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横刀立马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复员

横刀立马 任怨 7881 2003.09.30 09:06

    狂暴的真气每转一个周天,就从周身带出更多的热流加入到其中。王风每次吐纳,都只运行三个周天,但现在真气变异,居然有点不受控制,自行运行了九个周天后慢慢停了下来。

  王风起身,突然有些有些不对,以前要刻意吐纳才会运转的真气,在他停止吐纳后竟以原本缓慢的速度流动着。这岂不成了随时随地在练功了。王风有点得意忘形。

  不过他还是没有忘记试验自己新练的真气到底在对战中有没有作用,找了一棵碗口粗细的树,拔刀出鞘,运起真气,逼入刀身,对着树干砍去。

  “喀嚓”一声,树干应声而断。但王风的手腕也被震的一阵发麻。

  虽然威力没有多大,但王风还是感觉到比起以前已经高明很多。以往这样一棵树要用佩刀砍断,至少得需要四刀。

  王风明白,自己终于找到了属于自己的真气修炼方法。

  练习完成的王风刚回到营帐,就听到集合的号角。

  接下来的大战中,王风用自己的真气运刀,杀了三个契丹士卒。但大腿中了一箭,下战场后被杜开背了下去的。

  这点小伤对王风来说已经没有什么了,真气自然运行,本身痛楚已经减弱。等刻意去疗伤时,快速运行的真气对生肌活血有着不可思议的效果,短短两个时辰,伤口已经收口并长出新肉。

  当王风矫健地走出营帐时,大伙的眼睛又一次瞪圆了。

  帮忙处理好多数伤员后,大家对他的医术佩服的五体投地。其实还得归功于新的真气运行方式。不但对自己有好处,而且对于治病救人也有很好的效果。

  为大家疗伤时,还能顺路锻炼真气,真是一举两得。

  此后,王风就不间断地修炼内力。

  战场上厮杀的太久,杜开教的几个刀招已经越来越觉得不实用。

  王风可能是个杀人的天才吧!根据一些战场上的经验,并结合大家不断交流的招数,竟给他自己创了一套诡异的刀法出来。

  刀法共九招,九为数之极。见过王风使刀的人,心底的感觉都是绝对不要轻易招惹这个人。由于太过凄厉,使招时杀气弥漫,丈许方圆之内根本不会留活口。所以大家给王风的刀法定了个名字叫做“绝刀”。

  一年很快过去了,王风也不知道自己的武功有多高了,反正日常和朋友的切磋中已经找不到敌手了。而且大多数的战友已经不愿意和王风切磋了。

  用一个战友的话说,“和王风对战的感觉太恐怖了,当王风想要找我切磋时,我光用想的都会打哆嗦。站在他对面根本连刀都不敢提了。”

  没有了队内的陪练对手,王风更加在实战中寻找刀法的弱点,不停地改进。

  偶尔有空,王风也会教队友一些招,不知怎的,好多人都学不全,或者使的根本不像样。王风也一直不明白是为什么。直到后来,王风才明白,使他的刀招一定要有强大的杀气。

  杜开虽然比王风打十几岁,本身也是个武林人物,现在也已经不能和王风匹敌,相反从王风那里学到了不少保命的招式,也因为如此才将呼毕击毙。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大家已经不叫王风的名字了。这些囚犯在真心服了一个人以后,竟然紧紧地团结了起来,成了一个精锐的团体。

  战场中活下来的囚犯几乎个个都有强大的实力,正是这些人,组成了现在的“狼军”。

  王风的称呼也随之改变,虽然他还是个年轻的小兵,但大家都尊称他“老大”。

  老大的待遇从此就不一样,住单独的帐篷,开小灶,甚至有时候连大将军都不能方便指挥的这些亡命之徒,王风一句话,个个乖的跟孙子一样。

  年前,契丹的“虎贲卫”五千精骑,没有将狼军放在眼里,王风暗中指挥,几乎硬碰硬地将虎贲卫杀的全军覆没,从此狼军声名大振。而后作战中,竟再没有军队敢向狼军的营地冲击。有时偶尔偷袭也会被王风在放哨时发现,狼军大营固若金汤。

