几个佣兵团的精锐合计四百多人,浩浩荡荡的向沼泽深处进发了。

  谁知等待他们的却是一个接一个的恶梦,四百多人被沼泽吞没了一百多,被隐藏的怪兽消灭了几十人。等过了这些凶险,以为到达的时候,突然出现的四十多个飞龙骑士彻底粉碎了众人的贪婪和好奇。

  汤姆开始就聪明的躲在最后,没有被财宝吸引盲目前冲,因此也活的最久。后来龙骑兵出现,汤姆见势不妙,转身就逃,但还是被一个龙骑兵远远一击,掉到一片灌木丛中,逃得了一命。

  后来,凭着记忆,伤重的她一点一点逃回了卡都。龙骑兵的伤害一直不能痊愈,原来的佣兵组织也因为精锐尽丧被几个小人掌握,改名黑虎团,慢慢兼并了其他几个佣兵团,发展成现在的规模。

  而汤姆因为丧失了功力,所以只好在卡都城中苟延残喘至今。

  听完汤姆的故事后,若汉和查克就对汤姆离开自己的同伴独自逃命深表不齿,如果不是因为需要他带路,若汉早就想教训他一顿了。还是因为被斯诺拉到了外面劝了半天,最后才以王风的名义压下去了。

  可能若汉的态度也影响了汤姆,仿佛赎罪似的,进了沼泽汤姆就不停的往前走,一直没有休息,好像急着赶去和过去的同伴会合似的。直到累的不能再前进,队伍才停了下来。

  汤姆对沼泽的小心也让大家抑郁了半天,好在没有什么危险。

  他们不知道的是,在他们离开卡都城不久,一道魔法信息从某个信使的手中发送了出去,远方的某个人已经收到了这条信息。

  休息了一会,让汤姆缓过劲来,大家继续前行。

  大家开始走的都是普通的走私者常走的小路,直到一天后,才改变路程,转向沼泽中部。

  此时的路途更加难走,虽然大家都保持者警惕,但王风总还是感觉一点点的不正常。不知道为什么,好像总有人窥视似的,但王风运足目力耳力,却一无所获。

  一直走了十几天,每天的众人都绷着紧张的神经赶路。一路上绕过了许多天然的陷阱和泥潭,搞的众人都很辛苦,尤其是探路的琳达。

  王风不安的感觉越来越强烈,被人窥视的感觉总是让他保持着高度的戒备,但一直没有发现任何异常的现象。

  天空的高处,肉眼已经很难看到的云层上面,却停留着两条飞龙的身影。每条飞龙的身上都有一个全身铠甲的人。

  一个对另一个说道:“他们就是卡都发来信息说要找炼龙窟的一群人?”

  “是的,队长,就是他们,那头狼和那个大汉很好认,还有一个精灵和一个魔法师,不会错的。”

  “他们的实力你觉得如何?”

  “不好猜测,据城里的人说,魔法师和武士都是初级的,其他几个都是二级的冒险者,队伍也不过是二级的。但他们却杀了黑虎团包括两个高级武士和两个中级魔法师在内的二十七个人。”

  “哼,哪个高级魔法师会放下架子去陪那个花花公子,不过,他们杀的还真好,要不是上面有严令不许我们在这两个城随便出手,我早就杀了那个小子了。”

  “队长,你说他们找炼龙窟究竟是为了干什么?”

  “谁知道,不过我挺喜欢这几个毛头小子的,有胆识。天下间听到龙骑兵禁令仍然不管不顾的人可没有几个,就凭这一点,我就喜欢这几个小子。”

  看着下面蚂蚁般移动的几个人,队员忍不住问道:“他们会不会也是觊觎哪些龙族财宝的人?”

  队长道:“不清楚,看看再说。好像吉坦城有消息说黑虎团的人倾巢出动,要找他们几个报仇,有没有这回事?”

  “好像今天才传过来的,他们已经进了沼泽。按照路程的话,他们快遇上了。”

  “好机会,把黑虎团的人分开,一拨一拨的带到他们面前,看看他们怎么处理?”

