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横刀立马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除害

横刀立马 任怨 6708 2003.10.08 18:00

    天色已经渐渐的黑了。

  王风看过几次若汉,在百年老参的帮助下,若汉恢复的很快,已经可以坐起来了。期间王风还给他渡过几次气,按照这个速度,明日一早,若汉就可以恢复了。

  琳达的速度快,所以被派出去巡视了几遍,周围十里内没有大型动物出现的新鲜痕迹,当然也不会有那头魔兽的痕迹了。所以大家都很放心在这里休整。

  斯诺整理好大家的意见,结合原来的部署,重新做了一个作战计划,这次的计划让王风很满意,不但考虑到了消灭魔兽的几种可能,还列举了几种意外的情况,诸如:如果是两头魔兽的情形,或者在战斗过程中有其他队伍参加等各种情况,还为参照每个人各自的特点为每个人制定了详细的保护方案。最后的一点,却是要求王风和白雪在危急时刻施以援手。

  王风答应了,但还是对大家再次的说明:“这次我可以为你们在危急情况下做后援,但是我还是希望你们不要用到,在战场上,唯一能保护自己的只有两点,一是自己的实力,二就是和伙伴的配合,这两点做到了,相信也不会沦落到那种最坏的情况的。”

  根据计划,大家还进行了一次演练,不过这次的模拟对象不再是王风,而换成了白雪。和老大对战太恐怖了,没有人希望再次面对他的压力。

  可怜的白雪被要求按照正常的速度攻击,并且接受大家的围攻。相对于王风来说,白雪是个更加理想的模拟对象,基本上能保持或者模拟魔兽刀枪不入的特性,攻击的武器也是尖牙和利爪,只要速度稍微放慢点就可以了。当然,放慢的这一点可不少。

  王风这次没有再说什么,相信大家都会对这次的战斗足够重视。王风现在想的问题是如何能购解决若汉狂化后的体虚。

  看若汉的症状,一些固本培元的药物都可以,补充真气也可以,那么只要教给若汉一些简单的调气的基本功法就可以,问题是如何给这个傻大个解释那些行功路线以及穴道名称。另一个问题比较严重,王风已经感觉到,若汉的身体结构和自己有一些些差别,那么这套功法到底有没有作用,理想的情况当然是达到效果,如果只是不起作用,还好,最怕的就是不但没有作用,反而会带来若汉身体伤害的严重后果。毕竟身体构造不同,王风也不敢保证。

  再有就是这里的人会不会也象原来的世界那样,对于一些师门的戒条还比较在意,若汉愿意不愿意向自己学习这样的东西。而且还是带有危险性的东西。

  凭自己行医的经验,若汉体内的经脉气劲走向虽然和自己不同,但是还是有大部分的类似,主要的区别还是在四肢和头部的经脉上,如果是这样的话,成功的可能性还是有的。自己还可以在若汉行功的时候给一些适当的真气保护,这样的话危险性就能降低一些。

  不过这些都是王风自己的想法,还需要若汉自己的同意才行。

  和若汉谈了谈自己的想法和顾虑,最后说道:“若汉,我看重大家每个人的生命,所以不希望你在被迫狂化以后虚弱的任人宰割。但是,练习这个有一定的危险性,谁也说不准练了以后后果如何,所以你自己可以决定你要不要学。”

  王风刻意没有说出全部的好处,他并不希望若汉为了这样的一些好处而去冒险。但事实上,如果这套功法若汉能够精通的话,不但会在解除狂化后不再虚弱,基本上还能保持正常人的水平,而且能够大大延长狂化的时间,甚至可以一直保持狂化的状态,当然前提是需要足够的功力支持。

  不过王风这些辛苦的考虑好像是多余的,直线条的若汉根本对危险毫不在意,马上就接口道:“老大,那你就教吧,我明白你的想法,我也不像这么虚弱好几天拖累大家,你就教吧!”

  看着若汉坚定的神情,王风点点头,和其他人说了几句话,爱莎等人立刻过来,查克和斯诺合力把若汉抬到了一个还算完好的屋子里,然后几个人开始在外面警戒。

  王风进屋开始给若汉慢慢讲述一些真气运行的方法。

  如他所料,若汉对于一些经脉的走向名称一塌糊涂,王风只好在他身上指点,好不容易若汉明白了要怎样做,试着运功时又遇到了麻烦。

  狂战士一族有其独特的经脉和运功方法,也不知道他们是怎样学会行气的,王风这套简单的功法偏偏在若汉身上仿佛难如登天,完全不知从何处入手。

  于是王风又给若汉讲了半天丹田气海经脉的理论,不可否认,若汉真是个学武的天才,王风只讲了一遍,若汉就已经明白大半,再根据自己以往的运功经验,立刻抓住了重点,开始缓缓运功。

