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横刀立马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领悟

横刀立马 任怨 6968 2003.09.30 09:10

    一行人兴高采烈的出发,向费丁城方向走去。

  一路上王风了解了许多关于这个奇异世界的东西。

  这里的一天和王风原来的一天差不多,一个月却有四十五天,一年有十六个月。天空居然有两个月亮,每个月前十五天能看到一个,后三十天能看到另一个。

  天气倒和原来一样,四季分明。

  这个世界上不只有人族统治,还有精灵族、矮人族、兽人族、龙族,此外还有魔族和神族的存在,但很少有人见过。精灵族里还分成森林精灵、草原精灵、黑暗精灵、元素精灵等不同的种族。兽人也分成牛头人、熊人、虎人等各种不同的种族。龙族里也有地龙、飞龙、智慧龙等。

  除了龙族、神族和魔族外,其他种族的人都比较常见,而且大家生活的也比较和睦。但是隶属于不同的国家,却总因为一些不同的政治原因发生战争。

  天龙王国领土比较大,统治着三十六个省,物产丰富。南边靠海,北边、东边、西边分别和不同国家接壤,也是纷争不断。

  各地都有各自的领主,国王赐给领主封地,在自己的封地里,领主自己组织武装力量。但这些武装力量不能明目张胆的到别的领主的领地。国王有自己的武装,保卫王国和自己的安全。

  整个国家甚至天下所有的人都推崇魔法师,因为魔法师可以使用神的力量,根据个人信奉的神的不同,可以使用不同神的力量。魔法力量根据使用元素的不同可以分为风、水、火、土、光明、黑暗六系。高明的魔法师可以同时精通几个系的魔法。各个魔法系的基础魔法大部分魔法师都可以使用。象爱莎是风系魔法师,但也可以使用光明系的疗伤魔法。

  魔法师按照级别不同,从低到高分别是见习魔术士、初级魔术士、中级魔术士、高级魔术士、初级魔法师、中级魔法师、高级魔法师、初级魔导士、中级魔导士、高级魔导士、大法师、禁咒法师。

  在整个国家中高级魔法师以上寥寥可数,爱莎小小年纪已经是初级魔法师,前途不可限量。

  沿着河谷走出森领,一路上王风看到了不少希奇的动植物,看来这个世界和以前的的确有很大的不同。

  森林中除了飞禽走兽外没有别的人类。不时有一些小兽冒失的冲过来,被白雪又抓又咬赶走。

  快到森林边缘的时候,王风突然觉得有些不妥。

  几年的铁血生涯让他的第六感官变的异常灵敏。刻意去侦听一下后,王风拉住了几个急行的伙伴。大伙不明白他的意思,纷纷问他什么事情?

  王风问:“你们这次的任务是不是有很可观的报酬?”

  爱莎回答:“还可以了,才几千金币。得到的物品随意处置并且有两千的冒险公会积分。怎么了,突然问这个?”

  “有人在前面不远处埋伏,不知道他们准备袭击的对象是不是我们?你们接的这个任务还有谁知道?”

  众人一听有埋伏,不敢大意,纷纷亮出兵器戒备。

  见王风等人已经戒备,从四十多步远的地方传来一个巨大的嗓音:“我就说不要干这等藏头露尾的事情,被人发现了吧!”

  随着声音,从前方出现十几个身影,慢慢向这边靠了过来。

  爱莎认出其中几个,立刻叫道:“果然是你们这些不要脸的人,自己完成不了任务却来抢别人的成果。”

  查克这时却变的比较谨慎,悄悄对王风说道:“老大,这些人是臭名昭著的‘贪狼’佣兵团,总是乘火打劫,很多小冒险团体都被迫把刚完成的任务交给他们,功劳都被他们抢夺了。这次看来他们想抢夺我们的了。”

  对方领头的是个四十多岁的大汉,拿着一把武士剑,身上穿着盔甲。队伍中还有几个魔法师装扮的人,两个弓箭手,以及几个剑士,还有一个手持巨斧的三米多高的巨人,和王风等人对峙。

  看着对手领队的相貌,王风没有什么表情。倒是查克比较着急,轻声对王风说道:“老大,贪狼的人太厉害,不好对付,而且对方人多,怎么办呀?”

  王风轻答:“看看再说。”

  果然爱莎已经开始骂开了:“你们这些不要脸的东西,每次都是掠夺别人的成果,居然这么下流,还想要偷袭。”

  对方首领的脸色已经很难看了,旁边的巨汉也插话了:“头,我说正大光明的和他们打一架好了,你偏要偷偷躲起来,被人识破了多难堪呀!”

