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横刀立马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失踪

横刀立马 任怨 4885 2003.09.30 09:08

    悟心大师转头问杜开:“杜开,你们这个老大说话可算话?”

  虽然觉得有点不高兴,杜开还是回答:“我们老大一向说话算话。”

  悟心也觉得有点不好意思,自言自语道:“那就好,那就好。”

  转头又问清风道长:“道长,那个极地寒铁真的不能溶化炼铸吗?”

  道长道:“你又不是不知道,就怕这个王风知道上当以后,会不会恼羞成怒?”

  这是一个狼军中的峨嵋弟子插话道:“师祖,我们老大从来说一不二。”这个弟子已经不齿师门的这一做法,听到他们还在怀疑王风老大,忍不住插嘴。

  清风也怅怅的道:“但愿如此。”

  众人相伴离去。

  从此江湖中从未出现过王风其人,倒是江湖中突然增加了数千会使“绝刀”的江湖客,互通声息,守望相助,成为江湖上一股不可轻视的力量。

  一年后。

  极西的原始森林中,藤蔓遮天。地上一层厚厚的青苔,各种飞禽走兽不时穿过。一片原始蛮荒的气息。

  森林边缘还定时的出现一些五颜六色的瘴气,不知道的人若不小心碰到,铁定会被剧毒消融的一干二净。这些瘴气把森林和外界隔成了两个天地。

  中午时分,寂静的森林突然“哗啦”一声,一片绕树的长藤被砍断,露出一段缺口来。

  这个时候也正是瘴气最弱的时候,但如此人迹罕至的深山老林出现了人,就已经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了。

  缺口越扒越大,终于可以供人出入了,一个健硕的人影出现在缺口内。

  手里拿着一把开山分路的砍刀,背后背着一个巨大的革囊,左手臂上绑着一个皮革包裹的方块,一身合体的旅者装束,脚下一双皮靴,看上面的颜色已经是跋涉了不近的距离。

  年纪不过二十上下,却一脸的坚毅之色。看了看前方的树木,又挥舞砍刀开路。

  他不就是王风吗?怎么会出现在这个蛮荒之地?