  今天,王风又站到了营门。每次在营门放哨,王风都借此勤练内力,同时锻炼自己的警觉。很多次都是因为警觉而免遭杀身之祸。

  王风的特殊修炼方式没有引起别人的觊觎,因为别人根本没有想到,一个人可以不用打坐就吐纳练习内功的。所以别人都以为王风喜欢站岗。

  经过五年不懈的练习,王风也不知道自己的内力真气现在变成什么样子,但在普通情况下,即使王风不运功,三十丈方圆内的风吹草动都难逃王风的耳目。

  想到还有一个月就可以脱离军队,回家复仇,王风还是忍不住的兴奋。

  想想自己五年来的军队生涯,王风除了学到一身武功,医术更精纯,刀法箭法有一定基础外,居然什么都没有得到。

  这只是王风自己的看法,他却不知道,在五年的千锤百炼中,他的性格越来越坚忍,意志越来越坚定,满腔自信的做了四年四千狼军的老大,所得到的远不止他想象的那么少。至少杀人盈野所培养出来的杀气,彪猂的狼军士兵都不敢在他面前大声说话,不用说普通的武林人物了。

  一个月很快就能过去,王风已经不止一次的想象,要在家乡给杀父母的仇人一个最痛苦的死亡。想到这里,王风都会露出一抹让人看了都心寒的冷笑。

  杜开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却什么都没有说。

  奇怪的时,契丹大军在以后的一个月居然再没有进攻过,好像在等待什么。

  终于,一个月过去了,狼军解散的日子到了。

  边关的统帅对这支勇猛彪猂的军队是又喜又怒,喜的是,这支军队从没败过,许多大帅的亲信就是来这里打几场战,就可以获得竟升。怒的是,这支军队从来就没有全心全意的听过自己的命令。

  这支军队着实让人头疼,不过近几年来好像收敛了很多,没有闯出什么大祸。

  终于要解散了,真是去了一块心病。

  王风站在士兵中,等着发放遣散手令。

  终于在囚犯营中熬到了头,终于可以回去报仇雪恨了。

  王风拿到了回乡手令,回到营地。因为没有别的衣服,所以还是穿着军装,只是把护身的盔甲去掉了。收拾了一个小包裹。其实也没有什么东西。

  又环顾了一遍军营,仿佛要把这里的生活装进眼睛似的。又远眺了远方契丹的军营,才向着关内走去。

  进关时基本上没有遭到盘查,好像士兵们都得到关照,不要轻易招惹这帮亡命之徒,手续办的挺顺利。

  天色还早,王风决定赶路。

  出城没有多久,王风居然看到一群熟人。

  官道上站着一队人,领头的正是狼军中的兄弟杜开。

  杜开远远看到王风,跑了过来。叫道:“老大!”

  王风奇道:“杜大哥,你还没有走啊?”

  “等你呢,我们一起走。”

  走到人群近前,人们不约而同的叫道:“老大!”

  王风回礼道:“大家好,怎么都没有走?”

  杜开笑道:“大家都在等老大你一起走呢。”

  “那怎么好意思呢?”王风还是很感动,毕竟也是战友一场。这些人都是平日和王风走的比较近的人,大家切磋的也比较多。

  一路走道天黑,反正他们也习惯野外宿营,自有人打点好一切,大家围着篝火一起谈天。

  杜开问王风:“老大,你回家以后干什么呢?”

  想也不想,王风回答:“报仇,杀了狗郡首全家。”

  “那报仇以后呢?”杜开又接着问。

  王风一时没有回答:“这个我倒没有想,也许学杜大哥你闯荡江湖吧。”

  这话说完,王风发现大家眼睛里都闪过一种特殊的光芒,忙问道:“你们怎么了?”

  一个原来的峨嵋弟子说道:“没有什么。老大我们能不能再切磋一次?”

  王风很奇怪,问:“怎么又突然有兴趣了,我找了你们切磋快两年了你们都不和我玩,今天怎么转了性了。”

  那人尴尬道:“我们想知道老大现在的武功到底如何了。”

  王风恍然道:“哦,原来如此,你一个人吗?”

  “不是一个人,是我们所有人。”杜开接过话头,反问王风“怎么样,老大?敢吗?”