  对方首领大怒,叫道:“若汉,还轮不到你教训我,你今天才加入我们贪狼,我不计较你的无礼,下次小心点。”

  若汉大叫:“头,不就是要拿回我们的东西吗,我向他们讨回来就行了,何必鬼鬼祟祟的,我看不惯。”看来这也是个刚加入的不了解情况的愣头青。

  若汉走出来,拿着巨斧一挥:“你们几个,快点把抢我们头的东西拿出来,不然我就不客气了。”

  王风向前一步,笑嘻嘻对若汉说道:“是你们要抢我们的东西,你怎么还这么理直气壮的,我们的东西为什么要给你。”

  若汉皱着眉扭头问道:“头,他们说是他们的东西,不是我们的,我们是不是找错人了?”

  那个头领哭笑不得,叫道:“你这个笨蛋,别人说什么你就信了,把他们杀了。上”几个魔法师开始攻击,弓箭手也开始放箭。

  若汉大叫:“等等!”突的一道魔法箭射了过来,正中前胸,“扑通”一声巨响,若汉的巨大身躯倒地。

  王风暗叫可惜,这么一个大汉就被这么杀了,真是可惜。

  手中却没有闲着,拨开两支箭,退回队伍中。

  爱莎已经张开了一个风系防御结界,挡住了一拨魔法弹的攻击。琳达也开始弓箭反击。查克和斯诺挡在琳达和爱莎前面,护送他们转到一棵大树后面。

  王风却没有动,几个魔法弹被爱莎挡开,弓箭对他根本没有用,但这些人居然想要他的命,立刻激怒了王风。在原来的世界,激怒王风的后果只有一个,那就是死。

  恪守不杀人的诺言,王风没有动手,只是叫了声:“白雪,杀!”

  从没有见过白雪有过什么超人之处的几个人终于看到了白雪的厉害。

  一道白光冲前,众人还没有看清楚,对方的两个弓箭手已经丢掉弓箭捂着眼睛开始惨号,血水汩汩的从手指缝中流下。

  白光没有停留,直扑另一边的一个魔法师,几乎没有反抗,魔法师已经捂着咽喉倒下。旁边的法师见势不妙,忙在身前使了个护壁。但这一切似乎是徒劳的,白雪的利爪并没有因为护壁有任何停顿,直穿而过,将法师的肚子剖了三道大口子。顺势一转向,血盆大口张的老大,一口咬掉了另一个魔法师的半拉脑袋。

  转眼间,几个能够远程攻击的敌方有生力量就被消灭了。

  众人大骇,几个剑士已经冲了上来,但相对于白雪的速度,实在是太慢了。不管剑士如何防备、进攻,只见到白光闪过,甚至连白雪的相貌还没有看清楚,就已经遭到袭击,纷纷倒下。

  只剩下最后一个首领,白雪放慢了速度,盯着首领,慢慢踱了过去。

  贪狼的首领已经被吓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只是手拿剑不停后退,嘴里还喃喃自语:“魔兽、魔兽。”

  又是一道白光闪动,首领的咽喉已经被抓破,倒在那里挣命。白雪却不慌不忙走回王风身边,趴下开始舔染满血迹的利爪。

  查克爱莎等人已经被白雪的举动吓呆了。转眼间,一个装备齐全,戒备森严的二十级佣兵小队就这么消失乐,其中还包括了三个魔法师和两个弓箭手。

  二十级佣兵队呀,恐怖的概念,虽然大部分是靠掠夺别人的劳动成果得到的升级,但能成功掠夺这么多年也不是简单的。白雪究竟是什么东西呀,莫非真的是魔兽?听那个首领死前不停的说着魔兽两个字。说不定邪恶法师的最后召唤阵召唤的就是白雪这个怪兽。

  众人想到这一点,额头上的冷汗不由的流了下来。幸亏有个神秘的老大,居然能轻易指挥白雪这怪物,不然可就惨了。

  经过这一次,白雪再也不是王风的不起眼的宠物,而成了大家的护身符。

  从贪狼的尸体身上,找到不少好东西。几千个金币,一些不错的武器,还找到几件完整的皮甲,再爱莎和琳达的强力要求下,王风换上了一套和他身材差不多的皮甲。好在王风从死人堆里拿东西已经习惯了,不然还真不会穿这些刚从死人身上扒下的衣服。

  换过衣服的王风已经更象这个世界的人了。除了头发和眼睛的颜色还不象以外,其他的标准装备已经很象一个冒险者了。

  掩埋了尸体后,王风等人决定再这里休息。

  看着王风从背囊里掏出个帐篷支起来,爱莎几个的眼睛又直了。他们几个虽然在外面闯荡了有一阵子了,却从没有想过给自己准备一些野外生活的装备。

  这顶精巧的帐篷立刻被爱莎和琳达不客气的占领了。王风也不和他们争,白雪又义不容辞的去捕猎了。吃过饭后,王风建议查克和斯诺陪白雪“活动活动”。

  对于王风现在的话,大家都不再等闲视之了。一个能让白雪俯首帖耳的人绝对不是那么简单的一个人,大家都聪明的没有反对意见。

  不过,陪白雪活动也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一不小心也会流血的。白雪的利爪和利齿撕破查克和斯诺的盔甲如同撕破一张纸没有什么两样。

