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梁宫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你就是淮水村高人!

梁宫秋 一笑叶临 2577 2020.10.18 13:03

  明俊杰伸出舌头,环绕嘴边舔了一遍,砸吧砸吧着嘴巴,只觉有些上瘾,下意识感叹:

  “果然是绝配啊!食此一鸡,而余鸡无味。”

  王焕一脸懵逼,嗯?这鸡肉真有这么好吃?

  带着怀疑的态度,王焕咬了一口。

  ...

  几天后,

  “轰!”

  一道巨响自山林间响起,惊起群鸟飞腾。

  王焕右手握拳,一道金色的武炁凝聚,挥手间便是树木断裂,大地龟裂。

  眼前的黑影快速闪烁着,躲避着倒落树木。

  王焕眸中划过冷芒,既然你不知好歹,也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

  右手微张,一股浩瀚的金色气波扩散开来,一根根由武道之炁构成的锁链自虚空伸出,似虚似实。

  锁链环绕着手臂,一阵阵极其恐怖的威压传来。

  远方,

  一处野营的地方,余愿正埋头草席,呼呼大睡,而一旁的明俊杰却陡然惊醒,眼中一片骇然。

  这...这种恐怖的气机,莫非是有绝世强者在战斗?这种强大的力量,也不知道是何等强者才能与之匹敌。

  诶,话说王大哥出去抓个鸡,怎么这么慢?

  王焕面无表情,轻轻抬手,右手猛然一握,气波自掌中轰开。

  金色的锁链遁入虚空,自黑影周遭的空间窜出,瞬间形成囚笼,封锁了此方空间。

  黑影自金色囚笼内四处乱窜,却只无用之功。

  王焕冷笑,缓缓踱步而来。

  此时黑影方才显露出真容,竟是一头又大又肥的山鸡!

  就刚才的灵活,似让人难以置信,此鸡竟是只灵活的肥鸡。

  王焕漠然视之,缓缓开口,声音清冷如凛冬:

  “本来见你颇有灵性,想捉了你炖汤,却没想到你居然能逃脱,当真是作死,既然你执迷不悟,那便...”

  “嗯......”

  王焕摸了摸下巴,是该清蒸还是红烧呢,诶,其实烤鸡也是不错的。

  思绪于此,抬起并拢的两根手指,轻然挥下。

  于是山鸡王见到了,它此生都难以忘怀的一幕。

  那一剑,是令鸡陶醉的一剑,是令鸡迷茫的一剑,是斩鸡之剑。

  双腿一软,山鸡王眼中划过一抹迷茫,它何德何能,能死在如此剑下?

  “轰!”

  剑气炸裂,灰尘弥漫。

  一道背影自雾中显现,手中提着一只异常肥大的山鸡,此乃山鸡之王。

  王焕提着鸡走到了野营处,一旁的明俊杰熟练的将一方木架摆好,下方已然篝火滋滋,旁边被削的平滑的小石桌上,整整齐齐的摆放着木签,木签细长而又坚韧,可见削签者修为。

  “哈呼...又是吃鸡的一天。”

  余愿很快被两人的动作而惊醒,打了个哈欠,百无聊赖道。

  王焕将鸡望空中一抛,左手剑鞘微动,碎裂剑刃微出,一抹剑气扫出,化为密密麻麻的剑气自空中切割着山鸡王。

  鸡毛还未飘出便被剑气切割消散,鸡内鲜血被剑气自动蒸发,一块块鸡肉碎裂着。

  王焕右手一动,木签已然落入手中,似是残影一般,数百只手影飞窜。

  明俊杰扇了扇风,将侧脸轻轻靠近火源,抬头喊道:“火候到了!”

  双手一甩,木签飞纵,一个个平稳而又整齐的落入木架上,被火焰烘烤的滋滋响。

  余愿满意的点点头,就这一番操作,已经是相当于地摊大妈的水平了,如果去摆摊烧烤,绝对是一条街的街霸。

  火焰灼烧着,鸡肉逐渐开始变化,再加上调料的掺合,这山鸡肉已经相当于绝世美味了,更何况还是鸡中王者的肉,肉质远超普通山鸡百倍。

  “余公子,王大哥,不知不觉已然相处这么多天了,不知两位打算怎么安排?”