  王风一听,豪气顿生。哈哈一笑道:“好,你们也都是江湖上的好手了,让我也看看我现在究竟能排到什么位置。”

  见众人都撤出兵器,王风道:“刀剑无眼,我用刀会收不住手,就用一根柴火代刀吧。”

  脚下挑起一支带火的木柴,走到空处。

  如是一般武林人物,王风这样做绝对是在侮辱人,不但不用兵器,还要用一根柴火单挑五六十人。但这些人都知道王风厉害,所以也不以为意,纷纷跳到王风周围,形成一个包围圈。

  从杜开等人约战开始,王风已经感觉到,不远的隐蔽地方有人在窥视,不过来人身手高明,王风也没有说破。同时也隐约猜到,杜开等人的举动和那些窥视的人有关。

  王风也不说破,毕竟杜开还是王风比较信的过的人,他相信杜开不会害自己的。

  见众人已经包围好,王风问道:“准备好了吗?”

  见众人点头,王风道:“今日让你们见识一下老大的厉害。杀…”

  一声“杀”字出口,王风立刻象换了个人,手中木柴挥出,杀入人群中。

  众人都是以前的江湖豪客,加入狼军后战阵厮杀中更积累了无数经验,与五千虎贲卫对战时也没有见众人如此紧张过。

  却见王风仿佛化作一阵清风,在众人的间隙之间穿行,一声长啸起处,手中木柴竟似一把宝刀,使的竟是刀招。

  王风内力到处,木柴也坚如精钢,与众人兵刃相击竟发出金铁之声。但没有人的兵刃能碰到王风手中木柴两下。兵刃一相交,王风的木柴格住一次攻击,马上反击,对手几乎还没有什么反应,已然中招。

  中招部位不是咽喉,就是心坎。也是王风手下留情,木柴碰到肌肤,立刻顿住,不然在王风强硬内力攻击下,众人不死也得蜕层皮。

  长啸声犹在耳,众人已然倒地一片。仅剩的几个人如杜开等也在苦苦支撑,但也只是片刻,十数未过,连杜开等人也要害中“柴”,没有一个人能躲过。

  王风突地骂道:“起来,枉你等在狼军中这些年,为何不用战阵冲击?再来一次!”

  众人起身,收拾好兵刃,列好队形。

  杜开居中指挥,大叫一声“锋失”,众人立刻按照命令列队,向王风冲去。

  王风这次却不硬冲,只是闪身避开锋头,转到一旁。

  众人阵法熟悉,有人负责攻击,有人负责防守,王风的锐势显然被阻。只能不停格挡,偶尔偷空反击一招。

  偏生王风手中的柴禾仿佛长了眼睛似的,每次反击,总有一人中“刀”,退出队形。不管众人如何默契,身法高明,却总躲不开这一刀。

  顿饭功夫,在圈里的人也只剩下十几个。

  杜开见状,大声喝停。王风抽身退出,众人气喘吁吁呆在原地,这一场切磋竟似比真正战场拼杀还累。

  再看王风,却是脸不红,气不喘,微笑看着众人。看了片刻,说道“如何,服了吗?”

  杜开摇头苦笑道:“老大,我真是服了你了。原以为,我们这么多人,个个都不是庸手,你的刀招我们也都熟悉,怎么也能撑个不败。却没有想到,你现在这么厉害,多谢你手下留情呀,老大。”

  王风也笑道:“我也不知道我现在武功在江湖上是什么地位,正好借你们的手试一下。”

  说完抛掉手中的柴禾,又回到篝火边,招呼众人坐下。

  看了看众人,王风对杜开道:“杜大哥,有什么话就说吧,不用遮掩,咱们弟兄也不用这等见外。还有,那边藏着的朋友也一起过来吧。”这句话王风用内力远远的传了出去,相信那边的人已经听到了。

  杜开急促的脸红道:“老大,这…”

  远方也传来一声沉静而嘹亮的声音:“王小施主真是耳目聪颖,我等冒昧了。”

  随着话音,黑暗中走过来几个人影。为首一个,长须飘飘,眉须皆白,却一根头发都没有,看他的服饰,居然是个和尚。

  到的近前,杜开等人起身贡迎。王风也站了起来,因为来的这个和尚年岁已然不小,一派仙风道骨的模样,看这个样子,估计是杜开的师门前辈,因此王风对他也很尊敬,起身相迎。

  杜开给和尚和几个随来的人见礼后,对王风道:“老大,这是我的师祖,也是现在的少林派掌门人悟心大师。这几位都是武林泰斗,这位是峨嵋的清风道长,现在执掌峨嵋派。这位是江湖上金龙庄的庄主,他们找你有一些事情谈谈。”

  王风一脸疑惑,道:“不敢劳各位大驾,不知各位尊长找我何事?”

