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横刀立马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 研究(全)

横刀立马 任怨 6732 2003.11.13 15:58

    正在远处观看的龙骑兵长老们也都沉不住气了,直接下达了命令:“不管什么条件,统统答应王风,换取他救活哈林的方法。”

  狼军的人一次又一次的带给他们惊奇,从若汉开始,长老们就已经下令,务必查清楚若汉的来历背景,以及狂化后不虚弱的方法。

  而狼军小队整个的配合以及对首领的命令毫不犹豫的执行这方面,连按照军队方法训练的龙骑兵们也自叹不如。

  各人的实力也不用说,虽然年纪还小,但每个人表现出来的实际水平和他们的年龄实在是不匹配,而且显然不是普通的师父能教出来的。这么一个年轻、热情、斗志高昂的小队,如果回到他们各自背后的势力中,带给他们的家族或者团队的影响不是一点半点。即便是未雨绸缪,也需要和这些人打好关系。

  而一切的一切好像都和这个狼军的老大王风有关。虽然现在得到的情报是王风是小队中实力最差的,但从后来的表现看来,说他是最强的也不为过。

  如果只是力量和魔法强横也还好说,毕竟好手架不住人多,但王风总能把一些不可能的事情变为可能。杀死苍冥,救活哈林,若汉的神奇体质,包括其他队员的所有表现估计都和王风脱不了干系。

  这样的一个宝贝,连琳达在初次见面一会就能果断决定跟着王风,龙骑兵的这些老的成了精的长老们这么多天的观察还能不放在心上?

  看着哈林已经在慢慢的恢复,库林也忍不住兴奋的颤抖。以前大部分时间在出任务,为龙骑兵赚取一些经费,后来这十几年,几乎都是在总部训练新人。

  看着他们很快的成长,库林又是欣慰,又是痛心。这么多优秀的人员,总会在龙骑兵的试练中损失掉八成。他们又是自己一手培养起来的,可以说是手把手的教出来的,看着他们要慷慨赴死,心里也是说不出来的难过。

  如今这个王风竟然成功的把一个要死的队员救活了过来,既然一个可以,那么其他的人也就有了不用死的可能。什么事情能比看着一个个子弟兵相继倒下更难受呢,既然有了不死的可能,即便是库林,也忍不住兴奋的念头,恨不得马上就知道如何解救类似的情况。

  王风看着哈林已经慢慢开始活动,心下知道已经无大碍。对自己那几支老山人参,王风还是挺有信心的,只要不是什么大的伤病,一般的虚弱还是能在短时间内迅速进补的。

  低头看看哈林流出的金色的血液样的东西,王风找了个小瓶装了一些,准备回去看看。

  哈林能走动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去看自己那头龙。可惜的是,在感受到生死威胁后,那头龙已经散尽了自己的生命精华,已然是一头死尸了。

  王风也爱莫能助,毕竟自己医术再好,也不能把已经死亡的东西救活。何况刚刚给哈林逼出异物,王风真气已经用的差不多了,现在最需要的就是休息。

  看着王风的脸色也很差,库林知道王风也累了,赶紧让伊莎带路把王风等人送回了住的地方,王风把自己关在一个屋子中,开始打坐运气。

  体内消耗的真气慢慢的补充,王风也感觉到精神越来越好。

  这几天连续耗尽真气,使的王风感到极度的疲惫,每次都不能充分补充,但却不断消耗,也暴露了王风真气的一个致命弱点——补充速度太慢。虽然和别人的比起来,王风在战斗时摧枯拉朽,但王风自己明白自己的弱点,好在在狼军的时候也不是每天都需要战斗,因此并没有表现的很明显。

  目前已经没有什么精神去想别的事情了,王风还是慢慢恢复一些后再说。

  在龙骑兵的人绞尽脑汁想办法如何让王风把救命的方法说出来时,王风已经慢慢的恢复了一些。有了精神,王风可以想一些别的事情了。

  这回救人,王风从哈林身上,知道了一些龙骑兵的行功路线,虽然和自己的大不相同,但却也有一些借鉴之处。

  龙骑兵的行功方式很特别。与普通的人不同。看哈林的年纪,在冰封前也不过二十几岁。听伊莎的声音,也可以断定她的年纪也不大,但他们表现出来的功力,却是很多普通人修炼几十年也未必能够达到的境界。

