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梁宫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孩子王:田野

梁宫秋 一笑叶临 2064 2020.09.25 08:00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

  “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

  “学习是进步的阶梯!”

  ……

  一句句警世名言被写在木板上,挂在学院的墙上,学生们每天抬头都会见到。

  “先生,你说天生我材必有用,可是我怎么感觉我很没有用呢?我所有学习成绩都是末尾,我是不是太惷了?”

  一名孩童终于忍不住过来找余愿了。

  孩童叫田野,如今十三岁,已经长得牛高马大的了,最近因为天天三顿,而且都是吃干的,再加上余愿天天带着他们锻炼,也时常教他们一些军中格斗技巧,所以田野最近身高又猛往上蹿,如今几乎都能达到余愿的高度了。

  余愿笑道:“你为何这般认为呢?”

  田野说道:“我的记忆不如田林,书法不如田平,画画不如田慧,数学不如田策……我真的感觉我好无能!”

  余愿摇头轻笑,说道:“你怎么尽拿自己的短处跟别人的长处相比?你自己的长处呢?”

  田野摇了摇头,说:“我哪有什么长处?”

  “你长得高啊,长得壮啊!”余愿笑道。

  “啊?”田野都有些懵了,这算哪门子长处?用田林的话来说,这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先生,你就别取笑我了!”

  余愿严肃地说道:“谁取笑你了?我是说正经的!你再想想看,你还有什么优点?”

  田野仔细想了想,又摇了摇头,说道:“我真想不到我还有什么优点了!”

  余愿笑道:“我听说你从小跟着你爹去打猎,有一手好弓法?”

  “还可以吧!”田野说道。

  “听说你还会设下陷阱捕野兽?”

  “哦,以前我爹教的!”

  “听说你打架还很厉害,同龄人几个都打不过你?”

  “呃……这个先生也知道啊!”田野颇有些担心地看了看余愿。

  “不止如此,我发现全村的孩子似乎都服你,打架只要你说上,大家都会跟着上……我还听田老说,你跟他学的刀法进步很快……”

  田野有些苦恼地说道:“可是我爹说了,这些动刀动枪的没有什么前途,要读书,要变聪明,否则就算再厉害也没有用的!”

  余愿点点头,说:“你爹说得对,但是也不全对,读书固然是好,但是练武也不是没有出路,当然如果光练武,不读书,也只不过是一介莽夫罢了,假如你有力量又有头脑,你会变得更强大!如果别人动手打不过你,动嘴说不过你,耍诡计玩不过你……你说这是何等强大的一个人?”

  “呵呵,只要你好好学习,练武要练好,学习要努力,今后一旦风云变幻之际,便是潜龙出水之时!”

  田野张了张嘴,他原本以为自己作为差生中的差生,肯定很让先生看不起,一定是最惹先生讨厌的一个,可是今天跟先生这么一聊,才发现,先生居然对自己这般看重,他对自己的期望居然如此之高。

  余愿将几卷简书交给田野,说道:“这是我写的一些训练方法,抽空你可以看一看,在不影响正常学习与休息的情况下,你可以单独练习一下,先生我只会纸上谈兵,具体怎么做恐怕还得看你自己了!”

  “兵书?”

  田野立刻意识到,先生这是将他的兵书交给了自己,这让田野感觉到无比激动,当即跪下来,磕了三个响头,然后无比庄重地接过余愿手中的简书,这几卷简书虽然并不算重,但是田野却感觉到它如一座大山一般沉重。

  “先生,田野定然不会辜负你的期望的!”

  田野走后,余愿不禁叹息一声,说:“这些孩子怎么一个个都那么实诚呢?不过是一卷书而已,搞得那么庄重的!”

  “必须的!”这时候,田老突然出现在他的门口,“这些书可不仅仅是书,而是传承,是学问,是本事,你去外面看看,哪一个有本事的人会随便把本事传给别人的?你将这些真正的本事传给他们,他们自然是要以你为师!当初老先生也是没有找到可以传承他学问的人,所以到死都没有教给他们真正的学问!”

  余愿也有些无语,因为在他前世,知识文化什么的,除了一些保密的或者说某些人的绝学之外,像这些东西都是人人可学,上网随便都能查到的,可是在这时代,读书人少,有真正学问的人就更少了,学问可都是绝世宝物,许多学问人宁愿让自己的宝物蒙尘,也不会随意传给他人!

  余愿教给田策的数学已非其他人所能学到的了,教给田野的所谓“兵书”,其实也是他凭记忆弄出来的,前世到处可见的特种兵的训练方法以及丛林作战的一些要点,当然,余愿也不知道对不对,只是感觉交给田野应该是能让他有所启发才是。

  如今,余愿对于这些孩子是越来越喜欢了,不仅是这些孩子敬他如父,最重要的是他们一个个都是求知若渴的心态,认真的模样,努力的身影……都让余愿内心都有些触动,若是大梁二代皆是如此,何愁大梁不盛?!

  这与他们前世都有着天渊之别的,最重要的是,余愿越来越将他们当作自己的孩子看待了,自己的孩子这般上进,余愿还有什么不喜欢的呢?

  当然,余愿教他们读书,却也不是让他们读死书,死读书,所以一点一点地发现他们的优点与长处,或者说他们的爱好与兴趣,因材施教,方才是最好的。

  现在这社会,并没有他所熟悉的科举,自然也是没有读书进仕的方法,然而,不可否认的是,读书人无论走到哪里,都是倍受尊重的存在。

  就拿余愿自己来说,若非他表现出自己读书人的文才来,如今的田老会留他?村民会敬重他?孩童们会以“先生”来称呼他?没那个可能的。

  士农工商,这个观点,无论在哪个封建王朝都多多少少沾染这一恶俗。

  余愿望向山林,眸中闪过精光,或许,自己的那个计划可以开始实施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