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请不要随便开挂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摄政王和大小姐的感情戏

快穿之请不要随便开挂 慕倾梨 2030 2019.11.07 23:30

  季老丞相虽然年纪大了,但也还是知道真正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样的,就是他家姑娘喜欢容瑾瑜那样的。稍微拿容瑾瑜和季清酒的态度比对一下,季老丞相就知道容瑾瑜并不是真的喜欢他家姑娘。

   

  容瑾瑜看中的是丞相府,所以才和季清酒定亲。看穿了这件事的丞相不同意两人的亲事,却不成想女儿已经清根深种,非他不嫁。更没想到容瑾瑜直接拉着季清酒就进宫求皇帝赐婚,来了个先斩后奏。

   

  容瑾瑜就是这样为了权势不择手段的人,当初是为了他自己的大好前程选择离开长公主,现在也为了他自己的野心选择了季清酒。

   

  不过心里知道和亲耳听见又是两回事,所以回去的路上季老丞相对着身边的容瑾瑜一直摆了张臭脸,对他的解释也是充耳不闻。

   

  到了相府,季老总算在容瑾瑜面前开口说了第一句话。

   

  “摄政王爷请留步,相府这地实在不值得您踏入。”

   

  容瑾瑜眼睁睁看着季老进府的背影,心里很不是个滋味。

   

  季老回了书房写了会儿字,可心底的闷气始终消散不去,也没心思继续写下去,就让小厮把季清酒喊来。

   

  季清酒从小厮口中得知季老心情不佳,扔下了手里的活计就往书房赶。这才刚下早朝,是谁又让她父亲生气了?

   

  她一推开书房的门,就看见父亲正背着手,烦躁的走来走去。

   

  季老见她来了,直走到她面前:“你为什么一定要嫁容瑾瑜,他到底哪里好了,容瑾瑜这个人心术不正,他根本就配不上你。”

   

  季清酒瞬间就明白过来,定是早朝的时候摄政王又为难父亲了。

   

  她无奈地笑道:“父亲消消气,别气坏了身子,您大人有大量就不要和他计较啦。”

  季老看他宝贝女儿什么都不知道还在为那个人说话就更生气了,容瑾瑜还真是瞎了眼。

   

  季清酒见状赶紧安抚起父亲,虽然以前父亲也常常生气,但只要看见她就消气了。

   

  今日可见父亲是动了真怒,也不知道早朝容瑾瑜到底做了什么。

   

  等季老彻底消气了,季清酒才从书房里出来。在府里转了一圈,她才小心翼翼的从后门出了相府,然后熟门熟路的往摄政王府走去。

   

  这个时候她出门如果被父亲发现,肯定又被禁足不让她主动去找容瑾瑜。

  刚到王府季清酒就被候在门口的总管迎了进去,看来容瑾瑜早料到她会来找他。

   

  那肯定就是容瑾瑜让父亲生气了,季清酒心里也有了几分把握。

   

  总管一路领着她进了书房,容瑾瑜端坐在堆满书卷的案前,白皙修长的手指正提着毛笔勾划。

   

  他着一袭暗黄蟒袍的朝服,衬得他本就俊朗帅气的脸庞更是贵不可当。

   

  一时之间从没看过容瑾瑜穿这身摄政王朝服的季清酒,不自觉得看呆了,沉迷于容瑾瑜的美色当中无法自拔。

   

  此时,容瑾瑜也听见了动静知道季清酒已经到来,便从书案前抬起头。

   

  一阵恍惚,他好像看见了心心念念的那个人来到了他面前。

   

  “九儿。”容瑾瑜情不自禁地唤道。

   

  顿时季清酒就回过神来发现本应低头处理事务的容瑾瑜正温柔地笑着喊她。

   

  瞬间她只觉得窘迫到极点,居然被容瑾瑜抓到她在偷看,容瑾瑜肯定会抓住这一点嘲笑她的!

   

  季清酒强装镇定看了面前男子一眼,她走到他面前躬身道:“王爷。”

   

  一道清脆的声音猛得惊醒了容瑾瑜。

   

  原来不是她。

   

  容瑾瑜拾起有些失落的心情,面不改色地朝总管吩咐道:“上桌,上茶。”

   

  季清酒等一盏清茶放到她面前,她喝了口茶润润嗓子,这才开门见山的问他:“王爷早上是不是又和父亲吵架了?”

  容瑾瑜闻言,也不直接回她的话,反而伸手就往她头上揉了一把,神情温和地说道:“酒儿今天的穿着打扮很好看。”

  季清酒羞红了脸低头看着身上这身彩蝶刺绣的淡紫长裙,临出门前她还担心这件会不会过于花哨,没想到容瑾瑜更喜欢这种花哨的,那她衣柜里素净的衣裙便换了吧。

   

  就算在穿衣打扮上得了心爱的男子的夸赞,她也没忘记她过来的原因,重新问了一遍。

   

  容瑾瑜更加确信季老丞相还没有跟她说明来由,不然季清酒此时过来便不是乖巧的坐在他身边还露出了小女儿的娇态了。

   

  “早朝议事难免有观念不合的时候,本王年轻气盛说话不知轻重,以季老那性子只能吵起来了。”容瑾瑜斟酌了一番后,试探性的说出了这番话。

   

  季清酒长舒一口气:“我就知道是这样。只是我还没见过父亲生这么长时间的气,真是吓到我了。”

   

  “都是本王的不是。”容瑾瑜表情真挚地向她道歉,他心里的石头落了地。

   

  话音刚落,他朝小厮招了招手。小厮过来,双手捧着精致的玉盒走到季清酒的面前。

   

  季清酒不敢擅自打开,侧着身子疑惑地看向容瑾瑜。

   

  “送你的,打开看看喜欢吗?”容瑾瑜看向期待不已的季清酒。

   

  得了容瑾瑜的首肯,季清酒迫不及待地拿走玉盒放在桌上,小心翼翼地打开。

   

  里面正躺着雪亮剔透的白玉发簪,簪头一只玉蝶翩然欲飞,还有梅花式样的玉坠子。

   

  这样淡雅出尘的发簪,她一眼便爱上了。

   

  “谢谢王爷,我特别喜欢。”季清酒笑的眼睛都亮了起来。

   

  “季小姐喜欢就好,这发簪可是王爷熬了好几天才画的样儿,还特意在城内寻了老师傅打造的,就连打造发簪的玉石都是从别的地儿运过来的名料子。”候在一边的小厮躬身道。

   

  容瑾瑜眉头微皱,低沉了声音:“谁让你多话的?”

   

  小厮抖了抖身子,连忙跪下了。

   

  季清酒听后更加爱不释手了,原来容瑾瑜对她这么用心啊。

   

  果然容瑾瑜其实心里还是有她的,他只是不大好意思说出口罢了。

   

  没关系,只要她再接再厉,总有一天容瑾瑜一定会爱上她的。

   

  她相信这一天不会来的太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