  除了因为他们是千挑万选的精英外,龙骑兵独特的修炼方法也功不可没。

  在压制哈林体内异物的时候,王风发现,龙骑兵的功法有两个特点,那会没有时间仔细研究,现在有空,正好可以好好想一想。

  龙骑兵的功法和和那种金色的异物好像同出一源,有着强烈的亲和性,只要他们一运功,会自动的吸纳那些异物沿着经脉遍布全身。如果运气好的话,那些金色的异物将替代原来修炼的真气,成为在龙骑兵经脉中运行的真气。

  从这些金色异物的表面看,好像是一些压缩而成的液体,如果它们替代原有的真气后,将大大提高真气的浓度,从而达到龙骑兵在质上的飞跃。

  而这些金色异物一定和龙有密切的关系。根据王风的判断,龙骑兵之前修炼的真气,其实就是让这种异种真气能快速和人体融合的一个过渡性的法诀,只有完成了和龙的融合,其实也就是和这种由龙带来的异种真气的融合,龙骑兵才真正变成绝世高手。

  如果真气的浓度能够达到这样的话,那么他对真气的方向和每次真气的发出量都会有更为精准的控制,并且真气的量也会达到匪夷所思的高度。

  不过要经脉能够承受这样的真气压力,可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从哈林的身体中看起来,那种金色的真气根本不会对经脉造成什么压力,这样的话也就容易了。

  怪不得真正的龙骑兵不管有多年轻都会有那样的气势,其实并不是他们能在如此年轻就能修炼到如此的境界,而是在适当的时候吸取了龙族的力量。

  也不能说他们就是如此不劳而获,毕竟这是经过生死的考验后才能得到的能力。而且看库林和其他人的样子,成为龙骑兵后,还是能有极大的提高的。

  之前的库林好像一直在压制本身的力量,王风开始也不以为意,凑巧发现龙骑兵的行功秘密后,王风才从这一点上判断出库林的真正实力。也许比他现在表现在人们面前的要高出几倍不止吧。

  和库林比起来,估计伊莎顶多也就是比初生的婴儿强点吧,不知道为什么,王风却感觉库林对伊莎有些拿她没办法这种感觉。也许伊莎是个大美女?不过不应该,以库林的功力,定力也不会差到哪里去,而且看库林的样子,也是在杀场中出生入死的人物,怎么会对一个小女孩迷恋呢。

  唯一的可能,就是伊莎和库林有一些血缘上的关系,库林看伊莎的表情,有时候真的很像严父对着顽皮的女儿那种无可奈何的情形,应该是这样没有错了。

  库林的真正的强横之处让王风心中惊骇不已,虽然是有龙的帮助,但人能够强到这种地步,也给了王风另一种异样的压力。

  龙骑兵们并不知道,王风仅仅通过哈林的一次运功就知道了这么多东西,如果他们知道的话,还会不会让王风去救哈林呢?

  龙骑兵的这种方式和王风之前把自己的真气压缩的方法有异曲同工之处,不同的是,龙骑兵靠的是外物,而王风靠的却是自己。

  既然有人能够做到,那王风更加坚信,自己之前选择的方法是正确的,只要自己坚持不懈,也能够达到自己想要的高度。

  虽然可能带来的还有一些经脉的承受量和真气的压力问题,但王风相信自己能够找到方法来克服。龙骑兵的方法比较简单,但没有经脉的压力,也就失去了真气离体后的摧毁性的爆炸力量,只能纯粹靠真气的打击来伤人了。但这并不是王风想要的结果。

  虽然一时没有找到什么好的方法,但毕竟给王风指了一条明路。

  龙骑兵真气的另一个特点就是能够速成。

  通常真气的速成有几种方式:偶然的碰到什么可以加强真气的天财地宝,如朱果一类的,估计白雪现在应该是很强吧。或者通过他人灌输,利用什么灌顶大法或其他方式把别人的真气变为己有,也可以快速成长。

  还有一种稳妥的方式就是寻找适合自己的修炼方式,与自己的体质相结合,争取最大限度的发挥出体内的潜力,转变为真气。龙骑兵千挑万选,估计也是在寻找体质合适的人员吧。

  但不论如何,龙骑兵预备队的成员们发展的也太快了一些,和正常的人相差太远,一定有其他的办法。

  王风留意过,在帮助哈林治伤的过程中,那股怪异的内力费了王风好大的气力才封住,当时的感觉就像是一把尖刺想要突破一个木板,王风只能不断把真气木板加厚,才能挡住尖刺的冲击。

