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梁宫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梁宫秋

一笑叶临

  • 历史

    类型
  • 2020.09.19上架
  • 0.00

    连载(字)

0位书友共同开启《梁宫秋》的历史之旅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扶大梁于将倾

梁宫秋 一笑叶临 2649 2020.09.19 07:11

  “快走,快走!莫自找无趣!”

  两位官差打扮的兵吏驱赶着门前的书生,手中的钢刀透着寒光,满面恶煞。

  身后是高大的门墙,朱红艳艳的大门紧闭着,高匾上书:“郑府”二字,府前的两只高大石狮伫立着,不动如山,端是威严无比。

  青衣书生沉默着,一袭青衣净是补丁,入眼贫寒,与门前的华贵有着鲜明对比。

  此时正值人间三伏天期间,可那书生的额间却溢出一丝丝冷汗。

  钢刀的寒光射在书生脸上,划过眸子。

  袖中的双手下意识握紧,轻轻的颤抖着身子,书生望着眼前的高墙,咬紧牙关,再次拱手俯身,语气近乎哀求:

  “两位官爷,求你们了,就让小生见一见郑大人吧,就一面,就一面!”

  官差皱着眉,隐晦的目光扫视一眼书生的衣着,一贫如洗,除了寒酸还是寒酸。

  手中的钢刀回鞘,一名官差伫立,另一名官差暗自瞥了眼,转头望向书生,无奈叹气道: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你又能怎样?以你的贫寒,连自己的温饱都不一定能解决,又怎能惹得起那些世家弟子?郑府门前,可不止我二人驻守,若是换个人来,你可能已是血洒当场,你可明白其中利害?”

  书生一愣,连连躬身,哀求道:“小生第一次见到官爷,便知晓官爷是个不多见的好人,小生不求富贵,只求洗冤!”

  官差皱眉,低斥道:“混账!亏你一介读书人,难道你不知道,祸从口出吗?”

  手中的钢刀微微出鞘。

  “别想着洗冤了,你是对付不了那些权贵子弟的,凭你的文采,回去娶妻教子,好好度过余生便知足了!”

  书生咬牙:“官爷......”

  唰!

  “莫要自误!咱们好心相劝,你还不收敛心思,赶紧滚!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是你们这种穷酸书生能来的吗?”

  瞧着书生纠缠不休,一旁伫立的官差怒了,拔出钢刀,横伫颈前。

  看着钢刀,书生的脖颈感到一阵凉意,一股悲意上涌,一阵剧烈咳嗽,转身便走:“也罢!也罢!”

  说完,转身便走。

  两位官差望着那颓废的背影,无奈摇头。

  “要怪,就怪你生错了时代!”

  ...

  “所以说,你打算顺其自然了?”

  醉秋楼的二楼上,一身白衣的男子谈笑道。

  而身旁,则是坐着方才的青衣书生。

  书生颓废的趴在桌上,持着大碗茶,默默的喝着。

  男子轻笑,抬起小小的酒杯,轻抿。

  “谁能想到,他们眼中的贫寒书生,此时却在奢华的醉秋楼里喝...大碗茶。”

  书生苦笑,将碗放下。

  “王兄莫要挑逗小生了,若不是承蒙王兄厚爱,能毫无顾虑的与小生相交,恐怕就凭我这点才学,这醉秋楼,怕是连门槛都不敢想!”

  王寻欢感受着嘴间清酒的芳香,笑了笑,望向书生的目光略有深意。

  “余兄的才华,可不是一点点。”

  王寻欢望着散发着深深颓意的书生,眼神微动。

  “既然事已至此,那你以后准备如何?”

  书生颓废:“还能如何,仕途已经没了,老实回家,娶妻教子。”

  王寻欢皱眉,右手一招,一名侍人端着盘子走来,盘上放置着一壶老酒。

  啪!

  王寻欢起身,将酒壶拍在桌上,用力之大,桌子震动几分。

  书生疑惑。

  王寻欢摇头,眉头一蹙,面色严肃起来,呵斥道:“余愿!你堕落!不就是仕途被占,难不成你认为你的才华还比不上那些酒囊饭袋?!”

  言及此处,王寻欢一阵恍惚,他似乎见到了初遇书生的样子。

  那个时候的他,虽不至于傲气冲霄,但也是眼光极高的,而只一次初遇,书生之才华,便深深折服了他,那远超于世的观念,那出口谈吐,便是绝世诗句,若不是世间无仙神,他都认为此人乃谪仙下凡!

  虽然不知道分别之后的他发生了什么,变得这副颓废之样,无论怎么看都是一副庸人之姿,但他却深深相信,是金子总会发光,是谪仙总会君临!

