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梁宫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终至邗郡

梁宫秋 一笑叶临 2354 2020.09.29 08:00

  ......

  邗郡南关.

  身着甲胄的邗郡将军矗立在城头,望着远处无尽的黑暗,良久,良久。

  “将军,吾等不坐镇于关中,为何来此南城等待?在等谁?”

  一名银家小将上前拱手,问道。

  大将军默默的抬起手,双指摩擦着手中的信封,目光深邃。

  “有位先生要让本将军等着,说某个人如有不测,本将定能相助。”

  银甲小将登时提眉:“如有?为了一个可能的不测,要吾等斥候营将士等三天三夜?”

  大将军并未回答,淡然道:“去,让斥候营准备妥当,全副武装,随时候命。”

  银甲小将暗自皱眉,领命退下。

  大将军注视着银甲小将的背影,幽幽的双眸中含着嘲讽:“世家弟子吗......”

  “轰!”

  一道闷声自远处寂静的大漠中传出,一抹红光直冲云霄,驱散了黑暗,苍穹白昼!

  由于极远,大将军伫立城楼之顶也只能看到红光临空,犹如太阳升空。

  但大将军很清楚现在是几时几刻,所以说远处那道红光,便是信上所说的救援信号!

  “这就是...红光映苍穹...”

  大将军喃喃自语,纵横沙场数十载,也难以平复激荡的内心。

  手中的信封猛的揣进怀中,登时自城上跃下,轻然落地,震起一阵尘沙,抖了抖铠甲,大喊道:“斥候营何在?!”

  一支马队走出,白甲轻袍,全副武装。

  “候命!”

  大将军吹了个口哨,一匹踏墨良驹飞奔而来,速度未减,大将军一手抓住缰绳,袍泽翻滚,翻身上马,扶着手中的剑鞘,冲出郡城。

  “寻光而行,沿途止停。”

  “出发!”

  斥候营的将士们登时扬鞭纵马,速度竟比大将军的踏墨良驹还要快上不少。

  一营队的斥候铁军被邗郡大将军亲自带领,出城而去,卷起千层尘!

  城中的某栋阁楼中,闪烁着一双眸子,望着军队扑尘而去的身影。

  “阿杰,一个时辰,我要蔡将军夜半急行的原因!”

  “......是。”

  ......

  “这...这是方才那木筒发出来的?这简直就是神迹!”

  黑衣侍卫惊叹道,目中精光耀耀。

  巧燕皱眉着,将怀中的王寻欢扶起,手中不动声色的将木筒往内又放了放。

  另外几名亲卫一时惊诧,随后很快恢复神情,瞥了眼黑衣侍卫,一片漠然,个中者甚至悄悄将手握住了刀柄。

  黑衣侍卫是后来出现的,据说是盛京的大人物派来寻找王寻欢,如今在旁护卫,但终究是外人,此等神迹之物,难免会引人瞩目,他们亲卫心中明白,他们都是殿下至死不渝的卫士,自是知道如何行事,但这人...

  他们当然不怕这人敢动殿下,但是,这神迹的创造者,可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先生!

  咳咳...虽然这形容有点得罪,但众亲卫表示,余愿真的手无缚鸡之力!

  上次余愿信誓旦旦的表示,要为他们做一餐绝世美味:鸡泥胎美,俗称叫花鸡。说的那叫一个美味,可是他们等了半个时辰,直到王寻欢等得不耐烦去后院一探,好家伙,这厮,在后院抓半个时辰的鸡,还没抓住,弄得一身尘灰,而这鸡,自然也没吃成。

  先生的地位在这群亲卫心中,那可是与殿下肩并肩的,是的,同级!

  正如第一次王寻欢所说,见先生,如见吾!

  巧燕面无表情,只是搀扶着王寻欢,望着远方。

  黑衣侍卫突然一滞,停下了感叹。

  周围溢泄的杀意让他汗毛炸起,一抹冷汗滴落,他僵住了身体,他知道,这时候他再说一句话,就要被当场格杀!

