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王妃太鬼畜:夫君,求双修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连厕所也没放过

王妃太鬼畜:夫君,求双修 宫九格 2140 2016.12.27 05:50

  离别的日子终于到了,殷七七收拾好包裹,向莲宿道长道别,莲宿道长并未开门,隔着房门淡淡说了一声“珍重!”,再无别话!

  殷七七反而伤感沉重了起来,隔着房门磕了头,才爬起来随着引路的老道姑去了。

  古人曾说,一朵花开了,又谢了,只有路过的一两只鹿看到了,或者没看到,那这朵花开过吗?还是没开过呢?它在这个世界上存在过吗?

  不论花怎样,是否存在?殷七七知道,她在这个世界上是存在了,因为有这么多的人见证呢。

  不是一场醒来就忘的梦,不是一个没有因果的轮回。

  殷七七一路走,一路回味,众多的老道姑,小道姑向她行礼,道珍重。殷七七一一回礼,彼此见证过对方在这个世界的存在,彼此是对方和这个世界的一点点儿联系。

  “殷师兄,慢走!”

  “七七师兄,有缘再会!”

  “前路漫漫,善自珍重!”

  “无量天尊,保佑殷七七一路顺风,逢凶化吉!”

  “殷七七,你站住!”

  呃?众人一惊!

  静修?

  静修风风火火的从禅房出来,此时功课已毕,她正在房中抄录经书,听闻殷七七要走,急忙冲了出来,这个贱人,终于要灰溜溜的走了!看还有谁为你撑腰,今日定要将你扫地下山!

  “哟呵!嗓子好了?这么响亮?”殷七七抱着手,索性不走了!

  “静修,你做什么?”

  “同门师兄弟,你怎能对殷姑娘如此无礼?”

  几个老道姑很是气恼,齐声喝道。

  静修却不管不问,走到殷七七的跟前,喝问道:“你上山时身无长物,此时下山包袱里背的什么?

  众道姑很是无语,殷七七上山时是空无一物,但下山时有换洗衣物,和长辈所赐的东西,收拾个包裹是再正常不过,难道咱们平日下山时不带东西吗?

  “我身上背的是……你想知道?”殷七七乐了,静修这性子,修道?呵呵!

  “哼,莫非你心中有鬼,不敢说?”静修心中笃定。

  “好,我光明磊落,事无不可对人言,我身上背的是——道!”殷七七正色道!

  什么?道?

  众道姑一静,妙哉!真妙人妙语!

  哼,道?妖魔鬼道吧!静修冷笑,“大道无形,你如何背的上身?”

  “道法自然,万物皆是道,如何不能背上身?”殷七七毫无畏惧。

  “你强词夺理,我看你这包裹中大有文章!”静修有些恼怒,这个殷七七还这么难对付。

  “的确大有文章,《太平心经》,《圣帝真经》各有一卷,你要不要看?”殷七七道。

  “不要脸,那天夜里,我明明看到你手里拿着东西,鬼鬼祟祟的摸进禅房,你敢说不是你从观里偷得东西?”静修气极了,脱口而出。

  “静修,住口,污人偷盗,是大罪过,你不可胡言乱语。”一个老道姑喝道!

  “哼!我亲眼所见,她敢不敢将自己的包裹打开,给众人验一验!”静修见没人信她,更是火冒三丈,口不择言。

  “我偷东西?”殷七七笑了,“这观里一穷二白,耗子都要搬家,我偷得到什么呢?”

  众道姑心中一汗,虽然的确如此,但要说的这么直白吗?

  “我今天就要搜你的包袱!”静修急了,上前就要来夺殷七七的包裹,今日若不能将殷七七定罪,往后,她也无法在道观里容身。

  “静修,住手!”赵静水喝道。她身旁站着的正式莲宿道长。

  原来,有小道姑见二人争吵,这次争吵事由不同往日那般口角之争,便赶忙请了莲宿道长和赵静水来,希望能劝解一二。

  “无量天尊,慈悲为怀!”莲宿道长缓缓道,“我来说说,这包裹中都有什么吧!”

  “换洗衣物一件,经书两册,书信一封,钱袋一个,里面有银三两。七七,你打开来给众人看一看吧!”

  殷七七恭声答道,“是!”摘下背上的包裹,在地上打开,倒出钱袋中的银子,不多不少,正是三两。果然一切如莲宿道长所言。

  众人目光七七看向静修。

  “不可能的,我那天夜里明明看见……”静修唇色发白,我亲眼所见,怎么可能。

  “定是在她身上藏着……”静修似醒悟过来,大声尖叫。

  众道姑一片叹息。

  赵静水心中痛极,这是她从小亲手带大的孩子啊,怎么会变成这样?

  “静修,你入魔障了!”

  “带她下去吧!”莲宿道长轻声吩咐。

  几个小道姑齐声应是,将静修拉进了戒律堂,跪在老君像前,静修才醒悟道,我做了什么?我在做什么?

  她捂着脸,终于痛哭出声。

  “未出道观,祸已上身,你这一路,定多波折,为师好生放心不下。”莲宿道长无奈叹道,“修仙修道,功在自身,江湖路远,你善自珍重!”

  “去吧!”莲宿道长亲手整好包裹,绑在殷七七身上。

  “师父,弟子……去了!”殷七七心中酸涩,缓缓道。

  她环视松鹤观众人,这里有老道姑,中道姑,小道姑,有欢喜,有郁闷,她被人嫌弃过,也嫌弃过别人。

  相逢一场,倶是缘分。

  还好,皆是善缘!

  她向众人躬身行了一礼,眼泪不自觉的流了下来。

  “师父,珍重。”她从怀里掏出一封书信,塞在莲宿道长手中,终于头也不回的向山下走去。

  “殷师兄,珍重。”

  “七七,珍重。”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饮余马于咸池兮,总余辔乎扶桑。

  再见,松鹤观。

  花开的时候,幸好有白鹿经过,不然怎么证明我曾经存在过?

  蝴蝶展开了翅膀,从天空飞过,天空没有留下蝴蝶的影子,幸好,花记得。

  愿世间世人皆有幸被铭记,被歌颂!

  证明我们曾经活过一场!

  *******************

  殷七七走了,远远地,看都看不见了,众道姑叹了一口气,关上了山门,该干嘛干嘛去了。

  一个小道姑肚子大痛,急忙往茅厕走去,忽然,“啊”的大叫一声,路也走不动了,肚子也惊得不痛了。

  众人听到声音,忙跟过来,看发生何事。

  只见,茅厕的门柱上赫然贴着一副字迹歪歪扭扭的对联。

  上联:静坐觅诗句

  下联:放松听清泉

  众人哄然大笑。

  殷七七,终于还是题遍了松鹤观每一个殿,堂,禅房,连厕所也没放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