  悟心大师正色道:“不敢,小施主勇冠三军,又引领狼军另契丹闻风散胆,此等威势,令我等也羡慕不已呀!我等此次冒昧,实在是有些不好启齿。”

  原来当日杜开独立杀了呼毕后,就修书给师门,报告了这件事情,同时也把王风的事情描述了一遍。

  呼毕本就是高手,因此少林收到消息后也着实高兴,但看到王风的事情后又不禁犯愁,如果王风真如杜开描述这般厉害,他要闯荡江湖,又如此好杀,岂不江湖大劫又起。

  少林连忙联系峨嵋以及江湖上的一些大家,聚集后商量王风的事情。众人都是又惊又怕,但又有些不信,因此在王风回家路上,安排了这次比试。

  他们把各派一些犯错在狼军中返回的弟子集中到一处,亲自测试了他们的武功。测试的结果让他们大吃一惊。这些弟子最差的竟然也可以和各人的掌门人过招百招不败。这令众人又惊又喜,惊的是他们武功如此之高,那王风该有多高。喜的是各派又添了一批生力军。

  担心之下,大家决定还是先看看王风的武功。

  在见到王风只用一根柴禾就将四五十个高手击败,众人几乎崩溃了。等王风喝破行藏,众人只好出来相见。

  王风听他们叙述完,心知他们还有话没有说,也不作声,静等他们说出来。

  果然悟心大师顾左右而言他一会后,还是吞吞吐吐地把来意说了出来:“王小施主,我们也知道这个要求不合理,但还是提了出来,希望你能包涵。”

  王风心道,这班人也忒无理了。只是顾着杜开等人的面子,只是冷冷的问:“什么要求?”

  悟心大师脸红道:“能不能请小施主以后不要开杀戒?”

  王风大怒,道:“我又父母血仇在身,每日所思就是如何将仇人全家挫骨扬灰,怎能不开杀戒,大师请恕在下不能答应。”

  看王风脸色不善,杜开等人心下不住打鼓。王风的功夫和脾气他们都清楚,知道如果此时一言不合,王风便会大开杀戒,连忙出来说道:“师祖,老大这几年的心愿就是报仇雪恨,不让他杀人是太过分了。”

  悟心心知也有些过分,忙道:“报仇之事万不敢阻拦,只判小施主在报仇之后可以不开杀戒,可好?”

  王风冷冷道:“那如别人羞辱我,我也不能杀人吗?我年轻气盛,可不见得修养有那么好。诸位能给我保证今后没有任何人招惹在下吗?”

  一直没有开口说话的清风道长此时开口道:“不知小檀越使用什么兵刃?”

  王风道:“我用刀。”

  清风又道:“那我等可否要求施主只用一柄刀杀人?”

  “此话怎讲?”

  “我送小檀越一把绝世好刀,小檀越答应我等只用此刀杀人。”清风答道。

  王风呲鼻道:“有这等好事,我不信。”

  清风从身后背囊中取出一块包裹严实的东西,递给王风,示意他打开。

  王风依言打开,却是一块黑黝黝的金属块。以王风摸过的兵器,他立刻发现,这块金属非同凡响,比一般的金铁要坚韧数倍,打造兵器绝对是件神兵利器。

  王风疑惑的看向清风,清风道:“相信檀越也看的出来,这块极地寒铁打造的兵刃一定是一柄绝世兵刃,送给你。只希望你只用打造出来的刀杀人。”

  王风思索片刻,又问道:“我不犯人,可以,但如有人骚扰在下,那又如何?”