  功行几个周天下来,若汉已经明显的好转。王风给他又切了一片老参,嘱咐他服下后继续运功,这才出了小屋。直到现在王风的心才放回到肚子里。

  两个人教学都非常投入,心无旁骛,等王风出来一看,竟已过了整整一天。看到斯诺等人准备的烧烤猎物时,王风还真觉得有点饿了。

  边吃东西,边听着斯诺的报告。这一天来,琳达把附近十里方圆全部查看了一下,甚至还冒险深入到山区,基本上已经确定了魔兽的领地。同时还带来一个消息,可能还有别的佣兵团也在追剿魔兽,他们已经深入到魔兽领地里去了。但具体是哪个佣兵团,现在还不清楚。

  了解了一些情况,王风决定,等若汉一恢复,队伍马上出发。

  斯诺还想跟王风再沟通一下这次改良的计划,王风拦住了他。如果事事都要向王风请示的话,那斯诺真的是没有再进步的余地了。所以王风对斯诺说道:“斯诺,我相信你的计划,也相信你,但你必须对自己的决定有信心,不然,你永远无法独当一面的。”

  斯诺听后一呆,随即明白过来,向着王风重重的点了下头。

  若汉的这次运功时间长了许多,直到半天后,才从屋子里出来。短短一天半之内,从一个虚弱的狂战士,被抬进屋子里,到现在自己龙精虎猛的走出来,不能不说王风又创造了一个奇迹。

  这个魁梧的汉子看到有肉,立刻不顾一切的扑了上去,风卷残云般的把剩下的吃的一扫而光,这才打着大饱嗝和大家问好,并郑重其事的拜谢王风。

  王风也不客气,受了他这一拜。大家心里也都明白,若汉如果把这个技巧教给他的族人,从此狂战士的战斗力将会大大提高。影响之大,足以改变现在的种族地位和势力划分。

  看若汉已经恢复,大家整理行装,正式出发。

  经过一番调理的若汉好像比以前更为强壮,连走路的气势也都沉稳了几分,众人看的啧啧称奇。若汉却有点腼腆了,红着脸一直走在前面。

  进山的路琳达已经查看过几次了,这次在前面远远的带路,大家个个都握紧了兵器。爱莎也给大家加持了防护,随时准备攻击。

  路上斯诺已经给若汉讲了如何和大家配合,因为几次演练若汉都没有参加,所以他的任务比较简单,就是保护魔法师和弓箭手,以及听从斯诺的随时调遣,加入攻击。

  直脑筋的若汉在执行命令方面是勿庸置疑的,因此大家也都很放心。

  这次有备而来,如果不能消灭魔兽的话可是真的没有脸见老大了。因为有别的佣兵团参与,所以大家都怕被抢先,一路上速度走的比较快。

  进山以后,一路上看到的魔兽痕迹慢慢多了起来,脚印、爪印、粪便也越来越明显,越往深入,这些东西越多。再到后来,甚至发现了一些盔甲残骸,以及吃剩的断臂残肢,一时也看不出是什么种族的。

  大家的手更加握紧了兵器,扫视周围的眼睛更加亮了。走到这个地步,说明已经离魔兽很接近了。

  王风和白雪一直在最后,悠闲的跟着众人。但表面的悠闲下面掩盖的却是比大家更加缜密的搜索和警戒,毕竟这几个队友也是自己初到异界认识的第一批朋友,王风也不希望他们出事。

  “嗖”一道身影突然出现在大家面前,原来是前面探路的琳达。弓箭手精灵的速度现在已经很快了,因此,搜索的范围也大了许多,更重要的是,即使遇上敌人,琳达也有足够的保命本钱,所以,她是唯一被允许脱离队伍的队员。

  但她的突然出现差点把众人紧绷的神经切断,如果不是王风的一声“住手,是琳达!”的话,爱莎的魔法一定已经出手了。

  王风看了斯诺一眼,斯诺点头表示明白,自己队伍中的队友和敌人的识别还有问题,需要改进。不然在战斗中连敌我都分不清楚的话,还没有战斗就已经先败了三分了。

  但这时候改进明显是来不及了,因为琳达已经喘着气说道:“快,那边已经开始战斗了,那个佣兵团已经开始和魔兽的战斗了。他们是艾格的‘勇敢者’佣兵团。”

  众人都看向王风,王风不置可否。众人又都转头看斯诺,等待他的决定。

  斯诺这时候有点为难,如果强行加入战斗的话,可能这个魔兽已经是“勇敢者”登记的任务,凭空插一手会引起不必要的误会。插手别人的任务这是冒险者的大忌,因此,贪狼才变成人人喊打。

