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王妃太鬼畜:夫君,求双修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令人难以忘怀

王妃太鬼畜:夫君,求双修 宫九格 1544 2016.12.30 05:50

  祝英台端起茶抿了一口,茶是好茶,喝茶人的心却是乱的。

  殷七七也并不好过,她埋头吃着糕点,仍旧无法掩饰内心的凌乱。

  这是天意?

  她索性扔下糕点。不吃了。躲不是办法!

  银心撇撇嘴角,粗俗!

  她对殷七七是没有好感的,这个臭道士不知从何处听来小姐与梁相公同窗共读之事,竟跳出来吓小姐一跳。偏偏小姐还把她奉为上宾,请进近忧楼来吃吃喝喝,真是让人难以忍受!

  祝英台放下茶盅,轻声道:“殷道长方才说与梁兄乃是故人?”

  “不错!”殷七七正色道!

  “哦,不知殷道长与梁兄如何相识?”祝英台问道。

  殷七七微微一笑,“我不仅与梁山伯是旧识,与祝小姐也是。”

  银心忍不住的翻翻白眼,天下人都是你旧识?蹭吃蹭喝,脸皮还真厚。

  祝英台丝毫不觉得奇怪,诚挚道,“说来奇怪,我与道长相见,也觉好似旧时相识,只不知曾在哪里见过。”

  她想了想,又道:“我在外读书三年,看道长年纪应与我相当,难道是闺中旧识?不知道长在何处出家?旧居何处?”

  殷七七仔细的打量祝英台,这样通情达理,性情豪迈的祝英台,比起地球世界无知混账的殷琪琪可是好了太多。她叹道:“春风桃李皆旧识,祝小姐如此人物,令人难以忘怀。即便今日才与祝小姐相见,心中也只当认识了十几二十年的好友,因此,也算作旧识了。”

  “原来如此!”祝英台忍不住拍手称赞,“与道长相谈,令人忘俗,我敬道长一杯!”

  两人举杯对饮,具是欢喜。

  银心忍不住大叹,这臭道士,分明不认识我家小姐,偏偏言语动听,三言两语骗的小姐把她当做故交,实在太狡猾!

  这样说来,静修与银心当真有相似之处,两人都是一见殷七七,便不喜欢,说不上由来,没什么道理。不同之处在于,静修为了自己出头,银心为了小姐出头,二人皆有一种不同与凡人的机敏之心,也称得上是闺中壮士了。

  “道长适才说,我有凶兆。在下身上可有何不妥?”祝英台两手一摊,打量自身,实在看不出有何不妥。

  殷七七端起茶,喝了一口,实不知如何说起。在地球世界,梁祝爱情,流传千载,关于梁祝的正史,野史,小说,电影,电视剧,戏曲多不胜数,草桥结拜,十八里相送,楼台相会人人都能说上一说,可在这里,怎么说呢?告诉她,你俩的爱情故事我都知道,为你俩写的小曲儿我都能唱,小样儿,你就别想着瞒我了?

  真要这样说了,祝英台不会怎么样,旁边的小丫头银心可是会翻脸的。

  “你与梁山伯,只怕此生姻缘无望。”殷七七抬起头正视祝英台。

  “你说什么?”祝英台一时情急,猛地站起来。

  “如果没有遇见我的话!”殷七七淡定的补了一句。

  祝英台此时心中慌乱,自从遇见殷七七,她心中一直觉得古怪,此时听她一语道破自己的心思,更是方寸大乱。

  “七夕之日,梁山伯只怕无法如约而至。”

  祝英台坐了下来,奇怪她怎会知道自己与梁山伯七夕之约,她面上飞起两片红云,神情羞涩,更多了一份可爱。“道长如何知道,梁兄不能如约前来?”

  “他穷,没钱。”殷七七很切合实际。

  “我等他便是。”祝英台听完,略松了一口气。梁兄的确家贫,殷道长说的是实情,看来果然是梁兄故交。

  银心从最初的震惊中缓过劲儿来,这个臭道士,可能比之前遇到过的道士厉害一点点儿,但也仅是一点点而已。

  “如果七夕之日,你爹爹为你订了亲呢?”殷七七淡定补刀。

  “你胡说,老爷病在床上,怎么可能为小姐定亲!”银心忍不住了,这个臭道士,就会危言耸听。

  “你爹爹没病,并且七夕之日,还会为你定亲,定亲之人是马太守之子马文才。”殷七七断然道。

  “这怎么可能?道长你如何……知道?”祝英台这一日受的惊吓实在太多,此时,已经心乱如麻。

  银心怒道:“小姐,你别听她胡说,这种江湖术士的伎俩惯来如此,先危言耸听乱人分寸,再要财要物替人消灾,她又不是神仙,怎么可能事事算准。”她扶住祝英台,对殷七七怒目而视。

  这小丫头还挺厉害?殷七七再次对银心刮目相看,不过,有一件事情,你说错了。“我就是神仙。”殷七七再一次的不要脸,不要皮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