  从两人一狼的圈中出来,王风走到了离火堆不远的地方,开始思索。

  自己的真气虽然可以在体外循环并形成刀状,那么就可以形成任何形状。只是现在还不能够脱手发出,应该还有办法解决。

  不过真气体外循环不应该没有任何作用。进攻——王风首先想到的就是这个问题,不过因为离体发出的问题还没有解决,所以还差一点。防御——这是王风接着就想到的另一个用途。

  真气不停的在体外做周天运行,相当于在体外布了一个密实的真气圈,,如果把输出的真气密度加大,并巧妙的通过一些方式做到全身循环,可以说立刻为自己添了一件看不见的全身铠甲。

  换做任何别人,都没有办法这样做到真气源源不绝在体外循环,不管内力修为多高,也不能做到无限制的输出真气。但王风不同,自从在昨天夜里发现自己能够在体外创造一个周天循环后,他就立刻发现自己已经发现了一条从未走过的武学之路。

  真气的体外周天意味着王风发出去的真气永远不会消散,可以随时收回体内。再加上王风曾服用过万年朱果的根茎,体内生精之气源源不绝,每次真气体外循环所达到的效果和体内循环一样,不但不会损耗,而且会不停增加。

  真气运行可以增加内力,同时还能起到防御效果,何乐而不为。想到就做,一向是王风的风格,马上开始试试全身外发的真气。

  全身外发也是由各个不同的点开始的,王风没有那么贪心,手已经试过了,王风打算先从几个要害开始。胸口“膻中穴”是第一个试验的,有了手的经验,别的地方容易多了,但也耗费了一阵时间。

  随后,头顶,胸腹,后背等易受攻击的位置都已经成功,真气不停游走,一夜没有休息的王风却感到说不出的舒畅,比美美的睡过一觉还要神清气爽。

  被白雪蹂躏了半天的查克和斯诺早就象死猪一样在火堆边睡着了。爱莎和琳达在帐篷中睡的也很熟。王风并没有刻意去探知他们的状态,很自然的听到他们均匀的呼吸声。

  外发到头顶的时候,王风可以对五官和面门也努力做了个巧妙的小循环,循环产生的气场在王风的刻意为之下形成一个可以收集声波的轮廓,这个小小的技巧另王风的听力激增,几十丈内的风吹草动清晰无比的传入王风耳内。

  王风闭着眼睛,倾听着周围传来的各种天籁之音。清风吹过,小草摇晃的声音,树叶轻晃的声音,小鸟落在树枝上的声音,小虫从地下钻出又钻进的声音,几个人睡觉呼吸的声音,心跳的声音也一丝不漏的传到耳内。

  另有一丝极其微弱的声音,王风细细辨了辨,嗯,那是白雪,呼吸和心跳都很微弱,几乎不易察觉。

  从发现真气体外循环到现在,王风已经坚信,自己找到了一条大异常规的武学之路。虽然现在离全身防御的状态还有一定距离,但也只是时间问题了。

  不过,王风还是有一些遗憾,一向注重进攻的他居然最开始完成的却是防御,多少有点不符合他的性格。但王风深知防御的重要,因此也没有特别失落。解决完这个问题再试着解决刀气外发的问题好了。从一个不会武功的女孩的所谓魔法简单攻击技能中王风立刻把它转换到武学中。看来以后还有很多东西可以琢磨。

  体外的真气现在也和体内的真气一样不停转动,王风忍不住想试试新练成的功夫到底有没有用处。

  “咚”一声轻微的震动声传来,王风一愣,什么声音?再听已经没有了,但声音是从那边传过来的,王风睁眼起身,向那边走过去。

  声音没有再次响起,王风忍不住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隔了半晌,“咚”,又是一声。王风这次听清楚了,声音居然是从地下传来的。

  地点正是埋葬贪狼的那里。听声音象是微弱的心跳声。还有人没有死,正以类似龟息大法的呼吸方法呼吸。想不到在这个世界也有人会这种法子。

  王风决定看看这是什么人,居然能从白雪的利爪下逃生,不过马上就否定了自己的想法。没有人能从白雪那样的攻势下活着。如果还有活口,那就只可能是一个,那个巨汉若汉。白雪唯一没有攻击的人。