  “啊!队长,你不是讨厌黑虎团的人吗,为什么还要帮助他们?”

  “帮助?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下面这些小子们能替我把他们杀的干干净净,给我拔了这些眼中钉。”

  “真的?我不信,队长,要不要赌一把?”

  “好啊,随便你赌什么?”队长一脸自信。

  队员一呆,然后大喜,说道:“那就赌队长的押箱底的功夫怎么样?”

  “可以。”队长爽快的说道。

  没有料到队长这么爽快,队员忍不住提醒道:“队长,我要是赢了,你就教我你的‘升龙击’?”

  队长笑笑,说道:“可以,不过如果我赢了,你就拼着被长老们责骂,把他们带到总部如何?”

  “耶!”没有想到是这个赌注,队员愣了一下,但还是忍不住队长绝技的诱惑,咬牙道:“行,就这么说,不过你可不能偷偷出手帮助他们。”

  “不用我帮助他们,你好好看看。那个精灵探路时的身法,相信还能更快,加上精灵族天生的箭法,哼哼,可够瞧的。那个魔法师走路举重若轻的样子,据说两个高级武士和两个魔法师的一半就是被她用风刃杀死的,初级风系小魔法风刃能杀死一个高级武士和一个中级魔法师,你应该能判断出她的实力如何吧。那个大汉如果没有看错的话,应该是狂战士,杀人的时候都是连人带兵器劈成两半。带刀的那个武士,据说是那天杀人最多的,在他手里死掉的人没有一个是完整的,全被碎尸。”

  顿了顿,接着说道:“那个矮人和黑头发的没有出手,但矮人好像居中指挥的,你看他们前后呼应,配合的样子,像不像一个小型的军队。你我在军中多年,应该能感受出来。黑头发也没有出手,现在还看不出有什么异常,但却是这个冒险队伍的队长,而且据说那头狼是他的宠物,却杀了另外的一个魔法师和高级武士。身手最差的那个估计是向导,有热闹看了,哈哈。”

  “队长,他们哪里找来的向导,能找到炼龙窟?”

  迟疑的想了半天,队长说道:“我也不清楚,据城里传来的消息,他们拉着那个花花公子离开半天后,队伍中就多了个人,应该是那个花花公子给找到的吧。”

  正说话间,队长的头盔旁的一个小羽毛振了几下,有魔法信息传来,队长倾听了一会,对另一人道:“长老们让我们先回去,好像总部那边出了些事情。”

  “那我们不看他们遇上的结果了,队长?”

  “先办事要紧,回去办完事再过来。走!”

  两个人催动飞龙,向远方飞去。

  地下众人丝毫没有觉察到自己成了别人的赌具,仍然在小心翼翼的走着。

  几天的高度紧张对众人的修行有极大的好处,至少每天打坐冥想的时候都能感觉到和平日安静时候的不同,众人都能感觉到明显的进步。

  看来在战斗中成长远比在平时的修炼中效果要好。怪不得这里被称为试练沼泽。虽然没有什么大的战斗,但每天这种戒备和如临战般的气氛就可以锤炼一个人的意志。

  汤姆的功力最浅,连续几天的高强度已经让他不堪重压,有些萎靡不振了。反观若汉等人,虽然疲惫,但精神却一个比一个要好。

  终于挺受不住,汤姆又一次坐倒在地,得休息一会才能走。众人也只得停下脚步。

  琳达恰好这时返回,对王风说道:“老大,有点不对。”

  大家登时戒备起来。王风道:“仔细说,有什么发现?”

  琳达忙道:“这几天我们一直在有树木,有泥潭的地方行走,但我刚刚在前面看,出了这片小矮林,居然全部是实地,很大一片,很空旷,也没有水塘,也没有灌木,我觉着不对,赶紧回来了。”

  王风点头道:“是有些不对,斯诺,你怎么看?”