  也不过片刻功夫,森林里就被王风开出一条可供一个人出入的小道。

  出来后,来到一片有一个小水塘的开阔地。

  王风很满意这块地,已经过了瘴气范围,又有水塘,真是一个绝佳的宿营地。

  吧背上的革囊打开,里面居然有一顶小帐篷,王风把它支在了水塘边。周围拾了些干的柴禾,生了一堆火,又从革囊里拿出一套小弓箭,消失在附近的林中。

  不一会,王风提着一头野猪回到营地,兴致勃勃地剥皮清洗,找了根木棍把几条腿穿起来,放到篝火上烤着。还不时从革囊里弄点调味品抹着。

  香味慢慢出来,王风闻了闻,差不多熟了,撕了一条后腿开始进餐。

  看他的熟练程度,显然已经这样生活不少时日了。

  饭后王风惬意的躺在帐篷里,开始吐纳。

  现在他吐纳时根本不在意姿势和动作了,吐纳仿佛就是他如呼吸一般自然的事情。也许他根本就没有停止过吐纳。

  抬手看看自己左臂上的小方包,王风不禁苦笑。

  清风送他的极地寒铁就在里面。一年来,王风曾走遍大江南北,到处寻找能够炼铸它的能工巧匠,却又一次又一次的失望。除了学到一肚子的炼铸兵器的知识外,几乎毫无所得。

  心中不禁有上当受骗的感觉。有时真想就此上峨嵋和清风理论一番,但又忍住了。

  王风已经很久没有去过大的城市了,基本上都在人烟稀少的地方活动。

  一年来,王风听到不少原先狼军同僚的事情,个个都时英雄好汉。王风也不想和他们多纠缠以免发生意外。

  终于有一次在一个偏僻的山村,王风施展妙手回春的手段救了一个重病的老者后,老者见多识广,拜谢之时认出了王风背负的极地寒铁。

  当时王风又惊又喜,忙问可有办法锤炼。老者却摇头道,这极地寒铁乃是天地至宝,非一般炉火能炼化,只有发自内里的三昧真火才能炼化。王风这才放弃了寻访巧匠的行动。

  此后王风一直把它挂在手臂上,不停输入内息,试图能炼化寒铁。王风报仇以后,已然没有生活目标,这次清风等人倒是激起了他的斗志,决心非把寒铁铸成一柄绝世神兵的寒铁刀。

  有了目标的王风从此救在各地旅行并行医,他的医术本高明,再加上内力疗伤更快。一些无人能构采摘的药材王风也能轻易取到,救了不少人的性命。

  这次就是因为游历到蛮荒地区,听说在这片剧毒瘴气笼罩的迷雾森林中,有一种可以生死肉骨的珍贵药材,因此决定进来看看。

  王风游历天下,也习惯了这种生活,所以随身携带了一些帐篷等物,正好在这森林中用上。

  一夜过去,王风也不着急找药,反倒四处观看。

  这片森林已经多年没有人迹了,主要还是归功于上空漂浮的剧毒瘴气,据说沾肤即腐,无药可解。王风是凭着自己深厚的功力,硬生生在身体半尺外布了一个密不透风的气圈,一路披荆斩棘进来的。

  多年的荒置使这里成为了一片珍禽异兽的乐园,各种奇形的药草长的也异常茁壮,随便看了几株都比外面的要高几品。至少在年头上都没有办法比较。

  也有不少猛兽,但王风艺高人胆大,手工砍刀在手,一般野兽也多半不敢轻易挑衅。有数的几个都已经成为王风腹中的食物。

  在水塘边住了几天,王风采到不少的药材,看看周围已经没有什么值得停留,于是王风收拾行囊往更深处进入。

  走了一两天,来到一个奇怪的所在。

  它的奇怪之处在于原本是一片郁郁苍苍的原始森林,却突然出现一块凹地,更为奇怪的是,这片凹地竟寸草不生。露出光秃秃的地表。也难怪会不长植物,地上露出的部分,全都是坚硬的花岗岩。

  但王风还发现其他的一些问题。

  整个凹地是一个巨大的六边形,配合地上一些奇怪的裂缝,形成一个怪异的图案。整个六边形方圆两里,一眼可以从这头看到那头。

  六边形凹地也不真正是寸草不生,以王风的眼力,已经发现,在六边形的正中,有一小块泥土颜色的部分,上面有一棵植物生长着。

  凭着采药的经验,王风立刻断定,那是一株天地奇珍。

  想到这里,王风不由一阵兴奋,跳下凹地,向中心奔去。

  慢慢来到中心,王风已经看清,那是一株火红的果树。叫它果树有点过,果草却是很贴切。一棵草茎上只生长了一棵红红的果子,很是怪异。

  王风却越来越兴奋,看这红果的形状,越看越象书中记录的万年朱果。看来在这蛮荒中,因为没有人类破坏,大自然的神奇力量也孕育了不少天财地宝。

  从这果子现在的状况看,已经快要接近成熟了。

  四处看了看,也没有什么不正常的迹象。

  王风转过头,此时正好朱果成熟。只见瞬间,朱果已经由红转紫,王风一个箭步,冲了上去一刀把朱果连根挖起。

  万年朱果的成熟时机稍瞬即逝,王风把握的极好,连根挖了出来,内力到处,泥土纷纷落下,露出一棵裸露的草茎来。

  突地心生警兆,手中刀反射性的挥出,“叮”一声,一棵火星闪出,一道灰影刷的消失。

  以王风的目力,立刻看出这道灰影的本来面目。

  这灰影乃是一头异种野狼,日日在朱果旁吸食朱果气息,本身也灵异无比,野兽的直觉让它知道眼前之人的危险。虽然守护在此如许年,吃过不少妄图强度朱果的厉害野兽,但还没有什么野兽能躲过它这一记突然袭击。

  那畜生见一击无功,也不气馁,转身又向王风攻来。刚刚和王风的刀撞出火花的正是它的利爪,这次王风看的很清楚,足有半尺多长的利爪。这畜生也有些道行了,用血肉之驱居然挡住了王风的刀,不过虽然没有斩断利爪,也吃了不少苦头。

  王风伸刀格开了野狼的第二次袭击,反手用刀背在野狼的颈项上斩了一刀。野狼一声哀鸣,被劈出老远。转过身来,又向王风袭来。

  王风紧守门户,每次都让野狼铩羽而归,同时心下佩服野狼的斗志,有点惺惺相息。

  野狼也认识到了王风的厉害,但又不甘心守护多年的朱果落入他人之手,不停的在王风丈外徘徊。

  王风见着有趣,也和它对视。一人一兽,就这么对峙着。

  过了片刻,王风道:“天财地宝必有灵兽相护,你想必是守护这株万年朱果的灵兽吧。”

