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王妃太鬼畜:夫君,求双修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她受得起这份因果吗

王妃太鬼畜:夫君,求双修 宫九格 2007 2016.12.26 18:39

  一份度牒,价值不菲,这一张度牒,算是把松鹤观的家底掏空了吧。

  史说,苏东坡治理西湖之时,经费紧缺,便上《《杭州乞降度牒开西湖状》》给当时听政的高太后,请得度牒一百道,卖钱一万七千贯,修成了著名的“柳浪闻莺”,“苏堤春晓”。

  在这个朝代,一份度牒又是多少钱呢?

  窗外,明明花红柳绿,晴空朗朗,殷七七却莫名有些压抑。

  静修曾说过,松鹤观很穷,穷的连节庆时的一顿肉都吃不上。

  殷七七也很穷,穷的除了谢谢,拿不出任何回报的东西。

  这感觉,糟心极了。

  *******************

  “莲宿道长要开坛传戒,正式收殷姑娘为弟子?”

  “不错,不错。正是如此。”

  “殷姑娘真是好福气,观主已经多年没有收过弟子了。”

  “到时候,我们都要唤殷姑娘一声师兄了。”

  “殷姑娘,本来就道法精深,唤她一声师兄也不为过。”

  “哼,叫她师兄,她受得起这份因果吗?”静修很是不屑。

  “呃!”

  众人一静,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静修见众人明显不愿多说的样子,更是气愤。“被人欺负到头上,还一口一个她道法精深,她算什么?字都写不全。”

  “啊,静怡,你不是还有经书没抄完,走吧,我帮你一起。”

  “啊,好,好,是,是,多谢师兄。”

  “我想起来了,还有功课没做完。”

  “等等,我与你一起。”

  “啊!我要去劈柴,今日的活真不少。”

  “我去挑水!”

  众道姑三三两两,作鸟兽散。

  “你们……”静修无语极了,放下经书,很是懊恼,这不公平,这不公平,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人人都向着她。

  正式传戒之日,殷七七早早来到大堂之中,众道姑也陆陆续续进来,众人跪在大堂之中,莲宿道长带众人拜过众神和列为祖师,殷七七又叩拜了师父。

  莲宿道长开口道:“学道皈奉道,经,师三宝,修道当修精,气,神三宝,行道立身以慈,俭,让三宝,不争,不言,无为胜有为,无声胜有声。你可愿皈依三宝,奉守戒律?”

  殷七七躬身道:“愿意!”

  “为师传你《太平心经》,《圣帝真经》,你要牢记在心,日日诵读。修为精进,非一时之功,成仙飞升,也非一蹴而就,循序渐进,勿要贪功冒进。”莲宿道长谆谆教导、

  “是!”

  “道者,天也,阳也,主生;德者,地也,阴也,主养……”

  浩浩经书,熠熠文字,殷七七恭恭敬敬的听着,尽管这些经文,这些时日,她早已背会烂熟于心,却依然不敢有丝毫懈怠。

  这是对庞大精深的国学的尊敬,根深蒂固的对传统文化的景仰。

  莲宿道长整整讲了两个时辰,方才讲完,又讲了《老君戒》:行无为;行柔弱;行守雌勿先动。行无名;行清静;行诸善。行无欲;行知止足;行推让。

  又传《九真妙戒》:一曰,孝敬柔和,慎言不妒;二曰,贞洁持身,离诸秽行;三曰,惜诸物命,慈愍不杀;四曰,礼诵勤慎,断绝荤酒;五曰,衣具质素,不事华饰;六曰,调适性情,不生烦恼;七曰,不得数赴斋会;八曰,不得虐使奴仆;九曰,不得窃取人物。

  一一讲完之后,方行冠巾礼,梳发为髻,戴冠子,插木簪。至此,礼仪方毕。

  三日后,又考核经文背诵,殷七七从头至尾,滔滔不绝,一字不差。众道姑惊为天人,只有殷七七知道,在地球世界,这样的背诵只是基本功,哪个考上大学的莘莘学子,不是背过来的呢?

  至此,传戒仪式才正式完毕。

  殷七七暗暗松了口气,当个道士也并不容易啊。电视剧上说的那些动不动就削发为僧,削发为尼,出家为道好似太容易了些,这是绝对的误导,误导!

  深夜,殷七七已经睡了,却听到“笃,笃”叩门声,叩门声很轻,似乎只想叫醒主人,不愿吵到旁人,殷七七忙披衣起来,打开房门,见莲宿道长在门外对她颔首。

  她微有错愕,莲宿道长转身而行,在前面引路,殷七七忙跟了上去。两人到了莲宿道长的禅房外,莲宿道长推开房门,待殷七七进来,又反扣上房门。

  殷七七忽然想起了菩提老祖秘传送悟空筋斗云和七十二般变化,也是在这样一个月黑风高之夜。

  好吧,月黑风高之夜是杜撰的。

  莲宿道长不是菩提老祖,没有无边法力,救自己也费尽力气,她殷七七也不是孙悟空,没有仙姿仙根,没法儿勾掉生死簿,大闹天宫。

  “坐吧!”莲宿道长淡淡道。“这些话,白天也可以说,但人多口杂,为免多生事端,所以,晚上唤了你来。”

  她从经书中取出一封书信,道:“为师年轻时,曾在凌云山二仙观玄静真人坐下学道,受三坛大戒,玄静真人如今为二仙观方丈,对我有知遇之恩,我已多年未曾拜访过她老人家,日后,你若有机缘去往凌云山二仙观,这封书信请代为转交给玄静真人。”

  殷七七颔首称是!

  莲宿道长又取出一个钱袋,道:“你下山行走,为师并不放心,你带些银钱在身,以备不时之需。”

  “不,我不用银两!”殷七七辞道。

  “拿着!”莲宿道长很是坚决,塞在了殷七七手中。“你不知世事艰辛,修道一途,虽不畏艰辛,但有银两傍身,以防万一,总是好的。”

  “是!”殷七七强忍着眼泪。

  莲宿道长很是果断,话交代完毕,便道:“你去吧!”

  殷七七拿好东西,打开房门,听到身后莲宿道长又道。“日后,你但有所需,随时回来,二仙观玄静真人对我极好,你若有事,她也可庇佑你一二。”

  “是!”

  殷七七关好房门,眼泪终于忍不住的流了下来。

  世事其实并没有那么艰辛,如果有人真心相待。

  世事其实并没有那么沧桑,如果有人愿共白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