  本来还为若汉的死有些惋惜,突然发现他还可能活着,王风还是很高兴。

  拔开浮土,王风找到若汉的“尸体”,把他拽了出来。切了切脉搏,以他的医术,立刻断定若汉还活着。

  透过若汉的双手,王风输入一道真气,刺激若汉的各个器官,不一会功夫,若汉的心跳慢慢快了起来,同时也有了呼吸。

  王风又发现一个意外惊喜,在这里他的医术还是有用的,并没有失效。

  另输入一道真气,调理若汉的内脏技能,从若汉的反应和复原速度可以看出,若汉的生命力极其坚韧,身体也不是普通的强壮。

  若汉睁眼便看到王风正笑眯眯的看着他,吓的一跳而起,左右看看,只有他们两个,若汉头脑简单,大声问道:“我的伙伴呢,你把抢我们的东西还给我。”

  王风回答:“你的伙伴们已经都死了,而你正是被他们第一个攻击的人,是我把你救活的。我们没有抢你的东西,是你们想要抢我们的东西。”

  若汉这才渐渐回忆起当时的情景。不过马上又大喊:“你撒谎,他们那么厉害怎么会死,你们看着也没有多厉害,我不信,告诉我他们在哪里,我去找他们报仇。”

  王风指指他身后,若汉怀疑的扭过头,立刻看到了那一堆惨不忍睹的尸体。

  转回头,看看王风,还是不信,说道:“虽然你救了我,但我还是不信,除非你能打败我,我就相信你们很强。还有,如果你们很强,我就跟着你们。”

  王风看着这个有意思的家伙,虽然头脑简单,但是还算一个光明磊落的汉子,心中喜欢,忍不住动了收服他的念头。

  脚尖一挑,把若汉的巨斧挑到手里,反手递给若汉。若汉伸手接过,挥舞几下,冲着王风大喊:“拿出你的兵器来,我和你较量较量。”

  他的大嗓门已经把爱莎等人惊醒了,跑出来看到这一幕,心中的惊讶真是无以伦比。这个傻大个不是已经死了吗?怎么还生龙活虎的站在这里要和老大比武。

  查克看到老大要打别人,更是兴奋,不停吹口哨叫好。

  若汉手持巨斧,声如洪钟,大叫道:“你拿你的兵器来,我不和空手的人较量。”

  王风知道,如果自己坚持空手,会被这个巨汉引以为奇耻大辱,因此对查克说道:“查克,借用一下你的刀。”

  查克满心不愿意的把王风那把可怜兮兮的砍刀递给王风,心中已经把若汉狂骂了几百遍,心下不住祈祷,千万不要用刀和那把巨斧对砍呀,刀会断的。

  不过,世事难预料,越怕什么越来什么。

  王风持刀在手,心中涌起豪情,高叫道:“看清楚我的刀法!”持刀做势,一股浓浓的战意弥漫在空气中。

  若汉的神情越来越凝重,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面前这个持刀青年越来越可怕,实在是忍不住从骨子里发出来的颤抖,不顾一切,大叫一声,挥斧进攻。

  周围的人抖紧盯着王风的出手,只见他拿刀做势,就已经发出这样的威势,心中的讶异之情越来越浓。几个人都不约而同心下嘀咕,好在不是王风的敌人。

  查克更是盯紧了王风的手中刀,生怕错过一两个动作抱憾终生。

  “粲”一声,王风手中的刀架住了若汉的巨斧。看上去足有数百斤的巨斧居然被一柄小小的刀给架住了。查克心中一紧:我的刀呀。

  架住巨斧,王风刀势一转,绝刀刀法使出,一时间只见刀光闪闪,在若汉周围转来转去。为了让周围的人都看清楚,这次王风使的算是慢的。若汉只感觉自己的各个要害部位不知道被刀刃碰了多少次,根本没有办法闪避,如果对方有心杀自己的话,早就被分尸了。

  一套刀法使完,王风有心震撼,气随刀走,“察”,声音响过,若汉手中的巨斧齐齐分成两截。若汉已经呆了,旁边观战的众人都陷入了失神状态。

  等回过神来,若汉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对王风说道:“主人,我若汉服了你了,我就跟你一辈子。”

  查克却第一时间抢过砍刀,仔细观看,发现居然没有任何裂口,大喜若狂。挥舞大刀,按着记忆中的刀法,比划开来。斯诺也挥着战斧,若有所思。

  爱莎和琳达跑到若汉的巨斧旁边,看着平滑的断口,两人不约而同的想到:“查克这小子捡到宝了,这么好的刀,这么凌厉的刀法。”

  王风低头看着跪倒的若汉,把他扶起来,正色说道:“欢迎你加入狼军,若汉,不过不要叫我主人,叫我老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