  想了想,收敛的杀气源源逼出,直罩灵兽。灵兽也渐渐感到了不安,八尺多长的身躯一步步退后。

  王风对这奇怪的野狼说道:“天财地宝,唯有德者居之。你想必也在此守护了多年。”

  灵兽面对他巨大的压力,呜呜叫了几声,竟缓缓点了点头。

  王风见状,心知这灵兽能听懂人语,更加喜欢,继续道:“我知你守护多年,不甘被人抢夺,所以我也不和你争。这朱果给你,我只要根茎。”

  见野狼有些不甘,王风又加大了压力:“我虽然答应过别人不开戒杀人,但从来没有答应过不杀野兽,如果你胆敢不同意,我一定将你碎尸万段。”

  眼中的杀气越来越烈,野狼也忍不住哆嗦了一下,只好点头。

  轻轻冲朱果一弹,朱果象长了眼睛般直射进野狼口中。自己却把剩下的根茎整个塞进口中。一人一狼,都开始吐纳,吸纳天地之材的灵气。

  万年朱果珍贵无比,生死肉骨,练武之人吃之,足可抵二十年苦功,却也没有放在王风眼中。只是朱果的根茎却是不可多得的生气良药,虽然药效不及朱果那么大,但却是给朱果提供精气的根本,生气之源,对于王风来说确实是比朱果要更珍贵。

  当王风把根茎炼化的时候,将会大大的提高经脉容量以及真气浓度,每次吐纳也比平日功效更大,只因体内吸收了万年朱果的生气之源。

  野狼受朱果的影响却是颇大,原本灰色的毛色已经慢慢转变成了纯白色。长达半尺的利爪和牙竟也能慢慢缩回,身体也缩到三尺长短,活象一头可爱的大狗。

  野狼调息完成后,立刻转身面向王风。爪牙暴突,缩回的指甲竟又伸了出来,向王风猛扑过来,可能要报刚刚王风压制之仇。

  王风手持砍刀,不动如山,待野狼近前,形如鬼魅的刀影已经到了野狼的颈项。幸亏王风用的是刀背,野狼不至于丧命。但还是弹了出去。

  野狼吃过朱果果然不同以前,丝毫没有停顿,转身又扑了过来。

  王风这次不用刀背,转用刀锋,又是一刀,扑的一声,将野狼劈了开去。野狼身上竟没有半点血迹,王风的砍刀居然伤不了野狼。

  野狼更是嚣张,张牙舞爪,又转向王风左手扑来。

  王风大怒,运气于刀,身形鬼魅般一转,刀锋又从野狼身上带过,内力到处,带起一片血花。

  野狼历叫一声,躺在一旁。王风的杀气如惊天动地般涌过来,野狼竟不敢起身,拖着伤驱,哆哆嗦嗦往后挪。总算知道了眼前这杀星的厉害。

  王风有意收服野狼,这次更是不留余地,强大的气势压的野狼再也不敢又反抗的念头。吃过朱果以后,野狼的一身皮肉已经坚俞钢铁,但挡不住王风运气的一刀,野狼已经心服口服了。雪白的头不停的在地上叩来叩去,希望王风放过它。

  王风收回杀气,野狼才敢从地上爬起,慢慢走道王风身边。对于一个能轻易将自己斩杀的人,它是真的不敢再有什么异心了。

  王风伸手摸了摸狼头,轻轻移动野狼的伤口边,输入一股真气,伤口渐渐结疤,转眼回复如初。

  野狼伸出舌头,舔舔王风的手,王风摸摸它,说道:“以后你跟着我吧,有些我不能杀的人你可以替我杀。”看看伏在脚下的野狼,又说:“以后我叫你白雪,你看怎么样?”白雪马上呜呜答应,点头不止。

  王风把东西整理好,叫道:“白雪,我们走!”一人一兽准备离开。

  蓦地,整个凹地突然出现了一阵波动,裂缝中竟发出彩色的光来,瞬间笼罩了整个凹地。

  地面随之旋转起来,一个漩涡从白雪的脚下出现,竟将白雪慢慢吸了进去。白雪呜呜大叫,求救的眼光看着王风,王风不假思索,伸手拉住白雪的前腿,想把白雪拉出来。却见漩涡慢慢扩大,连王风也陷了进去。

  王风急催内力,想要跳出来,但漩涡好像有股巨大的吸力,将他牢牢吸住。转眼没顶。

  发光的凹地也渐渐暗了下来,原来的花岗岩地面却都粉碎成了泥土状,轰隆一声,天上下起雨来,冲刷过后,凹地里竟长出一片绿油油的草地,没有任何王风和白雪的痕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