  应该是这样了,龙骑兵的真气既然和那股怪异的真气同源,那么性质也应该很相近。如果真气在经脉内的形状是一把尖刺的话,岂不是很容易打通经脉,或者比普通的方法要容易的多,怪不得龙骑兵们小小年纪都有一身不俗的功力呢,原来经脉已经在修炼几年后就打通了。

  修炼真气开始最难的坎应该就是打通经脉了吧,即使是找对明师,没有外力的帮助,也休想在短时间内过这一关。

  龙骑兵们不知道用什么办法能把自己体内的真气源头改成这样的形状,但能在刚开始不久的时候就用这样的方法来把自己的经脉打通,虽然容量不是很大,但可以说过了一个坎了,以后只要自己努力,慢慢扩充经脉,终究也能达到大成。

  龙骑兵们的体质又是个顶个的好,对于这种功法的适应程度远超过正常人,从开始就比一班人快了一大步,以后和龙融合后的实力更是远远超过,这才成就了龙骑兵大陆最强战士的威名。

  不过,王风可以想象,刚开始这些龙小兵们开始练功的时候,估计不是吃了一点点的苦吧。为了把真气培养成需要的形状,最初一定是跟被一把小刀在丹田挖掘一样,少不了痛楚,也许是因为吃了苦中苦,所以才成为了人上人的吧。

  但这点对王风目前的困境来说,却没有多大的帮助。目前王风的经脉经过自己的锻炼并有万年朱果的生气之源相助,基本上已经没有什么问题了,主要还是吸收恢复的太慢,不能应付密集的战斗。

  虽然对王风没有多大的效果,但既然知道了这一点,那么狼军中的其他人也还是有帮助的。王风在塞外狼军中时之所以能成为众人信服的老大,很大的原因也归功于他对自己人的慷慨大方,从不敝帚自珍,能想到的,几乎都和自己的兄弟们说过。那会狼军中的人个个进步神速,与王风脱不了干系。

  不过好在目前不会有什么大的战斗,即使和库林对起来,估计胜算也不是很大,能不能解决问题并不能带来实质性的转变,王风倒也不是很急。

  听着外面的声音,忽然觉得龙骑兵有点太小题大做了。好像在他们休息的周围,布置了十几个人在守卫。

  也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了,有几个人想要靠过来,都被守卫的人赶走了,看来是要让王风好好的休息了。

  用心还能听到狼军其他几个人的声音,若汉和查克好像在打坐,琳达坐着不知道干什么,爱莎好像在不停的挥舞双手,能听到周围呼呼的风声。斯诺好像出去了,不知道干什么去了。

  王风知道,自己救活哈林给了龙骑兵无穷的希望,龙骑兵不紧张自己才怪。换了自己,也要千方百计探听能救治龙骑兵的秘密。毕竟和龙骑兵本身的切身利益相关。

  但从库林这个人来看,王风还是很佩服的,至少龙骑兵的做事方式并没有以强凌弱,也充分体现了库林或者龙骑兵的武德。

  初到异界,能结识这样的朋友也不错。以王风的性格,如果被他认为是朋友,那就没有什么你的我的之说,能帮忙救治朋友,天经地义的事情。

  已经有了决定,等这次恢复后,王风就和龙骑兵的人好好聊聊。

  许多次打坐,王风都是在想事情的情形中度过的,他独特的真气使得他根本不用入定就可以很容易的控制真气的流转,虽然有弱点,但好处也相当多。至少可以随时都处在练功和警戒的状态中。

  这次王风打算深深的入定一次,反正外面有人守着,不像以前,危机四伏,根本连这种机会都没有。

  随着意识的逐渐空灵,王风慢慢陷入了那种无我无人的境界中。只有真气在不停的流转着。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意识才又慢慢回到自己的躯体中。

  这样深的打坐感觉真是好啊!

  从入定中刚一醒来,王风就发现了身上的不同。由于最近的疯狂消耗而一直没有补充完全的真气这次彻底的得到了充实,经脉中流动的真气正如自己想要的浓缩情形,汩汩的流个不停。外发真气强了不止一倍有余。但还能感觉到游刃有余。

