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王妃太鬼畜:夫君,求双修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欲修仙道必修人道

王妃太鬼畜:夫君,求双修 宫九格 2190 2016.12.18 05:50

  “殷姑娘身体才好一些,咱们这样说不合适吧?”

  “对呀,师父说殷姑娘大非凡人,要咱们对她礼遇些。”

  “要不咱们改天再说吧?”

  四个小道姑聚在山巅通往道观的小路上,你一句,她一句,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

  “等等等,等到什么时候?”静修气恼的道,“今天必须说。”

  三个小道姑互相看了一眼。其中一个为难道:“其实也没有多少活,咱们几个匀一下就好了,不会多累。”

  “你不嫌累,我嫌累。”静修一口回绝。“到这山上来,干活也是修行。她既然在咱们道观里,就要守道观的规矩。”

  修道之人,清静无为,三个小道姑不说话了,实在没什么可说了,静修性子执拗,逆着她反而更要争执。

  静修哼的一声,眼睛直直盯着通往山巅的小道。

  凭什么?凭什么她一个新来的,全道观的人都奉她为上宾,说什么她气度非凡,大有来头,却一两银子都拿不出来?更有几个私下里传她是仙姑转世。

  仙姑转世?她也配?不过是一个样貌不错的狐媚子罢了,不知道施了什么法术,弄得全道观的人都捧着她,不让她干一点儿活,倒像小姐似得伺候起来。咱们累死累活化缘,干活,做功课。她倒好,每日跟个呆子似得,除了发呆,便是发呆。享受起来还理所当然。今天非说的她哑口无言,打落她的颜面,看她还好意思装什么尊贵。

  呸!

  静修的愤恨几个小道姑看在眼里,一个小道姑欲言又止,想要劝解几句。

  另一个悄声道:“没事儿的,咱们以礼相待,殷姑娘看着实非凡人,言语有度,极明事理,会体谅咱们的心思。”

  小道姑“嗯”了一声,放下心来。

  那殷姑娘可真好看啊,她这辈子都没见过比她更好看的人,许是她见的人太少了吧。那么好看的人,就是当一尊菩萨供奉起来,也不为过啊。更何况,殷姑娘瞧起来温柔和善,不像静修,说的话刺耳又难听,半点不像个修道之人。

  殷七七来了,她从山上缓缓的走下来,台阶是一块一块青石拼起来的,听说是莲宿道长带着众道姑开辟出来的,山下的人进山里捡山货更容易些,道姑们下山也更容易些。

  存善心,行善事,广布善法,乃天地善人。和殷七七是一个意思吧。

  “喂!你站住!”静修气势汹汹的喝道。

  “嗯?有何指教?”殷七七道。

  “你吃观里,喝观里,住观里,从明天起,你就要和咱们一起做功课,干活,化缘,观里不养你这样的闲人。”静修一咬牙,硬邦邦的说。

  三个小道姑吃了一惊,静修说话太无礼了,咱们修道之人,讲究和善最乐,这一番话言语无礼,争强好胜,无半点和气,即便道观对殷姑娘有恩,也讲究上善若水,不露痕迹,何必如此盛气凌人,咄咄相逼。

  “因为你干活,我不干活,你化缘,我不化缘,你做功课,我不做功课。所以,你觉得你是对的,我是错的?”

  “不错!”静修连想都不想,斩钉截铁道。

  “你们也这样认为?”

  三个小道姑猛摇头。

  “不,不。我没这样认为。”

  “殷姑娘你大病了一场,身体才康复,我们都知道的。”

  “其实活并不多,我们可以替你做。”

  殷七七笑了,郑重道:“多谢!”

  三个小道姑很高兴,殷姑娘真是和气可爱。静修目光狠狠地扫过三个小道姑。

  “你看,没人认为你的对是对,我的错是错。”殷七七道。

  “那又怎么样?干活吃饭,天经地义。你不干活,就别想吃饭。”静修恶狠狠地说,索性撕破了脸皮。

  “你什么时候领了伙头的职司?”殷七七惊讶道!

  “殷姑娘,大厨房的领头不叫伙头,叫都厨,俗世才叫伙头。”一个小道姑细声细气的提醒道。

  “静修虽然在我们当中,资历最老,但尚不足以做都厨。都厨的职司还是莲奇道长担任。”

  “哦,原来如此,受教了。”殷七七道,“你看,你还是管不到我吃饭。”她得意洋洋。

  三个小道姑快晕倒了,殷姑娘并不像表面看到的那样啊。

  静修面上红红白白,“你欺人太甚!”她真的愤怒了,我是来欺负人的,怎么好像被欺负了?

  “你觉得不公平,觉得我应该像你一样?”殷七七和气的问。

  三个小道姑面面相觑,殷姑娘这样问,想做什么?

  “不错!”静修连想都不想,斩钉截铁道。

  “这世界本就不公平,你为何修道?”殷七七笑了。

  这个贱人脸皮真厚。静修傲然道:“大道至公,我修道自然是为了替天行道。”

  “欲修仙道必修人道,欲修人道必先养心,少私寡欲可以养心,你私欲如此之重,何以养心?何以修道?”殷七七诘道。

  “明明是你偷奸耍滑,反说我私欲重,岂有此理!”静修大怒,挽起袖子就要上前理论。

  三个小道姑紧紧拉住静修,生怕更闯出什么大祸来。今日找殷姑娘并不是道观里师父们的主意,反而是静修硬拉了她们来,说师父们为难,不好意思让殷姑娘干活,为人弟子自然不能明知师父为难而装作不知,是为不忠不孝,这才让静修说动了一同前来。

  但咱们修道之人,清静无为,打架论武那是万万不能的。

  更何况,殷姑娘说的很有道理啊!修道自然要修心,说的多好,怎么静修听不进去这么有禅机的话,偏偏关注那些细枝末节,毫无风度,哪里像个修道之人,更何况你方才说殷姑娘的话更难听啊!

  “人心皆散乱,一念便纯真。”殷七七又道。

  这贱人还越说越有劲,静修使劲的挣扎,想甩开三个小道姑,“你放开我,让我和那个贱人拼命。”三个小道姑抱得更紧。

  静修快气死,我叫你们是来帮忙的,不是添乱的,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一群笨蛋。

  “你是人心,”殷七七修长纤白的手指指着静修。

  静修一愣。

  “我是一念。”殷七七又指着自己。

  小道姑们一愣。

  “更何况我也不能像你。”殷七七一本正经的说。“我长得这么好看。”

  “你那么丑。”殷七七又道。

  “什么?”静修呆了,小道姑们呆了。

  没见过这样自夸的,更没见过这样骂人的。

  这一天刷新了小道姑们的三观。

  不带一个脏字,骂人骂出新高度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