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王妃太鬼畜:夫君,求双修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这个世界的局外人

王妃太鬼畜:夫君,求双修 宫九格 2007 2016.12.24 05:50

  灯影摇曳,微暗黄,殷七七轻轻剪掉一段灯芯,烛火重新亮了起来,古人剪灯芯都自有一股风韵,在她这里却只有些许惆怅,何当共剪西窗烛,共话巴山夜雨时。这里剪烛的只有她一个,也没人能够与她共话了。世事如斯苍凉,莫过于你是唯一知道真相的那个,呼吸着这里的空气,看着这里的夜景,却这个世界的局外人。

  一下子从现代人灯火辉煌,日新月异的快节奏,回到古代秉烛夜读,聊看星辰的慢节奏,殷七七并不适应。

  不适应的后果便是惹了很多乱子,出了很多笑料。殷七七作为一个现代人,并不懂得古人徐徐缓进的社交节奏,这里一切都慢吞吞,带着艺术的美感,突兀的闯入这个艺术,对艺术来说无伤大雅,对闯入者来说却伤筋动骨。

  殷七七再次放下艰涩无比的经书,微微叹了口气,莲宿道长似有所感,开口道:“你无聊了?”

  问的这样直接?殷七七微感诧异,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她这些日子把众道姑吵得鸡飞狗跳,大家一致认为还是让殷七七姑娘这样才华横溢的人来帮助整理经书最好。于是,将殷七七请进了莲宿道长的禅房,一同参解经书,正音解注。

  “我如你这般大时,也曾同师父一起整理经书,后来她觉得我修禅悟道极有天分,便传了我方丈之位。”莲宿道长缓缓开口,似闲话家常。“这些年每日诵经读文,读了几百上千遍,每读一遍,都有不同。也不觉得经书枯燥,反而时时想起均觉意味悠长。”

  殷七七听得认真,这些话比起经书,有意思多了。“温故而知新,道长是天生修道之人。”

  莲宿道长笑了起来,清亮的眸子看着殷七七,又轻叹一口气。“这世上并没有天生的修道之人,只是世道对女子不公罢了!”

  嗯?对女子不公?殷七七很是诧异。是的,是不公,这个世界留给女子的出路少的可怜,出家为道或许还是不错的出路。想明白此节,她的心里也浮起一股深深的无力感,在这世间,她渺小如蝼蚁,将来的出路,又在哪里?

  “七七姑娘,你将来有何打算?”

  殷七七汗颜,“我……我尚未想过!”

  莲宿道长正视她,神色很是认真,“姑娘大非常人,将来必有大机缘。只是……这机缘只怕不在松鹤观!”

  殷七七心中一汗,您老人家嫌弃我吃闲饭,想让我走,可以用简单通俗易懂的语言说出来,这么大的一个弯子绕过来,本宝宝都被您绕晕了,我体育不好,您不能晃点我。

  “贫道老了,记性不好了,不知如今是何年何月,何朝何代,哪位皇帝君临天下,还请姑娘为我一答。”莲宿道长目光一瞬不瞬的看着她。

  什么?殷七七浑身的汗毛竖了起来,鸡皮疙瘩立了起来,头皮都要炸了,这是一种人本能的对危险事情的恐惧反应。见鬼,真的见了鬼。她知道什么?还是她什么都知道。

  殷七七下意识的想拉开房门往外跑去,离开这里,离开这里或许就安全了。是的,莲宿道长轻轻的一句话,让殷七七生气了一股危机感,觉得自己生存的根本收到了威胁,或许她轻轻一抹,自己在这个世间就荡然无存。

  可是,她挪不开脚步,像被施了法术,一动也不能动。

  “轰!”晴夜忽然一声惊雷,一道闪电撕裂天空。

  殷七七吓得毛骨悚然。

  莲宿道长放下手中的经卷,看看外面的天空,似乎要下雨了,她轻叹一口气,缓缓走到殷七七的面前,拉起她得手,柔声道:“如今是凉朝景元二十年,明宗陛下奄有四海,为天下君。陛下崇信三清,以道教立国,无为而治天下。国泰民安,盛世昌和。你记住了吗?”

