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王妃太鬼畜:夫君,求双修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爱信信,不信滚

王妃太鬼畜:夫君,求双修 宫九格 2821 2016.12.19 05:50

  今天出门前看过的,明明是黄道吉日,为什么会这样?静修气的浑身发抖,摇摇晃晃快站也站不住。

  “我跟你拼了!”她大吼一声。

  愤怒之下,力大无比,挣开了三个发呆的小道姑,一个箭步跨到了殷七七的跟前。

  “啪!”

  静修脸上一痛,扑通跌倒,滚下台阶,“你敢打我?”她跌坐地上,捂着发烫的脸,满眼不敢置信,世上怎会有这样恶人?骂了她,还先打了她一巴掌。

  “我就打你,怎样?”殷七七微微扬起下巴,这好像是胜利者的姿势。

  三个小道姑迅速扑上去,扶起静修,焦急的问:“你怎么样?”

  静修“哇”的大哭出来,她从来没有这样丢脸,这样被欺辱过。骂不过,打不赢。怎么会这样?

  “殷姑娘,静修出言不逊不对,你打人更不对,这件事情我只有禀告观主,请他老人家示下。”一个年龄稍大的小道姑冷着脸道。

  “我们走!”

  三个小道姑细声安慰静修,扶着她慢慢往回走。

  静修与他们是同门,无论静修人品如何,同门之义,香火之情总在。殷姑娘再好,也越不过静修去,更何况殷姑娘也不好啊!

  三个小道姑很无语,这次他们算是闯祸了吧。

  *******************

  对于这个陌生的世界,殷七七并没有底气,她为什么会甩静修一巴掌?

  因为跟静修这样善妒的人毫无道理可言?

  因为害怕被打,所以先下手为快?

  因为这具身体的主人给了她新的生命,她不能让她受委屈?

  因为这具身体的主人是勇斗凶神的仙子,怎么能被一个凡人羞辱?

  ……

  好吧,打人也没那么可怕,叫家长?来吧!

  群殴,我奉陪!试试本神仙的法力无边。

  殷七七长吸一口气,按照脑海里的法术要领,挥出一掌。“凌风渡月,掌到树摧!”

  嗯?树没动,叶子没动。

  “掌到树摧!”树没动,叶子动了,被风吹的。

  “掌到树摧!”

  “这不科学!”殷七七气恼的大叫。【作者画外音:你能穿过来,这件事情,本身更不科学吧?】

  为什么她会一点儿法术都用不出来?明明……明明脑海里那些法术清晰流畅,用法也对,为什么……为什么会没有一点点威力?我可不是只会花拳绣腿啊!这具身体的主人可是仙侠世界里万人之上,勇夺殷七七封号的牛人啊。

  难道因为自己是小菜鸟,连带这个身体本身的技能也不见了?

  殷七七懵了,说好的一人单挑松鹤观呢?

  说好的威风八面,气势滔滔呢?

  说好的仗剑女侠,独领风骚呢?

  人家要叫家长,我应该先认怂吗?好纠结,刚才不应该打那么狠。

  殷七七完全冷静下来了。

  *******************

  松鹤观,云水堂外。

  一个小道姑推开了门,“吱呀”一声,声音似乎敲在殷七七心弦上,“师父,殷姑娘来了!”

  “请进吧!”

  殷七七面容平静,姿态娴雅的迈步进去,通身仙风道骨的气势,令人赏心悦目,心生向往。

  静修早已跪在堂中,见了殷七七风姿无俩,心中妒恨交加,喝道:“见了观主,为何不拜?”

  殿中诸人大叹,静修惯爱逞口舌之利,殷姑娘才进殿中,你便如此呼喝,构陷罪名,她若不拜,正好中你下怀,她若拜了,心中也怕不平。

  殷七七一乐,还这么有斗志,看来下手轻了,她敛容正色道:“存心邪僻,任尔烧香无点益;扶身正大,见君不拜有何妨。”这个楹联是殷琪琪那个世界玉泉观的楹联,她大学暑假曾和父母一起去玉泉观游玩,有幸见过这个名声在外的楹联。

  众人一静,这话说得太有玄机了,细细推敲一番,更是回味无穷。众人对殷七七的观感一下子大幅上升。

  反观静修,实在太不成气候,难怪被人教训。

  这殿中坐着的除了莲宿道长,云水堂主赵静水,其余便是几个老道姑,静修以及当事的三个小道姑。本来听闻静修被打,众人很是气愤,又有三个小道姑佐证,心中早已信了七七八八,只为示公允,便请了殷七七来对质。谁知静修出言不逊,殷七七应对得当。一举博得众人好感。