  可是如果不去战斗的话,那自己这么一堆人准备这么长时间,跃跃欲试岂不白忙了。想到为难处,还是转向王风。

  以前爱琳斯克以爱莎为主,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妮子才不会考虑这些,斯诺当时也没有做过什么决断,突然面临问题,斯诺有点信心不足了。

  王风觉察到了这点,也明白一个人不可能那么快的转变,斯诺能做到现在的样子已经很好了,因此,决定劝又到了他的手中。

  明白斯诺的为难,王风下令道:“我们过去看看,看情况再动手,如果不需要,我们赶路就行。”

  老大说话,自然大家都听,琳达带领大家往斗场而去。前面不到五百步转过一个小山包,大家看到了战斗的现场。

  大家终于看到了魔兽的真面目。庞大的身躯可以直立行走,两个前肢挥舞着到处攻击,长长的脖子上一棵斗大的头颅,身体上还覆盖着一层类似石块做的盔甲。

  “暴龙!”,斯诺惊叫道。想不到这个杀人无算的魔兽竟然是一头土系二级魔兽——暴龙。这种魔兽体形庞大,但却运动灵活,爪牙锋利,加上有魔法属性,怪不得那么多的士兵和冒险者都被消灭了。

  勇敢者佣兵团也确实有几个厉害人物,两个魔法师轮流攻击这个庞大的家伙,一时火球雷电乱闪,几个武士已经冲上前去,但手中的武器碰到的却是暴龙覆盖在体表的岩石盔甲。碰到的地方,岩石纷纷落下,盔甲也慢慢破损,却没有伤到魔兽一根毫毛。

  爱莎是魔法师,立刻看出不妥,用火系魔法攻击土系防护盔甲简直是在浪费,根本没有半点用处,还不如给战士加持防护,用普通的兵器物理攻击有效。

  艾格也在其中,此时的他显露出的实力连若汉也不如,每次的攻击虽然能带下一些石块碎片,但这种攻击在暴龙面前显的那么无力。但勇敢者的人好像都感觉良好,攻击一直没有停止。

  很快,暴龙的反应证实了这一点,一堆的火球雷电消失后,好像暴龙的视力被影响了,疯狂乱舞乱咬。众人更加起劲的攻击,两个魔法师的攻击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反倒消耗了不少的魔力,现在已经显露出很疲惫的样子。

  虽然王风等人距离还比较远,但从眼角的余光中,艾格发现了王风等人的存在,大声喊道:“你们不许插手,否则就是和勇敢者佣兵团为敌。”王风岂在乎这种威胁,但是不动身色,继续观察。

  暴龙的体形高大,几个武士的攻击只集中在腰部,少有的几次跃起空中攻击也都被暴龙的双爪格开,唯一有威胁的就是两个弓箭手对头部的攻击。

  暴龙仿佛有智慧,也意识到了这一点,狂乱中不管几个武士的攻击,向弓箭手的位置冲去。这样一冲,速度竟也惊人,两个弓箭手还来不及反应,暴龙的巨爪已经光临。只得闪向两旁,但其中一个的运气没那么好,被爪尖挂了一下,不但弓被毁,身上还留下一道血痕。

  如果不是两个魔法师的一个大火球和电击把暴龙挡了一下,这个弓箭手估计就此挂了。虽然没有丢命,但已经明显的失去了战斗力。

  没有料到暴龙会聪明的攻击弓箭手,艾格和几个武士都不知所措,估计太低使一个同伴受伤,何况旁边还有一个狼军的队伍在看着,这让自尊心极强的艾格如何能忍受,疯狂的追了过来。

  看着艾格的样子,王风低声的说道:“遇事要冷静,不要因为任何事情失去了判断的能力,那样就危险了。对付这样的魔兽,如果一击不中,就应该马上撤退,和它消耗绝对不智。”

  仿佛为证明王风的话,暴龙接下来的攻击转向了魔法师,魔法师可没有武士和弓箭手的灵活身手,因为武士们没有挡住暴龙的冲击,魔法师陷入了危险的境地。

  当其中一个疲惫的魔法师被暴龙一口咬成两截时,勇敢者的人终于意识到了危机。艾格终于了解了魔兽的可怕,向王风等人发出了请求一起攻击的信号。

  本来就打算消灭魔兽的狼军各人马上开始反应。王风没有大动,但还是有意的站在了爱莎的侧前方。

  爱莎的风刃已经成排的向暴龙飞去,与此同时,琳达的箭已经到了暴龙眼前。

  感觉到一种毛骨悚然的危险,暴龙的双爪恰好在眼前,挡住了两箭。一排风刃已经把胸腹的石头盔甲破坏的乱七八糟。

  剩余的魔法师目瞪口呆的看着爱莎若无其事的用最低级的风刃把暴龙的盔甲一层层剥掉,也不见她咏唱咒文,也没有用魔法杖的增幅功能,这样神乎其技的魔法使用。既没有用高级的魔法,也没有露出费力的表情,简简单单的一个低级魔法效果却比他们两个人使用的三级魔法强了百倍。