  你记住了吗?

  记住了吗?

  住了吗?

  了吗?

  吗?

  这是殷七七今天听过的最好听的话。

  莲宿道长的手并不细腻,握在殷七七柔嫩的皮肤上有微微得刺感。常年累月的清苦生活,她的手很粗糙,肤色暗淡,整个人并不起眼,只是一个言语稳重,举止有度,易让人亲近的道姑。可是,她的眸子又亮又正,眼神清远,表明她心下无尘,无愧天地。

  殷七七的眼泪一下子就流了下来。那是惊吓恐惧后,情绪的宣泄。也是孤寂苦闷中,寻到同伴的喜悦,种种情绪,太过复杂,一时之间竟然无法言语。

  流泪是最好的表达方式。

  是的,她就是被吓哭了。

  *******************

  “七七姑娘这几日每天都去观主禅房内诵读经书。”

  “是的,一连几日都是如此。”

  “那就好,那样我就放心了。”

  “是啊!咱们不用再惨遭对联的荼毒了。”

  修道之路漫漫,殷姑娘不来捣乱,我们成仙飞升更快,几个道姑放下心来。

  “明宗陛下国事为重,体恤民生,后宫妃嫔并不多,共育有三位皇子,两位公主,大皇子,二皇子生母身份低微,三皇子是贤妃娘娘所生,寄养在皇后膝下,皇后只育有清华公主,并无皇子。将来继承大统之位,如无意外,非三皇子莫属。”莲宿道长一点一点的将当今世情慢慢说给殷七七听。

  殷七七度过了最初的震惊期,这几日已经平静下来,从心底里对莲宿道长产生了一种亲近感,就像刚出生的小狗,认自己第一眼看到的人为终身主人一般。

  对这个世界,殷七七是陌生的,莲宿道长像一个人生的导师,慢慢的教导她这个世界的点点滴滴。

  有师如此,夫复何求,有母如此,夫复何求。

  殷七七是满足的,喜悦的,被认同的感觉,真好。

  “道教传承至今,已经有八百多年,流派纷陈,各有不同,如今明宗陛下信奉天一派,封天一观观主吕至阳道长为国师,天一道符箓,方术传承极为雄厚,非旁门旁支可比。另有玄清道,于炼丹一道有独到之处,太真道内外兼修,道法高深。你以后外出行走,对这些大派弟子,要以礼相待,不可轻易得罪,另有小门小派如净元派,永生道也各有独到之处,不可小觑。总之,奉道行事,正心诚意,才是根本。”莲宿道长叮咛嘱咐。

  殷七七听得认真,仔细,郑重的点了点头。

  “方今盛世,道法大昌,皇亲国戚,王孙公子中也多有出家修道之人,太宗之时,便有珺宜公主入长春观为国祈福,终身未嫁先例,因此民间也多有效法之人,女子出家为道者甚多,一则世道艰辛,女子不易,二则有公主出家先例,出家入道更清净自在,女子不愿出嫁者,入观修道也大有人在。”

  “景元十八年,逢大旱,两年未雨,民生艰难,清华公主为民祈福,甘愿出家修道,出家之日,天降甘霖,一解大旱,传为佳话,清华公主为天下女子楷模,至今仍在显灵宫中修道。”

  好厉害的公主,从前,殷七七是不信祈福修道,便天降甘霖的传说的,认为不过是当政者美化自己而已,但如今,却不得不信,不然她从哪里来的呢?

  莲宿道长讲的极好,深入浅出抓重点,殷七七对这个世界的认知有了更全面的认识。

  是的,真好,一切都好。

  世界上最好的事莫过于,你在混沌中摸索,有人为你开天辟地。

  你在翻山越岭,有人为你披荆斩棘。

  你在云层中下坠,有人伸手将你接住。

  你在寒夜中奔跑,有人为你照亮前路。

  你在这个世界刚睁开眼,有人微笑说,我来为你引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