  “殷姑娘妙言妙语,贫道受教!”莲宿道长温言道。

  静修很是着急,莲宿道长是个温吞性子,对人总是和和气气,对殷七七更是客气的离谱,这件事情只有请自己的师父云水堂主赵静水做主了。

  她眼中含了三分泪,向赵静水道:“弟子今日被殷七七欺辱,还请师父为我做主。”

  赵静水持身谨严,总理云水堂之职已十余年,负责考察往来挂单道士品行学识,违反堂规者,有催单之权。但殷七七不同于往日那些寻常的挂单道士,她根本就不是一个真正的道士。

  她摆摆手,示意静修勿要多言。她闪着精光的眸子,看不出悲喜,语调听不出哀怒。“殷姑娘,你曾说静修貌丑,而你貌美?”

  “不错!”

  “这观中诸人都丑于姑娘,贫道更丑于姑娘,须知,相貌美丑乃父母恩赐,并不由人,照姑娘看来,丑于姑娘之人,都该任由姑娘欺辱吗?”

  众道姑心中荡起薄怒,看向殷七七的眼神开始不善,这世上找一个比你更美的人,那可极其艰难,难道便该任由你作威作福吗?

  静修大喜,不愧是师父,一语中的。

  “命由己造,相由心生,境随心转,有容乃大。在我看来,道长相貌可美得很呐!”殷七七笑道。

  众道姑心头一震,这位殷姑娘极其不俗,随随便便一句话,都意味悠长,发人深省。

  “何以见得?”赵静水丝毫不为所动。

  “七尺之躯不如七寸之面,七寸之面不如三寸之鼻,三寸之鼻不如一点之心。道长持身谨严,少私寡欲,恭谦无争,才会慈容善貌,光彩焕然,这等仙姿美极!与我俗世容貌之美不可同日而语,七七自愧不如,不敢与道长比肩,更不敢在众多前辈面前夸口貌美。”殷七七说的真诚之极。

  厚颜无耻,马屁精,不要脸,静修愤怒极了,眼珠子要从眼窝里瞪出来,这个贱人这么能说,师父可千万不要被她说动啊。

  三个小道姑看的目瞪口等,这言辞秀美,礼仪严谨,从容不迫,是方才扬起巴掌打人的殷七七吗?

  “命由己造,相由心生,从未听过这等言语,怕是你为了脱罪而胡言妄语?”赵静水又道。

  “爱信信,不信滚,不要打扰我飞升,修道之路本就清寂难言,要求人尽信,何谈道法自然?”殷七七生气了,爱信信,不信滚,不要打扰我飞升,是殷琪琪地球世界的一个事件,一个天主教徒关注了道教的教义,想要改信道教,天主教的人便认为是道教蛊惑了她,在微博中质疑道教,中国的道教扎根本土,哪管洋鬼子的玩意儿,更何况这飞来的莫须有罪名,直接霸气的回应了这么一句,在当时引起不少讨论,殷琪琪当时曾经爱死了这句话。此时生气了,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拿来就用。

  倒,就说坚持不了一刻钟,三个小道姑心里平衡了,这才是和他们打交道的殷七七嘛,本来还有点儿恶人先告状的罪恶感,现在妥妥的心安理得了。

  师父要发火了,师父要发火了,静修大喜,笑容都浮上了眼角。

  众老道姑也大惊呆了,这殷姑娘真的骂人了?

  “你说的不错!”赵静水点点头,道,“观主,请!”

  什么?静修大吃一惊,她在骂人,师父为什么不生气,还说她说的好?这不是真的!

  莲宿道长闭目喃喃道:“无量天尊,慈悲为怀!”

  她睁开眼睛,眼神清凉如水,慢声道:“静修身在道门,犯九戒中第六戒,胡言妄语,凶怒凌人,又犯第七戒,构陷良善,瞒报实情,罚抄《九真妙戒》一百遍,三日内抄毕,并在老君像前冥思两个时辰。”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静修嗫嚅着嘴唇,还要说什么,赵静水冷冽的目光在她身上轻轻一扫,她打了一个寒颤,终于什么也没说。

  “殷姑娘!”莲宿道长又道:“虽然静修有错再先,但你行事也有失平和,你并非我道观中人,我不能以观中戒律惩治于你,便请你为观中山门,殿堂各题联一副,以赎罪过,你可愿意?”

  “愿意!”殷七七飞快的答应。

  这不公平,静修又哭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