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王妃太鬼畜:夫君,求双修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你人脉都上天了啊

王妃太鬼畜:夫君,求双修 宫九格 2882 2016.12.21 05:50

  “赵道长真的让七七姑娘,今日把字题完?”

  “是啊!没什么大不了啊。”

  “你懂什么啊,以为题联跟吃饭喝水一样简单容易吗?”

  “听说阳城的马大才子,吟诗作对时要找个清净的地方,烹茶煮酒,饱览山川美色才做得出好诗,七七姑娘再厉害,也比不上马大才子啊。”

  “殷姑娘这次要出笑话了。”

  “我看不然,七七姑娘文采斐然,道心剔透,上次她说的欲修仙道必修人道,欲修人道必先养心,少私寡欲可以养心,我师父赞不绝口,亲手写了下来,要我们日日诵读,牢牢记住,这次她也一定可以做到。”

  “是啊!还有她别的佳句,真是妙极。”

  “在道法上的造诣,殷姑娘真有大智慧。”

  ……

  “赵道长是为了静修才为难殷姑娘。”

  此言一出,众道姑瞬间安静,静修在道观里还真是特殊的存在,赵静水道长宠爱静修的程度真如慈母。

  “咳咳,也不能这样说,赵道长在其他事上还是公允的,七七姑娘也的确有错。”

  “嗯,观主并未允可,是七七姑娘自己亲口答允的。”

  “赵道长说,一起题了,下山刻字的时候正好一起,省得麻烦。”

  “咱们出家人怕什么麻烦。”

  “哎!殷姑娘未免太好胜了些。”

  众人叹口气,很是无奈。

  一个小道姑匆匆进来,道:“殷姑娘现在要题字。观主让咱们多裁些纸张备用。”

  众人应了一声,开始准备起来。

  *******************

  “殷姑娘,你要从哪里看起呢?”一个老道姑和气的问。

  一大早,殷七七便去找莲宿道长,让人引她四处参观一番。莲宿道长便让这老道姑引路。

  这老道姑很是和善,不待殷七七回答,便道:“还是从山门看起,殷姑娘远来是客,观中招待不周,今日贫道带姑娘参观一番,略表心意。”

  殷七七不敢托大,忙行礼道,“有劳道长。”

  两人慢慢的往外走去。

  “殷姑娘要题字吗?”几个小道姑见状,便好奇的跟在后面。

  三个……

  四个……

  七个……渐渐地十来个小道姑来凑热闹。

  这些小道姑毕竟年轻,性子还活跃些,年老的道姑不好意思跟来,也不愿过分苛责她们,便由着他们跟着殷七七去了。

  静修从禅房里出来,一眼便看见了殷七七,心中冷笑,看你张狂到什么时候。她甩甩发酸的胳膊,今日写的那么辛苦,才写了二十来篇《九真妙戒》,真要写完一百遍,手估计就废了。

  言念及此,心中更是愤恨,索性跟了众人去瞧殷七七的热闹。

  贱人,看你玩出什么花样来。她撇了撇嘴角,很快走在了人群的末尾。

  松鹤观是一个小的子孙庙,传了不过百余年,是阳城的一个有钱的修道之人出资盖得道观,子子孙孙,师师徒徒传至今日,已经有了衰败之气,更何况之前为了修山路,莲宿道长变卖了一些观中田产,观中日子便有些艰难起来。

  松鹤观一不做道场,二少居士供养,来钱的路子实在少得可怜。阳城虽有几个财力雄厚的火居道士,却供养着比松鹤观名气更大的道观,松鹤观又在山腰以上,上山下山路途遥远,信众上下往来极不方便,许愿还愿也少有专门挑着松鹤观的,是尔,什么香火钱,法-会-钱少之又少。

  松鹤观的山门很小,与殷琪琪曾跟父母去过的道观来比,它真的就是一个深山里的小庙。山门上的红漆掉的七七八八,也无银钱修补。但殷七七还是看的认真仔细,能来到这里就是缘分,就凭这份机缘,殷七七对松鹤观就是有感情的。

  静修冷哼,“假模假样。有本事现在就题字啊!”她的声音在人群中显得突兀,众道姑回过头去一看是静修,惊讶的心也不惊讶了。

  静修如果能对殷七七说两句好的,那才怪了。

  殷七七微微一笑,不搭理她。你谁啊,让我题我就题,切!

  好涵养。引路的老道姑心中暗赞,观主慧眼如炬,没看错人。若她知道殷七七肚子里的骂人话,估计会吓到。

  见殷七七看完,她主动引着殷七七往里走去,走了十来步,便到了前殿,里面供着一尊神像,三只眼睛。“这是灵官殿!”

  殷七七轻轻点头,殿不大,神像威武勇猛,很有气势。“这供奉的是什么神啊?”

  晕!众道姑绝倒,敢情这位夸口一日题遍松鹤观的殷姑娘,连灵官殿里供奉的是哪尊神都不知道啊?

  这可当真匪夷所思。

  那还怎么题字?

  她题的字谁敢用啊?