  悟心大师道:“我等已经考虑过,送你一块少林铁牌,行道天下,江湖人多少会给你个面子。况且你有这许多狼军的手足,又有何人敢轻易捋虎须。”

  王风直视悟心大师,言道:“如果我不同意,又当如何?”

  悟心大师也对视王风,缓缓说道:“那我等也只能集众人之力,不择手段,将你杀死。”

  “那你们就不怕天下人耻笑吗?更何况你们良心过的去吗?”

  清风也道:“我等为武林安宁,少不得做一些亏心事了。你死之后,我等即刻自尽陪你于九泉之下。”

  杜开等人忙道:“师祖不可,老大不可,何必要两败俱伤呢。”

  目前的形势,杜开等人是最尴尬的一群人,一边是老大,一边是师门,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王风却出人意料的露出一抹微笑,道:“要我答应也行,不过先依我两个条件,否则免谈。”

  清风忙道:“檀越请讲!”

  “第一个条件,我的血海深仇要马上就去报,杀他们不限制在这个条件之内。”

  “可以,这一条依了。”

  “第二个条件,我这帮兄弟以前可能犯过过错,有的已经被逐出门墙,请看在他们为国杀敌的份上,准许他们重新回到师门。”

  杜开等人一听,心中的感激之情无以言表。王风看了看他们,笑道:“你们回到师门可要好好练功,说不定我那天又去找你们切磋呢。”

  众人又吓了一跳,杜开忙道:“省了省了,哪敢再和你切磋呀,越比越差,压力太大了”说完众人哄堂大笑。

  清风道:“这个条件不用你说我们也会照做的,他们现在武功大进,正是振兴我等师门的栋梁,怎忍心师门不容呢。”

  见王风答应,大伙的心里都放下一块大石。

  清风更是轻松,吩咐了一个弟子一声,对王风道:“我等知道你报仇心切,所以自作主张,帮你把你的仇人全家带了来,你自己处置吧。”

  王风一听,拳头一紧,问道:“在哪里?”

  只见几个弟子挟出两个人影,王风走过去,果然是毁家灭亲的郡首一家。

  可能平日作恶太多,郡首竟然没有一个子翤,只有夫妇二人。

  看着杀父杀母的仇人就在面前,王风怒极反笑。

  随手从旁边一挎刀人身上抽出一把刀来,向郡首二人走去。

  旁边这人正是金龙庄庄主,他本不同意给这个小辈如此礼遇。但王风拔刀却另他骇然。平日从未有旁人用过的宝刀在他身上被别人强行拿走,虽然有些出其不意,但金龙庄主还是对王风的武功有了更高的认识。忍不住对清风的计划有些怀疑起来。

  带着疑惑的目光,看向清风,却发现清风也在同样骇然的目光看过来,两人都不禁打了个突。

  两人思惆间,突听一阵惨叫。定睛望去,看到的景色更令人忍不住变色。

  王风竟把郡首二人的皮肤用极快的手法全给削了下来。露出来里面的血淋淋的嫩肉。活象两个被剥了衣服的肉团。

  两个肉团倒在地上,沾染了尘埃,更加痛苦不堪。王风却已经停手,听着两人哀嚎。

  郡首夫人已经晕死过去了,但王风居然刺激她的穴道,让她醒了过来继续哀嚎。

  这样哀嚎了片刻,已经有人受不了了,赶着上前想要结果郡首夫妇的性命,被王风冷哼一声,又退了下去。

  郡首夫妇哀嚎一夜,终于咽了气。这一夜大部分的人都没有睡着。狼军的弟兄还好说,这些场面见的多了。悟心和清风带来的人却个个吐了半宿,直到把胆汁也吐不出来为止。最后远远跑倒听不到的地方。此后整整一年不敢见血。

  看到郡首夫妇已死,王风又运刀如飞,将两人的尸首碎成了千万小块,细如尘埃,方才罢手。

  看了看众人,收拾起极地寒铁,将手中刀掷还金龙庄主,赞道:“好刀!”

  转身仰天大笑一声,喊道:“血仇已报,不杀人又如何,哈哈哈哈”。

  向众人一拱手,绝尘而去。

  金龙庄主看着手中刀,突然看到一股未干的血迹,忍不住又吐了出来,从此再没有动过此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