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梁宫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舔鸡终报应

梁宫秋 一笑叶临 2276 2020.10.16 01:00

  几天后...

  “...我下次再坐船,我就是狗!”

  “哦?狗狗那么可爱,为什么要侮辱它?”

  “......”

  余愿趴在船边,浑身软如烂泥,满脸苍白,听着王焕的调侃,翻了个白眼,看起来可怖至极。

  “我都快吐死了,你还有心情开玩笑?”

  “哧...”

  王焕嗤笑,一脸不屑:

  “当初是谁不听劝,非得坐船?还说水路快,结果你这一路难受一路停的,比陆地还慢了几天的功夫。”

  余愿摇头,却再说不出一句话来,低头望着阵阵涟漪的水面,陷入了抑郁,心底划过一阵心酸。

  谁能想到,自己晕船啊!

  其实余愿是不晕船的,但是习惯了常年陆地的生活,过几天水上生活,直接就身体反差了。

  那种感觉,就像是肚子里有个洗衣机在那里搅来搅去,搅完事后,自己直接一口吐出来,感觉胆汁都快吐出来了!

  太难受了!

  明俊杰躺在船尾,双手放置在脑后,垫着脑袋,仰望着夜幕星河,观望很久,不由感叹:

  “这穹宇星空,怕是一辈子也研究不透啊!”

  自上次,王焕无意之间找到了明俊杰,也算是有人带路了。

  一路倒也是风平浪静,顺风顺水。

  只不过余愿的晕船症颇为严重,一路上呕吐不止,原本一两天的路程硬生生被拖到了三四天。

  至于明俊杰,纯粹就是仰慕余愿的才华,顺便再借船过道,听说他似乎在找一个高人......

  王焕面色古怪的望了眼明俊杰,随后转身走到船头。

  前方有岸,他们顺着水路一路顺风,一直到了这最后的码头。

  顺着岸边过了一片山林,就回到淮水村了,到时候就可以好好休息一番了。

  哗啦啦...

  “嘎吱——”

  一艘船舫缓缓停靠在岸旁,此刻夜幕笼罩天地,岸边毫无人迹,只有几艘木舟顺着绳索捆在岸旁,跟着河水在水面上轻轻摇曳着。

  王焕放下了船板,提起绳索纵身一跃,自岸边轻然落地,将绳索一圈圈的紧紧捆在石坻上。

  抬头望去,明俊杰正悠哉悠哉的踩着船板上岸,余愿则是一脸苍白的扶着船旁。

  “唉...这玩意儿。”

  王焕扶额,无奈长叹。

  轻功运作间便来到身旁,轻轻的扶起余愿,顺着船沿向着船板走去。

  “诶诶诶,慢点,掉下去了!”

  一阵劲风吹过,船板晃动着,踩在上面的余愿下意识双手摸向两侧,可船板只是一方木板,周遭没有任何扶物。

  感觉有点失重感的余愿登时惊慌道。

  “......我扶着你呢,你慌啥?”

  王焕又是一阵无语,自己如此修为,区区一阵劲风能奈他何?

  就算余愿掉下去了,自己也能一只手提着他拉上来。

  ...

  扑通!

  余愿一上岸便一屁股坐到地上,大口的喘气着。

  “呼...还得地上舒坦,满满当当的,稳当!有厚重的安全感呐!”

  王焕瞥视,嗤笑:

  “尽是整些没用的话,自己废就直说,整天罗里吧嗦的。”

  “......”

  余愿不满:

  “喂,怎么跟你家公子说话的。”

  王焕漠然,回身将船上放置的包袱背上,提着剑鞘踏上了路途。

  余愿眼睛微眯,闪烁着危险的光芒,脑中思维运转着。

  自己晕船的秘密被他知道了,自己多了个能被他威胁的东西了,所以他现在嚣张了。

  “好家伙...”