  斯诺刚要说话,委顿的汤姆插口道:“这么快就到这里了,你们千万要小心,这一片是魔兽出没的区域,而且那片地看似实地,其实更加虚实难测,那回我们很多人都是在这片地域被不知名的魔兽和沼泽吞没的。”

  王风问道:“哦,那这块地是怎么回事?”

  汤姆道:“我们也不知道,当时以为好不容易有一块空地,大家累了很多天,都需要一块干点的地方休息休息,有几个跑的快的就冲了进去。当时也没事,后来我们所有人都进去了,休息的时候还有人戒备,休息完后一点事情也没有,大家也都松懈了。正好走了那么多天的泥潭,走到实地上感觉正高兴呢,加上休息时也没有事情发生,所以放心大胆的往前走,结果走了一会魔兽就出现了。”

  仿佛回忆当时的恐怖景象,汤姆打了个冷战:“一个从没见过的魔兽突然间就出现在大家面前,我在后面,只看到前面出现了一个大洞,然后我们就有几十个兄弟消失在了洞里。然后那个魔兽和洞就消失了,剩下的兄弟们就把这里叫做‘饿龙滩’。这里不能走,我们得绕过去。”

  王风点点头,输了一道真气给汤姆,汤姆的精神见长,又过了好一会,汤姆才恢复。

  大家听从汤姆的意见,从休息地开始就往空地的另一个方向走,试图绕过饿龙滩。

  走了没有多久,琳达、王风、爱莎同时开口道:“不对,有问题。”

  大家互相望一眼,都停了下来。谨慎的蹲下身子,大家聚到了一起。

  爱莎首先说道:“老大,有些轻微的魔法波动,我怀疑是用来报警的预防结界,这里有别人。”

  琳达也接口道:“老大,我也发现有一些人工掩饰的痕迹,好像布置的很匆忙,完成不久。”

  王风点点头,说道:“大家感觉的不错,我听到有人的声音。很多,很乱,但都压抑住声息,生怕我们发现,好像想伏击我们。”

  “他们是什么人?”汤姆插口问道。

  “有可能是那个花花公子父亲的佣兵团,我们杀了他的儿子,他必然会报复。从时间上来看,大概也差不多了。”

  “他们人多,不宜硬拼,我们要不绕开点。”汤姆不希望自己在这个时候把命送掉,所以提出了这个建议。

  抬头却发现发现王风眼中带着杀气的笑意。

  “我们不找他,他倒找上门了。正好,敢侮辱我们狼军的人我们一个都不会放过。他们要怪就怪他的宝贝儿子惹了不该惹的人吧!”王风带着轻轻的笑意说道。

  其他几个人被王风高昂的战意引动,个个热血沸腾。

  虽然大家都是好战分子,但在王风的带领下,这里已经没有什么莽撞分子。

  王风听那些人的声息,发现里面没有什么特别的高手,按理说黑虎团的人如果要报仇的话,不应该是这么差。和斯诺一交流,大家一致认为这里面有问题。

  派出琳达小心的查探后,大概摸清了敌人的分布。

  黑虎团这次估计出动了人员不少,至少琳达能观察和猜测出来的就有两百多人。

  这次黑虎团的人很狡猾,人员分成了三拨。一拨是以弓箭手为主的,埋伏在现在必经的路上;一拨是以魔法是为主的埋伏在靠近饿龙滩的地方;最后一拨以武士为主,埋伏在远离饿龙滩的地方。最开始王风他们发现的就是居中的弓箭手。

  这样的话,不管哪面发现目标,其他的两支伏兵都可以很快给予支援。弓箭手和魔术师中都配了少量的武士,用来对付近战的敌人,武士队伍中也有少量的弓箭手和魔法师。随便哪一支遇上目标,都可以拖住一会,等待其他两面的合围。看来敌人的队伍中也有一些带兵的人才。

