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王妃太鬼畜:夫君,求双修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一章 压倒在床上

王妃太鬼畜:夫君,求双修 宫九格 1120 2017.01.18 23:20

  “当当当!”有人敲门。

  马文才忙拉起静修的手,二人端坐在椅子上。

  静修害羞极了,马文才的手宽大温暖,她颤抖中带着舒适。

  直到马文才松开她的手,自己也坐在椅子上,她才后知后觉,祝家的人不会不认得自己家的小姐,她被马文才一句话打动,但祝家怎会让人李代桃僵,这进来的万一是祝家的丫鬟,那她岂不是?

  言念及此,静修吓出一身冷汗,只见一个丫鬟拎着食盒走了进来。

  静修分不出这是谁家的丫鬟。只听那丫鬟道:“二小姐!”

  二小姐?

  静修毛骨悚然。

  祝家知道?这是祝家的计谋?

  她蹭的一下站了起来,却哆嗦的一句话也问不出,马文才忙抓住她的手,生怕她跑掉一般。

  银心装作没看见,镇静道:“二小姐,您一日没吃东西,这碗银耳粥烧的极好,二小姐请用一些吧。姑爷稍后还要饮酒,也请多用一些,免得伤了肠胃。”

  银心一件一件摆出吃食,然后恭恭敬敬的退了下去。

  她靠在墙边,长吁一口气,梁相公没死,还和殷道长定下了这样李代桃僵的妙计,真是再好不过了。

  只要马公子对静修姑娘有情,木已成舟,老爷便是不想认这门亲那也是不成了。

  更何况,怎能不认?此时,只怕阳城人尽皆知祝老爷家多了一个二小姐,大小姐突发疾病,二小姐临危受命,代姐出嫁,这是怎样的千古佳话?老爷怎么能不认?

  谢天谢地,这可真是太好了。

  银心默默地高兴了一会儿,又默默地骂了殷七七一会儿,这个臭道士瞒的可真紧。哄出他多少伤心和眼泪。

  可是,瞒的又真好。

  银心的心情复杂,屋中两人的心情更复杂。

  静修不笨,她只是好强,此时已然明白过来,从她的亲事开始,一个弥天大局已经在等着她。

  没有邹相公,还会有张相公,李相公,侯相公,个个都急等着成亲。

  邹通诹,可不就是胡言乱语,骗人吗?

  可恨自己竟然上当了!

  日子定然会是二十日,自己不提,也会有各种理由定在这一日。可能娘病的要死,爹病的要死,鸡鸭病的要死。总之,一定会是二十日。

  轿夫注定是要崴脚的。

  轿子注定是要跌落的。

  她静修注定是要摔得灰头土脸的。

  注定是要到那个庄子去梳洗打扮的。

  静修气恼至极,欺人太甚,是谁在算计她?祝家欺人太甚。

  “这是个阴谋。”静修咬牙切齿。

  “我知道!”马文才认真道。

  “你要娶的是祝家小姐。”

  “你就是祝家二小姐。”

  什么?

  “我……,我不是。”静修羞愧极了,她无父无母,穷乡僻壤来的乡野村姑,怎么会是高门大户里的祝小姐。

  “静修,我早该非你不娶,这些日子我后悔极了。我听闻你要嫁人,我恨不能将你抢来,我……”马文才一把将静修揉在怀里,轻抚她秀发。

  “就算这是阴谋,这阴谋我也欢喜极了。”马文才说的动情之至,再也忍耐不住,吻上静修的颤抖的红唇。

  静修嘤咛低呼一声,晕晕转转中被拉到了床上边,压倒在床上。

  男人气息扑进她口鼻,她全身的毛孔都颤栗不已,一颗心酸麻澎湃。

  这是马公子,她为他流过眼泪的马公子。

  她快要窒息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