  静修笑了,心情畅快无比,哈哈,哈哈,哈哈。还以为殷七七有多了不起,原来……原来连三岁孩童都知道的护法神王灵官都不知道啊!真是高估了她。

  老道姑也惊到了,护法尊神都不认得?看她认真样子并不似说谎,那便是当真不知道了。她毕竟见多识广,稳了稳心神,缓缓开口道,“这里供奉的是护法尊神王灵官祖师,护法尊神性情刚直,嫉恶如仇,以长鞭警醒世人。”

  殷七七点点头,往后面的正殿走去,这一次不用殷七七开口,老道姑很体贴的主动介绍。“这是玉皇殿,供奉玉皇大帝。”

  哦,玉皇大帝呀,我那个世界也有。殷七七高兴的说,“这个神我认识!”其实这个世界的道法根本还是以《道德经》为主,供奉的神仙大体也与殷琪琪地球世界的神仙相同,只是殷七七并不关注道教,因而不知道罢了,她所知的道家知识一部分来自于殷七七本尊仙侠世界,一部分来自于殷琪琪地球世界的所见所闻,这两者对道教的理解很不相同,仙侠世界殷七七本尊对道教的理解偏重于法术长生,地球世界殷琪琪对道教的理解来自于旅游时参观过的道观,平时看的影视作品。总体来说,都是有欠缺的。

  众人再次晕倒,你和玉皇大帝认识,你人脉都上天了啊。玉皇大帝认识你吗?

  众人对殷七七无语了。这家伙就是道教的文盲啊,那些听起来玄妙无比的话,绝对是瞎猫撞上死耗子,碰巧被她说出来的。这样道法盛行的年代,还会有这样的人,题的字能看吗?

  咱们松鹤观百年清誉会毁于一旦吗?

  众道姑十多颗心都提上来了,曾经看好她的人也紧紧闭上了嘴巴。但愿殷姑娘别再闯祸了。

  静修噗的笑出了声,连胳膊也不觉得酸了。相比起殷七七的无知,她自己简直称得上无所不知了。这个殷七七无知的样子比她口齿伶俐骂人的时候可顺眼多了。

  老道姑轻咳了一声,不等殷七七说话,加快了步子领着殷七七往前走。这次她也不多说了,往往一句带过,生怕殷七七再说出什么蠢话来。

  “这是太清殿,供奉太上老君。”

  “这是三官殿,供奉天官尧,地官舜,水官禹。”

  “左边分别是斋堂,寮堂,方丈堂。右边是经堂,大客堂。后院便是禅房。贫尼使命已尽,姑娘还有何吩咐?”老道姑客气的说。说实话,此时她心里对殷七七也没有底了。不知道这个被莲宿道长寄予厚望的姑娘,是否真当得起这份厚望?

  众人的反应,殷七七自然看在眼里,她面上有些不自然,心里也火辣辣的有些难受,毕竟谁也不是天生脸皮厚啊。

  哼!说好的,人与人之间信任呢?

  说好的,患难与共,不离不弃呢?(众道姑画外音:谁和你说好了呀!我们压根就不知道这回事儿。)

  你们猜的还真对。

  我就是个道教的文盲,我就是不会吟诗作对,我就是连个神仙都认不全。可那又怎样?

  我在这个陌生的世界混口饭吃容易吗?

  你们说我写不出来,怕我写不出来。

  我今天就要写出来给你们开开眼界。

  殷七七生气了,人心啊,总是那么变幻莫测,你永远搞不明白什么时候捧你的人就会把你踩下去了。

  “我要写楹联。”殷七七淡淡道。

  什么?“现在?”老道姑不确定的问。

  “现在!”

  老道姑眼中的震惊又变的平淡,“好!贫道去准备纸笔。”莲宿道长曾说殷姑娘出口成章,她的吩咐照办就是。

  “不用,我口述,这么多人,不会连个对联也记不住吧。”殷七七道。

  “好,请!”老道姑沉稳的道。

  殷七七也不客气了,开口道,“山门,万仙临嘉会,千真降祯祥。”

  “灵官殿,三眼能观天下事,一鞭惊醒世间人。”

  “玉皇殿,宝殿巍莪上接三清法界,天香缥渺纵游九府神功。”

  “太清殿,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三官殿,天地人灵昭万姓,上中下德颂三元。”

  “方丈堂,视不见,听不闻,自古鲜人开秘窍;迎吾前,随吾后,吾今有剑透玄关。”

  “寮堂,道在圣传修在己,德由人积命由天。”

  “斋堂,山肴野蔌含真味,麦饭葱羹养太和。”

  “客堂,客来言语和酒饮,兴至情趣共茶烹。”

  “经堂,日永壶中开亿万年上清世界,云飞关外留五千言道德真经。”

  她一口气说完,大喘了一口气。心中暗松了一口气。

  嗯?掌声在哪里?

  此时不应该乌泱泱一片掌声湮没她吗?

  怎么这些人竟然这种反应?

  殷七七心里咯噔一声,糟糕,莫非这些自己从地球世界剽窃来的精词妙句,在这个世界也出现了?

  毕竟三皇,玉皇,老子,庄子,那么多子,在这个世界也出现了。这些词句如果有人做出来,甚至作者本人亲自写出来,也不是不可能的啊。

  殷七七心呼不妙。刚大喘了一口气,又狠狠咽了一口口水。

  不会那么背吧!不会吧!我的运气没那么差吧。难道每一个都在这个世界出现过?

  我该怎么办?跑?

  殷七七的心里,一瞬间凌乱极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