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客官哪里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要出国了

客官哪里走 惠农老兵 2167 2019.07.18 22:56

  厅内,李世民秦易二人相对而坐。

  秦易道:“我今天晚上的飞机,需要出国一趟,短则一两日,长则三五天就会回来,当然,若是突然接到系统任务,我立刻就会通过传送门返回大唐,为了避免延误时间,最近几日还须李兄尽量待在唐朝,若是在客栈,也要每隔一个时辰回唐朝看一眼。”

  昨夜测试完五十公里之后,秦易就立刻跟秦小白商讨出国事宜。

  出国需要护照,还有要去的国家签证,当然如果有对华夏免签的国家只需要护照就可以直接坐飞机去旅行。

  办理护照和签证需要一定的时间,好在秦易之前在外工作时曾办理过护照,只需要找到一个合适,并且对华夏免签的国家,就可以即刻动身。

  说来也是巧,曾经两人母亲住院,秦小白过去照顾,认识了隔壁床阿姨的儿子老朱。

  阿姨家境贫寒,去医院看病的钱都是向亲戚朋友所借,她儿子老朱也是一个退伍兵,后来为了还债,还有继续交缠绵病榻的母亲的医药费,南黑国,银月市银月雇佣兵公司工作。

  而这南黑国恰好对华夏免签证。

  小白和这个老朱很是投缘,两人一直都有联系,当初小白当兵也是因为这老朱的缘故。

  小白之后就和这老朱通了话,虽然听起来这老朱声音有些疲惫,但一听到小白的要求还是爽快的应了下来,然后秦易立刻就订了去银月市的机票,只要下了飞机这老朱就会来接待。

  秦易还有隐藏的话没对李世民说,试想如果明日他到了国外,然后传送门失效,这时突然来任务的话,他不可能准时回到客栈,若是错过任务,他不敢想象系统会不会消失,会不会还有惩罚。

  好在秦小白昨晚歪打正着,让李世民送了几箱财宝过来,到时哪怕是系统不在了,凭借这些黄金美玉这辈子也不会苦,只是那纵横万界的梦想怕是要没了。

  但这国外他必须去,单看唐朝的经历,看似平平无奇,实则凶险万分,若是第一夜那次李武的娘子没有得病,或者自己没带阿莫西林,怕是顷刻间就大难临头。

  他不敢保证再一次去异界会有这么好的运气。

  李世民闻言,虽然不太听得懂秦易的目的,但还是点头称是,“这个你放心,尽管去吧。”

  秦易想了想又道:“从史书上来看,如今是秦王府最危急的时候,近来李兄你在大唐的日子并不好过,昨日你虽然只提了一次与太子齐王的争斗之事,可这事我都记在心里,等我从国外归来,若是系统还未发布新任务的话,那我就第一时间帮助李兄先把皇位争取过来,到时大唐稳定,我们也有一个固若金汤的大后方。”

  “对了,我走这几日若是有需要尽管吩咐小白去做就是,这小子昨日对高公几人无礼,想来是为了昨日老程追打我气恼,借机为我出气。平日里小白还是很靠谱的。”秦易为秦小白解释,他也怕李世民会对小白心里有所怨气。

  李世民晒然一笑,毫不在意道:“小白这人我看着喜欢,若是在大唐,我恨不得把他收到麾下,能把知节打的毫无还手之力的人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两人又短暂聊了会,秦易又教会李世民怎么用平板电脑上网,怎么搜索信息,怎么用手写语音打字后这才回房间休息。

  昨夜一夜未睡,晚上还要赶飞机,必须养精蓄锐为好。

  ……

  大唐,怀德坊,李武家院子。

  李青云早早起床,一起来就守在院子里的蒸馏器边,默默的接着酒头。

  李武下值回来,扫了眼满院子的酒坛子,也没说话,默默的回屋了。

  很快程处默也来了,这货一进院子,直接霸占平日里只有秦易才能用的躺椅。

  一见程处默,李青云连忙问道:“小公爷,可有我师父的消息吗?”师父离开了一天一夜,可对李青云来说,似乎师父已经离开了很久很久了,虽然他认识师父的时间只有短短数日,可却有种已经认识师父很多年的感觉。

  厨房中,李婶侧耳倾听着,

  屋内,李武也屏息听着。

  程处默瞥了李青云一眼,吓唬他道:“你师父走了,不要你了!”

  李青云闻言,鼻子一酸,豆大的眼泪滚滚落下,他哽咽道:“不可能,我师父说过他一定会回来的。”

  “他那是骗你的,你也不想想,你家啥情况?穷的叮当响,你爹就是一个区区小武侯,当时他是走投无路才住在你家的,现在人家可是秦王殿下的座上宾,身份那叫一个尊贵,还能看得上你家这小门小户。”程处默不屑道。

  “我师父不是那种人。”李青云不服道。

  “不是那种人?你呀,就是实诚,岂不问知人知面不知心,人心隔肚皮啊,小朋友,有的人就是人前一套,人后一套,用到你的时候呢,对你是百般的好,若用不到你了,那就弃之如敝履,那秦易就是这种人!”

  李青云瞪了程处默一眼不再搭理他,低着头专心接酒,他心中坚信师父绝对会回来的,这程处默必定在说谎。

  程处默看李青云不为所动,有些自讨没趣。

  他这话可不是胡说瞎说的,昨夜他爹回来后,在家里大发脾气,看谁都不顺眼。

  一会儿骂秦易白眼狼,混帐东西,一会儿骂秦小白不为人子。

  秦小白程处默不认识,想必就是老秦的字吧。

  看到老爹心情糟糕,怕再当池鱼的他,一大早就跑来李武家躲着。

  扫视了一眼满院子的酒坛子,和码在一边的酒头,程处默心下一转,便来了兴趣。

  他起身走到角落,拿了一坛子酒头,正要打开泥封,一旁的李青云不善道:“还请小公爷把酒放回去,这是我师父的东西,他不回来,谁都不能动。”

  “我说你真是榆木脑袋,我都说了多少遍了,你师父不会回来了,你怎么就是不信呢?”

  “还请小公爷把酒放回去,李青云感激不尽!”李青云面无表情道。

  “你……简直没救了。”程处默放下酒坛起身,本想离去,可一想家中还有发怒的老爹,便又折回躺椅上。

  “酒不让碰,管我一顿饭可好?”

  “只要小公爷不动我师父的东西,在这吃多少顿饭都行。”

  “我先睡会,到饭点叫我。”

  李青云听着有些熟悉的话语,还以为是师父回来了,但躺在椅子上的人终究不是师父。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