  但暴龙也不是好惹的,虽然外层的盔甲破损,但它只停顿了一下,马上身上又覆盖了一层新的石块盔甲。虽然没有“大地守护”那么神奇的防护效果,但比“护体石肤”要好的多了,如果这样的话,只要给它一点点时间,它就能“长”出一副新的铠甲。

  要消灭它就不能给它“长”盔甲的时间,爱莎继续发出风刃,琳达的箭不停的射向暴龙的双眼,逼的暴龙两只前爪不能离开眼前。查克已经绕到了暴龙旁边,准备下手。

  暴龙却狂吼一声,向爱莎冲来。若汉挺身挡在爱莎身前,挥舞巨斧准备攻击。

  琳达却不愿爱莎冒险,凭着自己的速度和轻功,向前一纵,轻巧的精灵竟站在暴龙的利爪上,拉开了弓。

  前段时间王风对琳达的训练立刻显示出了非凡的效果,在这种姿势下,琳达还能开弓放箭,没有了利爪的保护,琳达的这一箭不偏不倚的射中了暴龙的左眼。

  眼球爆裂的瞬间,暴龙的大嘴也横着咬向精灵的身体,刚刚前冲的惯性还没有消失,眼看琳达就要冲进暴龙的大嘴中。

  王风见势不妙,顾不得许多,身体箭般飞出,脚尖点在暴龙的大嘴唇上,借着反弹的劲力,拉着琳达离开了暴龙。暴龙却被王风一脚,踢的连退数步。

  这一下兔起狐落,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暴龙已经眼球中箭,倒退了出去。除了正对的若汉和爱莎以及当事人琳达以外,其他人都没有看到王风的动作。

  琳达经这一吓,当时暴龙大嘴一到,已然懵了,直到王风拉她回来,手中暗暗输了一道定神的真气过去,才慢慢清醒过来,心中对老大真是感激万分。

  中箭的暴龙不住的狂吼,倒退几步后止住势子,继续向爱莎冲来,一张大脸上眼中黑色的液体和绿色的血液顺着脸颊流下,越发显的狰狞。

  若汉已经冲了上去,挥舞大斧,结结实实的砍在暴龙的腹部,一片石块的碎裂声中,肚皮隐约有血丝渗出。暴龙也被若汉这一斧带的巨大力量打飞起来,轰然一声倒在地上。

  眼睛的突然失明加上腹部的剧痛,暴龙已经失去了理智,魔兽的本能驱使它爬起来又向爱莎狂吼着冲去。完全不顾再生盔甲保护自己。

  “嗤”一声,清醒过来的琳达发出了另一箭。疯狂的暴龙已经没有意识保护自己,右眼立刻中箭。

  双眼失明的暴龙更加狂暴了,狂吼声中,向着原来的方向直冲。

  爱莎看的仔细,一排风刃准确的飞向暴龙张着的大嘴中,正在前冲嘶吼的暴龙声音仿佛突然被切断,关进了喉咙里,立刻悄无声息,但脚下丝毫未停。

  本能冲向令自己受伤的元凶,但两眼和口内要害被袭,再强的魔兽也经受不起,速度慢了许多。

  若汉又冲到了暴龙前面,这次受伤失明的暴龙没有继续完善自己的盔甲,若汉看准机会,手中的巨斧准确的砍向刚刚那一斧的旧伤上。

  刚被巨斧斩破的皮肤哪里能经的起再一次的砍伐,这一斧毫无障碍的进入了暴龙的腹部,开了一道长长的大口子。

  暴龙的冲势立刻被打断,腹部的痛苦又一次激发的它仰天长号,凄厉破碎的吼叫声让身后远远的没看到发生什么事情的勇敢者佣兵团胆战心惊。

  身后一个武士高高跃起,手中的大刀挥过,暴龙的长号声突然截断,这一刀的速度和力量,加上凶狠的角度,正是练习绝刀不久的查克。

  暴龙的大头从颈项突的飞起,借着查克一刀的威势,一道漂亮的抛物线,落到了王风的脚下。

  暴龙无头的尸身这才怦然倒地,砸起一片灰尘,露出了查克的身影。

  再往后,是勇敢者佣兵团所有人瞠目结舌的目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