  用来对付自己这边七个人,敌人居然摆出了这么大的阵势,看来对王风等人也极为重视。

  主要王风几个这次在卡都城中太出风头了。不但敢漠视龙骑兵的禁令,强闯炼龙窟,而且只有四个人出手,就把昆沙等二十七个人消灭了。这样的实力使的黑虎团的人莫不忌惮。

  加上这次王风他们的目的不明,如果是和龙骑兵结怨,那么龙骑兵就可以替他们把这些人除掉。但如果是同伙的话,那估计黑虎团这辈子都不可能报这个仇了。

  但独子被杀,黑虎团的团长如何能够罢休,这口气怎么也咽不下去。是可忍,孰不可忍。如果不把这个面子找回来,那黑虎团以后也不用在卡都和吉坦城混了。

  一个参谋给团长出了个主意,反正现在不知道王风等人的目的,那就乘着王风等人还没有见到龙骑兵的人,先把他们除掉。

  如果他们是龙骑兵的敌人,还可以乘机卖个好人情给龙骑兵。如果他们是龙骑兵的朋友,那就先杀人,事后推说不知道,龙骑兵也不能怪到自己的头上。反正出了事情以后龙骑兵也没有对外宣称这些人是他们的什么人,不知者不罪嘛。

  可对这几个人的实力研究的时候,却又有点麻烦了。整个组织里最强的四个人也不一定能在面对面的情况下搏杀他们二十七个人。何况已经接到卡都城的消息,敌人已经起身进了试练沼泽,如果再不动手的话,恐怕以后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黑虎团的团长一咬牙,拼了,这次如果不能成功的话今后也不用想了。一发狠,把吉坦城总部的人全部拉了出来,进了试练沼泽。

  黑虎团虽然在两城中作威作福,但面对试练沼泽的时候还是战战兢兢。尤其这次是去从没有其他人去过的沼泽腹地,黑虎团里也有不少沼泽活动的专家,因此也一直小心无事。

  但黑虎团长这次铁了心,一定要抢在王风他们找到炼龙窟之前消灭他们,团里人这样小心的行军速度是不能满意的。想想丧子之痛,再顾不得其他,死命催逼团员们前行。

  这样一来,团里的人就苦了。毕竟人数众多,在沼泽中行进一个照顾不过来,就是灭顶之灾。一路上下来,已经损失了百十多个低级的团员,弄的下面怨声载道。

  凭着一股怨气,冲进沼泽中心后,黑虎团长才发现自己面临着另一个危机,沼泽中心几乎没有人走过,唯一活着的一个向导也在王风那边,自己和一堆沼泽专家在里面转来转去,虽然没有到迷路的地步,但却尴尬的发现,自己找不到王风等人的行踪。

  如果连人都找不到,那么这次动用了这么多人,死了那么多,连敌人的影子都没有见到,这回的脸可丢大了。不用说现在这个危机四伏的沼泽能回去多少人,就算回去了,丢了这么大的人,费了这么多周折,死了这么多人,没有达到目的,黑虎团也会被其他的组织排挤出两个城了。

  追的话,连个方向都没有,谁知道该死的王风几个人现在在什么地方?有些团员甚至心下企盼,不要遇上王风等人。

  事关今后的生存大计,黑虎团这次倾巢出动,现在变的有点骑虎难下了。

  死的人太多,导致一些人开始不满,直接对团长的领导产生了怀疑,如果不是因为积威已久,说不定就有人要闹起来了。

  正在这个尴尬的时候,突然收到不知名的人送来了王风等人的信息,告诉他们王风现在的位置以及行走的路线。黑虎团的人大喜若狂,经过简单的分析后,断定这条消息是真的,于是调动人马,开始慢慢包抄。

  因为惧怕王风等人的实力,大家都决定采用埋伏偷袭的方式。

  但在沼泽中行军哪是能说快就快的,因此,尽管赶的辛苦,追到了王风等人的前面,但还是因为时间仓促,来不及进行更周密的部署,匆匆分好了队伍,隐藏起来,还没有看到王风等人,就已经先被王风他们给发现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