  余愿冷笑,随后紧跟上王焕步伐,化作一脸感叹,似是随口谈道:

  “王焕大人出门在外,每次为了保护我的安全,总是出门帮我处理一些探子啊,唉,每次总是日不归宿的,真是让余某人感动不已啊!”

  “想必那些探子很厉害吧?居然让武功高强的王焕大人受伤了,那脸上都是血啧啊,嘶...虽然看起来像是唇印,但王焕大人何等风范,怎么可能有唇印入脸呢?那一定是敌人的血迹吧!”

  诶,听说方郡的青楼红阁挺多的,可惜余愿一介贫寒,断然不敢去那种地方,听说她们都是一等一的美人啊,王焕大人有没有听说过啊?”

  王焕的步伐顿住了,脸色略微僵硬。

  余愿一脸率真,眸中满是真诚,双手轻轻的握住,语气憧憬:“早就听闻嫂子颇为剽悍,曾经乃兵部的女将,实属巾帼不让须眉,等日后若有机会,定要见识一番,顺便好好的说一下王焕大人为了我总是日不归宿,让她一定好好心疼你一番,这样余某人也算报了王焕大人那日不归宿的恩情。”

  王焕沉默。

  良久,明俊杰赶上二人,正准备抱怨两人步伐之快,却陡然一滞。

  这空气之中,似是弥漫着浓浓的气机。

  似是剑拔弩张......

  “哎哟,小明来了呀,哎呀呀,这天都黑了,我家公子怎么能天黑赶路呢?可不能累着我家的公子,来,你们在此休息,我去找柴薪,咱们就此休息一夜,明早再走!”

  王焕突然回首,对着明俊杰露出了菊花般的笑容,随后对着余愿谄媚道。

  “啊这...王大哥这是?”

  明俊杰呆了,这还是那位高冷范的高手吗?您的大佬姿态呢?

  余愿微微一笑,温柔道:“没事,我家焕儿有点小调皮而已。”

  ...

  嗤~

  三人围着一堆篝火,余愿正拿着一根木棍,棍上插着一只肥鸡。

  火焰翻腾,肉香扑鼻。

  余愿摆动着木棍,一脸自傲,在吃这一方面,他自问第一,无人可堪第二!

  开玩笑,在现代,这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没有生物能躲避吃货的嘴巴,伟大的吃货们皆研究透彻,而得此真传的余愿,可谓是精通海陆空的美食大师!

  自封的。

  余愿翻动着肥鸡,自怀中取出一个小石瓶,轻轻打开,小心翼翼的在肥鸡上抖了抖,粉末状的颗粒落在鸡肉上,见到王焕两人的疑虑,余愿笑了笑,这玩意可是好东西,自己在淮水村研究大半年才做出那么一瓶。

  余愿随即为二人解答:

  “鸡肉对营养不良、畏寒怕冷、乏力疲劳、贫血、虚弱等有很好的食疗作用。”

  “而且鸡肉有温中益气、补虚填精、健脾胃、活血脉、强筋骨的功效。”

  “方才那一小瓶,可是好玩意儿,余某人花了大半年做出的绝世佐料,辅之烤肉,可以让肉更加美味,实属绝配!”

  随后抬起手,轻轻吹了吹,余愿直接扯下半只鸡,随后将剩下的交给王焕。

  王焕幽怨的望着余愿,随后只能再扯下一半给予明俊杰。

  余愿内心狂笑:

  哈哈哈哈!活该!你也有今天,谁叫你当初舔了我的一整只鸡,搞得我没法吃,现在到爷享福了!嘿嘿嘿嘿......

  一旁的明俊杰默默的没说话,只是缓缓的吹着,挺烫的,随后轻轻的咬上一口。

  卧槽?

  卧槽!

  真...真香!

  明俊杰刹那间涨红了小脸,一脸陶醉,一时忍不住,颤声而呼:

  “啊~”

  

举报

作者感言

一笑叶临

一笑叶临

此处为正经话,请勿多想,请勿开车,   叶某人是正经人。

2020-10-16 01: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