  这个距离,哪怕是盛京最弱的禁军都能让自己重伤,即使自己逃遁,在这茫茫大漠,也是个死!更何况,周遭的皆是盛京之中的高手,当今皇子的亲卫,宫内高手中的高手。

  “呼......”

  黑衣侍卫张了张嘴,又欲言又止,随后僵在那里,思索着前因后果。

  “有人来了!”

  此时一名探望的亲卫大喊道,眉目皆喜。

  众亲卫冷冷的看了眼黑衣侍卫,暗哼一声,放下了手。

  “呼...”

  黑衣侍卫长长的松了口气,微微动了动身子,短短的僵持竟使他的四肢已经发麻,僵硬的不得不以扭动来恢复。

  而远方,一排马队呼啸而来,自王寻欢等人面前停住,领头人抬手,众人自马上翻身而下,噗嗤一声打开火折子,随后拿出木棒,点燃,吹灭火折子,数十跟火把照亮了这片阴冷的大漠。

  巧燕抬头,一脸惊喜,直呼道:“蔡将军!”

  大将军一愣,望见了巧燕,也是眉间一喜,随后视线朝下,瞧见了昏厥的王寻欢,一时微愣,随后朝后大吼道:“快拉众亲卫兄弟上马,速速回城,护殿下!”

  众人很快拉上亲卫,朝邗郡赶回。

  大将军瞥了眼黑衣侍卫,细声吩咐道:

  “看住那个黑衣服的,回郡城之后,派人盯梢,记得要找军内轻功最俏的伙子。”

  斥候一愣,同样细声疑道:“将军,人家可是殿下亲卫,这?”

  大将军瞥了眼斥候,一脸的憨厚老实,无奈一叹:“真正的亲卫,无论在何等时刻,都不会放弃自己的服饰,哪怕是破烂不堪,也绝不更换,而且望其周遭亲卫,皆是一脸冷淡,腰间的刀柄微微颤抖,显然之前握了很久的刀柄,等我们到来时才刚下。”

  斥候恍然,点了点头,退了下去。

  火光早早的消散,而茫茫大漠上,一支马队燃着薪火奔驰着,在那黑暗的漠中,犹如一柄刺穿黑暗的火剑,所过之处,暗夜退散。

  南城.

  守城的将士望见远处的马队,打开了城门。

  呼啸的马队飞驰而过,火把上的薪火给予了清冷的城关,几分温暖热闹。

  阁楼之上的目光仍在,闪烁着玩味。

  一旁阴暗处走来一名身影。

  “大人,蔡将军出行良久,全程疾行,带回了几名男子,还有一名女子,而且蔡将军神色焦急,回城匆匆,似是有重要的事情...吾等请罪,马队太快,他们在郡城离了马,便消失无踪,我们的探子...被发现了,都没有回来!”

  目光回转,瞥了眼战战栗栗的身影,轻笑:“蔡将军何等风姿,他麾下不乏能人异士,你们被发现,正常。”

  身影迟疑一阵:“我们还发现...”

  目光陡然森冷,寒声道:“若你再这般犹豫不决,我让你直接超脱算了!”

  身影一颤,急声道:“我们发现,那女子在照顾一个男子,似是他的侍女,而另外那几个人,身着似是宫内亲卫!”

  目光冷然,摆了摆手,身影恭敬拱手,退去。

  窗外月光照落,映入黑暗,目光下的身影轻然抬起栏前的酒樽,微微一笑:

  “宫内亲卫,侍女,蔡将军......”

  “那位此时应该坐镇东宫,朝廷这么乱,想他也不敢在这时候出宫。”

  “那这样的话...呵呵,总算等到你了!”

  ......

  邗郡,邗王府.

  席床之上,王寻欢眼皮微动,缓缓睁眼,面无表情。

  “点苍派...”

  屋外响声传起,门开,眼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