  古人留下的这种深深入定的坐功效果真是不一样啊,虽然自己的功法另辟蹊径,自成一格,但在补充效果上是远远不如这种传统的方法的。

  真气的补足,连带的灵觉也扩展了不少,屋子里的动静,周围龙骑兵守卫的位置一丝不漏的传入王风心中。

  也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了,王风站起身来,推开自己的屋门,走了出去。

  狼军的其他几位都在,正急的跟什么似的,见他出现,身上完好无缺,个个流露出了放心的神情,打起招呼来。

  一问才知道,王风从进去休息一直到现在出来,居然整整过了五天。

  看来这次功力消耗的是太厉害了,以前还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样的情形。不过也因为如此,刚刚浓缩不久的真气也得到了疯狂的锻炼,现在已经不止是经脉习惯了真气的压力,而是经脉自然而然的认可了这种真气浓度的压力,把真气纳入一体了。

  前几日靠着胸中一股豪气发出了一道刀气,现在心念间,已经能感觉到真气急欲破体而出。收住刀气,王风和几个伙伴直奔厨房,连着五天没有吃东西,入定的时候还不觉得什么,现在可是饿坏了。

  吃饭间,库林已经得到消息,赶了过来。这个龙骑兵的元老为着龙骑兵也操了不少的心。现在眼看着能让自己一手训练的龙骑兵们可以免遭死亡的厄运,自然是不遗余力的奔走。以他的身份,本可以不用做这些陪同照顾的小事的,一来比较喜欢王风的爽快性格,二来对自己部下过于关心,因此,亲自奔走于王风和总部的长老会之间。

  直到等王风吃完,库林才正式邀请王风到总部的议事厅,说众位长老有请。

  跟随库林来到议事厅,几位长老已经恭候多时了。王风实在是过意不去,让几位长者等候可是一件太失礼的行为,赶忙连声告罪。

  几位长老对王风的身体问候几声,开始言归正传,直接到了问题中心。

  飞龙长老道:“王风队长,这几天来,你帮助我们先杀苍冥,后救治哈林,给我们龙骑兵直接提供了两个训练场所,而不取丝毫报酬和条件,对此我们感激万分。不过,龙骑兵向来说话算话,我们承诺你的一个条件,任何时候你都可以兑现。”

  顿了顿,接着说道:“相信你现在也知道了,每年龙骑兵都会有人在试练中死去,我们试过各种方法,魔法不管用,内力好像也不行,龙骑兵的试练一向是我们组织内的最高机密,没有任何外人,甚至组织中的一些低级人员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包括如何解决试练过程中的牺牲,我们都没有和不知道秘密的人商量过。不过你成功的救活的哈林,给了我们一线希望,我们和宗主,龙族的一些长老们讨论过后,想向你交换你救治哈林的方法,无论用什么样的条件,只要我们能做到,都可以。”

  语气诚恳无比,能让人感受到对自己子弟兵的关心和痛惜。

  王风微微一笑,把自己心中想说的话说了出来:“从库林大叔和几位对待我们的态度,我们可以感觉到龙骑兵是值得交的朋友,在我的家乡,为朋友可以两肋插刀。救治朋友是理所应当的事情,不要说什么条件和好处什么的。”

  众人听罢大喜,王风接着道:“我救治哈林的时候发现了一些情况,可能有关和龙的融合部分,不知道对不对,需要和几位一起商量一下,这可能会影响到救治的时候的一些细节,不知道各位方便不方便”

  因为可能涉及到一些更深一层的龙骑兵的机密,所以虽然几个长老对王风的态度非常满意,对他答应要求也非常高兴,但听到他后面的要求,各人却都很为难。

  本身王风是个外人,不应该知道一些事关龙骑兵的机密。但偏偏他能治好濒死的同伴,而且他已经答应了把救治的方法告诉龙骑兵,从情理上都说的过去。

  而且王风已经明确表示,这个方法不知道能不能适用,能不能成功,从研究的角度来说,要求知道一些细节也无可厚非。

  但实在是事关重大,连几个长老们都不敢擅自作主,都不知道该如何答复王风。

  王风见大家为难,连忙说道:“如果不方便,那就不用这么为难了,我把我知道的方法告诉大家,你们自己试试行不行吧。”

  几位长老这才红着脸点头,王风于是把自己知道的一些东西说了出来。尤其是提到了龙骑兵修炼的真气的特性导致的快速融合吸纳异种物质,王风特别提出,要大家一定在救治的时候不要使用龙骑兵的修炼方法。

  心底认为龙骑兵的人是朋友,所以一点没有藏私。把如何用脉冲式的寸劲缓慢逼迫异物的运气方法也告诉了龙骑兵的长老们。长老们听的一个个面色大变,不住沉思点头。

  说完后,王风没有打扰陷入沉思的长老们,和库林一起离开了议事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