  明俊杰乘着烘烤的时间,打算询问眼前二人的前路,毕竟一位才子和高手的结合,无论去哪,都是香饽饽的存在。

  王焕淡然:

  “回村儿。”

  余愿此时刚睡醒,脑子正浆糊着呢,迷茫的抬起头,随后又附和的点了点头,又低下头去。

  “那...那明某斗胆问一句,二位的村庄叫什么名字,来日若有机会,定当前往拜访!”

  明俊杰迟疑一阵,终究还是打算询问一番。

  在他人面前询问村庄名是极其不礼貌的事情,因为这是人家的家乡事,一般关系之间,除非人家主动言明,否则是忌讳询问的。

  这种行为在他人看来犹如审问般。

  而且行走江湖的人,一般很少会说出自己的出处,因为自己惹了麻烦,最多是自己逃亡,但若人家知道自己的出处,跑到自己的家里,那受难的就不止自己了,还有自己最重要的软肋。

  余愿仍处于茫然状态,王焕则是掸了掸衣袍上的灰尘,随口道:

  “淮水村。”

  王焕当然明白这其中的道道,但他无所谓,因为有他在,任何胆敢冒犯者,都丢到淮水里喂鱼了。

  这其中也掺杂着信任,是他王焕对大梁第一才子的信任,能被大梁百姓和才子们心服口服,且将其誉为大梁第一才子,这其中不仅是靠才学,更多的是一种认可,被人心服口服的认可。

  “淮水村...淮水...淮水村——!?”

  明俊杰低着头思吟着,揣摩两句后,猛然抬头,大声惊呼道。

  他的眸中绽放出无比璀璨的光芒,这个光芒,叫做惊喜,也叫狂喜。

  吓得王焕两人一颤,王焕无语道:“怎么了,不就是个名字嘛,至于这么激动吗?”

  明俊杰目光紧紧放在余愿身上,眼珠微动,直接开口便问:“举杯邀明月,对影成几人?”

  余愿登时抬头,下意识道:“对影成三人。”

  余愿一惊,猛然回个神来,一扫茫然,又是下意识的捂住了嘴巴,却又意识到什么,又赶忙放下,瞧见明俊杰那似笑非笑的目光,无奈摇了摇头,下次睡觉可不能睡那么死了,一觉起来,精神太恍惚了。

  明俊杰狂热的望着眼前的余愿,嘴里喃喃,似是自语,似是诉说:

  “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那一夜,我遇到了一位高人,高人当真是高人,就在我因为郁闷而饮酒于深时,他踩着月影,沐浴着月光而来,谈吐之间便是良言佳句,随口而言便是深奥道理,他博古阅今,仿佛无所不知,无所不晓,我从他口中,从那些语言中,仿佛看见了一个辉煌的大世,明明是未来的事情,而他却仿佛亲身经历过一般,说的惟妙惟肖,说的栩栩如生,在未来,飞天遁地不过尔尔,瞬息千里的驾驶工具、千里传音的神物、千米之外取人首级的暗器、还有那小小一颗便可毁天灭地的杀器......”

  “太多,太多了,虽然不知道他为何会在那里,为何会那么多想象,但那徐徐而谈的身姿,已经深深映入明某的心底,在我眼中,这便是从未来而临的仙人,是无所不知的仙人。”

  “我对那位毫无了解,唯一能让我记住他的,便是临走之时那句话,‘吾自淮水村。’”

  “大梁何其之大,别说一个小村庄了,就算是一方县里,光知道名字,那穷极一生也未必找的出来。”

  “却没想到...却没想到!”

  明俊杰涨红了脸,激动的浑身颤栗,激动的惊呼,

  “原来那位高人,那位凡尘里的谪仙人,就在我的眼皮底下,我早该想到的...是啊,能作出千古名篇的大才子,世间罕见无一,我早该想到...也只有谪仙人般的风姿才会作出如此名篇吧?”

  “所以说,余愿,余公子,你就是淮水村高人!”

  余愿沉默,如此,他无法否认。

  言尽如此,明俊杰不再言语,脸色变得肃穆起来,缓缓起身,拍了拍衣袖,恭恭敬敬的俯身一拜,和手一礼:

  “大梁王朝,盛京明家嫡系独子,明俊杰,见过余先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