  心思回归,望着眼前的颓废人儿,下意识的和之前的那位谪仙想对比,一时气急,登时跨步而来,一把抓起书生的衣领。

  “醒来!”

  书生默然。

  “你......”

  望着这颓废玩意,王寻欢气极,将酒壶拍在书生面前,高声喊道:“喝!”

  书生摇头:“酒乃士子禁物,易犯忌讳,小生不喝酒。”

  “你仕途已断,还自称士子?”

  王寻欢气极反笑。

  书生沉默,默默望着眼前的酒壶,一咬牙,猛然抓住,仰头便往嘴里灌去。

  “咕噜咕噜...”

  潺潺酒水自嘴边滑落,顺着咽喉,直到衣领,浸湿满襟。

  王寻欢背对书生,负手而立,喃喃自语:

  “世间解愁三千物,唯有美酒当为首。”

  “你小子...当你饮下第一口的刹那,便知此物之妙,再也止不住。”

  王寻欢此时无限感叹,情至佳处,便揽手一捉,将一壶握于手中,仰头而饮。

  “咕噜咕噜...噗!”

  只饮一口便猛然喷出,王寻欢低头望向酒壶,脸色一变,这是...清酒!

  清酒不是拿给余书生解愁的吗?怎在自己手中,自己方才的那壶老酒呢?!

  “嗝儿~”

  身后传来书生的打嗝声,伴随着一阵酒香,醇厚而又浓烈的味道,令王寻欢惊恐的回头望去。

  一个浪荡书生横坐在檀木椅上,一只腿跨在桌子上,衣袍松垮,袒露出胸怀,面色潮红,场面浪荡不羁,刺激无比。

  那胸口不停的颤动着,嘴里不住的打着酒嗝儿,一阵阵酒香飘荡着,很快充斥在整个屋里。

  王寻欢愣住了,脸色瞬间涨红,又化为铁青,最终化为死灰色,双眼无神,喃喃自语:

  “我的老酒...那可是窟内蕴养了十几年的绝世美酒,世间仅存的壶数不超过双掌之数,用一壶便少一壶...”

  “老子拿出来都只敢一小杯的轻抿,酒香醇厚,回味无穷,你个颓废玩意居然给老子喝完了...”

  书生瘫在椅子上,酒精入脑,目光迷离,眉头一蹙,猛然大喊道:

  “老子不伺候了!”

  惊的王寻欢转醒,面色一滞,望向书生。

  余书生胡乱挥舞着双手,嘴里嘟囔:

  “本欲科举入仕,好不容易搞个榜首,却在一郡之地被世家权贵弟子所占,还被冤枉成投机取巧之辈!这浊世...这混账的浊世!”

  “呼...”

  书生双眼迷离。

  “流水的王朝,铁打的世家,这该死的浊世,官阀勾结,奸臣当道,连基层郡县都如此腐朽,可见王朝一斑!”

  “既然浊世断路...那本公子...便清净浊世,扶大梁于将倾,还天下...大同!”

  一旁的王寻欢满面震撼,惊讷不语。

  “铁打的世家,流水的王朝...大才!果真是大才!一句话便道出千年真谛!”

  “不愧是谪仙天姿。”

  王寻欢眸中闪过一抹精光,望着地上丢置的酒壶,一壶老酒已然尽矣,无奈轻笑。

  招招手,有侍人自帘外入,扶着书生离去。

  一旁门口走进一名俏丽人儿,一身青色璃裙,气质华贵不凡,听见王寻欢的话,登时一愣,一脸怀疑。

  “公子,恕巧燕疑虑,就这书生,一脸的中人之姿,何以堪称谪仙?”

  王寻欢笑而不语。

  “公子,你不会有龙阳之好吧?那书生虽然俊俏,但也不如盛京的那些公子啊。”

  “...”

  “呸呸呸...是巧燕妄言了,不过...还真是便宜了这厮。”

  “...巧燕,我觉得我是时候换个侍女了。”

  “不嘛~巧燕错啦...”

  青裙少女撒着娇,嗔道。

  “不过,公子,您从哪弄来的这浪荡书生,此子不会饮酒,却饮了您一整壶的老酒,这短时间内,怕是醒不来了。”

  王寻欢负手而立,眺望着醉秋楼外,嘴角轻轻的勾起一道弧形:

  “扶大梁于将倾,用一壶老酒换来一位大梁的谪仙,本公子...血赚不亏。”

  

举报

作者感言

一笑叶临

一笑叶临

低武层次,无仙神鬼妖作祟,咱们要相信科学,一切恐怖皆自人心。

2020-09-19 07:11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