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梁宫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无题

梁宫秋 一笑叶临 2437 2020.10.03 08:00

  ...

  此时,那艘画舫已然靠岸,静静的漂浮在河面上,里面的人并未出来,只能靠着摇晃的珠帘看出里面有一道倩影。

  帘前伫立着一名青裙女子,面色冰冷,怀中抱着一柄三尺青锋。

  不用动手,光凭那股若隐若现的刺眼感,余愿便知,此女,乃是一位高手。

  “不过,应该打不过王焕。”

  余愿摸了摸下巴,嘴里喃喃,眸中精光闪烁。

  别看王焕只是个宫廷侍卫,但他可是皇子亲卫,从小更是受到王侯之家的蕴养,要知道,哪怕是庶出,那也是王侯之后。

  据王焕自己讲,以他的实力,足以排进宫内前百。

  宫内前百,这是什么概念?

  别以为前百都是弱鸡,记住王焕说的,是宫内。这偌大的天下,哪个地方高手多?当然是盛京皇宫之内。

  军中高手无数,大内高手更是强中强者,更何况皇宫还有各路客卿高手。

  而宫内前百的意思就是,这天下间最强大的地方,这偌大的高手聚集地,比他强的,只有九十九个人,虽然可能属于惨胜,也可能是同归于尽,但也证明了他的实力。

  虽然,画舫上的花魁并没有下来的意思,不过,即使如此,这花会还是明显的要热闹了几分。

  才子们欢呼雀跃着,大声的呼喊着千层雪的名字,甚至有几个人居然搬来了笔案,已经现场挥毫起来。

  或作画,或写诗,或题词,甚至有的人为了引起千层雪的注意力,开始弹奏乐器来,乐音环环,看起来热闹非凡。

  这方郡的花会没有什么规矩,全凭文采,而现在,花魁已到,这花会便算是正式开始了。

  然后,便有才女们开始登台献艺,一个个穿着鲜艳的长裙,或拂琴,或献舞,也有几个上台作了几首小诗,博起才子们吟诗作对的雅兴。

  王焕的目光始终淡如止水,对于他来说,这些才子佳人,不过庸脂俗粉,见识到宫内风光的他,眼光已然极高。

  而余愿则是兴致勃勃的看得津津有味,并时不时的发出几声不合时宜的喝彩,引得周围才子们的一片腹诽。

  “山村土鳖!”

  “素质!”

  “真是羞与此人为伍!”

  余愿自然是听不见别人肚子里的骂声,一脸的悠闲无比,听着曲儿,又吃着喝着,胃口显然是极好。

  终于,前面的花花朵朵唱得差不多了,而此时,也已夜幕,一轮圆月镶嵌于苍穹,一直停在河畔的那艘画舫也有了动静。

  舫帘轻轻打开,令人诧异万分,里面没有一位侍女,也就是说,整艘画舫只有千层雪和那位抱剑女子,不过没有任何人敢动歪心思,因为眼前这位,可是拥有着连当今天子都不愿纳入后宫的背景。

  此刻,一个玲珑有致的身影也终于从画舫中缓慢的走了出来。

  王焕瞥了一眼,微微一愣,眸中划过一抹惊艳,但瞬间恢复了平淡。

  余愿却是呆住了。

  女子肤如凝脂,一袭白裘皮披在肩上,身上没有其他装饰,就是一身紧致的白色侠衣,仿佛不是一位花魁,而是一位女侠一般,但更突显出女子绝美的身段,衣摆吹动,浑身轻淡的风格。

  更令余愿惊诧的是,此女浑身充斥着一股犹若无形光辉一般的气质,给人一种清丽脱俗,气质出尘之感,端的是一个如画中仙子一般绝色女子。

  只可惜,一方如墨般颜色的纱巾将女子的面容遮挡了起来,但是,却也更加突显出女子那洁白如雪般美丽的肌肤……

  千层雪足下轻点,一双干净的雪白长靴,裹着女子的莲足,慢步走上河畔。

  然后,径直上台。

  至此……

  所有高台下的才子们已经完全安静了下来,呆呆的看着步上高台的女子,每个人的眼中都闪烁着炽热的光芒。

  当然了,也有例外的。

  比如站在后面的王焕,依旧是挂着一脸的淡漠,还有坐在王焕旁边的余愿,呆滞一阵便恢复了吊儿郎当的气质,依旧在那里自顾自的啃着瓜果。

  “小女子千层雪,见过诸位公子!”如银铃般清脆的声音发出,千层雪微微低头,对着众才子们轻轻一福,姿态典雅,气质卓然,浑身气质与身上的侠服完全两极相反。

  “哎哟,真不错,欢迎!”台下,余愿一阵欢快的巴掌声,瞬间就将那些被这一幕给看呆了的才子们拉回了现实。

  美好的事物总是让人争相追求的。

  对于打断美好梦境的人,自然就没有人会给什么好脸色。

  所有的才子们都是一脸怒容的看向余愿,甚至有几个已经磨拳擦掌起来,若不是看到王焕就站在余愿旁边,恐怕这事还真无法善了。

  千层雪的目光看了看余愿,眸中闪过异样,反而是将身体微微转过来,又对着青年福了一福。

  “千层雪,谢过公子!”端庄气度,尽显非常。

  ...

  而高台的一侧,是一栋临水小楼,诸多方郡极有名气的学者聚集在那里,这才是整个花会的核心所在。

  但凡花会上出现的佳作,最终都会被汇集在这里,在这里进行评论的,都是极有分量的才子,或是德高望重,地位尊崇的名宿……

  花会上当然也不仅仅只有吟诗作对,随处可见的歌姬舞姬,歌声悠扬,舞姿动人,唱的大都是今夜所出的词作,若是碰到极好的,很快就会从会中递到外面,没有多久的功夫,方郡中各处青楼妓馆之中,便有人得了消息,将那新出的词作唱出来。

  方郡的花会举办了很多届,在今夜的郡城之中并不稀罕,但若是能有几首极为惊艳的,最终也可能会传遍天下,为世人称道,名声大噪。

  当然,这种程度的佳作,每年都是凤毛麟角,十分少见,乃至不可能出现。

  风雅的气氛在整个郡城蔓延,此时,那中秋花会,进程也已过半。

  “徐硕今夜的表现倒是平平,虽说也是中规中矩,却也没有多少出彩的地方,今天算是出局了。”

  “哎,这的确让人意外啊!左穆的中秋词还是不错的,去年便是在前十也有一席之地,今日怕是悬了。”

  “郑天秀这纨绔子弟,没想到做出的诗作还是蛮不错的,立意新颖,倒是出人意表,当可算得上是难得的佳作。”

  “不错,以他往日的水准,写出这种程度的诗词,已是极为难得了。

  临水小楼,某处宽阔许多的栏边,几位才子正对今夜的词作进行品评,几人都是方郡府真正被众人所熟知的才子,他们的见解虽然不代表着权威,但仍有很大的参考价值。

  几人身侧,一道欣长的身影倚在水边的栏杆上,手中捏着酒杯,抬头望了望天空的那轮明月,双眼朦胧,似是在回想着什么,将杯中的酒液一饮而尽,口中不由的喃喃道:“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淮水村隐世高人...”

  ...

  “哼,千层雪这小妮子,还想挖我的墙角,还好这次我机智,刚好来了!”

  白袍公子一阵冷哼,一脸不善。

  一旁魁梧汉子瞥了眼白袍公子那俊美的面孔,摇了摇头。

  “都是差不多的年龄,凭什么叫人家小妮子?唉,又在这装着一副老成样子,自己什么身份不知道吗,真幼稚。”

  白袍公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